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有孕了?”

    周氏听到吴太医的话, 脸上满是惊喜。

    她盼着抱孙子盼了好几年了, 一直也没能盼到,如今总算得了个准信儿,高兴的不行, 当即就想让人去之前顾君昊与阮芷曦曾求子的那座寺庙捐些香油钱。

    后来想来想去, 觉得这样未免不够诚心,还是等阮芷曦生了之后养好身子, 跟顾君昊一起亲自去还愿的好。

    她将此事暂且搁下, 让人去把这个喜讯告诉了镇国公府。

    不多时,镇国公夫妇与长媳谢氏便亲自前来, 还带了一大车的进补药材, 阮芷曦便是生三胎也够用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两家人都十分高兴,但最高兴的还要属顾君昊。

    阮芷曦虽然已经答应了他留在这里,但他心里总是没底,怕哪天阮芷曦又后悔了,一找到机会就回去自己的世界。

    但他一个若留不住她,和孩子两个人加起来,总该能留住她了吧?

    他怀着这点儿小心思,期盼着这个孩子的降临,每日回家都要把手放在阮芷曦小腹上贴一会,哪怕她孕期尚短,还摸不出什么动静。

    阮芷曦闲来无事时问过他一句,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他说都喜欢,但紧跟着又接了一句:“你腹中这个我希望最好是个男孩。”

    阮芷曦挑眉:“想要个长子支应门庭?”

    “那倒不是,”顾君昊道,“女孩的话……怕被国公府抢去养。”

    阮芷曦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国公府有那么多孩子,孙辈也不少,抢咱们的女儿干什么?”

    “他们府上孩子是不少,可除了你以外都是男孩啊。”

    顾君昊一本正经地道。

    “你是不知道,之前你还没有身孕的时候,大哥四哥他们就跟我说过如果咱们生了女孩,可以养到国公府去,那样子可半点不似说笑。”

    “所以我想着……最好还是等他们生了女儿之后咱们再生女儿,届时他们自己有了,不新鲜了,也就不抢咱们的了。”

    阮芷曦笑倒在他身上,趴在他肩头直颤,半晌才停下来道:“那要真是个女孩你可得守好了,还得对我也好点,不然没准哪天我一生气,就带着女儿一起住到国公府去了。”

    顾君昊揽着她的肩,无奈叹气:“我怎么会对你不好。”

    而且相比起担心女儿被国公府抱去养,他更担心她会彻底离开她,去另一个世界。

    国公府好歹就在京城,哪怕将来真的搬出京城了,也总出不了大齐,他只要想去就一定能去。

    可阮芷曦原来的那个世界……却是他无论走多远的路,无论多么努力,都触及不到的地方。

    想到这,他揽着她的手就紧了紧,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阮芷曦以前没有怀过孕,曾听说怀孕后的各种症状会让人很难受,尤其是孕吐,有些人吐一两个月就过去了,有些人却会持续好几个月,吐到孩子生下来之前。

    她大概是运气比较好的那种,没吐太久,现在除了贪睡之外,没什么别的症状。

    阮芷曦很享受这种感觉,靠在顾君昊身上没一会又睡着了。

    顾君昊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等她睡熟后将她放在了床上。

    他还有些公务要忙,就趁她睡觉的工夫去了书房。

    他的书房平日都很整洁,近来因为太忙,又不愿下人给他收拾,所以颇有些凌乱。

    好在他自己都记得什么东西放在了什么地方,也算乱中有序,坐下后把需要处理的公文摆好,又挑挑拣拣选了一幅画像摆在手边,这才忙碌起来。

    那画像上是一女子,穿着阮芷曦平日爱穿的衣衫,戴着她喜欢的头饰,只是脸却不是她现在的这张脸,而是她原本的相貌。

    顾君昊以前按她的描述给她画过一副画像,后来私下里又接连画了好几幅,但把她原本的发型和衣饰都改了,改成了这个世界常见的样式。

    他只要是在自己的书房里,就会摆一幅她的画像在手边,忙碌间抬头看一眼,便觉得轻松许多。

    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也让他在跟阮芷曦相处时越来越不在意她现在的那张脸。因为他记住了她的相貌,即便看着的还是阮氏的容颜,脑子里想的也是另一张脸。

    尤其床笫之间……他从身后抱着她的时候,就仿佛是跟真正的她在一起一般。

    顾君昊很喜欢这些画像,每一幅都是自己亲自裱褙的,春夏秋冬四季衣饰都画全了,按季节挑选摆出来,就好像是阮芷曦陪在他身边。

    他今日选的是秋装的阮芷曦,一边忙一边想着等回头有空了,要再画一幅有孕的她,将来还要画一幅他们一家三口,甚至更多孩子在一起的画。

    他就这样画到老,画到他们儿孙绕膝,等他死了把这些画作为陪葬,等千百年后若真有人像阮芷曦说的那般考古或是盗墓,让这些画重见天日,画上记录的他的妻子也是小西,而非阮氏。

    若是巧合……她就是从千百年后来的,有缘再见这些画时,说不定能想起他。

    哪怕只是一星半点,哪怕只是玩笑的说一句“画上这个人跟我好像”,然后多看一眼旁边的男人,他也知足了。

    顾君昊怀着这样的想法,珍而重之地保存着这些画,从不假他人之手,今日也是一样。

    他在书房忙碌着,准备等阮芷曦醒了再回去,却不想忙到一半,沈枞却急急忙忙地找了过来,说是在一家铺子里发现了前朝某位大家的字画,想请他鉴定一下真假,送给自己的老丈人做寿礼。

    他怕那字画被别人买走了,催的急。

    顾君昊想着自己给他看完字画马上就回来,便没将桌上的画像收起来,而是随手用几张纸盖住了。

    反正没他允许下人也不会随便进他的书房,更不会乱翻,他便放心离开了。

    谁成想他刚走了没一会,阮芷曦便醒了。

    她见顾君昊没回来,自己在房中待着又实在无聊,便在下人的陪伴下去花园走了走。

    周氏一直让人盯着汀兰苑这边的动静,听说阮芷曦去了花园,顾君昊却没陪着,以为他还在书房,当即皱着眉头直奔书房去了,要问问他这个儿子一天到晚到底都在忙些什么,休沐时候都不能好好陪陪有孕的媳妇。

    书房门口的下人正趁着主子不在躲在廊下闲聊,见主母忽然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忙快步走到门边垂首站好,道:“夫人,少爷他……”

    话还没说完,周氏已经风风火火地推门进去了。

    身后下人的话这才说完:“……不在。”

    周氏见房中无人,眉头拧的更紧,正想问下人大少爷去哪了,就见几张纸散落在地上,似是被窗外的风从桌上吹落了。

    她走过去将那几张纸捡起来,顺手放到了桌上,低头间一眼看到桌上的画,脸色顿时一沉。

    …………………………

    顾君昊回府时,刚一进门就听下人说夫人有事找他,让他直接去正院。

    他虽着急去看阮芷曦,但还是先去了一趟,谁知刚进屋就被他娘拧住了耳朵,口中骂道:“你这孽障!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顾君昊不明所以,耳朵被揪得生疼:“娘!你干什么?放手!”

    周氏却不理他,就这么揪着他走到了桌前:“这是谁?啊?你跟我说说,这是谁!”

    顾君昊看着桌上的画像,心里咯噔一下,想解释却又无从开口。

    周氏气的眼睛都红了,指着那画训斥他:“汐儿这才有孕多久,你就在外面找女人了?还明目张胆地把她的画放在书房里!你这是要气死我们是不是?”

    “亏得我还以为你开窍了,近来跟汐儿相处的不错,原来你是在外面找了个狐狸精想取代她!”

    “我没有!”

    顾君昊急道。

    “没有那这是什么?吾爱小西?哪个小西?”

    “我……我写错字了。”

    顾君昊情急之下信口胡诌,却把周氏气得倒仰。

    “写错字了?那你是不是还得告诉我你画错脸了啊?”

    她怒道,说着又把另外几幅画都扔了出来:“这些,这些,也都是写错画错了?”

    顾君昊百口莫辩,最终眼睁睁看着周氏把那些画像全都烧了,又耳提面命一番让他踏踏实实跟阮芷曦过日子,别妄想把别的女人带进顾家大门。

    顾君昊一一应了,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汀兰苑。

    阮芷曦见他脸色不好,问道:“怎么了?”

    顾君昊:“我的陪葬没了。”

    阮芷曦:“……?”

    【正文完】

    ——————————

    作话:

    感谢一路支持与陪伴~更新不好,多谢体谅~小包子会在番外里,笔墨不多,一带而过,番外重点是写现代篇~不感兴趣的小天使我们就此道别了~有缘下本再见~鞠躬

章节目录

穿成男主的出轨原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左耳听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耳听禅并收藏穿成男主的出轨原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