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顺利进入决赛, 刚上车, 顾斐就听见连凯的声音, “江邪可以啊,最后那个闪现, 上去收了对面两输出,团战一波上高地!”

    秦臻也跟着夸起来,刚刚要不是江邪冲上去,他们最后一局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本来还想再等一波的,没想到你这么秀。”

    江邪笑了一下,和几人聊了两句, 凑到旁边对着顾斐的嘴巴轻轻的啄了一下,“你怎么不夸我?”

    顾斐推开江邪,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我就是脑袋还有点晕, 我怎么就、就进决赛了!”

    “进了。”江邪像是在确定顾斐的话一样, 重复了一遍。

    这时候一旁秦臻大喊一声:“好了, 大家都做好准备,下一场的对手FN,欧美老牌强队,我们要证明我们自己!”

    “好!”

    刚刚打完一场比赛, 还赢得决赛的门票, 所有人都士气高涨, 唯有顾斐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临时组建的这支队伍真的走到这一步了, 决赛,再进一步,就是冠军!

    总决赛很近了!

    顾斐第一次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在他的身上,顾斐觉得自己除了对M认真的研究过后,其他队伍他还真没有这么努力过!

    回去后,顾斐竟然主动找到FN这赛季的比赛视频观看,当然张恒、秦臻、江邪三人负责研究对方的战术,做选手的性格分析,同时张恒又帮着联系了好几个欧美的队伍和他们打训练赛。

    顾斐睡觉的时候,晚上都开始幻听,游戏音乐背景的声音。

    比赛当天,整个会场内,所有的声音在此时此刻交织,偌大的场馆内可以容纳下将近十万人,可是这一刻,此时此地,这个会场,座无虚席。

    随着会场开幕式的音乐响起,歌曲响起,一只巨龙从天而降,在场内绕场一周!

    会场瞬间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HG!HG!HG!”

    “FN!FN!FN!”

    HG的人穿上黑白红配色的队服,陆续入座,旁边的FN战队也一样,双方入座。

    荧光灯闪烁,万众人的呼喊声,顾斐亲耳聆听,他从没想过,他会走到这里,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开幕词顾斐没有听进去,而是紧张地等这比赛的开始。

    挑选英雄之后,比赛正式开始。

    两支队伍明显在还在相互进行试探,他们对对方都不太熟悉,在这次夏季赛,他们还是第一次遇上。

    江邪的下路组合把下路守得滴水不漏,中单的顾斐也一直揉着眉心,紧紧的盯着小地图上的英雄的动向,一边和对面的中单对打,一边听着指挥,注意四下的情况。

    双方相安无事,一直到八级之后,在一波野区的交战中,全场爆发出第一个人头,顾斐的人头。

    “抱歉,是我没注意到人。”小鹤压低声音,皱了眉头,入侵敌方野区,看见对面的打野残血溜掉,小鹤心里难受了。

    都是她的错,她不该贸然进去,对面打野的确厉害,刚刚那一拳头把她送走,反身躲开他们两人的技能,竟然靠着蓝buff击杀了中单的顾斐。

    游戏回放了一波,看见FN打野的微操作,会场内FN的粉丝一下就骚动起来,喊着打野的名字。

    这时候顾斐的也复活重新回到中路,不过好在顾斐打游戏绝对不会气急败坏,因为一次死亡就非要击杀对方报仇,他玩游戏是喜欢秀,但是却不是报复性的秀。

    小鹤这次显然小心得多,在眼下看见对面打野的入侵,没有一个人直接上,而是叫上上单,进入自家的野区。

    对面打野正悠闲,突然从旁边冒出两个大汉,按着他一顿猛锤,他刚交出一个闪现,对面也交出闪现,还给他补上点燃!

    一瞬间,他就没了。

    就在这时候,中路再次爆发一个人头!

    AEF气恼的锤在桌子上,刚刚他贪了,他以为自己能解决对面残血的中单,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躲过了他所有技能,还完成了的反杀!

    “小鹤下来。”秦臻下达命令,他看现在是时候三个人强攻一波下路了。

    小鹤无声无息地下来,蹲在后面的草里,双方的下路组合经过一波换血,血量都不高,FN的小路组合走到半路上,突然草丛里冒出一个猛男!

    一波击杀!

    两个人头没了。

    比赛进行到三十分钟,这一把HG的优势很大,但是对面不肯和他们团战,必须想办法和对方打一波!

    大龙刚开,对面五个人果然就过来了!

    一波激战后,对面团灭,带着大龙buff,HG顺利上了高地!一波拿下水晶!

    一时之间国内玩家热情高涨!

    顾斐听见尖叫声忍不住心颤了一下,他们率先拿下一局,突然有种被感染的感觉,整个会场都在喊着他们的名字!

    “HG!HG!HG!HG!HG!"

    可是后面两把就像一盆冷水泼到他们的脸上,连输两局之后,粉丝气氛一度低迷。

    “现在到底怎么样啦?这一局能赢吗?”陶然紧张的手心都是汗,虽然她全程也没看懂过。

    “我也看不懂啊……”顾元安无奈地说道,这时坐在一旁的江擎解释道:“没事,这把他们发挥的不错。”

    随着江擎的话音落下,三分钟后,顾斐他们再胜一局。

    HG:FN ——2:2,下一场决胜局!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都紧张起来,到底是谁能赢,谁能拿到那王座,谁能成为冠军!今年的主场国,能有这个机会吗!

    双方都很重视这场比赛,所以同时叫停,刚走到休息室,顾斐还没进去,就被秦臻叫住,“顾哥,你出来一下。”

    顾斐诧异地转头看向他,然后一瞬间后,又似乎明白来的什么,顾斐跟着他到角落里。

    “我知道当初你组建HG的时候,就是为了打M,你今天很紧张。”秦臻考虑了一下措辞,但是还是听得出他的认真和严肃,“但是我希望你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压力不用那么大,刚刚那几把,你完全可以发挥的更好。”

    “别把自己的情绪带上来,你要记住你是HG老板的同时还是我们的队友!你要记住,你现在不是一个普通人,是职业选手,做最好的你,你不输给任何人,不管你当初参加职业的目的是什么!你很厉害的。”

    顾斐一直安静的听着秦臻的话,最后点了点头。

    秦臻刚走,江邪就从后面冒出头来,调侃道:“被我们的小队长训了?”

    顾斐忍不住推了他一下,又问道:“我刚刚真的发挥的不好?我倒是觉得挺稳的……”

    江邪笑了一声,道:“就是太稳了,都不像你。”

    顾斐:……

    休息室里,教练张恒笑了一下,简单的说了两句,就让他们准备上场,休息的时间也该结束了。

    最后一场比赛开始。

    顾斐放松了心态后,没了那种自我怀疑之后,战术改变,对面中单ARF吃惊的看着自己死亡的角色,只能苦着脸和队友道歉,在只有三级时候,他竟然被对面中单击杀了!

    前几把一直表现平平的中单,突然变得很激进。

    这一局和之前不同,双方的队友都选择了的安分守己的打发,不冒进,就连小鹤也不横冲直撞,唯有顾斐在中路和对面的中单花式换血,对面求着稳定的中单只能时不时回家补血蓝药,可是每次他回去都会少一波兵线,眼看着对面中单发育的越来越好。

    ……

    双方经过一次短暂的三人团战,没有死亡,全部残血回到老家,除了开场的中单一血以外,比赛进行到十五分钟,没有爆发出一个人头,很快双方都发育到一定程度,双方都开始试图拿下对方的防御塔,下路双方外塔都已经被抹掉半血,上路的两座外塔血量还是满的,中路双方你拉我往,塔的血量也相差不多。

    上方经济差没有拉开,发育行驶也差不多,几波团战,都是一换一,没有大的死亡,谁都拿不到好。

    双方都很想来一波GANK,企图打破现在的僵局。

    在秦臻的指挥下,下路组合埋伏在草堆里,一声令下,三个人扑上去,对面中单ARF被强杀的同时,上路也爆发出击杀点,林乐被对方的打野和上单击杀!

    双方都忍不住骂了一句,都想着击杀对方就能拿下对方的塔,双方同时拿下一座外塔。

    “中路塔给江邪。”秦臻简单的命令道,说完就远离那只有血皮子的塔,顾斐也同时操控角色离开。

    HG中路塔的资源直接全部让给了江邪的,而上路FN则是双方平分。

    小鹤在上路游走,这次配合林乐,成功击杀上路中单,推进后,两人转身进入敌方野区,顾斐也跟了过去。

    “卧槽……”刚走进去,顾斐就看见从天而降的四个大汉,他没有第一时间跑路,反而是和对方打起来!

    ARF看着对面中单一个位移残血跑掉,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血线,竟然一个闪现跟了过来!

    顾斐扭头一看,甩了两个技能给对面的中单,没打死人,他怕是要凉了啊!

    刚刚那一波团战,小鹤和林乐都死了,对面也死了两个,算是二换二,要是他死了,那就是三换二!

    就在顾斐看见对面中单躲过自己的技能,觉得自己要凉了的时候,秦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帮他挡了技能,下一秒,顾斐就看见江邪架起大招,炮弹飞扬!

    隔着大半个游戏场地击杀对面中单!

    比赛进行到三十分钟的大后期,双方都打不过对方,团战也经常是大家一起死。

    双方都是神装,打起来不相上下,在一波龙坑战斗后,双方团灭,最惨的是对面打野,本来是唯一活着的人,但只有个血皮子,被大龙摸了一下,他就凉了。

    比赛进入到三十八分钟,中路再次发生一波团战,一团混战,就在双方全部残血的想要撤离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带头冲了一波,这时候有两个人闪现到前方!

    四杀!

    ——“又是闪现上前收掉人头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见过最能冲的AD和AP,你们两个脆皮怎么这么莽啊!”

    ——“冲鸭!”

    一声ACE响起!

    在四杀之后,顾斐也死在了中路。

    十个人,只有一个人还活着!

    判官!

    “HG!HG!HG!HG!”

    “判官!判官!”

    随着水晶被点掉,对面的复活时间还没到,会场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他做到了!做到了!”

    “HG冠军!”

    “判官!判官!判官!”

    “判官:丐丐你卖命,我补刀!黑皇帝:guna!”

    耳边的喝彩排山倒海,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

    “他们赢了!赢了!我们是冠军!冠军!”

    主持人激动的叫出声!

    “你们有什么话想说的吗?作为一支今年成立的队伍获得这样的荣耀!”主持人将话筒递到秦臻的手中。

    “我、我……”秦臻哽咽了两下,用手捂着嘴巴,又小声解释:“我太激动了。”

    十七岁的男孩落泪的瞬间,会场响起他的名字,热烈的,如浪潮,起伏。

    “我、我真的很高兴,我加入职业的时间两年,但是玩这个游戏已经七年了,没错,我是个不学好的学生,小学就打游戏,可是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游戏,能得到冠军离不开团队里每个人的努力!”

    秦臻说着,眼睛越来越红,顾斐和江邪都拍了拍他的背脊,给他顺顺气。

    话筒到顾斐手中的时候,主持人显然浑身紧了一下,不过很快还是顺当的念出了台词,让顾斐也说两句。

    顾斐站在台上看了一圈,“嗯,还是简单点吧,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和判官是在xx游戏里因为一个误会认识的,后来才和判官一起玩联盟,来这里最重要的原因,是想告诉大家,去年判官的闪现不是死亡闪现。”

    顾斐刚说完,会场一下就起哄起来,远远的不知道是谁的声音非常有穿透力,就连在台上的人都听见了。

    ——“中单,你这么说话,不怕被你老板打死啊!”

    ——“哈哈哈哈!”

    问话一传过来,会场一片哄笑。

    就连主持人也蹦住脸上的表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

    顾斐手里拿着话筒,清了清嗓音,回答刚刚的那个问题,“放心,我不会自己打自己的。”

    正憋着笑的主持人愣了一下,问题下意识的问出口:“你是HG的老板?”

    在台上的年轻人点点头,“是的啊!”

    戏剧性的一幕,整个会场的人都懵了。

    ——“卧槽,土豪任性!”

    ——“丐丐!你再说一遍!”

    ——“中单黑皇帝就是HG的老板!这绝对是最牛逼的俱乐部老板,还能自己打职业!”

    ……

    江临。

    HG的人聚在一起吃饭,顾斐手里难得的拿了酒杯和几人碰了一杯,喝酒吃菜,顾斐喝了一些酒,心情难道的舒畅起来,顾斐很有节制,并没有醉。

    饭吃到后面,人都散了大半。

    “不要,我想去一趟学校。”

    坐在出租车里,江邪靠着顾斐小声的说:“去学校……”

    “去什么学校啊,回家!”顾斐推了一下亲他的醉鬼,偷偷看了一眼后视镜,恰好和开车师傅的视线对上,两人同时尴尬的移开视线。

    顾斐拗不过江邪,还是到了学校的小树林,一到小树林,顾斐就扶着江邪,满脸都写着无奈,“到了,小树林也看了,可以回去了吧?”

    江邪好像一下子就不醉了,反手拉着顾斐往漆黑的小树林走。

    “你干嘛?”顾斐满心都是疑惑,等再走两步,突然就被人一翻身按在了树上,亲了一下,“我以前就很想知道,在这里亲你是什么感觉。”

    “你知道为什么吗?”江邪像个街头小流氓,一脸的坏笑。

    顾斐:……

    他怎么知道!有猫饼啊!

    顾斐刚想翻个白眼给江邪,突然脑子里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东西。

    等等……他可能真的知道!

    他曾经转发过一篇小黄文!!!内容十分香艳、可口。

    《小树林那么黑,我想去看看》

    亲过之后,两人靠在一起,就像其他的小情侣一样,在漆黑的小树林坐在一起,周围一片安静,没人说话,过了好一会儿,顾斐就和江邪一起往回走。

    走在路上的时候,江邪突然问顾斐道:“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顾斐想了半天,说:“谢谢学校给我分配老攻!”

    “你敲我干嘛!”顾斐刚说完,头上就被人敲了一下。

    江邪用那熟悉的嗓音在他耳边低声说,“我不是学校分配给你的,只是遇见你的时候,突然就被你刻上标记,从此只属于你,也只有你。”

    顾斐脸红成一片,好半晌也没反应过来,接着有听见男人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爱你。”

    这次顾斐有看到,江邪的耳朵,红了。

    ————

    三年后。

    班级合照后,顾斐好不容易从学生堆里走出来,就看见已经变成社会精英的林霄和肖科霭正在那边小声交谈,他走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背后窜出一人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

    “我去!狗子你要死啊!”顾斐吓了一跳,转身看到穿着休闲服的连凯。

    “哈哈哈,小学弟,今年终于毕业了,要不要大哥我带带你啊?”二狗子有意调侃顾斐。

    顾斐因为之前参加职业比赛,耽误了两年的时间,毕业比连凯他们晚了两年,现在真的是二狗子的小学弟了。

    “滚蛋!”顾斐嫌弃的推开连凯,又招呼林霄和肖科霭,“等下到家里吃饭,江邪今天回来。”

    林霄看看时间,点了点头,“行,我和科霭晚点过来,你们先走。”

    连凯和顾斐走在一起,往学校外面走,顾斐手里抱着一大堆今天别人送的礼物,也只有连凯来帮他分担一下。

    “顾学长!”几个女孩远远的看见顾斐,发出几声尖叫声。

    顾斐微微向几个女孩点了点头,抱着东西往外走。

    “真的是顾学长!黑皇帝啊!好帅啊!为什么顾学长今年就毕业了!我不服!”

    “没办法啊,学长打完比赛就宣布退出职业赛回归学校了。”

    “帅也没用,人家是基佬!”

    “判官和黑皇帝,呜呜呜,官配cp!”

    “太可惜了,顾学长现在就不打职业了,只有判官在一直在打,我记得判官蝉联两年的solo冠军了?”

    “不,是三年,今年也是他。”

    “卧槽,厉害,厉害,这些人到底怎么长的?读书能考上江临,打游戏还能打职业?!”

    ……

    顾斐和狗子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车。

    顾斐走过去敲了敲车窗,“不是说下午才能到吗?”

    男人反手把车门打开,“订了凌晨的飞机,想早点回来看你,可惜还是没赶上你的毕业典礼。”

    江邪握着方向盘,眼底噙着笑,无奈地说,“先上车。”

    顾斐嗯了一声,把东西外后排的座位一丢,和连凯先后上了车。

    江邪昨天有一场solo赛,顾斐知道他赶不上,国内和国外还有时差,所以肯定赶不上他的早上的合照,不过不来更好,要是来了,今早上肯定会被人围得更惨。

    顾斐悄悄的看了一下江邪的侧脸,依旧像第一天初见的那样。

    帅的不要不要的。

    顾斐默默转头看了一眼江临大学熟悉的大门,万千感叹,化为一句——谢谢学校给我分配老攻!

    “安全带。”江邪轻声说了一句,见顾斐不知道看着校门口发什么呆,他凑过去。

    “你、你干嘛?!”顾斐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向后靠了一下。

    江邪垂眸看他,“给你系安全带,你不会以为我要亲你吧?”

    顾斐:……

    坐在后排的连凯看见顾斐吃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心里给江邪点个赞。

    车子开到江临外,江邪这些年用自己的钱买的小花园前,停车后,江邪坐在车上看了看扭头不理他的顾斐,帮他解开安全带,然后亲了上去。

    倘若无人。

    二狗子嘴角抽了抽,刚刚我还在心里夸你!

    “好了,不亲了!帮我把东西拿到家里!”

    江邪无奈地松了手,其实今天顾斐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就心痒痒地不行。

    因为天热,顾斐穿的短袖,刚刚低头敲车窗的时候,坐在车里面的他刚好一览无遗,加上这段时间在国外比赛,一直没见到顾斐,所以一见到顾斐就心紧了。

    顾斐跑到后面抱东西,有一束花掉到地上,顾斐下意识的弯腰捡起来,抱起来又拍了两下,“还好没坏,我今天刚好学长说要把花放在家里的花瓶!”

    “向日葵,谁送的?”江邪靠着车门,不假思索的问了一句,拿起花上面写的贺卡。

    苏秦:祝你毕业快乐。

    “苏秦?”江邪英俊的眉头一皱,看向花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非常严肃!

    顾斐不太在意地说道:“对啊,苏学长今年研究生毕业。”

    江邪看向顾斐,脸特别臭,“他真的很讨厌。如果当初没我,你说不定就成了。”

    老公吃醋了!

    顾斐心中警铃大作。

    “不会,肯定不会,我第一次见到苏学长的时候,的确心跳很快,很快……”顾斐看了一眼脸又黑了一些的江邪,接着说,“但也只是比其他人快而已,可是我看见你的那天晚上……”

    “我做了一个不可言说的梦。”

    江邪听见顾斐的话,用手刮了一下顾斐的鼻子,不怀好意地问:“什么梦啊?”

    “不准明知故问!”顾斐气得像小金鱼一样,瞪了一眼江邪!

    “我是说真的!你不生气了?”

    “嗯,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顾斐发呆,突然觉得手上多了什么,低头一看……

    “戒、戒指?”顾斐怔了一下。

    “以后你必须天天带着它,我也会。”江邪扬了扬另一只对戒,双眼噙着笑,唇角微扬。

    “好、好的吧。”

    完

    ※※※※※※※※※※※※※※※※※※※※

    小剧场:

    决赛后,很多粉丝想要听HG现场比赛的录音,HG多次拒绝未果,最终不得不放出录音。

    视频开启:

    一道清冽的女声突然在耳边炸响:“卧槽,打他啊,打他!看老子不锤死这个龟儿子!哈哈哈,死了吧!还想杀我,哈哈哈!”

    “敢摸我?呵呵,今天你鹤哥哥就教你怎么做个人!”

    “哎哟喂,这么凶,救我啊!救命啊,有人打我!判官开炮,给他打一炮!送他归西!”

    “冲啊,上高地了!哎哟喂,对面的猛男落泪了!”

    四道男声忍无可忍:“小鹤,闭嘴啊!”

    小鹤:“你们凶我!我可是女孩子!”

    不知是谁的声音,在最后—— “gun啊!”

    ///

    第一次写小甜文,希望下次更好!更甜!ps其实我是上来改错别字的_(:з」∠)_

章节目录

糖都没你甜[电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纸无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纸无稽并收藏糖都没你甜[电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