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霓虹灯的光在这座城市里闪耀, 大城市的灯红酒绿投映在一条小巷子里,引出渭泾分明的两条路,左边的路高楼耸立, 右边是一排排破落的瓦房, 忽然, 两盏大灯将小巷的路晃得雪白,好像两对守卫, 让这辆汽车的主人得意洋洋地从这条窄巷里急驰而过。

    “**——”汽车的鸣笛声和它的主人一样嚣张,在几乎撞到人时大骂一声:“哪里来的小赤佬, 出门不长个眼睛么!”

    张三慌忙闪到一边, 抚着胸口, 在墙角蹲下, 缓慢地呼出一口气。

    不管见过多少次, 他还是有点怕这玩意,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东西的时候, 眼睁睁看着它把一个卖报的小童撞飞,再从他身上碾过去,留下一地破烂不堪的血肉就已留下了心理阴影。

    他明明看见巡捕就在附近抽着烟, 与同僚们谈笑风生,漠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似乎这个世界的人们早已经习惯了漠视。

    他这么想着,走过去为那个可怜的孩子收尸,然后就被抽烟的巡捕用他做梦都想不到的理由讹走了二十块钱。

    在这里, 二十块钱是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花销,也是富人吃一顿饭随手给出的小费。

    张三摸着早已空空如也的口袋,简直连叹气都叹不出来。

    一瓶玻璃汽水递到他眼前, 抬头,他的搭档, 也是他爱慕着的女人在朝他笑。

    林默长发散开,烫着当下最时兴的小卷,穿着白色高叉旗袍,纤白的腿若隐若现,脚下是一双白色漆皮的绑带高跟鞋,看起来十分的优雅高贵。

    张三看直了眼,这身打扮他无论看多少次都没法子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

    “怎么弄得一头汗,咱俩又不是第一次来这样的世界,你还是怕汽车?”

    张三接过汽水,手指在铁盖子上轻轻一弹,瓶盖子飞出去,他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后打了个长长的嗝。

    “你还有多少钱?”

    林默道:“刚刚还有八十。”

    “现在呢?”

    “现在就剩你手里的汽水了。”

    张三讶异道:“你被偷了?”

    “不是。”林默道:“我被抢了,抢我包的是个**岁的孩子,看他面黄肌瘦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去追。”

    张三挠了挠头,站起来往四周瞅,一边瞅一边道:“现在换你等我了,我去找个为富不仁的王八蛋干它一票。”

    林默被他逗得嗤嗤笑,不是笑别的,纯粹是现在张三的形象跟以前差别实在太大,一头打理齐整的短发,白汗衫青布裤,虽然在林默强烈的要求下,他放弃入乡随俗,没有绑腿穿黑布鞋白袜,而是穿了一双高筒铆钉靴,长长的蓝布腰带也换成了黑皮卡扣带。如此搭配让他上半身看着像拉黄包车的,下半身看着像混社会的,整体来看,活脱脱一个臭流氓。

    现在这个臭流氓说要去“干它一票”,面上不见狠厉,只有无可奈何。

    “不用去了,我已经找到任务目标了,不出意外的话咱俩今晚的食宿就落在他身上了。”

    一听任务目标张三就来了精神:“是谁?”

    林默道:“他叫黑豹,出身石头乡,原本是个贫苦的孤儿,十八岁出来到这座城市闯荡,先是跟着一位姓金的先生混,作为他的保镖,很受信任。”

    张三在听。

    林默接着道:“这位姓金的先生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座城市一半违法的勾当都是他在做,他在暗中有一个死对头,叫喜鹊,没有人见过喜鹊长什么样子,有多大年纪,只知道这个人手下也有一股势力,专门跟金先生对着干,金先生做什么他都知道,总是在抢在他前面把他的生意揽到自己这边。”

    张三道:“让我来猜猜,黑豹就是喜鹊。”

    林默笑道:“一点也不错,可惜金先生没有你这么聪明。”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张三道:“你的故事仿佛没有讲完。”

    林默眼睛弯起来:“的确没讲完,现在的黑豹已经干掉了金先生,把他的势力都变成了自己的势力,不仅如此,还霸占了金先生的女儿。”

    张三已经在鼓掌了。

    林默眉心微蹙:“你在赞美他?”

    “我是在赞美你,我实在想不到,你是怎么在买一瓶汽水的时间里得到这么多消息的。”

    “这很简单,因为我是个漂亮女人。”林默眼睛又弯了起来,只是眼中少了笑意:“像我这么漂亮的女人在晚上独自买汽水总会遇到点麻烦。找我麻烦的人刚好是黑豹的小弟。”

    张三笑道:“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危险,这个道理想必他已经很解了。”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林默笑笑:“走吧,既然他的手下找了我的麻烦,我也应该去找找他的麻烦。”

    ……

    黑豹的确陷入了麻烦当中,只不过这个麻烦不是林默带来的,而是来自于他的童年挚友,罗烈。

    被黑豹控制的女孩子名叫**,因为她的名字很像汽车鸣笛发出来的声音,所以这个女孩子总是戏称自己为小汽车。

    **也来自石头乡,她,黑豹和罗烈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最亲密无间的朋友,只不过**和罗烈的关系更亲密些,因为两个人的家世差不多,况且罗烈性格温柔,更讨女孩子喜欢,所以**和罗烈自然而然的成了一对,在少年时,两个人就已经互相许下相携一生的誓言。

    被排除在外的是黑豹,那时候黑豹还不叫黑豹,他只是个没有名字的孤儿,因为他会用脑袋去撞石头来比较头和石头哪个更硬,所以他通常被叫做小傻子。

    小傻子也喜欢**,可他实在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得过罗烈,**也从来没有在罗烈和他一齐出现的时候把目光多分给他一分。

    转机来自于罗烈十八岁的那一天,他告别了**,离开石头乡,想要出去闯荡一番,要**等他回来。

    一年后,黑豹也离开了,他没有理直气壮地说出“你等我回来。”的那个人,他只能跟**说:“我走了。”

    又过了几年,小姑娘**变成了大姑娘,这个天真热烈的“小汽车”也离开石头乡,准备到大城市里去见一见真正的汽车,顺便找找她离家多年,十多年也没见过几面的父亲。

    于是她遇到了“金先生”和“喜鹊”手下势力的缠斗,她凭着一股纯直的劲头大喊着让这两伙人住手,结果是想当然的,危难之际,傻小子,也就是黑豹救了她,还为她负了伤。

    很不巧,黑豹就是“喜鹊”,“金先生”就是**的父亲。

    黑豹把金先生赶下台,让这个风光半生的老太爷活得连狗都不如。

    他做的这一切都当着**的面,他卸下了伪装,用最残酷的话去羞辱,用最决绝的姿态去报复,他要补偿自己前半生所受的屈辱,用别人的命来偿!

    他爱**,**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爱她了。

    一个困苦半生,行事偏激阴狠的人能懂得什么是爱?他不懂,他只会因得不到而变得愈发偏激。

    影响他利益的人,杀。

    挑战他权威的人,杀。

    办事不利的人,杀。

    敌人,手下包括对手,一个一个的都死在了他的屠刀下。

    其中有一个叫高登,其实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高登是罗烈的朋友。

    罗烈站在了黑豹面前。

    罗烈从小就比黑豹强,什么都比他强,包括黑豹赖以生存的拿手绝技反手道也是罗烈教给他的。

    童年挚友相对而立,眼中烧着仇恨的火焰,互相只想要对方的命。

    林默和张三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门外把手着几十个人,俩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进来了,没有人知道他们俩是怎么进来的,好像从盘古开天地时,两个人就站在这了。

    一触而发的生死局出现了些许变故。

    黑豹眉峰一敛,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是怎么进来的?”

    罗烈的目光也带着问究探过来。

    林默道:“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你来说。”

    张三清清嗓子:“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怎么进来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带走一个坏人,然后把他关起来,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再让他去做一些好事,等他彻底变成一个好人的时候再放他出来。”

    罗烈微笑着问:“这个人是谁呢?”

    张三道:“这个人原本没有名字,但现在有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大家都叫他黑豹。”

    屋子里有很多人,他们个个都有着不俗的身手,有的甚至还有枪,这些人随便走出去一个,随便把脸一沉,都能将许多人吓得尿裤子,现在他们一齐笑了起来,大笑,笑声几乎把吊顶上的灰振下来。

    黑豹也笑了,冷笑。

    他穿着一身黑衣服,矫健的体魄真的很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黑豹,他的腰间挂着一大串钥匙,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这些钥匙就是他的武器,他可以将钥匙弹射进十米外的枪洞里,让它炸膛,他还可以用钥匙刺穿一个人的头盖骨。

    最厉害的还是他的拳头,他杀过很多人,一步一步打拼出今时今日的地位,都是用这双拳头打出来的。

    他已捏紧了他的拳头。

    张三云淡风轻,十几把刀,斧对准他的时候,他还是如此,包括他身边的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就好像完全没看到这些,仿佛他们的对手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棒棒糖。

    “杀了他。”黑豹说。

    一呼百应,其中有两个声音说:“男的杀了,那个女人留下,老子要用!”

    “老子要用她十遍,妈的,臭表子装什么清高!”

    罗烈已露出忧色,抢先一步跟黑豹交上了手。

    十几个人同时冲上去,不到两息,十几个人同时倒下。

    张三揉了揉手腕,啧了一声:“江湖没落啊,好歹也算一个帮派头目,居然连我都打不过。”

    他的手里赫然拿着一堆钥匙,黑豹的钥匙!

    喽啰们惊恐地推开,看他的眼神不像是看人,倒像是看鬼。

    黑豹余光扫过去,吃了一惊,下意识伸手去摸,他挂钥匙的地方果然空了!

    什么时候!

    惊恐分心之下腰腹挨了重重一击,紧接着,下盘不稳,被罗烈扫倒在地,然后就是疾风骤雨般的拳头落下。

    “罗烈!”

    罗烈回头,因为叫他的是**的声音。

    回头的一瞬,黑豹猛地从地上弹起,死死掐住了罗烈的脖子,同时,膝盖上顶,撞上了他的要害之处,反手捡起一把窄刀,直奔罗烈心口处。

    “不要!”**尖叫:“你不能杀他!”

    张三捅捅林默:“不管?”

    林默沉迷吃瓜,食指放在唇上:“嘘。”

    黑豹的手背青筋鼓起,额上的冷汗也已滴下,他的手开始发抖,半晌,冷笑着道:“我不杀你,因为你活着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我要你猪狗不如的活着,让你知道,你根本比不上我!”

    林默凑到张三耳朵边悄声道:“你听听,你听听这狗话,活该人家姑娘看不上他。”

    **扑到罗烈跟前,冷笑道:“你错了,罗烈哪里都比你强,你根本什么都不是,只会这些不入流的下作手段,你,你比阴沟里的老鼠还不如,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在想罗烈,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

    黑豹狠狠道:“好,很好,既然你愿意当表子……”

    林默没有让他接着说下去,她实在听不下去。

    “张三,你上去抡圆了抽他两个大嘴巴子。”

    ……

    黑豹被关了起来,被打断了一只手,用白布吊着。

    被打断的是左手,因为右手还要写字。

    桌子上放着《高情商,低情商》《说话的艺术》和《中小学生守则》更深刻的,如《菜根谭》之类的处事宝典林默根本没往他桌上摆,毕竟他文化有限,得一步一步来。

    “还行,有进步,奖励你午休一小时。”

    黑豹敢怒不敢言,毕竟他脸才消肿。

    **从门外探出了头,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

    “什么事?”

    **道:“我来看看他死了没有。”

    林默回头看了一眼,严肃道:“似乎还在喘气。”

    “那可真是便宜他了。”说完,长辫子一甩,她走了,黑豹的目光也追了出去。

    门口留下来一份鳝鱼虾爆面,是黑豹最喜欢的早饭。

    林默端起那碗面:“好像是送给你的。”

    黑豹冷哼一声:“只怕她是想毒死我。”

    “噢,那我倒了,诶,你寻死啊,你都说有毒了还吃?”

    ……

    张三从外面进来,逆光而立,朝林摸招招手:“我积分到账了,你呢。”

    “我也是。”

    “走?”

    “不,我想等等。”林默露出笑。

    “等什么?”

    “等……”她不说了,看着黑豹把每一口面都吃得虔诚,捂住脸浅笑出声。

    --------------------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骗了大家撒的花,那什么,榜单字数不够,就临时补一章,咳,这回是真完结了。

    宝我们下本见→【综武侠】反派带着剧本回来了,感兴趣的话专栏收藏一下,下个月就开么么哒

    另外:本章的故事背景是古龙唯一一本都市武侠,《绝不低头》强烈推荐大家看看!感情线特别刺激!

章节目录

(综武侠同人)[综武侠]系统逼我中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缭之兮杜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缭之兮杜衡并收藏(综武侠同人)[综武侠]系统逼我中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