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时间易逝,九州上空,依旧那伦残月,冷冷地俯视苍生。

盘坐的李凡渐渐从打坐修炼的状态进入空灵境地,他坐在那里,却无思无想,仿佛他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不知过去了多久,李凡双目无神似睁非睁,面孔更是那种失魂落魄的苍白。

他睁开双目的那一刻,一股阴风从四面而来,李凡雪白的长发迎风而扬,仿佛全身生机在消退,整个人在苍老一般。

一股苍凉意涌上心头,那死灰般的瞳孔渐渐有神,李凡眼中看到的不是四周坚硬的墙壁,而是凌雪的身影,那每一声撩人心弦的笑语依然萦绕在耳畔。

李凡站了起来,朝着大门走去,此刻大门重重的摔向两侧。

抬头看去,一轮残月在云层中若隐若现,暗黄的光泽将云边描绘的轮廓分明。

李凡踩着虚空步步向上,最后一步落在对面的房顶,周围出现一股股灵气,瞬间凝聚于手心形成了一把晶莹剔透的玉笛。

玉笛在指间旋转,灵巧的贴在唇角,一道忧伤的笛音顺着冷风而上,将黑云撕开,露出了圆月。

李凡逐渐盘膝坐了下去,笛声之中露出无限的悲凉,四周的元气随着笛音的节奏,快速凝聚形成剑气,这些剑气就犹如同银白大笔在月光之下勾勒出白衣飘飘的凌雪。

这幅场景就和当初廖平作画时一样,画的人物也是同一个人,只是李凡所作之画带着一股神韵,好似凌雪真的活过来了一样,那笑容之外勾勒着淡淡的银边,就好似凌波仙子。

月光下,那一头散乱的长发随风而扬,几缕银丝披在盛雪衣裙上,她回眸看着银月,像是即将逐月的嫦娥,蓦然间这道倩影再次回眸盯着瓦砾上盘坐的李凡,李凡低着头没有看向天际。

过了不知多久,李凡双目赤红的望向天际,那道倩影带着淡淡的笑如同银色的粉末被风吹散一般。

玉笛从唇角滑落,脱离手指,碎裂,发出最后清脆的哀鸣。

李凡满头白发漫天飞舞,他负手而立遥望黑云逐步吞噬着的残月,满心的凉意让他面容徒添一丝倦意。

燃灯寺的一座高塔之上,亮起了一道金光,这道光来自塔顶,只是距离很远看不真切,而李凡刚刚发觉,这光芒便快速暗淡了下去。

如今的李凡精神恍惚,他双目暗淡,只觉得自己看错了,他腾空一转落在地面上,不知何时手中又多出一个酒葫芦,李凡握着酒壶大口灌酒,丝毫不压制强烈的浓度,只是一口便将自己灌醉,完全的麻痹。

他摇摇晃晃的走在小道上,走了不过五步,突然有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李凡没有回头,心中连一丝防备之意也没有。

他眼神朦胧,已经喝醉了,若是平常这点烈酒完全不碍事,而如今是他刻意让自己醉入其中,忘记伤痛。

李凡偏过头看了一眼,然后握着酒壶继续灌酒,大部分酒水顺着袖子留下去,李凡冷笑一声:“老秃驴,你也要喝酒?”

李凡不耐烦的摆了摆臂,一脸漠然。

只是那手掌按在肩膀上纹丝不动,李凡眉头一皱,酒意淡去了一些,他指着身旁的墙壁:“不要烦我,否则把你挂墙上。”

“施主,佛门重地可不允许喝酒。”站在李凡身后的,的确是一个和尚,他金色的袈裟加身,像是年过六旬的老者,此刻他缩回手掌,双手虔诚的合掌。

“老家伙,看清楚了,我不是和尚。”李凡傻笑着摇头,摇摇晃晃的继续前行,眼看就到了房门前,酒精的作用下,李凡仿佛看见了房门之外笑脸相迎的凌雪,仿佛听见了她在说话,李凡明知道这是幻觉,还笑着走了过去。

而此刻,那佛僧出现在了李凡正前方,将李凡的幻觉搅碎。

“施主可知你道心已破,修为将止步于此?”佛僧面容刚毅,微微蹙眉站在李凡身前。

而李凡大笑了三声,反问道:“你我从未有过交集,你又如何看出我道心已破?又如何断定我修为将止步于此?”

佛僧抬头看着上方的明月,手掌始终相合,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于的你的事,了解一二,如今你气息不均,体内元力波动异常,那曲声哀鸣化为剑气所谱出的女子光影也充满着无限悲凉,可见你道心不稳,已经存有缺陷,道心破灭,则修道之路止步于此,除非……”

佛僧正视着李凡,没有说下去,但是李凡甚至除非的结果。

对于李凡而言,凌雪的存在便是他修道途中的一部分,如今凌雪一死,道心受损,想要弥补只有两个方法,一是让凌雪复活,二是彻底忘记这么个人。

李凡让烈酒灌喉,冷笑道:“你这妖僧修的是佛,来我和谈什么道!”

“难道施主未曾听说过佛本是道吗?”

“那又如何?我修为就算真无法寸进,也与你无关,别在这里瞎操心了,请让一让。”李凡有些不耐烦了,这酒意又上来了。

“为情所困,乃修道大忌,见你天赋异禀,乃修炼奇才,本想帮你一把既然你与佛无缘,罢了。”这名佛僧说话间,李凡已经与他擦肩而过。

李凡朝前走了两步,面色一变!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而气场的中心就是这名僧人测漏的。

“武圣?”李凡酒意全无,甚至后背都有些虚汗,李凡攥着酒壶猛然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目光再顺着阶梯朝前看,在远处相间的房屋拐角,一个穿着僧袍的长眉老者慢步走来,走到月光之下时才能看清他的面容,此刻李凡绷紧的心这才舒缓下来。

“净灯方丈?”李凡小声嘀咕,站在房门外看着他。

此时净灯方丈笑着走近:“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刚才那笛音是你传出来的吧。”

李凡点头,说道:“打扰诸位休息了。”

“不碍事,只是李施主笛音太过动情,那些刚入寺的和尚听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净灯此言之意李凡只听懂了一半,所以李凡没有搭话。

净灯方丈说道:“放不下心中悲喜,忘不了尘世因果,无法成就大道,李施主不必太过伤怀,活着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去做。”

此言和刚才那佛僧说的一样,大致是劝李凡放下心中哀伤,沉浸修炼修成大道。

李凡心中却摇头,人本就有七情六欲,为何要刻意忘记,这不就成了做作吗?行走于江湖之中,尘世纷扰本就伴随左右,成大道难道就要摒弃一切?大道之行,走的便是弱肉强食,看的便是世间的冷暖凄凉,走到终点,这个过程本就一直在领悟道,李凡自知佛本是道的真谛,但他却认为佛道殊途只是同归罢了!,.

章节目录

龙武之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余晖倾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晖倾城并收藏龙武之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