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谈雪松耐心地等, 季简将车靠边停下, 侧头看她。

    良久,久得像过了一个世纪。

    付萍萍的汇报姗姗来迟, 犹豫又纠结地说:“松松啊,我怎么觉得, 觉得那个料没说错呢,S级好像真是整的, 视频拍到他从医院出来,脸上蒙着纱布,视频还罗列对比了他在节目里出现过的限量版棒球衣,确实是他。”

    谈雪松微动着嘴唇, 不知该如何回应。

    “松松, 别难过, 其实我个人不反对整容, 毕竟能整得这么好看也需要底子的,而且你的大帅哥不是家里有钱吗, 我感觉他那张脸维持到40岁还是没问题哒, 松松别灰心, 你等他脸垮了再离开他。”

    “他没有整…没有整……”谈雪松捂脸红着眼,精神已经疲倦至极, 连带着情绪起伏不定。

    电话那头察觉到她要哭了, 其他舍友似在责备付萍萍的直接,背景音杂乱,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

    “对不起啊松松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哭, 哭得我心都碎了还要被人骂。”

    季简抬了抬臂,想安慰她,手落到半空中又停滞不前。

    “我我没事,你继续开车吧…”谈雪松挂了电话,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说着说着眼泪掉得更加汹涌,“你说他会不会就是看到网上的假新闻所以躲起来不肯见我们,他会不会自杀啊呜呜呜。”

    季简沉静地收回双手,沉吟了一会儿。

    如果贝翰义在这儿的话,估计会嘲笑他们杞人忧天。

    但他更倾向于谈雪松的想法,新郁做了三次手术,身体机制难免会受到一定创伤,以及术后抑郁这个问题,而新郁总是将所有心事用无所谓来掩饰。

    过了会儿,谈雪松振作起来,擦掉眼泪打开手机。

    网络暴力和恶意却多如牛毛。

    【秋名山车神:啧活该,我早就说没人能长成这样,他又不是混血,五官立体哪儿来的啊,隔壁老王?哈哈哈。】

    【修水管:胡说!我家SS最帅,你们都是一群吊丝不懂欣赏SS的美!滚啊![狗头]】

    【知名网友:娱乐圈果真越来越堕落了,什么都不会只有一张脸(还是假脸)的傻逼也有人粉,脑残粉简直畸形。】

    【heiweigou:@蒸煮,进来挨打,有种别化妆,啊我忘了不化妆脸上整容的痕迹不就暴露了,哎呀不补点粉就没舔狗来舔啦。[龇牙]】

    不是没粉丝解释,可是路人往往捉住气得失去理智的粉丝的话柄,使劲嘲笑。

    谈雪松难受地一条条滑着看。

    心如刀割。

    甚至令她不解的是,有些喷郑新郁最狠的网友,点进他的主页一看,竟然几分钟前还对着她的图夸赞,喊老婆真美。

    然后下一个瞬间就可以对同节目的另一个选手骂个狗血淋头,进行莫须有的污蔑。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他真动脸了,也是他个人的选择,并没有影响到他人的生活。

    谈雪松刚冒出这个念头,无巧不成书,滑到的评论正好反驳了她:

    【怎么不影响路人啊,天天买营销买到我的首页,妈的你假脸丑到我了还不许我回骂啊?】

    “……”谈雪松默默地点开他的个人主页,想看看怎么影响到他了。

    头像有一点点眼熟。

    她从置顶往下滑,发现他居然还是自己的黑粉。

    是的,她没看错,骂她比骂郑新郁还狠……

    【这女的站坑里了?矮人国又放出丑八怪来挣钱,口区。】

    【什么垃圾节目,编导脑子被矮子吃了?净拍她的镜头,矮人带资进组啊?】

    【@《登录顶峰》官博,我给你充钱还不行么,把那矮子踢出去行不行a。】

    留言区有一些顶着她头像的粉,估计是搜关键词摸到这个黑粉底下,和博主对骂了十几条。

    【松松冲鸭:我寻思着你应该长得不咋地吧丑女。】

    【松松今天和SS在一起了吗:艹连我这个cp粉都看不下去了,姐妹们给我撕她!】

    【女鹅的美貌时刻营业:博主好贱呐,放过美女不行吗,还给美女p丑图,cnm。】

    黑粉的战斗力很猛,凡是骂他的都一句不落地怼回去了,用词之脏,让她意外地有些熟悉。

    其实语气特别像一个人…

    黑粉的头像是一张樵石海边的风景图,谈雪松歪着头,捧着手机入神地想,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谈雪松晃晃脑袋,继续滑着这个黑粉的微博内容,滑到一张粉丝诟病的所谓丑图。

    她:“……”

    是挺丑的呜呜呜。

    照片的拍摄距离非常近,她的鼻孔不知怎地变得忒大,而且形状像椭圆的猪鼻,她是眯着眼笑的,眼睛的细缝却被强行p上眼珠,整张图搞得她不伦不类,像一个骗小孩的诡异老巫婆。

    谈雪松怀疑自己没看清楚,举起手机照着光线又仔细瞧一遍。

    ……真的好丑啊啊,这个黑粉上辈子跟她有仇吗呜。

    季简关心她的状况,问:“你还好吧?”

    “不好。”

    未干的泪挂在她的卧蚕,谈雪松鼓起腮帮子,瞪着屏幕上的丑图。

    季简:“那新郁回你电话了吗?他微信删了我,通讯录也把我拉进了黑名单…”

    他还未说完,小姑娘突然激动地尖叫。

    季简心跟着一揪。

    “啊啊我知道这张头像我在哪里见过了!他的朋友圈!!是他啊,郑新郁开小号黑我哎。”

    谈雪松洋溢着开心,她顾不上讶异的季简,马上翻回第一条微博,发送时间显示一分钟前,他在微博上活跃得一点儿也不真实。

    她戳开私信对话框,深怕惊扰到他、小心翼翼地打招呼:

    【hi?】

    出乎意料,他立刻秒回:

    【装什么,想找骂还是跟我一起骂矮人?】

    谈雪松:“……”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大魔王就以这么奇特的答复出现了…

    再次深呼吸,谈雪松没回复,先退出微博,打算去他的朋友圈核对一下头像,然后发现他早把照片全清空了,朋友圈空白一片。

    ……还、还好她有存图的习惯。

    谈雪松在相册搜到了那张风景图,确实一模一样。

    她越发高兴,迫不及待地告诉季简:“AA我找到他啦他的微博小号被我发现了,等我试探出他躲在哪里,我们就可以找到他啦!”

    季简的眼神蓦地一亮,没料到线索来得如此快。

    “你怎么找到的?”

    小姑娘像个幸运挖到宝藏的探索者,嘘了声,神秘兮兮的,“我待会儿再跟你说,现在首要大事是侦察出他的准确位置。”

    季简不自觉笑,配合地应:“好。”

    谈雪松只有一个号,不过她很少登录,所以微博上一半是转发有趣好玩的段子,一半是关于她的专业知识大全。

    暂时完美伪装出“看不出她是谁”的小号。

    她返回微博,两分钟的功夫,他又发了条辱骂她的原创博。

    【Where are the eight strange ugly???】

    配图是她和B打球的视频截图,但是B被切断了,只有半个身体……

    他这是在吃醋吗?谈雪松默默地疑惑。

    她点开消息,斟酌着语气回:

    【你好呀,我是来跟你一起骂矮子的。[害羞]】

    他发了一个句号。

    【。】

    【这位丑逼你很漂亮?矮子丑逼没资格骂。别倚丑卖丑,gun。】

    谈雪松呆滞了两秒。

    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啊。

    【可…不是你说的要么跟你一起骂要么被你骂……】

    【对啊。】

    【所以你现在被我骂啊丑逼。】

    谈雪松:“…………”

    她有点泄气,回复:【对不起,那我先走了。】她要去找B商量,让他们两个人互相对骂,哼。

    【等等。】

    男人又出尔反尔,噼里啪啦打了一段:【你多少岁?缺钱么,我不介意你丑,看你语气倒可以当个替身。】

    谈雪松花了好几秒才消化完他说的话,仍是无法理解。

    【……?】

    【不是瞎子别装瞎。】

    【…我不懂。】

    【老子现在需要人过来泻火,想不想赚个外快?】

    谈雪松瞪大眼,意识到机会来了。她险些握不住滚烫的手机,颤着指尖回消息:

    【好、好,你是男生吗?】

    这时他像足平时的冷漠性格,高冷地只回了一个字。

    【嗯。】

    随即分享了当前的定位,还挑衅她:【就看你敢不敢来了,来了我就让你一次赚够整容的钱。】

    谈雪松给季简念地址,还没来得及回复,他又说:【你最好性别为女,要是装男的你就死定了。】

    车子迅速重新启动。

    谈雪松眉开眼笑,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包,认真地向他保证:【好哒,你也不准走啊,不然就是胆小鬼。】

    【谁怕谁。】

    【你不是女的我能打得你叫mommy。】

    酒店恰好在另一条商圈的中心。

    季简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金碧辉煌的酒店大门前。泊好车,谈雪松和季简一起进去,照着房间号摁下楼层。

    等电梯的时候,季简略显担心,“你确定他是新郁吗,还好我跟你一块来,否则如果是骗子,你出事就糟了。”

    “不会出错的。”

    谈雪松已经将他的小号从头到尾都认真审核了一遍,连头像相册都点进去瞧了,信心满满。

    她很肯定对方就是本人。

    季简颇责怪自己当初没仔细看过新郁的朋友圈,无法为此时出一份力。

    电梯抵达楼层,缓缓打开。

    这时贝翰义忽然打过来,“你们找到沙雕没?艹我收到消息说他投河自尽了?尸体都给我打捞好了??”

    “怎么会…”谈雪松错愕。

    外放的音量比较大,季简也听见了,眉毛微皱。

    “你说这消息假不假我靠,早知道网络暴力能让他自杀,我他妈八百年前就应该这么做了,哪轮得他用丑猫来凌/辱我!”

    “呃。”

    谈雪松急着找门牌号,季简明白,于是接过她的手机,先让对方冷静下来。

    “这件事挺蹊跷的,我们这边刚好有了新郁的下落。”

    “……”

    贝翰义迅速问:“他死哪儿了,我马上联系新的打捞队。”

    季简无奈,正想说实话,小姑娘朝他挥挥手,不敢惊扰地小声喊他:“在这里这里!”

    不等他过去,谈雪松先行摁了门铃。

    “等会——”季简无时不刻担心她的人身安全。

    但是晚了。

    门像易怒的野兽,霎时间开启如血口大盆,将人吞进去,然后又“砰”一声关紧。

    季简只来得及冲到门前,他重重地拍门,大掌来回击打,一边急切敲门一边联系酒店经理。

    ……

    门内像另一个世界。

    谈雪松猝不及防地被带进来,黑暗顿时降落在她的眼前。

    只剩胳膊上紧拽她的那道力。

    “郑郑郑新…郁?”她忍不住哆嗦。

    男人的呼吸似乎近在咫尺,只是分不清左右声道。

    半响,温热的气流凑近了些。

    “嗯。”

    谈雪松顿时忘了一切,高兴地凭感觉抱过去,“太好了终于找到你啦呜呜我好想你啊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失踪了。”

    好像只抱到他的衣服…

    不过没关系,他没事就好。谈雪松乐观地想,直起腰,打算跟他好好聊——下一秒唇瓣撞到一层厚而软的东西。

    ……还隐约散发着刺鼻的药味。

    谈雪松有些出神,身板挺直不太敢动。

    她大概猜到是他左脸上蒙着的纱布……

    “怎么不继续说了,矮子。”

    郑新郁在黑暗蹲下身,眯眼瞄准,悄然无声地将左脸压到她的唇。

    “我、我…”她被他的脸给控住了。

    一片漆黑中,他倾身向前,嘴角的笑愈发肆无忌惮。

    “说你不能没有我。”

    “……”谈雪松张口结舌。

    “说你这辈子只能给我一个人操。”

    “…………”她开始面红耳赤。

    “Say you'll love me forever.”

    谈雪松手足无措,一时之间没能跟上他的思维。

    “说不说,不说我身体力行。”郑新郁不动声色地将手备在她身后。

    “……!”

    她终于认怂了,低低地念了三个字。

    “没诚意,我要开动了。”他立刻打横抱她起来。

    谈雪松毫无预兆,低呼咽呜几声,赶紧搂住他的脖子,终于超级响亮地说:“IIII Love you!”

    “我听不懂英文。”

    “。”

    见她没声了,郑新郁继续大刀阔步地往床上走。

    “松松,今天想用什么体位?”

    “!!”

    这下她终于在半空中被迫又甜蜜地重复:

    “好的我爱你我最爱你了呜呜呜。”

    他终于如愿得逞,弯唇亲了一口,从善如流地:“me too.”

    “诶你……”

    —End—

    作者有话要说: 补一个ss辱骂的翻译:

    (哪里来的丑八怪???)

    谢谢谢谢小可爱们的陪伴(*^▽^*)

    这个时候不能没有bgm!!!!

    给大家推一首喜庆的歌:

    The Kills的U.R.A Fever

    感觉超适合ss和松松他们(=^▽^=)

    我不擅长写感想,所以下章番外见啦

    (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可以留言鸭,不过我不一定会写就是了xixi)

章节目录

梦里的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工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工里并收藏梦里的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