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五月下旬,天气已经很热,槐树又都繁茂起来,阳光透过树冠洒在地上,全是细碎的波纹。

    周五到了下班时间,舒杨正准备锁门,从图书馆另一头匆匆跑过来一个学生,边跑边喊:“舒老师!”

    他于是停了手等在原地。

    这学生几乎每天都会来古籍室,今天没来舒杨也注意到了,这会儿冲她笑了笑:“别跑,小心摔了。”

    女孩子也不知道是跑累了还是怎样,站到他面前的时候脸有点红,快速又小声地说:“舒老师,我做文献作业有个问题,得查查再造善本,现在可以吗?周末见不……周末古籍室不开门我就现在过来了,是不是影响您下班了?今天老师拖堂了我刚下课。”

    “没关系,可以的。”舒杨耐心地等她说完,笑了笑,重又打开门让她进去。

    女孩子熟门熟路地在来访登记表上签字。

    前年九月张老师彻底退休。

    图书馆古籍室重招管理员,那会儿舒杨和成新意刚回槐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舒杨参加了招聘考试。

    最后他从一众进入面试的人中间被拎出来,接了张老师的班。

    这两年几乎是打卡似地上班,他资历浅又不是教学岗,也不可能参加什么科研项目,古籍室在省大是个闲散单位,连开会都不太用得着的那种,他时间空得多,于是把读研时候做过的校本拿出来重订了一遍。

    没想到那稿子去年年底刚完成,转头就被成新意偷偷发给了尚峰。

    槐城古籍和槐城出版合作的丛书一直在陆续出版,那本唐人集子成了其中之一,在今年上半年发行了。

    这也算是舒杨跟槐城出版最后一点缘分。

    因为害怕图书馆进一步要求学历,也想再做点其他事,今年舒杨准备要复习考博。

    那女孩儿去找自己要的书了,舒杨就坐在门口的办公桌边等着,没多会儿成新意的电话打了过来。

    “哥你下班没?”成新意问。

    舒杨:“还有会儿,有个学生在查资料,快了。”

    “怎么又这样?”成新意不满意地说,“咱们时间不多了,马上就要决赛了你上点儿心!”

    “一个社区篮球赛也值得你这么紧张?”舒杨有点好笑地应。

    成新意不满意地“喂”了一声。

    不等他接着“教育”自己,舒杨忙说:“好好好我的小祖宗,我错了,我上心我可上心了,你别气。”

    话音刚落,那学生刚好从里面查完资料出来。

    她似乎是听到这句了,愣了一下,站到旁边小声说:“老师,我可以了,谢谢您。”

    舒杨点点头,对着电话说:“好了我下班锁门了,乖啊,马上回。”

    他挂了电话起身,收拾好登记表。

    那学生就等在门口,锁了门两个人一起往楼下走。

    出了图书馆,女孩儿笑:“舒老师刚才是在跟女朋友打电话吗?是不是我耽误您回家的时间了?”

    舒杨笑了:“没有耽误,他就是脾气不太好,得哄着。”

    女孩儿怔了一下,指指旁边一条路:“舒老师再见,我走这边了。”

    舒杨点点头:“再见。”

    走了没几步,成新意从旁边过来,跟舒杨并肩走着。

    舒杨看他:“不是让你在家等着吗?过来干嘛?”

    “过来抓你。”成新意有点不开心,小声说,“难怪呢半天不下来,又是那个漂亮小姑娘,我都看到她跟你一起走好几次了,你是不是每次都给她开后门来着?怪不得你有时候下班了都不着家,你们古籍室的规矩都被你坏了!”

    舒杨忍不住笑:“人家爱学习。”

    成新意:“别说你看不出来。”

    舒杨转头看着他,冲他勾勾手指。

    成新意凑过去,舒杨说:“刚才跟你讲电话没避开她。”

    “这还差不多。”成新意哼了一声。

    舒杨心里觉得好笑,岔开话题问:“手里的曲子做完了?”

    成新意点头,揉了揉后颈:“刚刚做完,前段时间写的曲子也编完了。我觉得我得少接点活儿,这段时间都没好好运动过,不痛快。”

    舒杨看到他动作,伸手帮他捏捏肩,应:“明明每天都在运动。”

    成新意挑眉看他一眼:“我说床上运动。”

    舒杨:“……”

    成新意:“你故意这样说的是不是?你就承认吧舒杨,你明明最喜欢我流氓还死不承认!”

    舒杨在他背上掴了一下:“闭嘴!”

    成新意看他表情有点恼,变本加厉道:“在一起久了对我厌烦了吗?但我什么时候看你都觉得新鲜,还是想二十四小时都抱着你不撒手。怎么办舒杨?你要不要每天把我系在裤腰带上?”

    舒杨忍无可忍,快步朝前走不想搭理他。

    成新意在后面笑得张扬,远远冲他背影吹了一声口哨。

    这段时间社区办三人篮球赛,舒杨莫名其妙被告知报了名。

    他从本科毕业之后几乎就没打过球,这段时间被成新意催着跑步打球,渐渐也找回了点乐趣。

    刚开始一周肌肉酸痛得厉害,后来也就习惯了。

    成新意非常严肃地说过好几遍:“这是为了两个人的健□□活着想。”

    同样非常严肃地说过:“运动能帮助人解锁更多姿势。”然后吃了舒杨一个爆栗子。

    至于春夏社区篮球赛,他俩拉上了跟江语相比不那么忙的李听舟,三个人一路碾压各个中老年或者死宅球队到现在,终于要迎来决赛了。

    就在明天。

    舒杨和成新意吃完晚饭休息了一会儿,到小区里的篮球场等李听舟。

    没一会儿李听舟一个人过来了。

    成新意问:“江语呢?”

    李听舟面无表情地应:“我怎么知道?”

    舒杨和成新意相视一笑。

    这俩人三天有两天在闹别扭,好在真真假假都不会过夜,只要江语一哄,不超过三分钟李听舟就能变成金鱼游过去。

    他也不记仇,跟江语吵架从来不翻旧账。

    “来了!”舒杨扬手把球传给李听舟。

    一直练到九点,江语果然提着矿泉水出现在球场边。

    舒杨走到场边去喝水:“不来了。”

    成新意和李听舟也走过去,江语笑:“我来晚了。”

    “大忙人。”李听舟说,“干脆别来了啊。”

    成新意掂着球玩了一会儿,走到舒杨旁边撞了他一下,舒杨于是顺势挂在他身上:“累了,等下背我回家。”

    “得令!”成新意立马扛起他准备走。

    舒杨一下子悬了空,忙喊:“停停停!不是现在!放我下来!”

    成新意跑了两步:“叫我一声我就放。”

    舒杨看了看四周,旁边一群老大爷老大娘在跳广场舞,还有几个小孩儿在不远处玩滑板车,他小声在成新意耳边喊:“弟弟。”

    成新意不放人。

    舒杨哭笑不得,在他背上用力掴了一巴掌:“一身都是汗,贴着不舒服,快放我下来!”

    成新意还是不放,语气险险地说:“你嫌弃我?”

    舒杨忙小声说:“没有没有,乖乖……宝贝。”

    成新意笑眯眯地松了劲儿,舒杨从他肩上跳下来。

    两个人闹了这么一会儿,转头看到江语正在给李听舟擦汗。

    江语穿了一身正装没来得及换,身姿挺拔地站在李听舟跟前,带着笑意垂眼。

    李听舟穿着篮球背心,高束着马尾,随意地坐在花台边。

    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搭边,画面却说不出地和谐。

    李听舟仰头对着江语,任他在自己脸上动作,纸巾经过鼻梁处他就紧紧闭起眼睛来。

    在舞台上明明是又酷又冷清的人,这会儿看上去乖顺得不得了。

    成新意“啧”了几声,凑过去说:“江语哥哥,我也要擦汗。”说完自己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江语应了声“好”,真的拿着纸巾就过来,作势要朝他脸上按。

    成新意连忙截住他手:“停停停我自己来!”

    舒杨笑得不行,接过那湿纸巾在成新意头上用力按了一下。

    成新意“嗷”了一声:“瞎了瞎了!”

    李听舟指着他大笑:“活该!”

    第二天比赛在上午,三个人本来没多紧张,没想到对方还挺强,双方分数一路你追我赶。

    到最后半分钟,舒杨这一队差了一分。

    李听舟抢下篮板传给舒杨,舒杨想传给成新意没找到机会,回传也要被截,成新意吼了一声:“投!”

    舒杨不由自主扫了他一眼。

    成新意穿着淡蓝色的球队背心,额发有点长了没来得及剪,这会儿被汗打湿了在额前软软搭着。

    眉目清朗,整张脸都是活力,整个人都是阳光。

    舒杨体力稍差了一点,但是投篮一直很有准头,另两个人都觉得赢定了。

    这会儿恍了一瞬神,舒杨突然感觉自己跟打了鸡血一样,在三分线外起跳出手,他在那一瞬间觉得再不会更准了。

    比平时更准!

    篮球撞上球框,在框边上飞速打着转儿,旁边围观的人群都屏住了呼吸。然后——

    球掉了。

    成新意和李听舟都不可抑制地笑起来,舒杨愣了一下,也笑了。

    没等笑完,成新意已经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他,李听舟跟着跳过来,三个人抱成一团。

    江语提着水在旁边笑看他们。

    比赛彻底结束,亚军的奖品竟然是一百块钱、一面锦旗和……一张洗碗帕。

    三个人互嘲对方太便宜只值一张帕子的价,顺便一股脑儿地把东西塞给江语。

    江语跟个大家长似的一味惯着他们,二话不说就接过来拎着了。

    散场之后朝家走,舒杨很小声地问成新意:“知道我为什么失手了吗?”

    成新意:“为什么?”

    舒杨瞄了一下前面两个人的背影,说:“你刚才太帅了,电了我一下。”

    成新意一愣,紧接着笑起来,扭头就要来亲他,舒杨连忙推开:“喂喂喂!你个狗!在外面呢!”

    江语和李听舟回头看他们,哈哈地笑。

    李听舟笑着正过头去,江语跟着转头,顺势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笨蛋,全是汗。”李听舟压着嗓子说。

    江语:“那有什么关系。”

    舒杨笑,觉得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日子了。

    过了一周,又是周五,成新意来图书馆接舒杨下班,路上说起来第二天是儿童节。

    舒杨笑问:“跟我说这个是怎样?想要礼物?”

    成新意扬扬下巴:“嗯哼。”

    舒杨拍拍他后脑勺,语重心长地说:“没有礼物,你已经长大了,不过儿童节了。”

    “我要过生日!”成新意说,“去年都过了为什么今年就不过了?你已经觉得我不新鲜了不配过生日了是不是?”

    舒杨习惯了他无理取闹,也知道他根本没过心,看着他恼了就觉得心情好。

    想了想他说:“等下带你去看电影,那种不间断播放一晚上的,咱俩就看电影,从你的二十三岁看到你的二十四岁。”

    成新意也想了想,一摊手:“行吧行吧没礼物就没礼物了。”走了两步又说:“其实就算你给我一张纸我也觉得好。”

    舒杨笑:“我的都是你的。”

    “也是哦。”成新意突然又开心起来。

    吃了晚饭休息,被成新意硬抱上床大战一场之后,舒杨摸着他背,说:“起来,洗完澡去看电影。”

    成新意:“还真去啊?”

    “对啊。”舒杨说,“我下午说了去看电影给你过生日啊。”

    成新意笑着蹭了他一下,眷恋地又去吻他,沉着声音说:“我以为是要在你身上过生日呢。”

    从脖颈蔓延到胸前的潮红都还没消,舒杨听了这话更加不自在,伸手去弹成新意额头,却被一把抓住手舔了一下手心。

    “不要了!”舒杨忙说。

    成新意:“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舒杨:“快起来,我白天骗你的,有礼物的有礼物的。”

    成新意看了他一会儿,亲亲他下巴:“好吧,饶你一次。”

    两个人一起洗了澡出门,进商场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

    检票进了影厅,成新意问:“几点钟开始?”

    舒杨:“十点十分。”

    成新意:“怎么都没人?”

    舒杨:“咱俩包场了呗。”

    成新意惊讶道:“你包的?”

    舒杨:“不是,这个厅是通宵的,你以为有几个人的夜生活跟咱俩一样无聊?没人也正常。”

    成新意没再问。

    没一会儿电影开始了,影厅门一关,真的再没人进来。

    放映的第一部 影片是国产爱情电影,放到一小半,舒杨突然问:“无聊吗?”

    成新意看得津津有味:“不无聊啊。”

    舒杨:“我觉得无聊。”

    成新意:“牵着你的手就不无聊。”

    舒杨笑笑,拉过他手背亲了一下,转头去看幕布。

    一部电影放完了,幕布黑掉,再亮起来的时候是灰白的,迟迟没有下一部影片出现,也没有广告。

    成新意“咦”了一声。

    舒杨说:“说不定是老电影呢,没声音黑白的那种。”

    成新意笑:“什么鬼?”笑到一半停了。

    幕布上的画面像是一滴墨水晕开,只是旁边灰黑,中间灰白处慢慢显示出一行字,字迹是熟悉的。

    “致成新意同学的二十四岁。”

    成新意转头看了舒杨一眼,舒杨说:“别看我,看你的礼物。”

    幕布上的字迹一点一点在改变,显示出底色来。

    就在成新意以为下一幕会是另外一行字的时候,画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只修长的手在扬沙。

    那手分明是现在握着的这只。

    影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音乐,成新意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是自己的曲子,《我们一起去海上》。

    沙从那手里滑下,被熟练地分开又堆积,做成了一幅海上明月的画。

    拨沙的手一直没停,修修改改就绘出了瞬息万变的图画,转眼幕布上已经是连绵起伏的山脉,上面有成行的鸟。

    随后篮球场的画面出现,篮筐下的人身姿张扬。

    快速变幻着的画上全是成新意喜欢的东西,表现得隐晦,对两个人来说却都直白。

    蓝色、飞鸟、篮球场、厨房、五线谱……

    画面一幅一幅闪过,最后出现了钢琴琴键。

    随后是开头那晕染一样的背景,幕布空白了。

    成新意坐直了身子等着,没有等到最后沙被全部推开的那一瞬,却也没有画面再出现。

    音乐声改变,下一部电影已经开场了。

    成新意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会的沙画?我怎么都不知道?”

    舒杨笑了:“看出来是我的手了?”

    “啊。”成新意说,“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舒杨扣紧他手:“断断续续学了大半年了,就在艺术学院,我小时候对画画就挺感兴趣的,一直没机会学。”

    “哥你真厉害。”成新意说。

    舒杨:“厉害什么啊厉害,学了一点点皮毛而已。都怪你老追着我问去哪里了,让我没时间练习所以画不好。本来想现场给你表演,但是设备搬不来,只好在老师的教室里拍了拿来放。”

    成新意沉默了好久,再开口:“你是想把我弄哭吗?”

    舒杨点点头,忍不住笑:“快哭快哭。”

    成新意噗一下笑了,侧身抱住他,把眼睛压在他肩头,半天才说:“我以前看别人画,沙子不是都要被抹开吗?要不然留一幅收尾的?”

    舒杨:“因为我还没画完。”

    成新意:“那最后一幅为什么没有图?”

    舒杨应:“因为我就在这里啊。”

    一直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作者有话要说:再难过也要努力生活哦,因为一定有美好的礼物在等你。

    番外也全部结束了。

章节目录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碗月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碗月光并收藏室友日常研究报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