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神君顺着点头道:“是啊。”

    沈小灯望着他,“我们已合作,我会帮你把着关的。”

    混元神君翘起唇角,轻声道:“好,都由你来决定。”

    于是,大家发现大师兄再也不是以前的大师兄,一切皆因身边多了一个人。

    聪明的人都会趁小师弟不在时找他,没想到的是,大师兄居然还会玩心机了,脸色浅淡甚至带着笑意,却故意拖延时间,等沈小灯来了后,突然变了一副略委屈的脸色。

    “小师弟,他说家里母亲生了重病要还元丹。”

    沈小灯冷哼,“什么病需要一枚上品还元丹来治?不如把家母带过来,我亲手给她治。”

    弟子吓得一机灵,连道:“不用不用还是算了吧。”

    一来二去,混元神君和沈小灯更是密不可分。

    灵兽峰峰主猛地拍了一下椅背,怒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殿里跪着一青衣弟子,他头抬了起来赫然是被拒绝的那个弟子,他信誓旦旦道:“绝对是真的,那小师弟平日来就跟大师兄眉来眼去,还有弟子多次看到他们深夜回来,还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话锋一转,试探道:“师尊,你也看到他们经常在一起的,没点什么,谁信啊。”

    “好。”峰主双手背在身后,“你下去吧。”

    “是。”

    峰主目光射.出狠光,心想到,要教训两人还不能轻举妄动,上次有峰主在掌门跟前说混大火的不是,掌门话里话外都是帮衬,不如先拿那新来的小弟子开刀。

    打定主意,他便派人请沈小灯来灵兽峰一趟。

    而他起身闪身来到一处药田。

    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立个下马威,于是振臂一招,从四面八方便游出无数条毒蛇,又隐匿于药田间,一眼望去,根本察觉不出来,等她一来……

    月上山顶时,峰主听到背后传来声音。

    他眉头立即竖起,转身大呵道:“你!如何敢在我派有不正之风——”

    还未说完,他呆住,因为来的人并不是小弟子而是混大火。

    来人一身清贵,如月下仙人,神姿令人不可直视。

    “是你?我念你是掌门亲传弟子未加责怪,没想到你却如此胆大无礼,今天我就要替掌门师兄好好教你什么叫做长幼尊卑。”

    混元信步走来,药田草叶遇之不触,如果踩在光洁的仙殿之中,峰主也不仅微愣。

    又听他嘴唇微启,眸光清寒道:“别惹她。”

    峰主更气,“一小小弟子我还惹不得了?”

    只听周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竟是他招来的毒蛇都在活动,他微惊,明明他还没有控制这些兽类,为何会有异动,很快他就发现不止是异动,无数条毒蛇都朝他攻来。

    “不能。”混元言简意赅,眸色逐渐转深。

    转眼间居然就来到了峰主面前,一股迫人的灵压使他动弹不得!怎么可能!不是只有元婴修为吗?为什么他却感到一阵从神魂处的战栗。

    混元眸光触及,峰主感到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喉咙,他惊恐的瞪大眼睛。

    “可知?”

    “知、知道了……”峰主哑着嗓子,一丝反抗之心都无法升起。

    混元收手,利落的转身离开。

    峰主落在地上,犹有余惊。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更三千爱意的存稿去了

    惊骇

    第二日, 告密的弟子被逐出内门, 成为外门弟子后又被派出修真域界,十年内不得回纯阳派。

    灵兽峰峰主闭关修炼,近两年都不会出关,灵兽峰一脉声势顿时下降许多。

    这些沈小灯全然不知,灵兽峰峰主派人叫她, 结果还未走近就被混元拦下, 外界变化如何自然影响不了她。

    渐渐的,派内弟子也知道这新来的小师弟地位不容小觑, 得罪她比得罪大师兄可怕多了,以前若有似无的困扰,这下彻底平静下来, 沈小灯也更加集中精力恢复修为。

    与此同时, 在沈扶摇身上也发生着奇遇,只是没有没有纪飞尘在一旁,奇遇也许就变成了噩运。

    自从沈小灯逃离云泽仙府一切就变了, 先是父亲大人被关入宗祠, 再是星招表哥也没管过她,而她自己也对云泽仙府对沈家也失望透了, 于是沈扶摇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长越。

    她去了长氏仙门,长越却闭门不见。

    等了好几日,长越才将她带到一棵树下,也不看她,只是把手放在树上, 眸光半垂。

    沈扶摇唤他长越哥哥,他也不回应,只是哑着声音说道:“扶摇,以后你就只是我妹妹。”

    她心里大惊,这是什么意思?沈扶摇还想再问,却看见长越垂下的另一手里握着一个物件,正是一个玉色剑穗。

    初次回云泽仙府她就知道,沈小灯捏碎了少时她亲手送给长越的剑穗,要是捏碎,为何会出现长越哥哥手中?难道是长越哥哥重新做了剑穗?无论是哪种可能,沈扶摇也知道,长越哥哥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其他人。

    泪水从她脸颊滚落,但是再也唤不起那人的心疼怜惜。

    她失意心伤,醉心于秘境探索,修为也越来越高,但是沈扶摇还是太孤独了,修真域界喜欢她的人不在少数,可都比不上长越,甚至连那个魔族都不如。

    想到殷慈,沈扶摇心口一烫,便尝试着召唤殷慈,看到那黑影的一刻,沈扶摇欣喜万分但看到殷慈身边的人,沈扶摇就知道并不会如她心中所想。

    后又在神宫见到那人,沈扶摇惊鸿一瞥,从未见过如此神仙人物,就算是长越哥哥和殷慈也不及他,但是她想不通,为什么的同时见到他,他的眼里只有姐姐……

    那个受尽宠爱的沈扶摇慢慢的已经离她而去,她如今没了家族庇佑,也没了长越疼爱,魔族暗中帮忙,偏偏就连她引以为傲的天资经过岁月,也变得磋磨浑浊。

    索性,她运气不错,还能探访秘境,不断的增加修为。

    只是运气也有用完的一天。

    听闻鬼王一事,她颇为好奇,便摸索着来到传闻中地宫所在的埋骨坟地。

    却意外的打开了地宫禁制结界,埋藏在底下的万千鬼差皆从地下飞了出来,一时之间,埋骨坟地如黑云蔽日,竟不见一丝光明,沈扶摇低声惊呼,躲在一界碑下双手抱头,就算她再傻,也知道自己干了件错事!

    那些鬼差本由人所变,现在失去了朝玉京牵着那条绳子,张牙舞爪的就扑向了修真域界。

    原本就受创的修真域界如一只待宰的肥羊。

    “掌门,杨然他们回来了……只是……”后面的话没说完,后面的人便被抬了回来。

    受重伤的人被抬了上来,身上八大处界有剑伤,细看之下,出气多进气少,更可怕的是剑伤之上还覆着一层森森鬼气,让伤口难以愈合。

    掌门见杨然惨状,拿出一玉瓶,给杨然喂了磕还元丹,如此杨然的呼吸才逐渐平稳。

    如果要恢复到从前可能非一两日能办到,在纯阳派杨然已是佼佼者,此次下山却受了如此重的伤可见山下的情况有多危险。

    “掌门……”杨然恢复了力气,才开口说话。

    掌门叹道:“先休息吧,修养几日再说。”

    但杨然却坚定摇头,“不行啊,师尊,整个修真域界一天都等不了了。”

    掌门蹙眉,“到底发生了何事?”

    回想起下山看到的一切,杨然目露恐惧,颤抖着声音道:“是劫数,是整个修真域界,是所有凡人修士的劫数……”

    “到底怎么了?难道是魔域突然发难,灵魔之争也不是没打过,不要害怕。”

    “不是魔族!”杨然瞪大眼睛,“不是魔族,是鬼……是失去鬼王的鬼差,他们皆是道君也有大能,他们吸取人之怨憎恨气,所向披靡,没人能拦得住,他们不是人不是魔,只想占领修真域界,把所有的地方都变成无边地狱啊!”

    杨然躺倒在床上,喃喃道:“这是灭世。”

    沈小灯也听说了地宫开启的消息,现在的修真域界恐怕在水深火热中。

    她立在湖边,出神的望着湖面,湛蓝的水面倒影着厚厚的云层。

    “小灯。”

    混元神君走到她身边。

    “混元。”

    默默的陪她看了一会湖水,一条红尾锦鲤慢慢游了过来,浮出水面,吐出一个小咕噜泡,很是可爱。

    “这锦鲤是感觉到你的气息才游过来的吗?”沈小灯道,动物倒是比人更有生命的本能。

    混元神君瞧了一眼那小鱼儿,轻声道:“也许是为你而来呢?”

    “我?”沈小灯自嘲一笑。

    神君道:“过不久,掌门定会派我们下山,这是整个修真域界的浩劫,无人能躲。”

    沈小灯说道:“嗯,既然是劫数,就算换一种方式,该来的还是要来。”

    混元神君,“那你想去吗?”

    沈小灯看向她。

    混元神君隐秘一笑,眸光认真,“只要你不想,不想沾染这些事情,不想再救修真域界的人,我都可以帮你,飞升仙界也是眨眼的事情。”

    这对沈小灯来说是劫难也是机会,但是只要是沈小灯不想做的事情,管他天下如何。

    “我也不知道……”沈小灯头一次出现犹豫的神情,“别人生死又与我何关,只是……”

    “也许你到时候就能做决定了。”

    “嗯。”

    正如混元所说,很快掌门便召集门下所有人下山,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他们纯阳派也不能置身事外。

    沈小灯跟随大师兄一队人出了纯阳,很快便来到山下最近的一个城镇中。

    远远看着便觉着不对劲,阴黑的魔气笼罩着城镇,一股压抑的感觉令他们这些修士颇感沉重。

    胆子小的弟子们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看到了惧意。

    几个月前,这城镇可还热闹无比,人来人往,可是现在一片寂静,俨然变成了鬼城。

    他们退缩时,沈小灯几人已经走了进去。

    秋风萧瑟,人烟罕见,宽阔的街道上只有埋着头逃出城的人,只有他们这些修士弟子才往里面走,几个白灯笼挂在街边,怎么看怎么渗人。

    他们纯阳派弟子穿着整齐的服装,面色白净,皆握着长剑,引得城内仅剩的活人侧目。

    突然,一个老妇人抱着一个小女孩冲了出来。

    “谁?!”

    “你们可是纯阳派的仙长?”那位老妇人面容凄苦。

    沈小灯淡淡道:“是,老人家你可有什么事?”

    那老妇人大喊道:“各位仙长,请问,能否将我孙女带到你们山上去?她父母皆亡,我一老婆子,哪里能带她躲过那些魔鬼?就算躲的了今天,在乱世里,这小孙女能活到几年呢?求求各位仙长了。”

    说完,她生怕他们不答应,连忙大路中央使劲磕头。

    “好可怜啊。”他们正派弟子都有恻隐之心,一人开口道:“可惜我们内门弟子不能随便进人,但是去外门当个浇菜种花的,掌门应该不会说什么。”

    老妇人一听,喜的连连磕头,把身旁的小女孩往他们那边推,“快去快去。”

    就在小女孩懵懵懂懂的向他们走过去时,从四面八方突然冲出许多行色悲惨的人,但他们并不是来伤害他们的,而是都抢着把亲生儿女们往他们手里送。

    一时之间哀声四起,他们穿着破烂的衣服,流着眼泪,都救他们收下孩子们。

    如果说之前只觉得这座城很惨,那现在便是触目惊心,是有多绝望多疾苦,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走。

    一股重压按在了他们心头,他们能救下刚才那个女孩,能就下这座城的孩子,那他们能救下整个金鳞九洲的人吗?

    哭声没有停,沈小灯望着他们深深吸了一口气。

    有时候有些事情,或许她根本没有选择。

    纯阳派弟子们手足无措时,城内突然响起一声吼叫,这声音似兽似魔,叫人心慌,聚集在他们面前的城民们大惊失色,连叫道:“是他们,是那群鬼将,他们杀过来了,快跑啊!”

    众人如鸟兽散开,飞快的向城外跑去。

    而剩下的弟子们也凝神屏气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最初是一个鬼差骑着马走了出来,他们心里稍定,紧接着一个个鬼头都冒了出来,一只高约三丈通体血红的老虎掉着几块残肉,也走了出来。

    普通纯阳派弟子哪见过这阵仗,不由得一时惊骇不已。

    这个时候,多说无益。

    混元朗声道:“结阵!”

    他们纯阳派弟子齐齐出动,分别站在天罡地北,双手握剑,灵气同时从长剑中推出,结出一张巨网,那巨网朝鬼差们扑去。

    一部分实力低下的鬼差被这灵网网住,只能束手就擒,而有几个鬼差却快速出剑,一举冲破灵网,转眼就行至他们面前。

    “啊,快上快上,杀了他们!”纯阳派弟子皆冲了出去。

    可是,这些鬼差跟修士跟魔族都不一样,他们无惧无喜,没有感情,只有杀戮。

    纯阳派弟子遇到他们哪里能斗得过。

    眼见着快要覆灭,沈小灯只能唤出纯钧巨剑,浩然正气突破天际,世人之人,或许有人没看到过沈小灯的样貌,但没人会不认识纯钧,云泽仙府至宝,纯钧老祖飞升仙界唯一留下来的仙器。

    “是纯钧……难、难道小师弟是……”剩下的话实在太过震惊,他们谁都不会想到,日夜相处的普通小师弟会跟沈小灯联系在一起。

    一剑封喉,普通元婴级别的鬼差都不是沈小灯的对手,可是到了化神境界的鬼将就不那么好对付了。

    “我好像看见过你……”那鬼将红眼白脸,形状恐怖,“算了,杀之。”

    沈小灯也不废话,提身冲上前去。

    混元神君也握着剑飞身而去,只是身体的修为仅到元婴期,能帮上的忙很有限。

    两个化神期大能战在一起,众弟子终于能确定沈小灯的身份。

    只是沈小灯刚恢复修为,跟对方打起来有点吃力,最后一击才把长剑一转,削掉这死去大能的头颅,她深吸一口气才慢慢收回剑。

    “小心!

    沈小灯转头,却见混元扑身过来,把她挡在身体下,还未反应过来,刚才那只鬼虎倏地咬中了混元神君的身体。

    “大师兄!”纯阳派弟子惊呼,咬牙提着剑将那只鬼虎斩杀。

    一滴滚烫的血滴在沈小灯脸上,她错愕的看着混元,看见他脸色如纸张一般白,身体不断的流出鲜血。

    “你……”沈小灯声音微哑,她连忙摸出一颗丹药,混元握住她的手,轻轻摇了摇头,“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没事的,这幅身体死了,我的神魂会自动回到仙界,只是暂时不能照顾你了。”

    沈小灯摇头,“你为什么要救我。”

    还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是神君而她只是个修士。

    混元神君握着她柔软的手,勾唇一笑,“因为你不能死,我还等着与你同尝天下美食游尽美景,我一个人实在……太寂寞了。”

    沈小灯抬眼看他。

    这幅身体渐渐失去呼吸,一众弟子扑上来大哭。

    望着混元神君闭上的眼睫,他面容沉静就像睡着了一般,沈小灯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戾气,她缓缓放下他的身体,握着纯钧站了起来,低声道:“你们带他回纯阳派,好好安葬。”

    “小师弟,你要去哪里?”

    沈小灯抬头道:“魔域。”

    夜色幽静。

    南面的幽冥宫灯火通明,不时有做事的魔族从幽冥宫出来,行色匆匆,藏灰色的天空中,一只大鸟滑翔而进,落到地上时变成了一个黑袍人,那人埋着头径直走进宫内。

    原本宽阔空旷的幽冥宫现在摆满了书籍,案牍上,黑发女子正在书籍上做批注。

    “凃玉大人。”

    黑袍人跪在地上,恭敬行礼。

    “起来吧。”凃玉放下书,露出一张肃静的小脸,问道:“怎么样?”

    黑袍人道:“打探到了。”说着他将手里的长书卷似的纸张放在了凃玉面前的案牍上。

    凃玉打开细细看完后才道:“太猖狂了,这下修真域界难免一场生灵涂炭了。”

    黑袍人道:“是啊,都怪那胆大妄为的女子。”

    “你说沈扶摇?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自是留在修真域界努力抗敌赎罪。”

    “不过,修真域界的人不一定能原谅她。”凃玉翘起嘴角,“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希望这次修真域界的人不要再脑子不清醒了,她怎么能比得上魔神大人。”

    想起沈小灯,凃玉唇角按下,她多想也出魔域找寻她,可是魔域的事情实在太多,又来了个长越,她根本无法走开。

    “你下去吧,有什么消息就回来告诉我。”

    “是。”黑袍人又从幽冥宫飞了出去。

    窗帘微动。

    凃玉抬眉厉声道:“谁?”

    夜风入殿来,视线范围内,一道黑色修长的身影徐徐走近,凃玉的瞳仁越睁越大,最终手里的纸页落的满地都是。

    要说魔域这位凃玉大人,最爱书惜书,别说把书页扔到地上,就算沾上了一滴水也心疼不已,可是现在,她眼睛里哪看得到书啊,她的眼睛里尽是一个长发如墨,脸如白玉的清雅绝色女子。

    凃玉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惊喜的叫道:“魔神大人!”

    沈小灯瞧了她一眼,道:“凃玉,你长大了。”

    一句简单的话,凃玉瞬间红了眼眶。

    两人叙旧后,漫步在魔域之上,下面有很多盏明灯,却很少听见尖叫咆哮声,凃玉垂眸道:“虽有约束,但魔族毕竟本性难改,魔神大人,我一直在努力着,如今也算不辱使命。”

    沈小灯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凃玉又想哭了,但是她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现在哭多少有点丢人,更不要说是在沈小灯面前。

    她哽咽道:“多亏了魔神大人,不然谁能相信魔域会变成今天的样子呢。”

    沈小灯拂袖,挥去魔域上空她们脚下的灰云,道:“但那些地宫之鬼迟早会打到魔域来。”

    凃玉一惊,“魔域……怎么会。”

    沈小灯道:“当初朝玉京想的就是灭世,这个世包括不仅指的是修士,还有魔还有凡人,他想要的是一切都重启。”

    凃玉一拍手掌,恨声道:“这朝玉京真是可恶,死了也不让人安生。”

    沈小灯长睫微颤,低声道:“可是最后他用自己的神魂救了我。”

    心底一惊,凃玉看向沈小灯,小心翼翼的问,“那……魔神大人是同情他了?”

    “也不是,只是觉得造化弄人。”沈小灯道:“不说他了,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叫我魔神?”

    凃玉仰脸一笑,“因为你就是啊。”

    她又道:“那我们何时率一众魔族攻打地宫?”

    沈小灯道:“明日。”

    凃玉乖巧点头,又想到什么,纠结的皱起眉头,说道:“但是魔域有一部分人不听我的啊,都是北面长越的人。”

    上次沈小灯跟朝玉京大战后,长越虽身受重伤但并没有死,他坦言身上有一半魔族的血,加上长氏被毁,修真域界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于是他就来到了魔域,很多魔族信了他的魔君身份,加上长越有几把刷子,于是身边有多忠心的追随者。

    发展至今,可以说魔域有两位强者,一个是凃玉一个便是他。

    将局势细细说明后,凃玉有些苦恼道:“怎么办,难道还要先杀了长越,可是太费时间了。”

    “不必杀我。”微沉带点嘶哑的声音从云雾后传来,那人缓缓走来,“我自己送上门。”

    一头银色发丝在夜空里像是雪,他穿着深黑色的外袍,眉目如远山,一点泪痣似是无情又似是深情,他视线落在沈小灯身上又收了回来。

    “我也愿意携魔族一同出去抵御鬼族。”

    凃玉惊讶的看向他,又看了看沈小灯,心中了然。

    终战

    金鳞九洲的土地燃起无数大火, 血腥正一点点的覆盖整片大地。

    在绝望之时,一个消息顷刻间传遍修真域界, 那便是沈小灯出现了!

    到目前为止她是唯一一个能抗衡鬼族的人, 更何况她还杀了鬼王朝玉京,连鬼王都能打败, 对付地宫的这些鬼族肯定也有办法,有她在便是希望,可是还未等大家高兴起来,又有人说沈小灯消失了。

    去哪儿了?

    很快, 众人就知道了,沈小灯是去了魔域,还带了无数魔族来到修真域界, 一路向埋骨坟地赶去, 据说是带魔族打鬼族。

    听到这个消息,修真人士无不惊讶,沈小灯他们是全然信任的, 可是魔族?那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凶残险恶的魔族, 怎么能让人放心。

    犹有参与过魔灵大战的修士, 抱着剑说道:“早说这沈小灯杀鬼王有功, 但和魔族勾结也是板上钉钉的事,难道魔与鬼还要分个高低?我看啊,都不值得信任。”

    对于此种言论,炼家小少爷嗤之以鼻, 沈小灯与朝玉京一战后,他就彻底成了沈小灯的粉丝,自从知道沈小灯率魔族出发去了埋骨坟地,也领着诸多修士前往助阵,并且发话,助她者得上千灵石。

    同时,眼看着魔族路过家门并不骚扰的人也慢慢站在了沈小灯这边。

    “要跟之前几大世家相比,我宁愿相信魔族。”

    “呸!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嚼些灵魔有别这套老掉牙的东西,管他是人是魔,不如一起抗敌!”

    “说的是,为了肃清天地,我愿意和魔族一起战斗!”

    在灭世之灾面前,还有什么成见不能放下,一时之间,修真域界群情激荡。

    沈小灯纯钧巨剑划开一片暗色天地,破开地宫瘴气。

    身后的魔族龇牙咧嘴盯着前面。

    而她身边左边站着长越,右边站着凃玉,十二魔将只等沈小灯一声令下。

    地宫前黑压压的一片如同绵延不绝的乌云,埋骨坟地从千年前就是金鳞九洲的英雄冢,可是谁能想到,他们死后会变成如此呢,朝玉京一心想要灭世,百年间不知道做了多少鬼差傀儡,这灭世盖子一旦打开就难以合上。

    沈小灯握紧纯钧,这注定是场硬仗。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风声传来,无数灵气向埋骨坟地汇聚,众魔族一惊,沈小灯抬首看去,灰暗的天空中一道道亮色划过,白衣持剑的修真者都向飞来。

    站在□□上的炼无双看到沈小灯,努力挥舞着手,“我来助你了!”身后的几个金丹修士连忙左右护好他,免得他不小心跌下去。

    “我们也来助你了!”后面的众修士手运灵力,结出法阵。

    而佛修跪坐念经,无数经文伴随着灵力飘荡在整个埋骨坟地,驱散这里的阴沉鬼气。

    后面的魔族小声讨论,他们没料到,这群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的修士会心平气和的跟他们站在一起。

    修士望着这群魔族何尝不是心生感慨,这些无恶不作的魔族是怎么想到要来帮助他们呢?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站在最前端的那女子身上。

    手持纯钧巨剑,红唇微抿,肩头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一黑一白两小人,白色小人散发灵气,黑色小人散发魔气,要是他人定会惊异,这灵魔是怎么共存的,但发生在她身上,又觉得再合理不过。

    沈小灯一直在创造奇迹。

    向来唯血脉天资论的修士在她身上看到了,双灵根也能成就一番天地的努力;受世家阴影遮挡的修士在她身上看到了永不放弃的志气;而魔族,是她带领他们走上了另外一条不敢想象的路线。

    也许,今天是灭世的一天,也许,今天是修真域界重新开启的一天。

    有人感叹,“如今人魔灵鬼族都到齐了,就差妖族了。”

    一语成谶。

    空幽轻灵的嗓音从远处飘来,所听之人顿觉周身舒畅如站在袅袅云端,更甚至如痴如醉,就连生性残暴的魔族都忍不住停下侧耳倾听。

    “多年未见,你的修为大为精进。”沈小灯的声音一道清流,叫醒沉醉的众人。

    他们不由得暗自心惊,这是音惑啊!要是在对战时如此疏忽,颈上的人头早就不见了吧。

    顺着沈小灯的视线,他们看到一道墨蓝色的身影,来人额间戴着一颗蓝色玉石,身姿优雅,形态高贵,正是边境之海才有的鲛人族。

    他后面跟着数不清的妖族灵兽,看样子都是来帮他们的,可是妖族向来站在中间,四处为家,不会帮助任何一方,如今怎么会参与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月望视线停在黑衣女子身上,再难移开。

    “不辜负您的期望。”

    他朝着她露出一个笑容。

    为了今天,他等了太久,离开魔域后他回到边境之海,意志消沉,虽然族人都救了出来,她完成了对他的承诺,可月望还是不开心,沈小灯大约是再叶不会跟他有瓜葛。

    直到族长沉痛的对他说道:“月望啊,以后鲛人族就托付给你了,别急着推辞,要重回她的身边,你就要有价值,要有理由……她非凡人,若你能成为鲛人的族长,若你能成为妖族的首领,才能跟上她的脚步。”

    瞬间如醍醐灌顶,一步一步,他成为了鲛人族的族长,杀了上任妖皇,成为今天的月望。

    他已经有足够的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真的是妖族!”一个小魔族兴奋的低声说道,原本他身侧只有他一人,现在有了修士有了妖族,本来望着乌压压的鬼族,他有点胆怂,现在嘛,居然有了几分会胜利的自信。

    听到月望的话,沈小灯轻轻摇头,“你没有辜负的是你自己。”

    她的视线望过众人,手中的纯钧巨剑一扬,“今日无论成败,大家定要记得这是为自己一战!”

    为自己而战……身侧的长越低头一笑。

    这可比那些假大空的话好听多了。

    大家也是微微错愕,他们还以为沈小灯会说,为了天地正气为了拯救世人,不过她说的也对,这可不是为自己而战吗?

    汹汹战意燃烧,沈小灯握着纯钧率先冲了出去。

    天上的修士,地上的妖魔两族,紧随着她的动作冲了出去。

    这一战是所有人打过最艰难的一战。

    鬼族的强大令他们心惊,可是当看到沈小灯如破开虚空的长剑,生生的把地宫撕裂出一个长口,他们便心生勇气,不断的前进。

    沈小灯吞下一颗丹药,握着纯钧的手微微一颤,已过一天一夜了,可每当她抬起头,这些鬼族还在。

    只要有一个鬼族在她就不能倒下,她倒下后面的人就会都倒下。

    她越阶杀了两个化神期大能,但是她不确定能不能杀第三个……

    抬起头,沈小灯下意识的挥剑,但堪堪停在那人面前。

    “……扶风?”

    面前之人还拿着她的木弩……双眼泛着淡淡的灰色,一动不动的这里,然后缓缓将木弩瞄准她的额头。

    他想要杀她,不,他不会的,沈小灯盯着他的眼睛,扶风的眼睛里写满挣扎,好似看出她是谁,但是另一方面朝玉京放在他脑中的鬼线也在影响他。

    “啊、额!”

    喉咙里发出不成调的声音,扶风握不住手中的木弩,脑中混混沌沌的似乎又有一副画面,那是个极为美丽光亮的地方,有个女子,有个木弩,还有清亮的声音。

    “……灯……”

    沈小灯望见扶风的灰色眼睛隐约发出一点光,然后光芒愈盛。“你清醒过来了?”

    扶风没有回答她,只是皱紧眉头,像是在纠结。

    他手中的木弩掉落,抱住自己的头喉咙里发出低吼声,扶风双目瞪出,牙齿咬出了鲜血,极力抵抗,最终才获得一丝清明,他看了沈小灯一眼,竟然从后耳出硬生生的扯出一根鬼线。

    这鬼线一遇到空气便化成一团烟雾消失。

    而鬼差没了鬼线也会瞬间变回死亡的状态,眼中的灰色褪去,他望着沈小灯缓缓露出一丝笑意,然后落在地上,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彻底失去所有意识。

    白色小人喊道:“灯灯灯,他又死了吗?”

    沈小灯点头,“你们两个把扶风抬下去吧,远离战场,让他保留完整身体的走。”

    “好。”黑色小人点头,跟白衣小人联手把扶风抬出去。

    用灵力把声音传到每人的耳朵里,沈小灯朗声道:“斩后耳,毁鬼线。”

    惨烈的战场终于扭转。

    只有让这些拥有无尽战斗力的鬼差失去控制才能打赢,得到沈小灯的方法后,那盘旋在埋骨坟地的鬼族一点点的被消灭。

    死后,尘归尘,土归土,对于这些被制成鬼族的人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除了一些执念颇深的……沈小灯看向从后方冲出来的鬼族,他正在吸收埋骨坟地所有的鬼气,然后肉眼可见的变成了五丈高的巨大人身,他仰天怒吼,顷刻间杀死围过来的修士。

    沈小灯深吸一口气,用灵力包裹住自己的手和纯钧,毅然决然的向他斩杀而去。

    结局

    沈小灯浑身的灵力疯狂转动着, 手中的纯钧巨剑变大数倍,犹如一把天剑, 抬起时遮天蔽日。

    她的血与汗混在一起,顺着修长的手臂落下。

    黑色双瞳发出耀眼的光芒,抬剑,落下, 无数剑气如齐发,巨鬼族匆忙遮挡。

    沈小灯丝毫不停歇的发动攻击, 直至丹田枯竭, 一丝灵力都难以调动,直到手臂已经没有知觉,直到对方被砍的连连倒退,没有还手之力。

    ……最后一下了, 沈小灯的剑朝向对方挥去。

    惊恐的巨鬼族卑鄙的抓了一个修士挡在自己面前,可是他知道正值战局关键时刻, 拿这个威胁恐怕无用。

    但是那锋利的剑气堪堪的停在了面前。

    “……呼。”沈小灯喘了口粗气。

    对方一喜。

    那修士大义凛然的闭上眼睛颤抖道:“不、不要手下留情, 死我一人换苍生。”

    周围的修士见到此情况, 也连忙对沈小灯说道:“快下手啊,机会难得, 除了你现在无人能杀了他?难道我们牺牲的人都要白费吗?”

    长越的寒剑划过一鬼差的脖颈, 转头看了过来, 黑色的瞳仁有几分深思。

    面对生死抉择,沈小灯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静止了。

    所有的声音都瞬间消失,只剩下她的呼吸声, 狞笑的鬼族,害怕的修士,急切的众人,还有稳当当悬在空中的纯钧。

    她眨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如一片蹁跹的落叶。

    沈小灯这一剑没有穿透挡剑修士的胸膛,自然也没有斩杀那个巨大的鬼族,埋骨坟地响起鬼族嚣张的大笑声,他一把扔掉修士,他亦知道此时沈小灯已是强弩之末。

    众人哑然,睁大双眼,眼睁睁的望着巨鬼的手穿过沈小灯胸口。

    然后沈小灯如一片落叶,归入大地的怀抱。

    “沈小灯——!”不知是月望还是长越先喊出这一声,但无论什么,沈小灯都听不见了。

    她感觉不到死亡也感觉不到疼。

    黑色的瞳仁望着天空,她看见了自己的一生,第一世,她学会了仇恨与不忿。

    沈小灯如同一个旁观者看到自己爱上长越,看到长越毁了她的容,看到朝玉京将她的神魂消灭,那种刻骨的痛意曾让她在深夜颤抖,现在她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有平静,无比的平静。

    第二世,她看到自己一刻也不敢松懈的修炼,用尽心力的报复,她看到长越的眼泪,看到殷慈陨落,看到朝玉京死去……那种快意,现在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这一切的一切如同循环的因果,顺应天命。

    走完这一遭,沈小灯即不觉得痛恨也不觉得快意,那无时无刻束缚着她操控着她的东西现在都如云雾一般散开,从此以后,她不为任何事情任何人而活着,只为了自己。

    就在大家为沈小灯的死哀恸不已,为修真域界的未来而绝望之时。

    顷刻间,埋骨坟地的鬼气突然瞬间散尽。

    乌云笼罩的天际如碧洗过,紫色的云彩铺成在坟地之上,绵绵不绝的灵气从一个地方散开,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那里,正是沈小灯倒地之处。

    “这、这!”大家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心里隐约有个难以置信的猜测。

    接下来的反应证实了众人心中的猜测。

    原本死去的沈小灯又活了过来,她紧闭的双眼,身体漂浮在了半空中,墨色的长发如瀑布般飘舞,浩瀚的灵气都汇聚到她的身体里,又福泽在场的每一个人。

    鬼差触及则消,化成轻烟在彻底在埋骨坟地死去。

    沈小灯竟然以死成道!

    千百年来,她还是第一个大乘期的修士,只要扛过雷劫,就能飞升仙界。

    仙界!多么遥远又熟悉的词语,在灵气浑浊的如今,早就不像万年前灵力充足的修真域界,千百年来,几乎从无人飞升,世家名门堕落**也有这个原因,可是今天,众修士抱着拼死一战的一天,居然有修士飞升了。

    不可谓不令人惊叹。

    赞叹的同时众人又不由得担忧,就算沈小灯来到大乘期,凭借她现在的状况,也难以渡过雷劫。

    正想着,紫色浮沉的天际突然变成浓重的黑色,一道蓝色的闪电划过眼前。

    “轰隆轰隆!”

    第一道雷劫来了。

    沈小灯唰的睁开眼,双手结印,制成护阵。

    第一道雷劫轻易而过,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却越来越厉害,沈小灯恢复过来的脸色又瞬间变得苍白。

    正揪心之时,沈小灯咬紧牙关,硬生生的挺过了雷劫。

    仙界之门缓缓在她面前打开。

    即使是望着这幅画面,众修士都受益颇多,有了突破之意。

    就在大家以为沈小灯就飞升离开时,没想到门的那边反而走过来一个蓝衣青年,灵光耀眼,他们看不真切,但这身影的气势竟让他们从心底生出畏惧和崇敬之心。

    青年声音如玉,“我来接你了……”

    沈小灯道:“终于飞升成仙。”

    青年眸光微转,“是成神,魔神。”

    待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众人才从那一光幕中回过神,如、如果没听错,沈小灯居然飞升成神了!还是魔神!

    凃玉最先反应过来,大声叫道:“我就说!我就说!她真的是魔神大人。”

    魔族众人听到这句话齐齐打了一激灵,不知道为何,他们同时觉得无形之间真的有人在看着他们,不是以往规训所能达到的效果。

    修真域界的诸位也惊异的盯着魔族,如今魔域有了魔神,那跟人又有什么区别……

    一百年后。

    凃玉飞升仙界,据说沈小灯也出现在魔域上空。

    到此魔族的众人终于知道,他们的命运真的发生了改变,普通魔族也可以飞升,他们再也不必自甘堕落,原本就跟修真域界和凡人界接触的魔族,更加小心慎行,潜心修炼。

    而其他域界对魔族的看法也在慢慢发生变化。

    凃玉飞升后,魔域只剩下了长越,他自然成为了魔域的魔君。

    可是,他却是一个不能飞升的魔君。

    长越站在幽冥宫前。

    银发飘散,脸庞如冰山之雪,多年来,再也没有什么让他动容能让他有笑意,长越终于成为了一名剑君,无人敢犯魔域,他把自己和心都关在了魔域,这里有他,也有她,一齐关在了回忆中。

    远处魔族正在修建城墙,鳞次栉比的房屋坐落在南面,有小魔族嘻嘻哈哈的从房屋里跑出来,一路摘花惹草,进了书院。

    他抬起眼眸,望着曦幕微启,时光流逝。

    天地匆匆,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一切却又什么都没变。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再写个甜甜的番外就好啦。感谢在2020-01-06 23:15:00~2020-01-07 23:40: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于夏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当四个大佬的白月光替身重生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鸽并收藏当四个大佬的白月光替身重生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