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乔灵攥着薄御深腰侧的浴巾,颤抖着声音问他:“薄御深,你爱我吗?”

    爱?

    薄御深看着乔灵的眼睛,依旧沉默。

    乔灵内心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坍塌,直到最后那股子支撑着她的力量也全部消失了,她攥在薄御深腰侧的手滑落下来。

    她扯唇笑了下:“已经很晚了,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乔灵转身,要走。

    一步,两步,三步……一步比一步沉重,一步比一步耗费的力气更多。

    她不知道走到第几步的时候,她垂在身侧的手腕,猛地就被男人攥住了。

    乔灵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怔怔地偏头去看自己被握住的手,这才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被男人给捉住了。

    身体都慢慢僵住,乔灵没有回头,就那么任由男人握着自己。

    薄御深握在乔灵手腕上的五指微微用力,直接将她扯进自己怀中,紧紧抱住。

    他闭上眼睛,薄唇凑到她耳廓边,声音沙哑地开口:“爱。乔乔,我爱你。”

    乔灵的身体仍旧是僵硬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在听到薄御深那句话后,她水红的眼眸里,顿时砸下眼泪来,汹涌不绝。

    薄御深心疼地捧住她的脸,轻轻地、一遍一遍地吻她的眼睛:“傻瓜,别哭了,乖乖听话,嗯?”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乔灵瞬间就哭出声音来了。

    她和他之间,本来就是她的心理包袱要重一些:她披着别人的身份、却又爱上了他……

    虽然跟薄御深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他们之间却又发生了这么多的波折。

    眼见她哭得越来越厉害,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薄御深第一次感到无助且慌乱,只能用手指替她擦眼泪,直到一双手上全是她的眼泪,她也没停下来。

    眉眼一拧,薄御深索性捧住乔灵的脸,垂首便吻了下去。

    见她不哭了,薄御深勾唇一笑,有心调戏她……

    乔灵的一张脸都羞得通红了,但又推不开薄御深,只好抱着他的腰,往他怀里钻。

    ……

    一场情事结束,已经快要凌晨了。

    已经将“战场”转移到卧室的薄御深和乔灵,彼此相拥,气息相融。

    薄御深第N次去亲吻乔灵早就红肿的唇瓣儿,又低低哑哑地叫了她一声:“乔乔。”

    乔灵抿着唇笑,低低地答:“嗯。”

    “乔乔。”

    “嗯。”

    “乔乔。”

    乔灵脸上越来越热,翻身从他怀里爬出来,近距离地凝望着他的脸,半嗔半怒:“不要再叫了,都叫了一百遍了,你不腻么?”

    薄御深的大掌摸上她的脸:“不腻。叫一辈子都不腻。”

    乔灵心里甜得可以酿出蜜糖了,偏嗔怪地说:“薄御深,平时真没看出来,你其实是这么腻歪的一个男人。”

    她自己说完,也不等薄御深的反应,咯咯地笑起来。

    薄御深看着她笑,脸上的笑意也无限地蔓延开去。

    乔灵看见他笑,看着他英俊的容颜,心口一动,情不自禁地。

    这一吻,像是上了瘾……

    薄御深本还想让她发挥一下,可到后来,再也禁不住了。

    乔灵脸上的红晕更浓,她什么也没说……

    乔灵昏昏沉沉地睡过去的时候,恍惚看到窗外似乎已经是一片大亮了。

    薄御深在黄昏的时候醒过来,神情缱绻地看了会儿身边酣睡的女人,一颗心前所未有地宁静和满足。

    他小心翼翼地在乔灵脸蛋儿上印了一吻,替乔灵掖好被子后,这才裹了一件浴袍,去了书房,开始着手处理薄家内部的矛盾。

    **

    七个月后。

    在乔灵被邢菲弄进一个剧组当女二号的时候,薄御深接到了一个来自漫城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他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用了很久很久才平复下来。

    平复下来后,他因自己走不开,给席郾城打了个电话。

    四个小时后,薄御深再一次给席郾城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薄御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郾城。”

    席郾城主动道:“我现在在去往人民医院的路上,预计五分钟后到。”

    “嗯,有劳。在你带着人回到雨城之前,一定做好保密工作。我想,给乔乔一个惊喜。”

    结束了和薄御深的通话,席郾城拿手机查了点东西,不一会儿,司机就将车驶进了人民医院的地下车库。

    席郾城拍了拍躺在自己腿上酣睡的席墨津。

    最近越发粘人的席墨津揉了揉眼睛,乖巧地爬起来,将身上盖着的衣服双手递给席郾城:“爸爸,外面冷。”

    席郾城眸光一动,穿上衣服后下车后,转身将席墨津单手抱在自己身上,阔步进了电梯,直朝乔燕京的病房走去。

    席墨津手上拿着玩具车,趴在身材挺拔的席郾城肩上,一贯的恹恹的。

    席郾城抱着席墨津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个和他身高差不多、但显得有些消瘦的男人,正背对着门站在窗前。

    正在收拾东西的成釜和童青青看到席郾城进来,喜悦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却都默不作声地笑看着他。

    席郾城看着窗前的男人:“乔公子。”

    窗前的男人听到声音,慢慢转过身来,俊逸的面庞在看到席郾城后展开温润绝伦的笑颜:“席先生,我能醒过来,有劳席先生费心了。”

    席郾城不擅长于寒暄,直朝乔燕京点了点头后便道:“车子已经等在下面了,如果各位准备好了,请吧。”

    乔燕京点点头,提步往这边走。

    他刚刚醒来没几天,身体还很虚弱,是以成釜赶紧跑去,扶住了他。

    温怡和成釜也在这时候赶过来,又是喜悦又是不舍地围着乔燕京。

    席郾城抱着席墨津走在前面,眼看就要进电梯了,席墨津终于憋不住了,小声地说:“爸爸,我想尿尿。”

    席郾城盯了席墨津一眼,席墨津忙缩着脖子低下头。

    已经怀孕的温怡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忙笑了笑:“小孩子都这样,不如我们聚就在电梯口等等。席先生,你带着小公子去卫生间吧。”

    席郾城朝众人微微颔了颔首,抱着席墨津往卫生间去。

    走过转角,席墨津突然抓住席郾城的衣领,有些生涩地叫了声:“妈妈。”

    席郾城的身子狠狠一震,敛眸看着席墨津。

    要知道,席墨津可从未在他面前叫过这个称呼。

    从小就天天抱着年墨雪的照片睡觉的席墨津,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又推又踢地从席郾城身上挣扎下地,连玩具车都扔了,飞快地朝一个正在远去的女人追去。

    席郾城的视线一直朝着席墨津追赶的方向向前延伸,直到落在那个背影窈窕的女人身上。

    太熟悉了。

    她的背影、她走路的姿势,都像是早已烙印进他的骨髓深处了。

    所以,只一眼,他就认出了那个女人是谁。

    但她明明早已死了……明明早已死了。

    这时候,席墨津因为跑的太快,小小的身子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平时从来不吭不哭的孩子,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一只小手遥遥地像是想要抓住那个正在不断远去的女人,撕心裂肺地叫了声:“妈妈!”

    席郾城连自己的儿子也顾不得了,只是全身僵硬地、脸色发白地望着远处那个女人。

    而那个女人在听到席墨津的哭声后,身影微微一怔,到底是转过身来。

    看到那个女人的脸时,席郾城本就紧绷的身子像是突然遭受了重击,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可他在那一刻,偏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也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

    他的整个世界,就只剩下那一张脸,那一张早已烙印进他骨髓的脸。

    这个女人,是年墨雪。

    是让他生不如死、是“死了”将近五年的年墨雪!

    席郾城一双眼睛像是要流出血泪来,他强硬地支使自己的双脚,然后以猎豹般的速度,越过自己的儿子,径直到了女人跟前,不由分说地将她拥进了自己怀中。

    熟悉的男性气息涌入口鼻的时候,知道自己再逃无可逃的年墨雪,闭上了眼睛。

    这世界这么大,而我们兜兜转转,幸亏还是在一起了。

章节目录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盛九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九九并收藏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