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有多久没有熟睡了,自从修炼琅嬛中的功法后周之初就很少睡觉,总觉得有使不完了劲,从来不会累,从来不会怕。

可这次,他真的怕了,也真的累了,睡梦中,他看到一片汪洋,一座高山,还有两根通天的柱子,他向上爬,可怎么也爬不上去。

很快梦境又变,天空涌现烈火,仿佛被烧着了,无穷无尽的野兽从大地尽头扑来,他孤身一人无处可逃,绝望和恐惧占据了他的全部身心。

就在这时,他醒了,脸上冰冷,眼中雪白一片,天亮了,雪停了,他还活着。

除了满眼的白雪,周之初还看见自己的身体发出蒙蒙荧光,仿佛镀了一层彩虹,他转动脑袋,看见彩虹上有一根细线连着洞穴深处,就在他凝神之际,这根线蓦然消失了,随之身上的彩虹也逐渐消散。

就在彩虹消失的同时,伤口的痛苦涌来,周之初叫了起来,但很快又笑了,活着真好,哪怕很痛苦。

痛并快乐的少年,努力站起来,将身上的雪慢慢抚开,胸前的伤口最可怕,巨大的创口触目惊心,不过在强悍的恢复能力下,原本内脏都能看到的地方现在被一层肉膜覆盖,肋骨也不知不觉在睡梦中被纠正,但稍稍一动还是痛得厉害。

他又看了下腰和腿上的伤,几个比手指还粗的血窟窿,不过都已经止血,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周之初有着强悍的自我修复能力,但这种能力是建立在充沛的能量基础上,平常能量的来源主要来自食物和体内的真气,但这两者在昨天都消耗殆尽,如果强行修复只能消耗周之初的气源和生命力,可现在他还能感觉到四处气源存在,说明有其他能量来源在帮助他,无疑就是那道彩虹,周之初隐约知道彩虹是什么,但还需要证实。

大雪覆盖森林,一切显得那么安静,在周之初身边有一个巨大的雪包,一根棍子斜斜的伸出,指向天空。

少年拖着伤痛的身躯,走过去一把抓住棍子,稍稍用力就感到痛彻心扉,叹了一口气,向洞穴走去,里面一片漆黑。

剧烈的腥臭味几乎让周之初停下脚步,但为了尽快恢复,他只能忍受恶臭继续前进,走进洞穴,眼睛逐渐适应,地上有很多兽骨,偶尔还有一些疑似人骨,他慢慢感觉到了那股能量,就像他通过琅嬛感受空气中的灵气一样。

这股能量就是灵气,能让空山境二层的周之初明显感受到,可见这股灵气极为浓厚,他猜想,洞穴里有个地方或某样东西在散发灵气,而且极为强烈。

洞穴并不深,弯弯曲曲大概走了二十多米就到了尽头,那里堆满了无数的骨骸,恶臭更加浓烈,周之初捂着鼻子看到骸骨间有一块大石,上面很平整,像个石床,没有一根骸骨,倒是有不少凌乱的熊毛,这里显然就是巨熊睡觉的地方。

灵气就是从石床散发出来的,少年在上面摸了摸,明显感到一股灵气缭绕在手上,并慢慢的向体内渗透,他舒服的差点呻吟出来。

周之初顾不得腥臭,直接躺在石床上,立即冥想引导易气经,身体很快被彩虹般的灵气裹住,并且比在洞外更加浓厚。

当石床上的灵气渗透进来时,仿佛久旱逢甘露,周之初枯竭的经脉慢慢充盈起来,在易气经的引导下,灵气逐渐转化成真气,强悍的体质开始启动,伤口处每一个细胞都在快速分裂并不断修复可怕的创伤。

少年猜想,之前在洞口之所以能获得灵气,应该是自己在昏睡中身体内为了修复伤势加快了真气消耗,无意间也加快了易气经的运行速度,才将石床外溢的灵气吸引过来的,如果按平时自动修炼的速度,根本就无法引发彩虹异象。

因为这次时主动冥想引导,伤势的恢复远比昨夜梦中无意识的修复更加快速,不知过了多久,周之初睁开眼睛,再次看到了迷幻的彩虹,这是自然的馈赠,天地的精华。

随着冥想的停止,彩虹也在周之初的目光中逐渐消散。

他检查了下伤势,还是很严重,但已经能使上一些力气了。

少年没有继续冥想,因为他饿了,饿得发疯,真气还不能代替食物,至少现在不能。

他走下石床,向洞口走去,外面不知何时刮起了狂风,其中还夹杂着脸盆大的雪花,飘的漫天飞舞。

在呼啸的狂风中,周之初找到了那个大雪包,抓住伸出来的寒铁棍,一声厉喝,雪包轰隆一声,一只巨大的熊尸被扯了出来。

寒铁棍卡住了,周之初忍着伤口崩裂的剧痛,将近千斤的熊尸拖进洞穴。

周之初光着上身,感到一阵寒冷,这是他自修行以来第一次感到寒冷,也是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虚弱。

巨大的熊尸堵在洞口,也堵住了外面的狂风大雪,这让少年稍稍好受,他摸向腰间抽出一把短匕,他要把熊给剖了,吃它的肉,喝它的血。

但尴尬的是,熊背上的皮太厚,匕首刺不穿,最后周之初艰难的将熊翻了个,才用锯齿的一边在熊肚子上剖开一道口子。

这一套.动作下来,让裂开的伤口雪上加霜,鲜血再次染满周之初全身。

少年头都有点晕了,也不知是饿的还是失血太多。

周之初割下一块熊肉,这头熊是如此巨大,又在为冬眠储存能量,所以肉质肥美,他本想用火烧熟,但火折子都丢了,钻木取火他又等不了,干脆直接生啃。

一口咬下,美味充斥味蕾,少年有着超级强悍的修复能力,同样也有着超级强悍的消化能力,熊肉滑入体内没过几分钟,他就觉得身体开始发热,力量又恢复几分。

周之初一边割肉一边吃,看着小山般的巨熊,他在想,这头熊之所以能长得如此巨大,只怕还是因为洞穴中那张石床,也不知是因为其中有灵玉存在还是因为石床本身在向灵玉转化,如果是后者,那就表示这块地方是一个灵气汇集的宝地。

吃个半饱后,他又想起一件事,虽说现在狂风大雪的,但熊被剖开后,血腥味必然会传出去,要是引来其他猛兽甚至和巨熊一样的凶兽可就糟糕了。

想到这,他也不敢再吃了,连忙从洞穴外抱来大块大块的雪,一股脑的堆在熊尸上,尤其是胸口被他挖出来的大洞。

完成这一切后,周之初又搬来几块大石堆在洞口,但很快发现一时间要将数米高的洞口完全堵死不现实。

想不出办法,他只能暂时放弃,等伤好了再说。

回到洞穴深处,周之初不敢耽误,盘坐在石床上继续冥想疗伤,这一坐就是三天三夜。

等周之初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胸口肌肉已经合拢,只有表皮还没有长出来,看似恐怖实则已无大碍,而腰上和腿部的几个血窟窿都已经结痂,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痊愈。

这些伤口放在以前就算没死,至少也要一两个月才能恢复,而现在有了石床,只需半个月就能痊愈。由此可见在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周之初只要当场不死就有重新恢复的可能。

而且,周之初觉得通过这场险恶的厮杀,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强了,就像那次杀狼过后的畅快,这次生死厮杀除了情绪的释放还多了一种绝境后的自由,这种实力的提升更多的是一种深层次精神力量的提升。

他紧握双拳,在想,这或许就是灵魂的力量。

就像一块顽铁,在厮杀的锤炼下,越来越精纯,越来越强悍,直至超越凡俗,成就圆满。

他天生就是一个战士。

章节目录

至暗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L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枪并收藏至暗重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