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这章是手动fangdao章, 隔天替换。】

    “他是我师弟!他敢揍我!”龙菡冷哼一声,“他敢揍我我就不给他做饭吃!”

    谢云流哭笑不得, 他摇摇头说道:“我真的有事, 不能带着你,藏剑山庄你人生地不熟的, 一个小孩子万一被人拐走了呢?你要是出了事你师弟还不得跟我拼命。”

    “我不是要乱跑!”龙菡瘪瘪嘴,她眼珠子一转握住了谢云流的胳膊开始撒娇:“云流哥哥我只是想吃糖葫芦了……”

    谢云流被龙菡弄得浑身发毛,他二话不说拎起龙菡的衣领子带她飞速跑去最近的街上买了串糖葫芦,又飞速把她送回了藏剑山庄的大门口。

    “你蹲这老老实实地吃你的糖葫芦啊!”谢云流警告道,然后他对着守门的藏剑弟子招了招手:“兄弟,劳驾帮我看着点这小丫头,让她吃完了赶紧回去别往外乱跑!”

    藏剑弟子对谢云流的印象不错, 便笑着点点头说道:“行, 静虚道长请放心, 在下一定好好看着她。”

    龙菡:→_→

    谢云流弹了龙菡一记暴栗, 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她半天之后, 转身骑上了藏剑弟子牵过来的大白马,对着龙菡一挥手, 离开了。

    龙菡目送着谢云流远去,直到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才从门槛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迈开小短腿想离开。

    刚走了一步龙菡就被藏剑弟子笑眯眯地拦住了, 那小黄叽在她面前蹲下跟她平视, 伸手掐掐她的脸蛋:“小妹妹, 你要去哪里呀?”

    你才是小妹妹!掐你妹的脸蛋!龙菡在心中默默地踩着鸡小萌,面上一派天真无邪:“我去找师弟呀~”

    她一边说还一边挥了挥手里的糖葫芦:“这是云流哥哥给我买的,我想跟师弟一起吃。”

    小黄叽看着龙菡,心中说好萌好萌!他咳嗽一声,没管住自己的手,又忍不住掐了一把:“那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拐弯再走,就能找到客房了。”

    还掐还掐!我要踩死你嗷嗷嗷!

    龙菡差点儿表情裂了,但她及时控制住了自己,对着小黄叽甜甜一笑:“好的,谢谢哥哥。”

    我真是影帝!酷爱给我颁发一个奥斯卡奖!

    告别了小黄叽,龙菡一路保持着天真活泼傻的表情往前走,每看见一只小黄叽都对人家笑一笑表示自己的无害。等走到拐角的时候,她左右看看无人,便嗖地躲在了柱子的后面,闭上眼睛打开了地图。

    藏剑山庄的地图很大,比游戏里面大多了,几乎占了半个西湖,龙菡一边吐槽叶孟秋真有钱,一边费劲巴拉地从下往上看,最后终于在西边一个小角落里面找到了标注着“祠堂”的建筑物。

    就是你了!龙菡睁开眼睛,把包着油纸的糖葫芦小心翼翼地放进袖子里面,在地图的指引下朝着祠堂的方向进发。

    谢云流把龙菡送到了客房门口。

    杨少云站在院子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龙菡的视线跟杨少云一对上就觉得心里发凉,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猛地缩回头躲在了谢云流的身后,死活不再往前走一步。

    于是杨少云的目光从龙菡身上挪到了谢云流的身上。

    面对杨少云那阴沉得能戳死人的目光,谢云流表示自己压力很大。他扯了扯嘴角,转过头对龙菡小声问道:“喂,你到底是跟你师弟发生什么矛盾了?你之前不是很宠着他吗?”

    “我就是不想回去!”龙菡咬着嘴唇闷闷地说道。

    “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谈谈。”谢云流掐了掐龙菡的脸,“你没听叶宁秋说他找了你一下午吗?”

    那明明是想赶紧找到了再干掉我这个冒牌货!龙菡转过身把屁股对着谢云流。

    谢云流哭笑不得,他叹了口气,不顾龙菡的挣扎拎起她的衣领子,在她一脸“谢云流你敢扔我们的交情就完了”的震惊目光中,把人直接扔进了杨少云的怀里。

    “下次看好了啊。”谢云流笑道,他双指并拢轻轻点在眉心,然后对着杨少云向外一挥,就转头离开了。

    杨少云脸上的阴霾散了一些,他抬手一个公主抱接住了龙菡,也不说话,带着人转身进了屋子里面。

    龙菡第二次被公主抱,还都是同一个人抱的,但两次经历的心情却完全不同。前一次她最多的感受就是害羞,而这一次却觉得心情压抑。自知以自己那点儿微末伎俩,是绝对逃不出杨少云手掌心的,龙菡便乖乖地任由杨少云把她抱进了屋子里面。

    夕日已颓,屋中未曾点灯,门一关便是一片阴沉沉的压抑。龙菡眼前一片漆黑,她闭了闭眼睛,勉强适应了屋中的黑暗,感觉杨少云一路抱着她来到了床边,然后把她轻轻放到了床上。随后杨少云往外走了两步,龙菡以为他是去点灯,结果他却从桌边拖了一张椅子靠在床角,转身坐了下来。

    龙菡眯了眯眼睛,她只能看清杨少云的轮廓。一边估算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龙菡一边想着杨少云这是要谈话还是要下黑手?下黑手的话自己大叫能不能把谢云流招过来救驾?

    结果龙菡两个想法一个都没中,杨少云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直接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龙菡的腰。

    龙菡傻在了原地。

    “小、小云?”龙菡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怀里那团成一团还在轻轻颤抖的温暖绵软实在是让她无法忽略。偏过头,龙菡的目光落杨少云的发顶上,犹豫片刻,她小心翼翼地探出手去,轻轻拍了拍杨少云的后背。

    就像那天龙菡端了一碗葱爆鸡丁递给杨少云,而他忽然哭着扑进了她怀里一样。

    两个豆丁依偎了一会儿,杨少云渐渐平静下来,他抵着龙菡的肩膀闷声说道:“师姐,别再一个人跑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了,我怕我来不及找到你。”

    一想到龙菡曾经冷冰冰毫无知觉地看着自己,杨少云就浑身发抖。

    “师姐,我想过了,这次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所以以后我不提了,你也不问了,好吗?”杨少云一边说,一边在龙菡的肩膀上安抚地蹭了蹭。

    龙菡皱了皱眉头,她发觉杨少云还是没打算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而是准备将这页就此揭过去。短时间内看,两个人各退一步好像是解决了问题,但这件事埋在他俩心里面就像是地雷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什么被提起,然后在忽然之间炸的天崩地裂粉身碎骨。

    可是眼下除了这样做,再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后天就是名剑大会,绝对不能再出幺蛾子,万一,哪怕是万一,杨少云因为这件事情的刺激而发挥失常……那画面太美龙菡简直不敢想象。

    必须让杨少云以最好的状态登场打出那一战,这是杨少云的宿命,也是龙菡的……任务。

    杨少云说完之后,心中一直忐忑,他把不准龙菡到底要怎么选择。

    如果她非要追根究底……杨少云咬咬牙,面色一黯。

    即使是让他放弃这次名剑大会,他也要把龙菡绑回塞外,哪怕以后龙菡恨死了自己,也好过让她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再一次默默死去。

    杨少云无法让这种事情发生两次。

    所幸龙菡在沉默了半晌之后轻轻说道:“好。”

    “好”这个字对于此刻的杨少云来说不亚于天籁之音,他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放回了原处。暗自松了一口气,杨少云按着龙菡的肩膀站起了身:“师姐,你坐着,我去点灯。”

    龙菡点了点头,她知道杨少云能够看得见。

    看着杨少云放松的背影,龙菡渐渐眯起了眼睛。

    不让提是可以的,但不让查却是办不到的。一件事情你越是捂得严严实实,就越是能激发起人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

    况且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龙菡本身的身体状况,她无法做到完全放开。

    不管两个人私底下如何暗自打了小九九,至少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龙菡和杨少云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从前的状态。

    最近因为带孩子的时间太多从而进入了保父模式的谢云流担心俩孩子闹别扭了还没和好,是以他一大清早就拐过来敲门,进门之后就看见龙菡正抱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坐在石椅上看杨少云练剑。而小小的少年则握着一把快赶上他高的长剑,挥舞出一片雪亮的剑光。

    “没事儿啦?”谢云流敲了敲龙菡的脑袋。

    “算是吧。”龙菡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谢云流闻到了一股搀着奶味的甜腻香气,那味道着实不错,他四处嗅了嗅,最后眼睛瞄上了龙菡的粥:“你这粥再不喝就凉了。”

    听了谢云流的话,之前还一脸昏昏欲睡没精打采的龙菡立马警觉了起来,她一把抱住自己的粥碗:“这是我的你别想喝!”

    “谁要抢你的粥!”谢云流哭笑不得,他使劲儿揉了揉龙菡的脑袋:“我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我什么时候生气过。”龙菡慢条斯理地说道。

    “好好好你没生气,昨天是我跟自己师弟闹别扭跑出去还迷路了——”谢云流一边说,一边敏捷地往旁边一闪,避开了龙菡愤怒之下死命戳过来的一笔杆子。

    这根毛笔是龙菡昨天在房间里面找到的,身为一朵万花武器就是判官笔啊!这根毛笔虽然材质不好但龙菡拿着它之后却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使用技能了,果然藏剑山庄出品的全都是合格的武器。

    十分开心的龙菡就抱着那根笔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起也随身携带着,连做饭都没放下,迷迷糊糊的她还差点儿不小心把笔烧秃了毛。

    龙菡行云流水地一甩毛笔,笔杆在她指尖滴溜溜灵巧地旋转着,那有模有样的小动作看得谢云流一挑眉:“啧,身手不错嘛,看起来哥哥昨天教你的学会了?”

    把判官笔法看成三柴剑法,谢云流你是不是眼神不好?

    龙菡看了看谢云流,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她一把握住了毛笔当做剑,比比划划把谢云流昨天教给她跟叶英的那套“三柴剑法”挥了一遍。

    其实一共就三招,谢云流舞了那么多遍傻子也看会了啊!

    但不知为何谢云流却一脸大惊小怪的模样:“咦小丫头我发现你天资不错呀!怎么样考虑一下拜哥哥为师吧!你拜师我立马教你纯阳宫的绝技,这可是我师父他老人家悟出来的绝世剑法!”

    “三柴剑法据说也是你师父他老人家悟出来的绝世剑法。”龙菡凉凉地看了谢云流一眼。

    “绝世剑法也分高低的。”谢云流一脸正经。

    “在我眼中,功夫不分深浅高低……”龙菡咳嗽了一声,挺直腰板开始装模作样摇头晃脑地念叨。

    谢云流好气又好笑:“啧感情小丫头你将哥哥说过的话都记下来了?”

    “谁让我天资不错呢。”龙菡眨眨眼睛,对谢云流摊开了双手。

    就在谢云流跟龙菡你来我往互相贫嘴的时候,杨少云复习完一套剑法回来了,看见龙菡跟谢云流说的开心,他心中十分不爽。

    “你们在说什么?”杨少云一边说一边走到了龙菡和谢云流中间坐下来,他敲了敲龙菡的粥碗:“都凉了你怎么还没喝完?”

    听了杨少云的催促,龙菡撇撇嘴端起粥碗,在谢云流饶有兴趣的目光注视之下如同喝酒般将整整一大碗粥一口干完,然后她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转头豪气冲天地对杨少云竖起了大拇指:“喝完了喝完了!”

    杨少云满意地点点头。

    谢云流差点儿没笑出来。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杨少云把空了的粥碗收到一边,貌似不经意地对龙菡第二次提起了这个问题。

    “聊收徒啊。”傻了吧唧的龙菡大咧咧说道:“云流哥哥要收我为徒。”

    谢云流想去捂龙菡的嘴巴,然而中间隔着个杨少云,他还是慢了半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少云的脸瞬间变黑。

    小祖宗你是故意的吗?!谢云流没好气儿地瞪了龙菡一眼。

    龙菡无辜地眨眼睛。

    “抱歉啊谢大哥,师姐已经有师父了,你这么撬墙角我师父想必不会高兴的。”杨少云呵呵一笑,对谢云流说道:“况且如果师姐想要学剑法,我也可以教她啊。”

    龙菡对于杨少云的第一个观点持保留态度,以自己亲身的经历来看,她觉得如果她宣布脱离师门不再是萧武宗的徒弟,萧武宗一定会很开心的,说不定暗地里还会偷偷放鞭炮庆祝这件事情。

    面对杨少云满满的恶意,谢云流在心里使劲儿把龙菡的小脸蛋掐来掐去,捏成猪头捏成小狗,但他面上却保持了一派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个嘛,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纯阳武学博大精深,她现在学还是早了点呢。”

    呵呵,你刚才还说人家天资不错赶紧拜师呢!这就是男人!善变的男人!

    龙菡躲在杨少云的身后对谢云流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鬼脸。

    龙菡一路上仗着系统地图的外挂,有惊无险数次避开了巡逻和路过的藏剑弟子,最后乘坐十一路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祠堂外面。

    不逢年不过节,祠堂里面没什么人瞎晃悠,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门口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龙菡看了半天,终于确认这个大祠堂里面只有叶英一个。

    她抿了抿嘴唇,快步溜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不经常被使用的原因,祠堂的院子里面很荒凉,虽然没有达到天泽楼那种杂草丛生遍地落雪的地步,但还是能看出来没什么人气儿的,如果不是现在是白天,而且天气晴朗,龙菡都要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古代志怪片里的女主角,来到一个偏僻的小院,碰上了一只男妖怪……

    脑洞打住!祠堂里没有妖怪只有一只软萌的少年大庄主等待你的拯救!龙菡揉了揉自己的脸,把手放在祠堂的大门上,使劲儿用力把门推开了一道缝隙。

    阳光透过门缝散落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光痕,龙菡小心翼翼地溜进去,迈步时带起的细小尘埃在风中打着旋儿轻轻飞扬。她把门关上后转过身,对着抬头看过来的叶英比出了一个“嘘”的姿势。

    叶英跪在软垫上抬头看着龙菡,他一向平静的眸中有诧异的情绪一闪而过。

    初春时节的南方薄雪将化未化,天气依旧很冷。毫无人气的祠堂中自然没可能有地龙这种东西,屋里唯一有温度的除了案台上那盏豆大的灯烛,就只剩下小叶英了。虽然他身上穿着一层厚厚的夹绒棉衣,但年仅五岁的孩子又怎么能在这种地方长时间跪着?龙菡第一眼就看出来叶英已经在不自觉地瑟瑟发抖了。

    龙菡的眉头微皱之后又放松,她把双手拢在唇前呵出两口热气使劲儿搓了搓,轻声跑到了叶英的身边蹲下来:“小英我来看你啦~”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叶英张了张嘴,慢慢说道。说完之后他左右看了看,从一旁拽过另一张软垫推到自己前面,示意龙菡可以坐下。

    龙菡接过软垫,居高临下地站在叶英面前,这种身高优势让她很是开心,她嘿嘿一笑说道:“你猜呀~”

    龙菡一边说着,忽然一把把叶英从软垫上抱了起来,然后她往前走了几步,先把手中的垫子放在排位前的太师椅上,又小心翼翼地把叶英放进垫了软垫的椅子上。

    “好了!你坐稳了别掉下来啊!”龙菡看着手足无措的叶英,十分满意。

    “我不能坐在这里。”叶英抓着椅子扶手淡淡说道,露在外面的手背冻得通红。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龙菡看了看还在发抖的叶英,解下了自己的兔毛披风把他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你暖和一会儿再说!”

    叶英伸手摸着边缘那圈绒绒的滚毛,半晌之后轻声说道:“谢谢。”

    龙菡摆摆手,拽过另一张椅子在叶英身边坐下来。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中。

    大概是龙菡的小披风保暖性能超级棒,没过一会儿叶英就不打哆嗦了,冻得通红的小脸也渐渐变成了正常的颜色。他蹭了蹭毛绒绒的领子边,忽然抬起头看着龙菡:“你为什么……来找我?”

    龙菡闻言眨眨眼睛,她托着下巴看叶英:“没有为什么呀,想来就来啦。”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儿,直起身子拍了拍手:“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东西……”

    龙菡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面翻出了之前藏进去的糖葫芦,把包装纸剥开递到了叶英的面前:“看!”

    叶英慢慢睁大了眼睛。

    “吃吗?”龙菡晃了晃糖葫芦。

    叶英没说话,但他忽然握住了龙菡的手腕,然后就着她的手张开嘴啊呜一口咬掉了顶上那颗糖葫芦的一半。

    龙菡笑眯眯地看着叶英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就像昨天一样,两个小豆丁靠在一起分着吃完了糖葫芦。龙菡舔舔嘴唇,把剩下的竹签握在手心里挥来挥去,她一会儿挥出了自带的万花谷花间游心法下的武功,一会儿挥出了昨天谢云流教的三柴剑法,不过或许是兵器不趁手的问题,龙菡使出来的都只是招式的外形,而没有内力。

    叶英看着她自娱自乐地玩了一会儿,忽然出声说道:“刚才那招错了。”

    “啊?”龙菡闻言,转过头眨眨眼看着叶英。

    叶英跳下椅子走到龙菡身边,从她手上接过竹签,握在手中轻

章节目录

先杀治疗[综英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夜子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夜子缘并收藏先杀治疗[综英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