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何春生去探望孟倩的时候,给了她孟诗萱最新的消息,教唆他人犯罪未遂,判刑一年,缓期。孟倩完全无法相信,隔着一道玻璃,泪流满面:“怎么可能这样,不可能,她根本就不是这种孩子,一定是有人欺负她。”

    事到如今,何春生都觉得孟倩是不是教育方式出了问题,他有些悲哀地看着孟倩,觉得从某种方面来说,是孟倩把自己的亲生女儿给害了。

    当年,如果她没有利欲熏心干出那种事情的话,也许现在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高考之后,孟诗萱就搬家了,彻底地消失在了钟悠悠和钟玺佑的视野当中。

    钟父到底是给孟诗萱留了最后一点颜面,并没有主动将她教唆他人犯罪未遂的事情捅上媒体,但是此时此刻的孟诗萱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了,差点就要和经纪公司签约,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网上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

    于是,很多在节目中喜欢上她的粉丝得知了这件事情以后,都感到无比的震惊,怎么可能?孟诗萱选手居然是那种人吗?

    但是毕竟孟诗萱她还没有火起来,这件事情虽然导致了很多网友骂她,但是一阵子之后也就像石子投入湖里,渐渐地消失了。

    孟诗萱缓期执行,而在这之前,她的去向是被监视的,不过钟悠悠和钟家也没有刻意去打听就是了,想来在这之后,孟诗萱应该不敢再干出什么事情来。

    印秋秋和孟诗萱班上的同学们很是感慨,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以前的校花孟诗萱虽然高高在上,有点骄傲了点,但是并没办法看出来居然藏着害人的心思啊,真的是嫉妒心害死人。

    大概是太想要过上那种优越的生活了,一开始就生活在云上,而有一天,被发现其实是抢了别人的梯子爬上去的,并被人送回了原来的地方,便接受不了现实吧。

    学校里的同学们都很是唏嘘,时之棠也不例外,高考完的下午,他看见孟诗萱的位置空空荡荡,不由得摇了摇头。

    孟诗萱如今这样,不能全怪孟倩,完全是她自己将自己推向这一步的。

    每一次,只要她收手,最终都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而且这一次,听说要不是秦曜和十九班的人及时赶到,钟悠悠就要受伤了。

    所以,在时之棠眼里,孟诗萱没什么好同情的。

    而印秋秋呢,还仁至义尽地在高考之后,将孟诗萱的东西收拾了下,只是收拾好后,也不知道该寄给谁。

    她去了高二找钟玺佑,想让钟玺佑转交给孟诗萱,却没想到钟玺佑听到这个名字,脸色都黑了,一下子变得异常冷漠不近人情。

    “扔了吧。”钟玺佑冷冰冰地道。

    这件事情算是尘埃落定,但是钟父和钟玺佑还是处于劫后余生的惊险当中。

    第二天高考,钟悠悠从考场出来,就发现等待自己的不仅是秦曜,还有钟父和钟玺佑。

    钟父十分希望一家人吃一个团圆饭,但是,见到钟悠悠和秦曜那么亲近,和他们却冷冷淡淡,他不由得有些黯然神伤。不过只要看到钟悠悠没有事,他们也就放心了。

    于是父子俩目送钟悠悠和秦曜上了车。

    就这样,一切都告了一段落。

    到了最炎热的暑假,高考完后,钟悠悠在公寓里大睡了三天三夜,等到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没有开灯,秦曜在厨房里切些水果,见钟悠悠打着哈欠起来,把水果递给她:“休息好了吗?”

    “还不错。”钟悠悠伸了个懒腰:“高考一场真是脱了皮,我这种考试高手都累死了。”

    秦曜笑了笑,拿着水果牵着钟悠悠的手走到阳台,吹吹风,太阳落山以后,炎热的暑气才终于退去,钟悠悠看着阳台下面来来往往的车流,懒洋洋地靠在秦曜的肩膀上。

    想来这一年,也是够惊心动魄的,将孟倩送进了监狱,又将孟诗萱也判了缓期执行。

    不过在孟诗萱的事情上,她没有想到钟父能够这么坚定,前几天自己受到了惊吓,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孟诗萱的事情,居然是钟父一整夜没有合眼,和民警一块搜查的钟悠悠。

    总之,钟悠悠也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反正,和钟家人最终可能就只能维持淡漠的亲人关系吧,现在让她去把钟家人当成亲人亲近,她是万万做不到的,所以就只好保持着这样淡淡的距离。

    而至于钟家人,他们虽然有愧疚,但是他们还有一个钟玺佑,应该也不至于会整天惦记着自己。

    钟悠悠想得很开,又过了两天,还没有等高考出成绩,秦曜就先把她送到首都去,她去参加科研院的夏令营。

    当然时之棠也来了,秦曜一见到时之棠脸色就有点不大好,虽然放心是放心,但是想到钟悠悠要和时之棠一块儿参加夏令营,还为时半个月,他就觉得不爽。

    钟悠悠笑嘻嘻的,看着他这么爱吃醋的样子,真是拿他没办法,夏令营中催促时之棠快点找女朋友,大约以后时之棠有了女朋友,秦曜就不会这么容易吃醋了。

    时之棠瞧着钟悠悠和秦曜两个人秀恩爱,心里也很无奈,即便是单身,他也没有招惹谁吧,他现在对钟悠悠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了,而且,时家逐渐要走到上一世的危机的时间段了,他必须在那之前,让自己强大起来。

    在科研院的夏令营呆了大半个暑假,高考终于放榜。

    秦曜去接钟悠悠回来,都经历过全国决赛的事情了,全省的高考对于钟悠悠可就只是小事一桩了,于是,她都没怎么认真地去查自己的成绩。

    而还没有等她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是黎东平。

    黎东平在电话那边激动得一蹦三丈高:“我的天哪,你真的考了全省第一,你高考考了全省第一,理科状元!”

    黎东平教学生涯这么多年,手底下从来就没有出过一个省状元,他快激动死了,这对他来讲,可比钟悠悠在全国决赛中拿了冠军更加令人激动,毕竟那是一场知识竞赛节目,和他无关,而现在可是高考啊!

    一旦以后说出去,他带出了一个考了状元的学生,那他名气都会水涨船高!

    比起他的激动,钟悠悠就显得异常淡定了,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样,不过,到底是完成了自己的目标,钟悠悠还是很开心的。

    她开始从几所大学中挑选,到底去哪所大学好。

    都考了全省状元,当然是哪所学校任她挑了。

    在这之后,十九班的学生们纷纷打电话来祝贺,钟悠悠这才知道,很多同学都考得不错,尤其是孙曼,分数出来以后,够上一个特别牛的政法类大学,学的是文科。

    而徐宵月和任子安居然报了同一所大学,是一所综合性的大学,也是全国top10。

    至于其他人,像施一蒙,居然考上了一本,这也是在黎东平意料之外的。

    钟悠悠又打电话问了一下习语淇,习语淇高考的时候有点紧张,没有考好,但是最后也考了一个二本的分数,所以这对于习语淇来说已经很好了。

    习语淇在电话那边都快哭了,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经历高考这一段人生。

    问完这些同学的成绩以后,钟悠悠的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她看了一眼,只见来电显示最多的就是钟父和钟玺佑了。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接通了钟父的电话。

    钟家三口在电话那边高兴的不得了。

    钟父老脸激动得通红:“悠悠,你分数你们老师告诉我们了,是全省第一。”

    钟悠悠道:“对。”

    “姐,你太厉害了!”钟玺佑在旁边夸张地道,不能怪他,他实在是太激动了,就好像,钟悠悠越是厉害,越是走得更远更高,他多少会有种补偿了的心理。

    他希望这一世的钟悠悠,不要像上一世那样,被孟诗萱母女还有他们一家人害得那么惨,原本他姐就是应该这样,闪闪发光,光彩夺目。

    钟父和钟母两个人对视一眼,心中百感交集,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钟悠悠的高考成绩可能就是最让他们欣慰的事情吧,以后钟悠悠还将飞得更远更高,可是,哎……

    电话实在太多了,钟悠悠应接不暇,不过高考考好了这个消息,她当然是最想和秦曜分享。

    过两天,她和秦曜一块搬了家,去了首都。

    在那里,两个人花了两天时间看了一套房子,钟悠悠喜欢有大片大片落地窗的,于是秦曜在靠近科研院地铁线附近的最好的路段,能看到山水的地方,买了一套两百多平的房子。

    客厅是大片的落地窗,开放式厨房,三个大房间,还有一个全透明的阳光房。

    接下来就是买各种各样的花放进阳光房,以及家具也等待着他们去挑,钟悠悠一下子觉得生活充实了起来。

    挑好了家具,让工人帮忙运货到家里,而她和秦曜两人两手空空,散漫地逛着街,路过民政局,秦曜忍不住顿住脚步,朝里头看了看。

    钟悠悠笑话他:“你也太心急了吧,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秦曜也笑了笑:“脚酸不酸。”

    “有点。”钟悠悠话还没说完,秦曜主动在她面前蹲下,示意她:“上来。”

    “秦曜,你也太好了吧!”钟悠悠立刻举着冰淇凌跳上去,在他耳朵边啄了一口:“爱死你了!”

    秦曜耳根一红。

    他慢慢把钟悠悠背回家,时光还慢,还有很远的将来等着他们。

    钟悠悠还将继续在科研院大展拳脚,而他也将开始布置在首都的产业。

    这一刻,秦曜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或许永远也想不清楚为什么去年的那个夏日,钟悠悠会叫他去钟家帮忙搬家,而开始回头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只是很感激那一刻,让他拥有了未来和钟悠悠一起度过的人生。

    对于钟悠悠,秦曜永远不会生气,不会拒绝,不会转头就走。

    他永远在等待,永远充满炽热。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渣们重生后哭声沙哑求我原谅[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明桂载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桂载酒并收藏渣们重生后哭声沙哑求我原谅[穿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