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请叫我战神(无cp) !

    此章防盗, 正版发表在晋江文学城,订购比满40%能立即看到更新  她睡得迷迷糊糊中感觉有谁在叫她, 睁开眼便见到帐篷外亮着光,还有一团人形的黑糊糊的影子映在她的帐篷上。

    莫卿卿吓得发出“啊——”地一声尖叫,抓起放在枕头边的西瓜刀一把拉开帐篷拉链,赫然看到一个浑身黑乎乎满是脏污的鬼一样的女人坐在帐篷外。她手里的西瓜刀已经落在那鬼影子的肩膀上, 如果不是害怕得厉害,手抖得厉害,她估计自己已经砍下去了。

    坐在帐篷边的“鬼”很淡定的扭头看了眼架在脖子上颤抖不已的西瓜刀, 虚弱地说:“有吃的吗?饿。”

    莫卿卿这才意识到这“鬼”是谁, 收了西瓜刀,气急败坏地大吼:“你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呀!万一我受惊之下把你杀了,以后睡觉做噩梦怎么办?”

    那女人又说了声:“饿。”

    她很虚弱,声音很轻, 衬着屋外鬼哭狼嚎般的风声和这脏到发黑的皮肤以及身上的恶臭味,让莫卿卿有种撞到鬼或者是遇到诈尸的错觉。她浑身汗毛倒竖, 身子忍不住颤抖。她战战兢兢地把手指伸到那女人的鼻子前,摸到有呼吸, 又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子很吓人!半夜三更你吃宵夜不怕胖啊你——”话没吼完,看到这女人瘦成巴掌大的脸,再见到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自己,那眼神像秋水, 带着丝丝凉意, 莫名地有点慑人。莫卿卿生生地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很没出息地爬起身从自己的背包中翻出面粉给她煮面粉糊糊。

    那女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要肉。”

    莫卿卿瞪她:“有面糊糊吃你就知足吧你。”她说完,没听到那女人反驳的声音,一回头就发现那女人安安静静的直勾勾地看着她,目不转睛的样子,特别像阴魂不散的鬼。莫卿卿脑补了下,万一这女人饿死了再阴魂不散地缠着自己多可怕。她赶紧拆了袋真空包装的甜香肠扔进锅里混着雪碧面糊糊一起煮。

    户外锅煮了满满的一锅雪碧面糊香肠,那女人拿着勺子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地全吃光了。

    莫卿卿的眼睛都瞪圆了。她很是担心这女人撑死,伸手摸摸去摸那女人的胃,问:“你不撑啊?”手摸上去,摸到一片平坦,往上挪一点还摸到了肋骨。

    那女人说:“再煮一锅。”

    莫卿卿惊叫一声:“什么?”

    那女人又重复遍:“再煮一锅。”

    莫卿卿怕了。她心说:“这女人肯定不是人。”她想抓起自己的背包立即跑掉。然而,外面的风声告诉她,她要是这会儿跑出去肯定会死在外面。莫卿卿只好又给那女人煮了一锅雪碧面糊甜香肠。

    那女人把两锅面雪碧面糊甜香肠吃得干干净净,之后便躺回了帐篷里。

    莫卿卿被吓醒了,睡意全无。她回到避风的帐篷里,左手拿着电筒,右手拿着西瓜刀,无聊地玩起了左右互搏。

    那女人的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风倾然。”

    莫卿卿没听清楚,“啊”了声,问:“什么?”

    “我的名字叫风倾然,大风的风,倾国倾城的倾,然目之绮的然。”

    莫卿卿“呃”了声,问:“然目之绮?”

    那女人“嗯”了声,解释道:“然目之绮,美到眼睛几乎燃烧的意思。”

    莫卿卿侧目,她暗暗腹诽:就你这鬼样子还美到倾国倾城,美到眼睛几乎燃烧。

    莫卿卿扔下电筒,做了个自插双眼的动作。

    风倾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莫卿卿说:“莫卿卿,莫名其妙的莫,卿卿我我的卿卿。”

    风倾然没再说话,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莫卿卿睡醒的时候,风已经停了,天也亮了。

    她从帐篷里出来,见到屋外的植物又长高了不少,还有鬼手藤幼苗出现在门口。她到店里拿了铲子,把鬼手藤的幼苗连根铲掉,又把门口能清理的植物清理了遍。

    她忙完这些回到屋里,见到风倾然正从帐篷里出来。

    风倾然的头发很长,长发及腰,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不过不知道她有多久没洗头了,头发又油又腻都快糊成了面条。相对于头发,风倾然的皮肤跟脸一样黑,浑身上下除了眼白和牙齿是白的,就只剩下黑色。

    莫卿卿心想:拉一个非洲人过来和风倾然比黑,不知道谁胜谁负。

    昨天还奄奄一息的风倾然此刻已经能够行走,只是脚步无力,还很虚弱。

    风倾然站在门口看了看外面,对莫卿卿说:“再住一天,我们明天再走。”

    莫卿卿悄声嘀咕:“谁要和你一起走。”一餐吃两锅饭的女人,她养不起。她说:“我看你能动能走了,我给你留两包吃的再留一瓶水,我还有事,先走了。”她说完,把剩下的五斤装的面粉、两包真空包装的肉食从登山包里取出来放在收银台上,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上路。

    风倾然说:“你带上顶帐篷吧,夜里能挡风。”

    莫卿卿觉得风倾然说得有道理,便又去库房找了顶帐篷带上。她担心风倾然的的食物不够,又把自己之前落脚的那家港式茶餐厅告诉了风倾然。她说完,背上塞得满满的外面还挂着顶帐篷的背包朝户外用品店走去。她刚到门口,便听到传处有沉闷的轰隆声从地下传来,同时脚下一阵剧烈的摇晃。她被摇得头晕目眩,站不稳脚,户外用品店里挂着的东西纷纷往下掉落。

    玻璃、烂掉的阳台、护栏、花盆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莫卿卿被摇得头晕想吐,她紧紧地抓住门稳住身形。

    突然,风倾然大叫一声:“走!”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往外冲。

    风倾然的手劲极大,莫卿卿被风倾然一把拽倒在地上,又再被风倾然拉起来连拖带拽地往外跑。

    莫卿卿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被风倾然扯断了。她大叫道:“放手!”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把她的声音都淹没了。莫卿卿想爬起来,但脚下晃得厉害,地面还很滑,她连爬好几下都没爬起来,被风倾然拖住往中处拽。

    风倾然滑了一跤,摔倒在地上,压倒一片一米多高的草和大大小小的蘑菇。她大叫一声:“跑!”手脚并用地往路中间逃。

    莫卿卿晕得厉害,心说:“跑什么?”心念未了,就听到轰轰隆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尘土飞扬,还有许多碎石砸落。她回头望去,只见身后那老式的民国时期风格的五层小楼唰唰地往下掉着石子,墙体上的裂缝不断扩大。户外用品店门口中掉了一块足有一层高楼的被藤蔓植物覆盖住的广告牌。广告牌连同它的架子都摔烂了。

    楼要塌!

    莫卿卿下意识地想要爬起来逃,可脚下太滑,她连爬两次都摔了回去,只能双手着地跟在风倾然的身后拼命地往前爬。

    草很深,地上都是草根和大小不一的蘑菇以及倒在草丛中的尸体。

    莫卿卿逃命中根本顾不得去避开地上的尸体和蘑菇,双手、双腿几乎全落在了尸体和蘑菇上,连手被划破了都没注意到。她只感到有不少东西从天上掉下来砸在身后背的背包上,吓得她几乎魂飞天外,不管不顾地往外爬,从两辆淹没在草丛中的小轿车之间爬过去,爬到了公交车与小轿车之间的缝隙中,她正要继续往前就被旁边的风倾然一把拽住,同时“轰——轰轰——”的轰塌声响起。

    地震仍在继续,巅得非常厉害,再加上风倾然拽了她一下,她摔了个仰面朝天。这一转身,就看到身后的小楼塌了,墙体、楼板碎裂成一大块掉落下去,掀起漫天尘土。尘烟弥漫中,有重物砸落在旁边的小轿车上,还有不少碎石溅落到她的身旁,莫卿卿下意识地抱住脑袋护住自己。

    她被地震晃得脑袋晕得厉害,忍不住恶心反胃想吐,眼前一阵阵发黑,耳边除了大楼倒塌的轰鸣声就是地底传来的像滚雷似的声音……

    “小莫,小莫。”

    风倾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有人拍她的脸。

    莫卿卿睁开眼,见到黑不溜秋满身尘土的风倾然出现在眼前。

    她仰面躺着,首眼映入眼帘的是风倾然,再然后便是湛蓝得像蓝宝石般的天空,一团团的白云比棉花糖还要白。那天,比她在吴闷闷的相机里看到的西藏的天还要干净。

    风倾然又轻轻拍了拍莫卿卿的脸,喊:“小莫,小莫。”

    莫卿卿回过神来。风倾然落在她脸上的手柔软得像是没有骨头,让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别打脸。”

    风倾然问:“你没事吧?”

    莫卿卿坐起来说:“没事。”她站起身,朝四周望去。原本繁华鼎盛的城市此刻已经满目疮痍,不少旧楼倒塌成了废墟,许多高楼布满了裂痕。

    吹来的风里隐隐约约夹杂着哭声。

    她不知道是风声还是真有人在哭。

    莫卿卿觉得这贼老天简直不想给人留活路。

    莫卿卿握紧手里的匕首,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快长到门口的植物和蘑菇,朝前走去。

    她见到许多之前在吴闷闷家见到的那种绿藤,她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叫鬼手藤。

    鬼手藤穿梭在蘑菇丛中,它的藤蔓爬到了车上、树上、墙上,为城市增添了郁郁葱葱的绿色。

    突然,她听到叶子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响,浑身一紧,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连成片的鬼手藤正往一辆堵在路上的公交车爬去。公交车的玻璃全碎了,车里有许多根须从天花板上垂下去,根须将公交车包裹了起来。

    在公交车的车顶上,长着一株张牙舞爪的植物。这植物浑身是刺,有点像荆棘植物,它高约两尺多,植桠略有拇指粗,呈铁锈色,上面挂满了一簇簇一团团、拳头大的长满刺的圆球。

    她不知道是圆球在动还是荆棘植物在动。

    随着它们的颤动,周围的鬼手藤被它们引过来。鬼手藤那展开的叶子覆盖到圆球上便迅速枯萎,当一片鬼手藤枯萎过后,更多的鬼手藤爬上去。鬼手藤覆盖在圆球上的动作,与抓住纸巾盒的动作如出一辙。

章节目录

请叫我战神(无c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歌并收藏请叫我战神(无cp)。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