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新大清大陆本是一个蛮荒之地, 后来成为大清属地。一百年前,其他各国窜托着当地人闹独立,正好当时华夏国内也有矛盾, 只留下四块“飞地”做华夏军事根据地, 大陆改为自治。

    新大清大陆财政自由军政完全自治, 但它于名义上和血统上,还是华夏联邦国之一。

    爸爸觉得现在的小孩子对于历史和家族不像他们那一辈人感情深,每到一个地方都乐呵呵地讲古:“这里啊,还是当年康熙皇帝、瑞亲王殿下领着一家人游玩世界发现的地盘。”

    “你们看这里的建筑, 这里人的服饰打扮,都和中原有渊源。三百多年来, 中原流放人群来到这里传播文明, 从一个原始大陆到一个文明大陆,付出良多……”

    妈妈听得连连点头。小康笑得骄傲。小安眼睛瞪大, 溜儿圆。

    南海海域临近华夏国地盘, 自古以来就多是中原政权藩属国。但是新大清大陆, 这不就是原世界轨迹中的澳洲大陆?

    澳洲大陆变成了新大清大陆?

    清楚这方时空华夏国的原有轨迹, 小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这里的人,言行举止都有东方人的习惯气质。汉语是官方语言,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有华夏国的痕迹, 特别是形貌血统方面。

    康熙皇帝那个老奸巨猾的,几次大移民,现在华夏人的血统几乎遍布全世界各个地方,还都是上等人!

    小安气鼓鼓地咽下口中的巧克力糖果,不死心地问:“爸爸,他们也用筷子吃饭吗?”

    “当然。”

    “他们崇拜炎黄二帝吗?”

    “这也是当然。”

    小安把巧克力糖果当成混蛋鲲鹏咬。小康眯着眼睛乐呵,咽下最后一口袋鼠肉条, 怀念这里的其他美食:“爸爸,小康要吃大龙虾,还要吃帝王蟹。”

    “好。我们去吃大龙虾。蟹子寒性,爸爸带你们吃鳄鱼肉,好不好?”

    “谢谢爸爸。”

    这块大陆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有他独特的美食发展。奶酪培根卷、菜卷、肉派……皇帝蟹、牡蛎、大马哈鱼、鲍鱼、肥牛……蘑菇大餐、海鲜大餐、巧克力大餐……数不胜数。

    海风徐徐,夕阳落下,古老奢华的城堡附近,一家人在自家的海滩边上安静用晚饭,吃着大龙虾看着美景,美不胜哉。

    爸爸给妈妈、小康、小安剥好切好三份龙虾,三份鳄鱼肉香煎,瞧着他们吃的满意,特心满意足。

    吃完后一家人赤脚在沙滩上散步,感受太阳光给予白沙的余温,眼望海边落日的壮丽美景,爸爸忍不住又开始讲古。

    “我们这一支的祖先啊,开枝散叶不停歇,其实生活一般都比较佛系。你们爷爷算是比较特异独行的,留给爸爸偌大的家产……”

    小康骄傲地笑,小安满心满眼的怀疑——一心向佛的爷爷还有这样的能力?

    妈妈摸摸两个孩子的小脑袋,笑眯眯地接口:“这个沙滩是爷爷从一位落魄土著贵族手里买下来的。爷爷留给爸爸,爸爸将来留给你们大哥大姐。爸爸妈妈另外有一处沙滩,留给你们兄弟。”

    爸爸乐哈哈地跟着保证:“家里在世界各地都有地产,放心地玩。将来我们小康和小安,就和祖先们一样,吃喝玩乐躺着一辈子,做纨绔中的纨绔。”

    小安开心地尖叫:“爸爸,小安喜欢。”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

    小安对他的这次投胎非常满意。吃喝玩乐躺着一辈子多好,什么活儿也不用做,脑子都不用动!

    小康保持“风度翩翩”,微微笑。这辈子不用努力了,自然是吃喝玩乐咸鱼一辈子。

    “爸爸,我们明天骑摩托冲浪。”小康向往新时代水上玩法好久了。

    “好,骑摩托,开赛艇,滑板……爸爸都带你们玩。”

    爸爸妈妈对两个老儿子的反应非常欣慰。老儿子嘛,就是要宠着。

    第二天天公作美,大好的天气,带着小风轻轻地吹,一家四口在海上冲浪,玩个尽兴。

    新时代环保第一条,任何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都知道。防晒霜里有不环保物质严禁使用,一家四口晒得皮肤通红,也开心地哈哈哈笑。

    晚饭的时候爸爸喝了一些酒醉意上来话多,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小康、小安只听着,妈妈偶尔给补充两句。

    “说起来我们这一支的祖先,瑞亲王殿下的老儿子弘曚,那可真是全世界人最羡慕的小纨绔。

    不光纨绔出天际,还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纨绔到老,这得是多大的本事?吃喝玩乐也需要品味,爸爸妈妈慢慢教导,小康和小安慢慢学……”

    妈妈与有荣焉地笑,喝了两杯葡萄酒,面颊微红,露出小姑娘一样纯然的开心的笑儿:“我们小康和小安聪明,一学就会。”

    小康忍不住窝到妈妈的怀里,妈妈的上辈子,从来没有露出这般笑容。小安听得惊讶不已,发现坏小康的动作,立马窝到爸爸的怀里,斗气的行为逗得爸爸哈哈哈大笑。

    两个孩子对父母的依赖逗得爸爸妈妈满心满眼的幸福。爸爸兴致上来,更是说个不停,说一代代先人们的功绩,说他们中间的叛逆者,说他们在时代浪潮中也曾有过的迷茫,犯过的错误……

    小康安静地听,小安也安静地听。

    所以,没有谁永远不犯错,人不是神仙,神仙也犯错。任何一个生灵只要生出自我意识,独立于其他个体,都会有自己的需要,自己的美好,自己的私心……包括天道。

    小安越听越沉默。小康是心知肚明。弘曚本身就被汗阿玛娇宠的纨绔,他这一支的后人对比长子弘晏一支的‘懒’,弘北那一支的“特立独行”,人生信条基本都是:吃喝玩乐纨绔咸鱼瘫。

    生娃,养娃,养老……那就是人生一辈子,除了几个“变异的,专门找苦头吃的,比如他们爸爸的现在……”其他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反正不缺银钱花,都有弘晏和弘北那两支养着。

    ……?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爸爸和妈妈还在一个劲地给两个孩子讲述这里发生的故事。

    元首弘南退下来后,领着水师大军在这里和欧洲海军联盟打的一仗。

    弘曚的一个重孙子上位后,领着人马在这里同样打的激烈。

    弘北在这里住了三年,画了一幅画,如今被列为世界一级文化遗产。

    他们谱写自己的故事,他们保住国家重要航线关键地盘,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于风云变幻中,风华绝代。

    小安一开始听得不服气,听着听着着了迷。

    小康听着子孙们的故事,即使有的知道,也还是听得专心,听得感动。

    当然,爸爸妈妈对他们的领悟也都非常感动。

    “和平都是打出来的,都是靠实力争取来的,哪有天上掉下来?佛也罢,魔也罢,总要有人去做一些事儿。我们啊,不出力,但要知道,学着会花钱,不能拖后腿,明白不?”

    “明白!”

    两个孩子吼的气势汹汹,两双眼睛亮晶晶的,一看就是很有做“纨绔”的巨大天赋。

    爸爸老怀甚慰,临睡前和妈妈感叹:“小康和小安啊,将来一定幸福安康,快乐无忧。大哥大姐要是对他们不好,我打断他们的腿。”

    妈妈重重点头,随即安慰醉酒的爸爸:“小康和小安都是好孩子。大哥大姐都喜欢他们。我们应该可以放心。”

    月牙儿弯弯,星星眨眼。小康在自己的小床上翻个身,听着外头隐隐的海风海浪声,琢磨着这些年来后人的行为举动,开心,想笑。

    按照血缘来讲,爸爸这一支是弘曚的后人。

    弘晏只娶一个妻子,后面子孙也随了他;弘南没有孩子,弘北没嫁人自己生了一个,后面子孙也随了弘北的任性。

    弘曚却是真正做到汗阿玛的期待,光儿子就有二十六个养住了,比汗阿玛还多一个。

    弘晏的宗旨是:子嗣不多,一个算一个,就讲究一个精英教育。弘北的宗旨是:怎么随心怎么来,生死不论。弘曚的宗旨是:一起吃喝玩乐种田养生,偶尔出来一个“精英”扛大旗就行。

    可是弘曚这么多的子嗣要养啊,国库每年给的银子还就那么一点点,后面还因为大清没了直接没了,怎么养?当然是玛法玛麽阿玛额涅哥哥姐姐们……帮忙给养着。

    养着养着养习惯了,一家人知道弘曚改不过来的性子后也犯愁过。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能怎么办?长兄如父,长姐如母,继续给养呗。

    这一养就是三百多年一直到现在,成为家族不成文的规矩之一。

    小康心满意足地笑,不管历经多少代血缘多么疏远,总是一家和乐,还都活得好好的,开心、满足。

    隔壁房间的小安感受到混蛋鲲鹏的“开心、满足”,气哦。混蛋鲲鹏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不都说富不过三代?

    一家人在新大清大陆吃喝玩乐半个月,专门去看了当年康熙皇帝、瑞亲王殿下一家人到此的遗址,曾经的原始森林变成大都市,曾经腰上裹兽皮的人都变得文明礼貌,小康笑眯眯的,还是开心、满足。

    爸爸妈妈也开心,看着他们的开心更满足。爸爸妈妈在这里和几个朋友的沟通也都顺利,却是小安有点点焉巴。

    小安还是不服气,私底下嚷嚷着混蛋鲲鹏改变原有轨迹布拉布拉,被小康结结实实地暴揍一顿。

    “我不服。你再打,我就给告诉爸爸妈妈。”小安衣衫凌乱鼻青脸肿的,委屈。

    “自己打架打输了就去喊爸爸妈妈,没出息。”小康好暇以整地气他,开心吼吼。

    小安:“……”

    小安看看镜子,自己也觉得被爸爸妈妈看到他的猪头模样,很丢面子。可是这个世界灵力微薄,他那点儿灵力都留着救命用的,用在治疗上太浪费。

    伤身又伤心的小安“哇哇哇”大哭找到爸爸,哭得那个凄惨,看得小康那个乐幺!

    反正都是皮外伤,养几天新皮长出来就好了。爸爸妈妈虽然心疼小安,可也知道小康不会无缘无故揍小安,只能尽力哄着。

    临近暑假结束,游玩避暑第三站,东南沿海,顺便回家。

    华夏国的东南沿海,和小康记忆里的大变化,堪称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大厦拔地起,高速公路环城连城,还有地铁连通整个江南几大城市……

    当然,这里和小康另外一个记忆中的二十一世纪也不一样,干净,清爽,环保,经济发达、文明发达……感受最深的,就是这里的空气,和他做保康的时候一样,新鲜。

    开学在即,他们没有时间四处逛,小康暗暗记下来有空去苏州看看顾炎武老师的故居,去南京看看石溪道人的墓地……

    又是开开心心的学习时光。考试满分,爸爸妈妈有奖励;竞赛第一,爸爸妈妈有奖励,一有活动就作为代表炫耀……小康和小安表示,宝宝最喜欢考试了!

    每次都跟着出风头被夸夸·爸爸妈妈:我们也最喜欢考试了。

    每次都被拿出来当反面典型·大哥大姐:对比太强大,生无可恋。

    爷爷摸摸小康小安头上的毛茸茸,乐呵。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明年去看月亮。”

    “谢谢爷爷。”

    小康小安为了登月游玩,学习动力满满。当然他们也认识了更多的小朋友,领着小朋友来自己家参观,去小朋友家里参观,忙得不亦乐乎。

    小朋友们的家,和他们的家,很不一样。

    二战以后和平的这些年,各国阶级差距不断拉大,这也是爷爷和爸爸极力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好在华夏国整体物价不算高,京城的房价也控制下来。

    没有另外一份记忆中的雾霾和堵车,更没有那完全西化的摩天大楼。

    而京城,作为一个古老的经济文化国际一级大都市之一,即使这些年来不断扩建,越来越大,也始终遵循它自有的文化传统,老城区——四九城也依旧完好地保留着。

    依旧是红墙砖瓦的四合院,依旧是安静幽深的大小胡同,依旧是爱玩儿的老京城人,依旧是熟悉的京城口音……

    小康有空就在老城区晃悠,小安误以为他要搞事,每次都耍赖跟着。其实小康就是怀念一下曾经熟悉的一切,吃吃地道的老京城美食。

    “冰糖葫芦奥——甜又酸——来一串奥三文钱——”有腔有调的吆喝声听不到了,却有各种品牌正宗的冰糖葫芦老店。

    吃涮锅子的人多了,什么都涮,冰淇淋也涮。可那老胡同里,还是有注意着吃涮锅不能加任何脏器的小店面,安静、清幽、朴素……单纯就为了吃那一口。

    喜欢纳兰词的人少了。可总有很多人去用心体会“纳兰心事谁人知”。

    “年少莫读纳兰词,人生最苦是相思!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小安在小康后头,摇头晃脑地念,一边念一边看小康的反应。

    小康不搭理他,同样前来给纳兰容若的墓地送花的中年人频频侧目。

    瞧瞧这两个五六岁的小胖娃娃,一看就是“人间富贵草”的福气长相,估计是跟着家里那“寻愁觅恨”的哥哥姐姐们学会了,就拿出来念。几个中年人看着看着,又一起笑。

    小孩子哪里知道?读罢纳兰词,才明白人生最苦是相思,最美,也是相思。

    却是不懂,也好。就这样天真烂漫的,开开心心的,多好。

    年少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尝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说的,就是他们。

    “小娃娃,你们自己来?家里的长辈那?”一个伯伯越看胖乎乎的顽皮娃娃越爱,忍不住逗逗。

    小康将一束盛开的牡丹花放在纳兰老师的墓碑前,细心地将花朵儿都摆放整齐,转头,发现伯伯一身文人气质,并没有恶意,嘻嘻笑。

    “爷爷去礼佛。爸爸去广电参加文化会议,妈妈回家看外婆。大哥大姐在公司上班。”

    几个中年人一愣。互看一眼,刚刚那个中年人故意“唉声叹气”:“小朋友不能随意回答陌生人的问题哦。更不能透漏家里大人的信息哦。”

    “小康知道啦。谢谢伯伯。”小胖脸露出小小的后怕模样,看得小安牙痒痒。

    然而那位伯伯心疼了。

    “乖。有关于最近要上映的那个电视剧《长相思》,很多社会知名人士都去广电局参加会议,小朋友这么说也没透漏什么,别担心。”

    “谢谢伯伯,不担心。”小康嘻嘻笑,一身大红色的连体唐老鸭米老鼠的运动帽衫,白白嫩嫩的俊脸蛋儿,更有眉眼间的那抹机灵和顽皮,看得几个中年人都移不开眼睛。

    小康身后的小娃娃,同样的胖气帅气,多了一抹,嗯,傲娇之气,顽劣之气?同样的软萌可爱。

    “哎呀,两位小朋友长得太好了。伯伯们忍不住想要交朋友了。这是伯伯们的名片,小朋友送给你爸爸好不好?”

    “好,谢谢五位伯伯。”

    “小朋友喜欢画国画吗?”

    “喜欢。”

    “哦,学了吗?伯伯猜一猜,是不是瑞亲王殿下一派?”

    “伯伯聪明。”

    “那是。伯伯可是瑞亲王殿下书画一派的忠实粉丝。现在啊有人只关注银钱,在物质中眼花缭乱。可我们不一样,我们啊,要保持这种情怀,这份热情,这颗快乐自在勇敢的强大心脏!”

    “伯伯棒棒哒。伯伯的这种情怀于自已心中的一个角落里存在,不落一点尘埃,永葆玉洁,冰清纯净!”

    “咳咳。伯伯没有那么伟大。伯伯有点儿尴尬,哈哈哈。”

    小康和几位伯伯很快打成一片,他们都是当今文化界名人,都是注重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对培养继承人的事儿,那是数年如一日的矜矜业业。

    小康对这样的人才向来尊重,一直乖乖地听着。午时到来,他和小安在自家保镖们的照顾下用点心,在这片纳兰家墓地的外围找到一个酒店午休。

    恰好几个中年人习惯枸杞保温杯养生,也来这里午休。

    午饭散步消食,小康听着他们的谈话,情不自禁地笑。

    自古以来文人就喜欢指点江山,忧国忧民。而这个时代,高科技不断发展,有人富裕到登月旅行是家庭必备,大约十分之一?有人满足于一个月一次世界旅游的中产生活,大约十分之四?

    还有很多人,剩下的十分之五,沉沦在柴米油盐的温饱挣扎中,房奴、车间狗、办公室社畜……

    小康知道,这对于记忆中的那个新时代,中产只有十分之二三不到的情况好了太多。可还是大大的不够。

    可他也知道——人人都知道,贫富差距越发地拉大,长久下去必然出现大问题。但这是人类的自由发展机制。炫目迷人的“金字塔”耸立,谁也改变不了。

    小安嗤笑:“破而后立,也只是财富重新分配,另一个‘金字塔’而已。”

    小康送他一个冷眼:“万物有灵,‘灵’知道吗?‘金字塔’是无法改变的生灵本能。但生灵会做到,一个稳固的,有秩序的‘金字塔’,而不是畸形。”

    小安不由地愤怒:“你没有见过,你怎么知道是畸形?”

    小康一脚踹过去:“高等文明时空都开始民主和文明进化,就你还折腾大一统帝王制度,你不是畸形?”再踹一脚,“大清都没了,知道不?”

    小安挨了一脚,当即和他扭打在一起。

    “就因为你这个疯子,就因为你这个疯子。”

    “就因为我这个疯子,你有意见?有本事你打过。”

    “我一定会打败你。狗屁民主。他们都要拿你的血脉后人去切片研究,你还护着。”

    “他们还要吃我的肉,我不也护着?怎么着?难道我把他们都杀了?世界上就活自个儿?”

    兄弟两个在酒店外面的草地上打成一团,你掐我脖子,我掏你心窝,你拽我耳朵,我咬你鼻子……还打着打着就滚到草地上。

    保镖们不敢上前拉架,一伙儿安慰围观群众,一伙儿劝住要拉架的酒店保安,一伙儿麻利地打电话。

    匆匆赶来的爸爸和大哥大姐硬拉住他们,眼见兄弟两个打出来真火,都担心起来。

    “小康、小安,你们是兄弟。”爸爸第一次这么生气。两个孩子脸上胳膊上都没个好地方,爸爸心疼的一颗心一抽一抽的。

    “都不许打架。和爸爸回去上药。”难得强势一回的爸爸领着两个孩子回家,洗完澡后上药,看着他们身上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隐隐的鲜血流出来,登时更心痛。

    “你们是亲兄弟。平和打打闹闹的,爸爸就当你们是玩一玩。兄弟之间团结互助,那康熙皇帝那么多儿子,那么多家产也没争斗起来。爸爸就你们四个,还偏心你们两个,自己说说,打架对不对?”

    “才不是为了家产。”

    “那是为了什么?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说。说不好爸爸就告诉妈妈,告诉爷爷。”

    “小安生气,坏小康不孝。”

    “轰”的一声,小康浑身气血逆流,却是没有去打小安。

    他汗阿玛死不瞑目,化身厉鬼在地府几百年的事儿,一直在他心口挂着。此刻被小安一刀捅破刚刚结疤的伤处,鲜血横流。

    小安得意洋洋。爸爸一开始当笑话没在意,慢慢的面色凝重。大哥大姐都惊呆。

    “小康和爸爸说说,怎么回事?我们小康最是大方,最是孝顺,爸爸相信小康。小康和爸爸说说好不好?”

    爸爸极力稳住自己,向来慈爱亲和的眼睛里,有着担忧,有着信任,还有鼓励。

    小康嘴角紧抿。对上爸爸的眼睛,目光坦荡。

    小康是小康,小康永不退缩。

    “小安认为,瑞亲王殿下在康熙皇帝去世后,没有继承帝位,统一全球,是大不孝。一改帝王世袭制度为三权分立民主制度,大清朝结束,是大不孝。”

    寂静。

    曾经的王府一角五进的小复合四合院安静清幽,代表多子多福的石榴树上零星的几颗晚石榴要落不落,风吹动,繁茂的花草树木摇曳招展。主屋里,一家四口人,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小安倔强不动,小康巍然不动。爸爸陷进自己的回忆里,表情恍惚;大哥大姐莫名的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几不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似一个世纪,好似一辈子,好似穿越三百年的时光……

    “爸爸不知道康熙皇帝的想法。但爸爸知道,康熙皇帝,一定因为瑞亲王殿下自豪。”

    “当时的大清,如果没有瑞亲王,康熙皇帝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同时完成国家统一和经济发展。他的晚年,如果没有瑞亲王压制,太子、直郡王,十多个年长的儿子争斗不休,他更无力制止……”

    爸爸的声音,低沉。飘忽、缥缈,好似从天边传来,又好似从灵魂深处传来。

    落在四个孩子身上的目光,亲切,慈爱。看着他们,或者看着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那个历史进程中大拐弯的关键年月。

    甚至伸手摸摸小康那红肿的眼睛,小安那流血的鼻子上的创可贴。

    “那样的话,家国飘摇,外忧内患、继承人定不下来。明知道西洋是未来大患也无能为力……爸爸猜测,康熙皇帝一定是最痛苦的一个。

    你们都还没学到历史,不懂。这不是爸爸一个人的认知,这是无数历史学家研究那段历史得出的结论。”

    爸爸的情绪缓和,脸上扯出来一抹笑儿,包容、理解。

    “文明高度发展,普及到底层,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而康熙皇帝,他知道,他舍不得……瑞亲王殿下舍得了,舍得,舍得,有舍有得。你们看看现在世界上的王室,哪一个手里还有权利?”

    “好儿郎不吃分家饭,好女子不穿嫁时衣。大清皇家的后代子孙,自己靠自己,活得很好,很自在。”

    “知道历代皇家在王朝灭亡后的生活吗?生死不由己,贫困潦倒。我们光明正大地活着,百姓爱戴尊重,世界人爱戴尊重……”

    “爸爸相信,康熙皇帝也一定很高兴,大清朝在最辉煌的时候结束。而不是狼狈不堪被赶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是一个小萌娃文,写得有点超纲,都是蠢作者最近看书的体悟,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防晒霜里面的氧苯酮,对海洋鱼类伤害很大,有些海滩规定不允许涂抹防晒霜下海。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感谢。先把新文皇太孙的更新码出来吼吼,么么哒。

    又忘记一件大事,全订的小天使们,方便的话请给一个完结评分,五颗星星,捂脸,有要求尽管提。

章节目录

清穿之皇家小和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痒痒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痒痒鼠并收藏清穿之皇家小和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