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清楚。

    洛英琪做好了要挨巴掌的准备,将脸转向一边,小声的道:“我跟她说……我是你和别人生的私生子……”

    朱萧:“……”被他这一句话气的差点吐血,脸色霎时变成了调色盘,阴晴不定。

    紧接着抬手就要揍人!

    洛英琪一把抱住母亲的手,厚着脸皮告饶:“妈,我当时也是无可奈何,这不是怕媳妇儿跟别人跑了才勉为其难出此下策”。

    朱萧:“……”揍人的手被拦下,胸口的火气更旺了!

    “臭小子,你就这么孝顺你妈?啊?私生子……亏你想得出来!”朱萧在他肋间狠狠拧了一把,不解气又揪他耳朵。

    洛英琪只好投降:“妈,我错了,真错了……”

    “你这么说让她怎么看我?你就没想过要是被传出去……”朱萧“哇”的一声哭坐在床上,抹起了眼泪:“你妈我的脸往哪搁啊……你这个不孝子,为了别的女人,竟然这么污蔑你妈妈我,我真是白养你了……白养你了!白眼狼!呜呜呜……”

    洛英琪:“……”

    无奈,看着老妈哭的梨花带雨,他也心疼啊,怎么说也是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得走完。

    “妈”,洛英琪蹲下身面对着母亲,抽出一张帮她擦脸,边擦边道:“妈,别哭,我保证这件事尽快解决,不会拖太久,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你想想好的一面,你还有孙子,还有六个月就出生了,就能和你见面,这么值得高兴的事,不比什么都重要吗?”

    朱萧抽噎了一会,洛英琪也算用了十足的耐心来说好话,才把一颗脆弱的母亲的心安抚好。

    “那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别指望我帮你……”嘴上说着无情的话,朱萧已经在心里盘算该怎么办,即便想不到办法,她还是着急,会担心,甚至萌生了想要就近去伺候孙子的想法。

    “妈,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不反对我们就好,可以吗?你有孙子了,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洛英琪言辞恳切,定定的看着她道。

    朱萧眉头紧锁,没赞同,却也没有反驳……只愣愣的坐在那发呆半晌。

    洛英琪正要松口气,却听门锁突然被转动,洛英美黑着脸,气势强硬的走进了卧室。

    洛英琪:“……”得,看老姐的脸色多半是听见了,看这表现也是多半不会同意,说不定还要阻止。

    “我不同意,英琪,你是疯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怎么做?为了个女人,把自己变成私生子,你有没有想过这意味着什么?”

    洛英美本来等着母亲给她拿吃的上来,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人,只好亲自出来找,结果就听见对面父母的卧室有说话声……好奇心驱使下,她选择了偷听。结果,就被她听到了如此惊人的消息!

    在她的认知里,洛英琪简直就是被惯坏了!

    父亲也好母亲也好,从来都是一味的顺着他,才会让这个弟弟不知天高地厚,为所欲为!

    甚至做出这种有违人伦的事!

    99、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

    “你别忘了,就算你们没有血缘关系,黄亦欣她还是姓黄,她名义上还是你的表妹!”

    “你的意思呢?我该怎么做?”洛英琪正视着这位长姐,自己的事还没理清楚,这是要开始操心他的事了?

    他自认为,自己还不至于懦弱,该担负起的责任,他就不会逃避。

    他的生活和未来,也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

    “我也是一名母亲,知道性命不是开玩笑,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归到你名下,以后,你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洛英琪定定的看着所谓的长姐道貌岸然的说教。

    气势仍旧淡漠:“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我现在怀了孕,你知道代表着什么?我会彻底交出我在洛氏的股份,以后我只会规划我孩子的未来,洛氏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应该有一个身为领导人的觉悟,你仔细考虑一下,如果你和黄亦欣的事被捅出去,或者你是私生子的传言被散播出去,那对你的影响有多大?还有,现在黄家已经完了,姑姑和姑父能依靠的只有洛家,你认为,他们会甘心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不去和你争吗?”

    洛英美说的头头是道,洛英琪听后只是淡然一笑。

    面目平静无波的问:“我只问你一件事,如果你能做到,我就按照你说的做”。

    洛英美眯了眯眼,眸子迸射出凛冽的寒光,就知道这个弟弟不会老实,但她还是选择听下去。

    朱萧在此间则是心乱如麻,固然她想要孙子,可是听了洛英美的话,不可能没有担忧。

    如果洛霞真的要争夺洛氏,那么黄亦欣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自己这个儿子……

    洛英琪却笑着问她,声音显得有些无奈,有些苍凉,“如果你夫家要你生下孩子交出去,从此和你再无关系,你能接受吗?”

    “当然……”洛英美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下一秒意识到洛英琪的目的,直接反驳:“你不要和我比,我和你们的情况不一样,我们的婚姻是合法的,这一点你和黄亦欣比不了”。

    “有什么比不了?你是人她不是人?你是母亲她不是母亲?你的孩子是你,她的孩子就不是她的?还是你觉得,事情不是你的事,你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不用跟我说这个,我都是为你好,你犟嘴也没用,咱们俩没法比”,洛英美不遗余力的反驳道,气势丝毫没有减弱。

    洛英琪也不慌,只是坐在朱萧身边,摇头叹息。

    “是啊,比不了,你和姐夫之间没有感情,我们比不了,我只知道我们很相爱,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我爱她她爱我,我们愿意在一起,愿意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姐,你要想想你所谓的为我好,到底是你认为的好还是我认为的好?你在乎的,你认为很重要,但是那些在我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你说的什么话?你是傻了吗?爱情,爱情能当饭吃吗?你现在眼里只有她了是不是?你都不为你的父母考虑一下?他们抚养你到现在,你都为他们做了什么?除了任性妄为,就是不停的惹麻烦,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他们的养育之恩吗?你就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他们对你多失望?”洛英美气势上来,已经从命令便成了对他的指责,从小到大这个弟弟就没让人省心过,父母惯着他,她可不惯着。

    但她却忘了……

    洛英琪的态度仍旧很好,不跟她吵,把自己弄得暴跳如雷的模样,会很被动,没错。

    “没错,我承认我身为爸妈的儿子做的并不好,所以我现在在尽量努力,努力让自己变得有担当。但是姐……这些责备的话,轮不到你来说,你只是我姐,不是爸妈,他们可以随意说我的不是,你不可以,你只是我姐而已”,平静的语气,淡漠的神情,朱萧看着这样的儿子,越发捉摸不透。

    这也是为什么她和洛丹总是宠着他的原因。

    这个孩子是聪明的,大多时候也更懂事,只是每每不懂事的时候,他也会让你觉得,他并没有做错。

    而事到如今,她才明白,不是她不了解这个儿子,而是她从未了解过。

    他就是这样悄悄的长大了,成熟了,也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小世界。

    未来,梦想……都不再是他们做为父母的身份,就可以轻易主宰的了的。

    “算了,英美,这件事你不要管,你心在怀了孕,当务之急是要安心养胎,注意自己的心情,不要劳心劳力”。

    “妈,到现在这时候你还惯着他?”洛英美完全一副不可置信。

    而洛英琪对于母亲突然的维护,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暴躁的长姐,温润的眼底划过一抹暗沉。

    朱萧却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英美,这件事不是小事,为了家里安宁,妈希望你不要管,也不要说出去,这毕竟是你弟弟自己的事,他也不小了,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

    洛英美被气的脸都绿了,“我知道,结了婚,在妈眼里我就是外人么,我不管了还不行?我走!”

    “英美……”

    ------题外话------

    洛英琪:想娶媳妇儿怎么这么难?求大家支招,在线等,挺急的。

    100、瞒不住的

    和朱萧坦白之后,洛英琪明显觉得松了口气,和黄亦欣在天宇新园过完年,初二那天,便以工作为缘由回了他们的公寓。

    此间一直到黄亦欣生产,洛英琪都没有动作,而一直反对他的洛英美在与母子二人赌气之后,再没回过娘家,所幸,她没有将事实抖落出去,不然在黄洛两家,势必要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

    朱萧不时会炖补品送到洛氏,让洛英琪带回去给黄亦欣补身体。

    直到黄亦欣临产那几天,洛英琪以出差的名义守在家里,月嫂和育婴师皆已就位,时刻恭候着小生命的降临。

    朱萧也跟着坐立难安的,早就提出要亲自去照顾产妇,洛英琪怕她露出马脚,一直都是拒绝的,朱萧也因此没少埋怨自己儿子。

    生产是在这之后的第三天,黄亦欣顺利产下一名男婴,洛英琪老早就给他起好了名字,叫洛冕。

    刚出生的小家伙还很小,毛绒绒皱巴巴的皮肤看不出像谁,但唯独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像极了黄亦欣,都说男孩长得像妈妈,洛英琪很得意自己的儿子像他深爱的女人,抱在怀里爱不释手,而后守在黄亦欣的病床前来来回回的忙碌着,看的黄亦欣内心满足。

    朱萧在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说什么也不肯等下去,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跑去了医院。

    彼时洛英琪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办理出院。

    黄亦欣见到朱萧的时候一阵意外,抱着洛冕的手臂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朱萧赶忙上前一步,紧张着叮嘱:“唉,慢点慢点……”她的宝贝孙子呦!

    “舅妈?”

    “妈你怎么来了?”

    黄亦欣和洛英琪的声音一同响起,朱萧径自从黄亦欣怀里把洛冕接到怀里,叹息一声道:“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洛英琪:“……”

    收到黄亦欣疑惑的眼神,洛英琪握住她的手说了句:“没事”。

    然后对母亲道:“妈,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说,我说了你让我来吗?”朱萧没好气的回他一句,然后眼神落在黄亦欣身上,叹息了一声道:“回家说吧”。

    于是,一行人便驱车赶回了洛英琪和黄亦欣的公寓。

    育婴师抱着洛冕去了婴儿房,也就是洛英琪原先的卧室,近来被洛英琪特意用重金改造,月嫂则开是为黄亦欣准备月子餐。

    黄亦欣毕竟刚刚生产完,身体还需要恢复,月子必须要坐。

    两个人一左一右扶着黄亦欣回了卧室,将她安置在床上。

    朱萧怕她有心理压力,主动解释道:“你也别多想,我来就是不放心你们,英琪他毛手毛脚的,有很多事做不好,至于其它的……就先放一放,当务之急是要把身体养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黄亦欣看了洛英琪一眼,洛英琪对她点点头,她才对朱萧“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其实心里已经有数,洛英琪是朱萧和别人生下的孩子,不管这个孩子和洛家有没有关系,总之是朱萧的孙子是一定的。

    洛英琪会告诉他母亲也无可厚非。

    这件事情,瞒不住的,而洛英琪的身世,也迟早会暴露出去。

    因为他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多半是决定了什么。

    而朱萧若是向他妥协……就证明她要对洛家的人坦白了。

    她不想去纠结谁的对与错,如今她也是一个母亲,她似乎能从朱萧身上看见她对洛英琪浓浓的母爱,是可以为了孩子不顾一切的决心。

    无论如何,这样的爱,都是值得尊敬的。

    101、媳妇儿,香一个

    朱萧几乎每天都会往洛英琪的公寓跑一趟,或者帮月嫂照顾产妇,或者帮育婴师照顾婴儿。黄亦欣和她本就是一家人,相处起来倒是很和谐,除了称呼问题,每每让准婆媳俩都挺尴尬。

    黄亦欣仍叫她“舅妈”,其实主要的目的也是想传递一个消息。她对朱萧没有歧视或者排斥的意思,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示好,虽然听起来有点别扭,但她还是觉得叫这个称呼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一些,也更自然一些,即便月嫂和育婴师每次看这娘俩的眼神都充满了探究。

    当然朱萧是不心虚的,除了想起自家老公伙同洛霞做的事让她觉得对黄亦欣有亏欠。朱萧也没有看不起她,就是觉得这孩子命苦,同时也为他们的以后担忧,所以下意识的,就报着弥补的心态,对他们母子好点,再好点。

    洛英琪因此也可以专心的工作,同时也去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去解开这个死结。

    黄亦欣的身世他不想揭穿,那么就只能从他自己身上下手。

    他约了几个朋友商量这件事,把自己想要从洛家脱离的想法说了一遍,但显然,所有人都觉得他这个办法蠢爆了。

    “我打一万个包票,你爸妈都不会同意,而且就算你这么做,黄亦欣的身世也保不住”,小A直言不讳,当下一盆冷水浇的洛英琪头疼不已。

    齐向东也赞同小A,“是啊,这件事瞒不住,纸包不住火,早晚要露馅。与其有一天她从别人口中听到真相,不如你亲自和她说”。

    “我就纳闷……”小莱脸上一直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当初你怎么想的和她撒这么大个谎?还你是私生子,阿姨知道还不扒你的皮?”

    洛英琪瞪他一眼,闷闷的道了一句:“我妈已经知道了”。

    众人:“……”

    最后洛英琪是被齐向东等人扶着送走的。

    朱萧怕被洛丹发现,只有白天找借口过来照顾,晚上的时候都要按时回去。也幸好她不在,不然看见洛英琪醉着酒回去,肯定少不了一通臭骂。

    黄亦欣睡的并不踏实,直到洛英琪回来,见他醉醺醺的一下扑倒在她身上,才发出一声叹息。

    “媳妇儿……”洛英琪抱着她的腰,将脸埋进她怀里,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喝酒了?”黄亦欣皱了皱眉,并没有推开他,而是满脸关心的问。

    “我真没用!”洛英琪懊恼的用手捶打床铺,头在她怀里拱了又拱,闻到幽幽的奶香味儿,又咧嘴傻笑。

    是啊,他已经当爹了。

    在这个世界上多了一重身份,他怎么能不争气,就算为了他儿子,他也非要把这个砍迈过去!

    世人都说父爱如山,他既然敢当初敢做,那就敢于承担这个责任!

    “媳妇儿……”他对她傻笑,看她的眼神无比温柔:“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你喝醉了”,黄亦欣笑着提醒,“答应了也没用”,因为知道明天他准忘。

    未料洛英琪突然撒起了娇,晃着她的腰肢像只哈巴狗似的讨好:“媳妇儿……香一个”。

    黄亦欣被他逗的无奈,只好象征性的低下头,在他唇上碰了碰。

    洛英琪果然又开始傻乐,大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笑着道:“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相信我,别离开我”。

    洛英琪沉沉的眸在月光下透着清隽的光泽,黄亦欣凝视他半晌,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点头。

    洛英琪这才如大赦般的,将头垂下去,就那样埋在黄亦欣的怀里,沉沉睡去。

    102、挟天子以令诸侯

    洛英琪第二天就去找了洛霞,因为都在公司,抽出一些时间处理一点私事很容易。

    “英琪,吃早饭了吗?”洛霞坐在办公椅上,脸上挂着长辈才有的慈爱笑容。

    洛英琪薄唇紧抿,径直坐在沙发上,严肃的道:“姑姑,占用你点时间,和你说个事儿”。

    “怎么了?这一脸严肃的……”洛霞还浑然不觉洛英琪沉重的心思,笑着来到沙发的另一侧坐下。

    洛英琪深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下,而后看着洛霞,开门见山道:“我和欣欣在一起了,准备结婚”。

    啪!

    洛霞手里握着的茶杯掉在地上,脸上先是一阵愤怒,因为下意识的想到黄亦欣和他两个人的“兄妹”关系,可是下一秒,又一脸惨白!

    她怎么忘了……

    黄亦欣不是她亲生的孩子。

    看向洛英琪的眼神开始闪躲,甚至连掉在地上的茶杯都忘了去捡。

    洛英琪突然握住她的手道:“姑姑,别担心,欣欣她还不知道”。

    洛霞的身体紧张的止不住颤抖,听闻洛英琪这么说才慢慢松了口气,放松了神经,问:“你都知道了?谁告诉你的?”

    还有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

    他的目的是什么?

    她女儿的想法又是什么?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肚子的疑问酝酿在脑海里,但是她只能捡着最重要的问。

    洛英琪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慢慢道:“我偶然听见你和我爸的谈话,才知道她的身世,而且我从小就喜欢她,后来黄家出现变故,所以我就骗她我是我妈的私生子,她才会答应和我在一起”。

    洛霞:“……”

    洛英琪继续道:“我今天来不是来请求您的同意,而是来通知您,我要娶她,而且这件事已经不能改变,我们已经有了孩子”。

    洛霞:“……”

    “是个男孩儿,刚好满月”。

    洛霞:“……”

    接二连三的晴天霹雳了让她如失了灵魂的木偶,怔怔的看着洛英琪半晌,突然抬手!

    “啪”的一声。

    洛英琪以为她这一巴掌会落在自己脸上,结果却是洛霞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姑姑……”洛英琪深沉的眸凝视着她,握住她的手腕。

    “造孽啊!”洛霞只来得及哭诉这一声,便双眼一闭,整个人晕了过去。

    洛英琪见状赶紧拨打120叫救护车,同时也在自责,刚刚他应该表达的更委婉点的……

    可是……事已至此,他不能犹豫!

    他可以为了她伤害所有人,却独独不能让心爱的女人受到一点伤害!

    洛英琪随同救护车和洛霞一起去了医院,同时他还通知了洛丹,就此也要将这件事和父亲摊牌。

    随同洛丹一起来的,还有朱萧。

    彼时洛霞已经醒了,一个人虚弱的躺在床上发愣,洛英琪坐在一边,不时看一眼腕表,掐算着父亲赶来的时间。

    充斥着消毒水的病房里很安静,洛丹和朱萧一进门洛英琪便起身,四目相对。

    朱萧不断对儿子摇头,要他小心说话。

    然而洛霞在看见洛丹的一瞬间就红了眼,压抑的哭着叫了一声:“哥”。

    “英琪说你昏倒了,怎么回事?”洛丹一脸担忧的走过去拉住洛霞的手问。

    “哥,造孽呀……我真是造孽呀!”

    “到底怎么回事?”

    洛霞颤抖的指着洛英琪,然后又是哭着抬手给自己一个巴掌:“是我错,都是我的错!”

    “小霞,到底怎么了!”洛丹被她弄的晕头转向,攥住她的肩膀焦急而又严肃的问。

    “爸”,这时洛英琪叫了一声,朱萧想要上前组织,却被他一手拉向身后,紧跟着对洛丹道:“爸,我要娶亦欣!”

    “……”短暂的沉默之后,是洛丹不敢确定的嗓音:“什么?”

    “我和亦欣在交往,我们要结婚”,洛英琪的语气并不强势,像是在陈述一件最为平常的事。

    便见洛丹忽然瞪大了眸子,看了眼洛霞,猛的起身一声怒吼:“你再给我说一遍!”

    这是洛丹有生以来第一次冲着儿子发火,足以见得,洛英琪今日把他激怒了。

    朱萧再欲上前,洛英琪拦了她一把,而后眸光定定的看着洛丹开口:“爸,如果你想要孙子,就先听我说”。

    洛丹更激动了!

    孙子?

    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洛英琪已经开了口:“几年前我偶然得知亦欣的身世,所以在黄家破产之后我就开始追求她,后来我骗她我是洛家的私生子,把她追到手,把她变成了我的女人。也许你们会觉得不敢置信,但我真的爱她,而且从小就开始,不是兄妹间的爱,是男女间的爱,哪怕她没有这一层身世,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所以不怪你们当年,也能不怪亦欣单纯,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内心龌龊,从小就对她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会那么好,因为我恨不得用全部的生命去宠爱她,看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看着隐隐暴怒的父亲,洛英琪淡淡一笑,突然有一种乌云见日的感觉。

    这个秘密……

    终于说出来了,感觉,突然轻松了。

    当然,这并不是他要说的全部,他今天就是要将所有的问题摆到表面来,告诉他的家人,他要娶她的决心。

    “一个月前,她生下了我们的孩子,是个男孩儿,前天刚好满月,我给他起了名字,叫洛冕,身体很健康,长的很像她……所以,爸,姑姑,妈……我不会对她放手,我要娶她,要给她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哪怕你们怪我,怨我,恨我也好,把我赶出家门也好,说我不孝,各种罪名我都可以承担,哪怕是打断我的腿,要我的命……我也不会改变决心……但是我相信,哪怕你们不顾及我们俩,也不会不管我们的孩子,也就是你们的孙子和外孙……他需要父母,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所以……”

    说出这些话之后,看着眼前如吃了黄莲的三人,不可不说,洛英琪突然有一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感觉。

    心思悸动,他继续说完了接下来的话:“所以,请成全我们吧”。

    三人:“……”

    103、我会回来的

    成全?

    洛丹自是不肯答应,气冲冲的要动手,朱萧拼了命的拦着。

    病床上的洛霞只是哭,哭着念叨着该怎么办。

    多年来黄刚之所以维持着和她的婚姻,也是为了黄亦欣考虑,如果告诉他真相,那么这个人,她就留不住了。

    洛英琪仍旧面色平静,看着冲动的父亲,无助的姑姑,焦急的母亲。

    突然双膝跪地:“如果不能成全我们,请原谅我不孝,你们……就当洛家没有我这么个人吧”。

    朱萧:“……”听他这么说,愣愣的放下了拦着洛丹的手。

    洛丹的身体僵硬在当场,不敢置信自己耳朵听见了什么。

    洛霞都已经自顾不暇,当然没办法回应他的话。

    洛英琪就这样跪着,听着病房里的沉默,良久没有得到回应,闭了闭眼,起身阔步离去!

    “英琪……”朱萧在反应过来后赶紧追上去。

    “站住!”洛丹一声怒喝止住她的脚步,“让他走,既然他愿意,那就别管他!”

    “你疯了吗?他是你儿子啊!”朱萧哭着埋怨,“你儿子你不管,你孙子你也不管啦?”

    洛丹:“……”

    孙子!

    他觉得现在他就像个孙子!

    简直就是做了孽了!

    “那你说,你想让我怎么办?怎么成全他们?”回头看了眼老泪纵横的洛霞,心底一阵烦躁:“别哭了行不行,哭哭哭……”还不是因为你!

    洛丹恨得咬牙切齿,可又碍于对方是他唯一的妹妹,没办法说出无情的狠话,就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而后越发后悔,当年帮着洛霞做了这么件事!

    “哥,你一定要帮我……这件事一定不能被黄刚知道,你去劝劝英琪,好不好?”洛霞攥着洛丹的手臂哭着哀求,一连泪痕的模样看起来要多脆弱有多脆弱。

    朱萧看她这模样就来气,窝在肚子里的火,说什么也忍不住了:“小霞,你怎么这么自私啊你?他们可是有孩子了,那可是你外孙,现在他们连个家都没有,孩子连个户口都没办法落,你还想着你自己和黄刚那点破事?”

    洛霞被她这么一说更是无地自容,苦着脸对朱萧叫了声嫂子,泪水又开始翻滚。

    “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住亦欣……对不起英琪”。

    “既然知道你就别哭了,哭能解决什么问题?现在当务之急,赶紧想办法,到底是你亲自去坦白,还是等着别人帮你说”。

    洛霞:“……”怔怔的看着朱萧,而后连连摇头。

    还是不能下定决心,一想到要和黄刚坦白,整颗心都碎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朱萧也是醉了,知道洛丹现在还在气头上,和他说什么也是白说,还不如先做点有用的事,起码要把她儿子先稳住,绝对不能让他冲动。

    眼皮子一跳,想到洛英琪刚刚毅然决然的态度,背着包,看也不看这对兄妹一眼,匆匆忙忙的离开医院。

    朱萧猜的没错,洛英琪直接回了向欣园,在保险箱里找了户口本和各种需要的证件就要出门。

    临走时,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

    几乎每一处他都足够熟悉。

    弯了弯唇角,在心理道:我还会回来的,现在和洛家撇清关系只是缓兵之计。

    至于那句亏欠了父母亲的对不起……也会有机会说的。

    104、女王大人

    洛英琪刚出门就碰见了从婆家回来的洛英美,姐弟俩一个照面,洛英琪没有多说一句,径自坐进车里,发动油门驶离。

    洛英美全当他还在和自己闹别扭,也懒得搭理他,也就没有注意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直到不多时朱萧匆匆忙忙的从外面回来,焦急的问她:“有没有看见英琪?”

    “刚走”,洛英美的表情很淡定,还问:“妈,家里中午吃什么?我这几天没食欲……”

    却见朱萧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蹭蹭跑到楼上书房,又“蹭蹭”下来,一连慌张的又要出门。

    洛英美有些不满,“妈,你干嘛去?我这么大个活人你没看见吗?”

    朱萧哪有空管她,“你随便吃点,妈有事”。

    “怎么了?”洛英美从沙发上起身问。

    朱萧就是随意的应了一句:“英琪要和洛家断绝关系,我得去找他”。

    没有多想,完全就是脑子无法运转的情况下说的,说完之后朱萧就出了门,留下洛英美一个人在客厅里愤怒不已。

    这个英琪,简直太让她失望了!

    掏出手机给洛英琪打电话,然而只响了一声就被挂断,而后再打手机便关机。

    而另一方洛英琪直接就去了公安局,要把自己的户口从洛家摘干净,自立门户,只有这样他和黄亦欣才能领证,他们的婚姻才受法律的认可。

    办手续的空档,他给黄亦欣打了通电话,“收拾一下,穿好衣服,我十分钟后回去接你,别忘了带身份证”。

    “嗯?”黄亦欣的声音还懵懵的,显然是午觉没有睡醒。

    洛英琪弯了弯唇角,一颗漂浮不定的心瞬间找到了归宿,证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乖乖等我,爱你”。

    ……

    因为拖了关系,洛英琪的动作足够快,虽说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捷径,但只要有心,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当那一沓厚厚的材料和崭新的户口本回到他手上,他和洛家就再也没了关系。

    他没有犹豫,离开公安局后直接就回了他和黄亦欣两人的公寓,开门便见穿戴整齐的小女人坐在沙发上哄儿子。

    家的味道入侵心田,洛英琪换了鞋走进去,坐在她的一边和她一起逗了逗小家伙。

    然后看时间差不多了,为避免夜长梦多,他把洛冕交给了育婴师,带着黄亦欣出了门。

    这是她出了月子后第一次外出,时值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树木新绿的季节一片生机盎然。

    人的心情,也随着新一年崭新的开始变得好了起来。

    “你午饭吃了什么?”黄亦欣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天。

    洛英琪表现的很有耐心,“还没来得及吃,等忙完了,我们回家做大餐?”

    “好啊,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看着他略显疲惫的侧脸,黄亦欣发自内心的心疼,知道他这段时间一定是累坏了,公司的压力,家庭的压力,即便她没有要求,他也是时刻勉强着自己。

    这一切他不说,但不代表她不知道。

    “看情况吧”,洛英琪愉悦的笑,调转了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看了眼巍峨耸立的建筑物,解开安全带,率先下车。

    走到副驾驶的位置给她打开车门,又解开安全带,见她愣眉愣眼的盯着大楼前的“民政局”三个字,大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

    眸光宠溺,语态温柔:“女王大人,下车吧”。

    105、还要不要脸?

    黄亦欣都来不及问他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洛英琪兴冲冲的拉近大楼里。

    填表,签字,照相,盖章,不出二十分钟,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就到了两人的手里。

    证件上男帅女美,站在一起十足的搭配,洛英琪嘴角噙着满足的笑,一手揽着黄亦欣的腰肢往外走。

    心里始终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成家了,娶了老婆了。

    “英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台阶下到一半,黄奕系拉住他的手臂一脸担忧的问。

    洛英琪只是笑,拉着她的手臂将她拥进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混合着一个母亲独有的奶香气,温暖的阳光打在两人的身上,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的。

    “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将怀抱收紧,脸颊和她贴了贴,忍不住感慨:“老婆,我们结婚了”。

    黄亦欣虽然不放心,但看他高兴的模样也不忍心破坏气氛,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有点做梦的感觉。

    就这么……结婚了。

    “对了”,然而到底做了母亲,往往是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刚好结婚证都领了,不如把冕冕的户口落了吧”。

    洛英琪原本就有这个想法,反正他们的户口也要合并到一处,既然这样,那就一并办了。

    这样一来他也没了后顾之忧,不用操心日后生变。

    至于长辈那里,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他入赘黄家不就得了,给家里老头老太太做女婿去……

    条条大路通罗马,他就不信他找不到适合他那一条道。

    待一切处理完,洛英琪和黄亦欣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又顺便去超市买了新鲜的食材,下车后,洛英琪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拉着黄亦欣的小手进入电梯。

    正式荣升为小两口的二人,脸上皆挂着甜蜜又幸福的笑。

    同时也并不知道,在两人公寓里,朱萧和洛英美已经等了近乎一下下午。

    朱萧是着急的,着急洛英琪真的和家里撇清干系,洛英美则是气愤的,认为恨铁不成钢这个词,说的就是她这个任性的弟弟。

    朱萧一边惦记着洛英琪,一边又怕洛英美乱说话,不断的叮嘱她见面千万不能冲动,有话好好说,同时也在劝说她不要管这件事,奈何洛英美并不肯听她的话,坐在沙发上扳着脸,吓得育婴师都不敢靠前。

    洛冕似乎也能感受到母女两人身上的低气压,朱萧本来想要抱抱他,可是小家伙一靠近他们就会哭,哭的朱萧心疼,也哭的洛英美心烦,气势一时间更清冷,洛冕的哭声也就越大,如此周而复始。

    朱萧头疼不已,育婴师心惊不已,洛英美失了耐性,起身不断的在客厅里转悠。

    直到听见门锁转动,回头,便见洛英琪一手牵着黄亦欣,一脸幸福的从外面回来,二话不说走过去,抬手就要落下!

    洛英琪的动作很快,一把抓住她未曾落下的手腕,而后明显听见身后的小女人出了口气,洛英琪瞬间板起脸,目光落在洛英美的身后,朱萧匆忙上前将她拉开。

    “英美,你怀着孕不能冲动!”然后又看向洛英琪,欲言又止……

    洛英琪眸色一转就知道两人来做什么,没有回应,只是把正愣怔的黄亦欣从门外拉进来,帮她解了围巾并脱下外套,动作自然连贯。

    黄亦欣的眼神和洛英美相撞,前者在怔愣一会儿后秀眉紧蹙,后者则满含怨怒,沉沉的盯着她,恨不能将她身上盯出两个窟窿。

    育婴师听见门口有说话声连忙从婴儿房里抱着卫冕出来,洛英琪顺手从她怀里接过来,育婴师道:“早一个钟头喂了点奶粉,可能没吃饱,有点心情不好,看看不行就再喂点母乳”,说完也不敢多看一眼,赶忙扭头匆匆的又回了婴儿房。

    洛英琪面无表情的警告洛英美一眼,一手拉着黄亦欣的手,在她下意识抬手的时候将小家伙交给她,并道:“带儿子进去喂喂”。

    “嗯”,黄亦欣和他对视一眼,点头,便不打算给予洛英美做理会。

    因为年龄差距,又加上洛英美性格使然,天生骄傲的女人看不起像她这样的小丫头,接触少,自然就没有什么感情,如今她和洛英琪的关系又被她知道,她猜想多半是他和自己领证有关。

    在她心里,这只是一场迟来的家庭风暴而已,无论如何,她只要坚定自己的立场,站在他身后就够了,像以往那样,相信他。

    “站住!”洛英美突然一声咆哮,一下就惊动了黄亦欣怀里的洛冕,小家伙的哭声在客厅里响起,黄亦欣一边站定脚步,一边耐心的哄,同时也对这个表姐倍感失望。

    想到对方也是即将做母亲的人,怎么还能这么冲动,这么无所顾忌?

    看来她对她的这个侄儿还真的……不待见啊。

    洛英琪自然也气,自己儿子被吓到,如果是外人他肯定怒了,皱紧眉头看着洛英美气哄哄的模样,还完全不知道悔改的表情就一阵失望。

    他这个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血,自私,自大,狂妄到无药可救!

    当然没等他发话,朱萧就先火了,与其说她怕洛英美乱说话坏事,她更心疼自己被吓到的孙子。

    “英美,你疯了吗?你吓到冕冕了,这里没什么事,你还怀着孕不适合操劳,还是走吧”。

    “妈?”洛英美完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母亲道:“事到如今你还纵容这个逆子?还有她,这要是传出去,我们洛家的脸面往哪放!”

    “逆子不逆子你也不是他妈,这事轮不到你管,弟弟的好坏也轮不到你说,英美,听话,你先回去”。

    洛英美脸色刷白,此刻她更在意的是她丢掉的面子,恨恨的看了眼朱萧,她向前一步,不管不顾的质问:“英琪,你刚才去哪了?”

    执拗,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不管,母亲糊涂,她当姐的不能跟着糊涂,这件事她必须插手。

    孩子的哭声不断响起,转而她就将矛头对准了黄亦欣,“还有你,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你不找,为什么就非要找英琪,你们是兄妹,还要不要脸?”

    106、识相的就快点结束你们的关系

    黄亦欣被她说的脸色一白,但是下一秒,她便恢复了神色,一手拍着怀里的洛冕,一边对洛英美道:“我敬你是表姐,不跟你顶嘴,也请你说话注意点,这是我们的事,我并不欠你什么”。

    洛英琪却不能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委屈,如果洛英美没有怀孕,他一定会把她从家里扔出去,但是眼下他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给她夫家打电话。

    “姐夫,你过来把姐接走,她在我家无理取闹!”

    “……”

    洛英美被气红了眼,“无理取闹?”朱萧拉她,被她狠狠一甩直接甩到了沙发上,而后又要动手!

    “妈!”洛英琪因为怕母亲受伤没有防备,迎头挨了洛英美一个巴掌。

    被打侧了脸。

    黄亦欣焦急的向前一步,她怀里的小洛冕还在哭,无奈,为了不让小家伙继续被吓到,她只好把他送去婴儿房交给育婴师,让她暂时带出去散步。

    洛英琪怕洛英美乱说话,叫她跟着一起。

    黄亦欣却执意要留下,“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如果你需要,我就会站在你身前,如果我需要,我也相信你会站在我身后。

    她的眼神里向他传递的就是这样的信息,让洛英琪有了些勇气,要知道他做出这个决定后,就有了准备,这件事多半瞒不住了。

    但是至少不是现在,他需要一个更长的时间去准备。

    洛英美那一巴掌打到他脸上,心口的火气才消了一半,而后果然如洛英琪所料,她的话让人听后恨不得捏死她!

    “识相的就快点结束你们的关系,不要等到事情闹大了,大家都不好收场”,她这句话是看着洛英琪说的,那一副高高在上又傲然的神态,语气,满是对他的要挟。

    洛英琪一下就冷了脸,黄亦欣想说话,他适时的将她挡在身后,面对着洛英美,发出一声冷笑。

    “我看你是疯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留不住姐夫的心,因为你这种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你最爱的人,永远是你自己!如果你不是我姐,就凭你刚刚说的话,我绝对撕烂你的嘴!”

    洛英美:“……”震惊的瞪大眸子,同时怒不可遏。

    什么?

    撕烂她的嘴?

    可真是她的好弟弟啊……洛英美被气的发抖,即便如此朱萧也对她感到无奈。

    她只能给洛丹打电话,“别的事你不管,你把你这个多事的女儿弄走……不然事情闹大,才不好收场!”

    “……”

    洛英美真是被气的疯狂了,尤其是她明明好心,却被当成驴肝肺,又被嫌弃又被诋毁,面子里子丢失一干二净,外加她孕妇脾气本就暴躁。

    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发泄点,她像疯了一样在公寓里乱砸乱扔……

    黄亦欣想要上前组织,洛英琪拉着她在一边冷眼看着,朱萧对着电话那头大吼:“你听听,你的女儿在做什么?洛丹,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管我也不管,回头咱们就把事情摊开了说,你妹妹那破婚姻,你爸你妈能不能承受的住,我都不管了!”

    “……”

    彼时洛丹正在车上,不出五分钟,就和洛英美的丈夫在楼底下遇见。

    两人见面互相客套了一句,完全没有岳父和女婿间该有的样子。

    然后洛英美被夫婿强硬的带走,洛丹看着着一片狼藉,面对着让他满心纠结的一家人,头痛不已。

    黄亦欣对此也只是以为他们一家三口闹别扭,虽然她自认可以撇清关系,但是她却不能眼睁睁看着洛英琪受委屈……

    然而洛丹却和洛英美一样,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走到朱萧的旁边坐下,发出一声叹息:“说吧,你打算怎么办?”这句话当然是冲着洛英琪说的。

    洛英琪抿了抿唇,不可能在黄亦欣面前讨论这件事。

    遂对她道:“你去下面把冕冕抱回来”。

    “嗯”,黄奕系一边答应,往外走,关上门后却并未离去。

    只是本能而已,下意识的,她决定与他同进退,也就是这个决定,让她在听见真相后,失声痛哭在当场。

    洛英琪没想到她不会走,和父母坦白了今天的所作所为。

    洛丹对他失望透顶,当时就要打他,“臭小子,老子养你这么大,你妈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心血,你倒好,关系说撇清就撇清了,就为了她黄家一个野种……”说完他又觉得不忍心,换了种方式表达:“大不了咱们私底下想办法解决,你这么着急和洛家撇清关系,你爷爷奶奶知道,你怎么就不为他们考虑考虑?”

    107、你也太天真了

    “只要这件事你们不说,他们不会知道,婚礼我打算在国外举行,这影响不了什么的”。

    “你也太天真了”,洛丹对他的想法一点都不赞同。“还想举行婚礼?你可真是心大啊……”

    洛英琪:“……”

    然而没等他回话,就听见门外轻轻的啜泣声,他睁大了眼,直接转身开了门。

    洛丹和朱萧也僵硬在当场。

    黄亦欣站在门外,捂着脸面对着他们,泪如雨下,最后看向洛英琪问:“我是野种吗?你不是,我才是吗?”

    “欣欣……”洛英琪心疼的红了眼,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紧紧的抱着。

    内心懊悔不已,大意了,是他大意了!

    “没事没事,不管我们谁是野种,这都改变不了什么,而且你不是野种,乖,你只是身不由己而已,别多想,他们都是外人,你不需要他们,你有我就够了,还有儿子,我们是一家人,不管他们……”洛英琪急的语无伦次,但显然,黄奕欣一听他这么说,哭的更揪心了。

    朱萧和洛丹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也是忍不住一声声叹息。

    而后洛丹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我孙子呢?”

    朱萧:“……”恨恨的瞪他一眼,刚要回话,育婴师带着小家伙从外面回来,刚好撞上这一幕。

    尴尬不已:“天黑了,有点凉,孩子在外面呆久了会感冒”。

    “……”

    黄亦欣一听见孩子的声音便慢慢找回了理智,哭也哭完了,发泄也发泄完了。

    一年来多重打击让她几近崩溃,唯一让她觉得幸福的事就是她有了爱人,有了孩子,世界上与她最亲近的人。

    如今又得知自己身世,又突然觉得没有什么。

    新的生命,总会带给人无限希望,给人以无限动力。

    黄亦欣擦了擦眼泪,从洛英琪怀里离开,洛英琪就怕她想不开,担忧的唤她。

    黄亦欣瞪了他一眼,生气是一定的,气他骗了自己。

    可是联想到他为她做的一切,她又怎么能不感动?

    他带给她的从来都是宠爱与呵护,甚至为了保守她的秘密,不惜伤害家人。

    她不是不明事理,也不会冲动。

    婚都结了,孩子都有了,一切已成定局。

    这样挺好,她也不想去改变什么。

    更何况身为一个母亲的心里是强大的,小风小浪,难不倒她。

    “我没事”,说完,她把洛冕从育婴师的怀里接过来,进入玄关,正视着洛丹和朱萧。

    而洛丹在看见她怀里的小家伙时眼睛一亮,傻乎乎的就笑了出来,“这是我孙子,快……快让我抱抱”。

    朱萧:“……”

    洛英琪:“……”

    黄亦欣:“……”

    沙发上,洛丹抱着小冕冕乐的合不拢嘴,洛英琪和黄亦欣坦白了她的身世。

    而后拉着她的手,诚恳的道:“我不是故意要骗你,是舍不得你难过,原谅我好吗?”

    黄亦欣抿着唇,一直低垂着眼睫,看着脚尖。

    洛霞不是她的母亲,黄刚也不是父亲,真正的父亲是她的叔叔……

    她想到了远在F市,一年也见不到面的八字胡男人,拥有纤瘦的背脊,笑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原来那才是父亲。

    而真正的母亲在生下她后就不在了……

    ------题外话------

    呼,袖白这两天要回老家,折腾来折腾去,时间有点赶,今天先这些~明后天到家再补吧~么么,爱大家!

    108、一切有我

    泪水,顺着黄亦欣的脸颊缓缓掉落,洛英琪孜孜不倦的帮她擦拭。

    “欣欣……”然后轻轻的唤她。

    洛丹半晌才从得到孙子的喜悦中走出来,看见黄亦欣哭成个泪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把洛冕交给朱萧,他看着黄亦欣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别多想,就算你不是你妈亲生的孩子,你也该知道,这么多年,她对你什么样,她早就把你当成亲生的女儿来看待,还有你爸爸……他也不会怪你的,这些都是我们大人犯下的错,和你没有关系……”洛丹欲言又止,在想着要不要把他父亲在外面的事情告诉她。

    事实上,是不是黄刚的亲生女儿,这件事对于黄家都是没有什么影响,看她怎么看而已。

    自古豪门多恩怨,像这种事情更是屡见不鲜,外加黄家又经历了破产等一系列灾难,只能说,这件事与之前的困难比起来,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现在我们来说说你们俩的将来……”

    “爸,我们已经结婚了,刚领完证”,洛英琪率先给出答案。

    意思再明显不过,他铁了心要去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什么?”洛丹再次暴跳如雷:“臭小子,你真敢……”

    “我牵出了户口,也在法律上和你们断绝了关系”,洛英琪直视着洛丹的愤怒的双眼,毫不心虚。

    黄亦欣也是一震,挂着泪痕的双眸楚楚的看着他,然后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洛英琪拍着她的肩膀安慰,“没事的,一切有我”。

    黄亦欣就在想,有他,幸而有他,不然她很难想像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一重又一重难关会是什么样?

    “爸,妈,对不起,是我当儿子的不孝,但是我保证,除了迁出户口,其它的什么都不会变,我还是你们的儿子,我和欣欣也会孝顺你们,还有冕冕”。

    朱萧的眼泪一大颗一大颗的掉,但就算如此也无济于事。

    就像他们经常说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能做的只有面对,而不是逃避。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和你姑姑和姑父说?还有你爷爷奶奶,这件事隐瞒不了,你打算怎么跟她们交待,你认为他们能接受得了吗?”

    洛英琪抿了抿唇,他不怕这个,他只是不想让黄亦欣的身世公开而已。

    不然他也不用费尽周的与洛家斩断关系了。

    他没办法做到尽善尽美,只好尽可能的减少遗憾。

    人生哪能没有遗憾?但如果为了收获更多的幸福,就不能只盯着自己失去了什么,要知道,人只有经过锤炼才会成长,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他盼了十多年,好不容易盼来和心爱的人相守,哪怕付出再多,他也是满足的。

    “欣欣,你愿意和我一起面对吗?”

    ……

    “我愿意”。

    神圣的教堂,一对来自华夏的新婚夫妻向神父许下了爱的誓言,相伴携手共渡一生。

    洛英琪和黄亦欣的的婚礼在法国举行,前来道贺的都是见证了他们曾经的好友。

    他们的家人仍然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洛英琪想隐瞒的久一点,更久一点。

    毕竟人生在世短短数十年,每过一天就少一天。

    他想在力所能及的时候,能让家人多一分舒适与喜悦,那就多一些吧。

    然后,他也不会忘记实现他的诺言。

    他说过要带她去所有想去的地方,感受生活赋予他们的美好,活在当下,没有什么比懂得珍惜来的更有价值……

    ……

    事情败露是在一年后,洛英琪和黄亦欣蜜月的照片被洛家老头子发现了。

    吵吵闹闹了好一通,彼时,经历过时间的过渡,黄亦欣已经可以很好的接受现实。

    笑着面对生活,告诉所有人,她很好,很幸福。

    所以选择了洛英琪,她从不后悔。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旅行,那么她庆幸,有一个人,愿与她相伴,宠爱她如心间至宝。

    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与疼爱。

    惟愿一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题外话------

    越写越拖拉,洛英琪和黄亦欣就写到这里,结局……还可以接受得了吧~

    彼时文文就彻底完结了~

    至于易川和辰慕湘的番外,袖白打算在下本书开文之前或写进下本书里,嗯,就这样。

    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和鼓励,《宠妻有色》历时207天,一路走来有苦也有泪,但袖白也收获了很多。

    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可用之处呢~

    最后,感谢一直以来陪伴着我的几个作者朋友,市井,小疯子等等等等……

    还有袖白最最要感谢的一位编辑——蜜瓜!

    多了不说,只一句。

    承蒙蜜瓜不弃,袖白没有让你失望。

    以后还会写文的,要写很久很久,要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回家啦各位,不会等太久的~

章节目录

宠妻有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月舞袖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舞袖白并收藏宠妻有色。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