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宋伊婚礼的前半个月,她跟蒋行沛去拍了婚纱,去了好几个地方,有四季如春的地方,也有跟京都一样寒冷的地方,拍婚纱总共花了近三周的时间。

    宋伊是孕妈妈,摄影师特别注重她的情况,多带了好几个助理过去。

    结果摄影师发现这些助理全是多余的。

    蒋总一个人把宋伊照顾的无微不至,根本用不着其他人照顾。

    宋伊皱下眉头蒋行沛都知道她想做什么。

    宋伊跟蒋行沛的正装婚纱拍了好几组,接着又是古典的,森系的,搞怪的秀禾也拍了,还有日常的小清新。

    宋伊在拍婚纱照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累。

    比她拍戏还累。

    但累并快乐。

    对于摄影师来讲,虽然拍了这么多工作量对他们来讲相当大了,但几乎不用修图,原图都能用。

    两个的比例非常上镜。

    不愧是明星和大佬。

    蒋行沛跟宋伊求婚也是在那边求的,最后一天婚纱拍摄在三点就结束了,五点吃了晚饭,蒋行沛带宋伊去小河边散步。

    小河旁边有一条木头砌成的平桥,可以近距离的观看芦苇。

    这里是四季如春,绿油油的芦苇随着微风浮动。

    风轻轻拂在宋伊脸色,很舒服,她笑容温暖。

    “蒋行沛你看那个像不像……”宋伊回头,却发现刚才还在她身边的蒋行沛这会儿不见了。

    她还来不及想其他。

    木桥两侧的蜡烛一下子闪亮亮的。

    宋伊还没反应过来。

    河面上,出现很多木筏,每所木筏上都有一个划木筏的斗笠人,每所木筏前用蜡烛呈现一个字。

    一生一世,宋宋我爱你。

    嫁给我好吗?

    第一天到这里,宋伊特别喜欢木筏。

    古代诗人笔下的渔翁,日出而作,日出而息的画面很强。

    斗笠划船很有意境。

    因此他们的婚纱照在木筏上取了几个景,她跟蒋行沛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在木筏嬉闹。

    她那个时候无意提了句:要是村里的男子用木筏跟心爱的女孩表白,肯定很浪漫。

    她没想到,她随意的一句话,蒋行沛记在了心里,还真的用木筏表白了。

    那所小木筏缓缓的向宋伊的方向

    蒋行沛站在船头手捧一束比上次结婚时候还大的玫瑰花向宋伊靠近,他的身后的木筏上是玫瑰花瓣摆放的两颗心。

    宋伊双手捂着嘴。

    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掉。

    后来,在节目采访的时候主持问宋伊:这些年,是什么能让您跟蒋总结婚这么多年了还如胶似漆。又或者,蒋总做了那件事最让你感动?

    蒋行沛为她做的感动的事,

    很多很多。

    宋伊好说蒋行沛的好几天几夜都聊不完。

    他们在一起的这些年,几乎每天都是开心的,蒋行沛每一天都能给她不同的感动。

    不过最感动的两件浪漫的事情。

    第一件是第一次跟蒋行沛过生日,他送她的星空。

    第二件就是求婚。

    多年无法忘怀。

    宋伊问过蒋行沛为什么要用那样的方式求婚?

    他说:“我的女人不需要羡慕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其他男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其他男人做不到的我照样能做到。”

    蒋行沛已经上岸,单手抱着玫瑰花,单膝跪在宋伊身前,“宋宋,嫁给我好吗?关于余生的种种承诺我不多说,我只做。”

    “……”

    宋伊抿着唇笑了,这个男人真是过分,求个婚都那么色气,让她想入非非,宋伊伸手去拿蒋行沛玫瑰花,手顺势被蒋行沛捉住。

    顷刻一颗冰凉的戒指套在宋伊手上。

    宋伊瞧着无名指的钻戒,惊讶的问,“怎么又送戒指?领证那天不是送了我一枚么?”

    这只钻戒很特别,碎钻的形状很特殊,是花过心思设计过的,钻戒的内圈有她跟蒋行沛姓氏的第一个字母。

    T和J

    童和蒋。

    蒋行沛:“那天哪个是给你戴着玩儿,这个才是我的求婚戒指。”

    “……”那么大颗钻戒用来戴着玩,有钱就是任性啊!

    婚纱照拍出来的第二天,摄影师把出来的照片发宋伊,让她选,宋伊盯着好一会,喊蒋行沛,“蒋先生,我发现浅蓝色的西装和浅色衬衫好适合你,我去跟你买一套试一试吧,别一天到晚都穿深色衬衫和西服,亮一点的颜色显年轻,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给你去买几套。”

    “……”蒋行沛。

    宋伊抱着平板犯愁,“蒋行沛好难挑选啊,这些我都好喜欢。”

    蒋行沛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不理解的问,“选什么?全部留下。”

    宋伊睐他,“当然要选啊,我要选出最好看的我嘛。”

    “……”蒋行沛。

    之后蒋行沛上床跟宋伊一起选,没一会,宋伊在蒋行沛的怀里睡着了。

    蒋行沛划着平板乐在其中,他翻了两遍,还是觉得宋伊每张都好看,选不出来。

    正准备告知摄影师照片全部要了,宋伊手机的短消息进来。

    摄影师:【宋小姐,您选好了没?】

    蒋行沛:【全部要了,账单发我

    ——蒋行沛。】

    摄影师:【好的好的蒋总。】

    于是六百多张照片出炉了。

    后来蒋行沛专门改装了一间房间,照片陈列间,房间里面都是宋伊每次出席活动,还有两个一起出门旅游的照片,然后就是宝宝的照片。

    还有宋伊的奖杯,都放在那里面的。

    宋伊跟蒋行沛在婚礼五天前去试礼服的。

    试礼服的头天晚上,傅诺儿加了宋伊的微信。

    她在微信里面说:【宋宋,我可以来做你的伴娘吗?】

    宋伊想不到傅诺儿会主动给她当伴娘,她无声的笑了几下回:【当然可以,你能来做我的伴娘我很开心。】

    傅诺儿:【嘻嘻。】

    宋伊又叮嘱:【诺诺,明天去量尺寸,我等会儿把地址发你。】

    傅诺儿:【好。】

    傅诺儿跟宋伊讲完电话,她侧躺在自己粉嫩,其实她心中一直有桩遗憾的事情。

    那就是童伊和她二哥傅祁琛的婚礼,原本都定好她是伴娘的。

    可是,童童姐却发生了意外。

    傅诺儿自那天在餐厅回来,她一直忘不了宋伊的眼睛,她的眼睛笑与不笑都很像童童姐的。

    童童姐,二哥,对她好的人为什么都相继离世了。

    哥哥在美国治疗了几个月也还没有醒来,她现在好孤单,好难受。

    傅诺儿身体圈在一块儿,双手环抱自己,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咚咚咚。

    敲门声过后,傅妈妈出声,“诺诺,睡了吗?”

    傅诺儿擦了把眼泪应声,“还没,妈怎么了?”

    傅妈妈:“你爸爸喊你下来一趟。”

    傅诺儿一边下床一边用力擦了几下不止的眼泪回,“哦,马上来。”

    ——

    蒋行沛的伴郎团为了跟宋伊的伴娘团呼应。

    他就邀请了纪彦风和齐廉。

    两位伴娘,两位伴娘。

    宋伊和蒋行沛的婚礼在京都最大的酒店世纪酒店举行的,宋伊和蒋行沛的婚礼跟酒店十分应景‘世纪婚礼’。

    那天蒋老爷子的战友,政界有头有脸的朋友都来了,蒋行沛的战友和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来了不少,商政两界的朋友都聚集在了这场婚礼上,那天不少记者在场。

    全场直播宋伊和蒋行沛的婚礼。

    宋伊和蒋行沛的婚礼直接刷屏。

    宋伊和蒋行沛结婚那天,蒋昱景从部队赶回来,他在前厅跟蒋行沛碰了一面,跟他道喜。

    蒋行沛淡笑的点头,“你嫂子在后台化妆室,去跟她道个喜吧。”

    婚宴没开始前蒋昱景来了后台,跟宋伊道喜。

    蒋昱景变了很多。

    有型的发型变成了寸头,皮肤黑了不少,骨子里还是改不到痞里痞气的气息收敛了不少,成熟、稳重了。

    宋伊跟蒋昱景聊了会儿,她发现蒋昱景变得少言少语,懂得收敛自己,不再像之前那样浮躁了。

    部队果然能磨掉人一个人的浮躁之气,让人在岁月中沉淀,成就更好的自己。

    宋伊问蒋昱景:“什么时候走?”

    蒋昱景:“喝完你跟哥的喜酒就走了。”

    蒋昱景瞥了眼宋伊微隆起的肚子,又笑着说,“下次我再回来,大概我的小侄子或者小侄女该出生了。”

    宋伊低笑,“你这个做叔叔的记得多包点红包,你哥赚奶粉钱不容易。”

    蒋昱景也笑了。

    宋伊四处瞧了一眼,不见傅诺儿。

    明明刚刚还在她身边的傅诺儿,现在不知去处了。

    大概是有意躲蒋昱景的吧。

    ——

    不得不说纪彦风和齐廉是两位非常合格的‘挡酒牌’。

    喝酒的事情都被这两包了,蒋行沛几乎没怎么沾酒。

    宋伊中途换了两套敬酒服,蒋行沛怕宋伊太累,“接下来不要去敬了,这样下去你吃不消。”

    两百多桌,这样全部敬酒,正常人都吃不消,她一个孕妇就更不用说了。

    宋伊想了想便先去楼上的房间休息了,蒋行沛今晚一时半会儿走不开,来的都是重量级客人。

    陶瓷和傅诺儿陪宋伊一起上楼的。

    傅诺儿中途接了个电话便出去了。

    傅诺儿在酒店的后院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是她妈妈打来的电话,“诺诺,上次那个秦公子你们聊得怎么样了?那天回来也没见你说什么。”

    “不怎么样,跟他没可能。”傅诺儿心烦意乱的丢了句。

    傅妈妈不依不饶:“怎么没可能了?你们之前不是同学吗?我听秦夫人说秦公子在大学的时候追过你。诺诺你听妈妈跟你讲,感情这种东西可以慢慢培养的。第一眼见的人或许是你喜欢的人,但他不一定喜欢你。而第一眼喜欢你的人,你不一定是你喜欢的人,但一定是能陪你一生的人。”

    傅妈妈的戳进了傅诺儿的心窝,她靠在方正的柱子上,按着心脏压制着哭声,不让它传出来。

    傅妈妈在电话里听出了写端倪,她问,“诺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傅诺儿捂着嘴,轻说了声没事。

    傅妈妈到底还是听出了不对劲,她皱眉,“诺诺你要是实在不喜欢那个秦公子,我和你爸爸也不勉强你,你爸爸之前有个故友他有个侄子,姓贺,这个贺公子,他……”

    “妈,我暂时不想再相亲了,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缓和一下。”傅诺儿打断傅妈妈的话。

    傅诺儿的话刚说出口,就听见傅严松在电话里大发雷霆,“缓和?等她缓和好傅氏医药恐怕就不存在了,我们一家人都住大街上去了!”

    紧接着傅妈妈脾气上来,两人吵了起来,“老傅你凭什么凶我女儿?我们家会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那个野杂种,要不是他傅家至于这个样子吗?呵,现在他一死了之了,留下这一堆烂摊子让我们收拾,我当初怎么说的,我说他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早晚会害死我们一家人,你还说我妇人之见,现在应验了吧?”

    傅诺儿不想听父母在电话里争吵,她直接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傅妈妈电话又进来,她哭着说:“诺诺,你现在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你爸爸心脏不好,刚从医院回来不久,我怕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出事,你哥哥现在这个样子,家里不能没有你爸爸这根顶梁柱。这次,妈妈这次保证这位贺公子人品端着,个人生活也检点,妈妈求你,去见一面好不好?”傅夫人在电话里说着说着哭了。

    傅诺儿咬着唇瓣,好一阵才开口:“好啦,我知道了,妈你别哭了,我见就是了,如果合适我就跟他结婚。”

    傅妈妈破啼成笑:“好,那我跟你们约时间?你看好久合适?”

    傅诺儿无所谓:“都行。”

    傅妈妈:“那明天上午,还是今——”

    傅诺儿打断傅妈妈的话:“妈,今天我在朋友那边参加她的婚礼,还是伴娘不合适。”

    傅诺儿跟妈妈讲完话她心神疲惫的紧靠着柱子。

    她整理了一会儿情绪再睁开眼眸,就见蒋昱景双手环抱身前,翘着二郎腿靠坐在她对面不远处的木椅子上,他嘴上叼着一根草,似笑非笑的瞧着她。

    他皮肤黑了些,头发也成了寸头。

    那个自诩天下第一帅的花花公子,成熟了,成为了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

    傅诺儿和蒋昱景对视小许,收回视线,转身就走。

    蒋昱景吐掉叼在嘴边的草,起身冲着傅诺儿背影喊,“怎么几个月不见,连声招呼都不愿意打了?”

    傅诺儿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蒋昱景大步追了上去,拦住她的去路,痞里痞气的问,“喂,小尾巴,我给你寄的公仔收到没?”

    傅诺儿:“嗯。”

    蒋昱景笑了,“那怎么也不回一句,我以为快递出了问题,你没收到呢。喜欢吗?怎么样跟我像不像?”他把穿军装的他订制成了公仔。

    “不知道没看。”傅诺儿撇开头。

    “为什么不看?”蒋昱景笑容浅了些。

    傅诺儿动了动嘴角,话在喉咙滚了几圈,最后说,“扔了。”

    听到这两个字,蒋昱景脸上的笑容彻底没了。

    傅诺儿趁机快步离开。

    宋伊今年跟蒋行沛一家人一起过年的,宋伊第一次知道,蒋家人来跟老爷子拜年的太多太多了,而她作为蒋家的长孙媳收的红包也是非常多。

    大年初三,宋伊和蒋行沛回来Z市,在宋伊父母家里过年。

    她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

    父母对她很好,父亲也是表面不冷不热,实际挺欢喜的。

    对他们来讲,宋伊虽不是亲人女儿,但养在身边也这么多年了,他们两夫妻之所以反对宋伊去京都的两个原因。

    娱乐圈鱼龙混杂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当年送她来他们家的人就是京都人。

    姓栾。

    他们怕她回京都后,跟家里人相认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宋伊从小身体就很虚弱,很多人都说她活不长,中途宋伊生病很严重的时候,姓栾的人来过几次,她的病稍有缓和。

    就在三年前宋伊还没上大学,生了一场大病,姓栾的把她从他们身边带走了一段时间。

    之后,好在她没事。

    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她。

    一切都好。

    现在还嫁了这么好,他们也为她开心。

    宋伊和蒋行沛在Z市待了一周才回去。

    回去的哪天正是宋伊主演的电视剧《凤于歌》首播。

    播出后收视率再创连续剧的新高。

    在同年的六月,宋伊挺着大肚子上台领奖,最佳女主角。

    蒋行沛作为特别邀请贵宾,替宋伊颁发奖杯。

    这是她第一个奖杯,还是自己的老公颁发的。

    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的奖杯只会越来越多。

    在八月中旬宋伊为蒋家产下长孙,蒋老爷子给他取名叫:蒋律言。

    寓意:

    律于行,谨于言。

    蒋行沛在微博上报喜:母子平安,老婆辛苦了。

    配图:宋伊还在休息,小被子包裹着的肉肉的小娃娃紧挨着宋伊,吸吮着自己小小的手指头,别提多可爱。

    蒋行沛说的没错,带娃的事情,几乎不用宋伊操心,一大家子人抢着带孩子,就连蒋仲庭对着小娃都尤为的喜欢,宠得不像话。

    最后,宋伊自己舍不得孩子离孩子太远,不管去多远地方拍戏,她都必须要跟小律言视频。

    小律言每次看到视频的妈妈,一边笑,一边流口水,抱着平板啃。

    口齿不清的喊:muma,muma。

    宋伊整颗心都融化了。

    再也舍不得去太远的地方拍戏,只要回到家里,宋伊整颗都是暖暖的。

    蒋行沛把她跟小律言都照顾的太好。

    宋伊跟蒋行沛幸福从爱情结晶才真正开始。

    后来,蒋行沛对她更好了。

    艳羡了整个圈内圈外的女人。

    (全文完)

    2019年6月24日星期一

    西子一笑/文

章节目录

只想爱着你[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西子一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一笑并收藏只想爱着你[娱乐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