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漂亮的男孩子,一定有很多小秘密。

    这个道理周缙从小就意会到了。

    “我发现金大贵深藏不漏。”

    在观察了金大贵快一个月后, 周缙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金来多还在IPAD上给金大贵相亲:“怎么就深藏不漏了?”

    周缙说:“我严重怀疑金大贵开后宫。”

    “开后宫?”金来多从IPAD前抬起头来, “金大贵这只怂猫竟然还开后宫, 你是不是看种X马文看花眼了。”

    周缙在沙发上坐下来:“你就没怀疑过他那些玩偶是做什么的吗?”

    金来多说:“不是你说的吗, 女孩子多玩点玩具怎么了?而且金大贵并不爱玩玩具。”

    周缙说:“但是我上次发现, 金大贵对这些小玩具的占有欲特别强,我碰一下,他就对我龇牙,看来这些小玩具对他而言不一般啊。”

    金来多说:“他也对罐头独占欲强啊,说不定你就是遇上他的发情期,他发情期的时候特别凶。”

    周缙说;“不是发情期,就是平时。”

    金来多放下IPAD:“不要随便揣测金大贵嘛,人家只是一只小猫咪, 小猫咪遇上发情期也很难受啊,怎么能说他主动开后宫呢。”

    周缙说;“所以他要那么做什么?”

    金来多说:“当然是玩啊!”

    金来多觉得, 周缙大概是猫毛吸多了, 才会做出逻辑如此混乱的推断。

    金大贵实在是太胆小了,来找金大贵相亲的人家不少,对方猫妹的家长是看上了,偏偏猫妹们却看不上金大贵, 不仅是看不上, 遇到了还要威胁一番,凶一点的猫妹直接就上爪子了,吓得金大贵遇到外来的猫咪, 直接就躲在窝里不出来了。

    “太怂了吧。”

    金来多痛心疾首地蹲在窝前:“大贵,你看你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这么蓬松的皮毛,我还不是想着要替你留下好的基因,结果你这么不争气。”

    金大贵:“喵~”

    金来多:“喵什么喵,过几天最后一家上门来,如果你还是被揍,那我就直接带你去咔嚓了。”

    金大贵:“喵~”

    反正就只会喵,金来多撇了撇嘴,站起来打算离开,起身时刚好看到脚边有一只小恐龙,弯下腰捡起来,打算塞到金大贵的窝里。

    “喵!”

    金大贵突然从窝里跳出来,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唔?”

    房间一般都是阿姨来打扫的,金来多很少给金大贵打扫房间,更很少碰这些小玩具,这还是头一次看到金大贵因为小玩具炸毛。

    好像真的有点凶?

    金来多又蹲下来,仔细观察着金大贵。

    金大贵又怂地躲回了窝里。

    “我看花眼了?”

    刚还说周缙看种X马文看花眼了,现在金来多发现自己好像也是这样了。

    “还是去睡一会儿吧。”

    金来多自言自语,猫可比人单纯多了,精分这种事情小猫咪怎么会做呢,他觉得就是自己看花了眼。

    直到几天后,金来多的朋友,带着猫咪上了门。

    金来多的朋友说自己家的猫妹胆子小,所以把猫妹的同胎兄弟也一起带了过来,两只都是金吉拉,那位猫小哥已经做了绝育。

    金来多说:“就让他们在这里住两天吧,我这里空间大,能躲的地方也多,可以给他们安全感,等他们熟悉环境了,再来和金大贵熟悉熟悉。”

    金来多待客友好,特意让金大贵换了一个房间,让客人住了进去。熟悉了两天之后,两只猫见面倒是没有动爪子,然而金大贵还是毫无悬念地怂了,躲在沙发下面不出来了。

    “看你爸爸给你安的人设,说好的开后宫的猫中大佬呢?”

    金来多趴在地上喵喵喵地唤着金大贵,金大贵死活不出来,又逢周缙在一边和猫妹打招呼,那只猫妹也是一只怂猫,被周缙吓得在家里乱窜,看到沙发后马上钻了进去,正好遇上了躲在沙发下面的金大贵,被金大贵吓得嗷嗷叫。

    金大贵也吓了一跳,在沙发下面缩成了一团。

    “……”

    金大贵完了。

    “谁能想到,唯一不怂的猫竟然是一只公公呢?”没有撸成猫妹,周缙开始撸那只猫小哥,和两只怂猫一对比,倒显得这只公公猫落落大方。

    金来多丧气地站起来:“行了,明天把猫咪送回去吧,太怂的猫,注定没有x生活。”

    金来多给宠物医院预约了绝育手术,他是宠物医院的常客,护士给他说,最近有推出一项活动,满三免一,咔嚓三只猫,可以免去一只猫的手术费,金来多就想等着明天猫妹的主人来了,一起商量着再凑一只猫,一起去做绝育。

    “最后一个晚上了,好好相处吧。”

    金来多还是不死心,心想可能是有人在身边,所以两猫不太方便,晚上悄悄把房间的门打开,打算让他们私下联络一下感情。

    金来多心里记挂着这件事,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到了半夜,突然听到走廊上传来接连不断的猫叫声,连忙把周缙推醒。

    “缙哥,缙哥。”

    周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伸出胳膊把金来多抱住:“什么事?”

    “外面的声音是不是有点不可描述?”

    “猫叫X春而已。”

    周缙错过身子,把脸埋进金来多的脖子里,吸了一口他身上沐浴露的香味:“睡吧,别管了。”

    “我睡不着,我要去看看。”

    金来多掀开被子,打算下床去看看,周缙一把又将他拉了回来:“别多管闲事了,没人愿意被人家偷窥这种私事,猫也一样,快来睡觉。”

    “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真的配上了,还要叫猫妹的主人留心一下。”

    金来多一心记挂着金大贵的x生活,周缙劝不住他,也只好下床穿了拖鞋,和金来多一起去隔壁看看。

    这一看,却让两人惊掉了下巴。

    如金来多所愿,这一次金大贵终于不怂了——不仅不怂,还表现地威风凛凛。

    他先是骑在小恐龙上,然后看到另一只猫,立马就扑了过去。

    周缙和金来多也不知道,应该是拦着金大贵,还是放任他去追求快乐。

    两人犹豫了片刻,眼看着金大贵得了手。另一只猫,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啊。

    “缙哥,你看另一只猫,是猫妹吗?”

    “好,好像不是。”

    “我也感觉不是。”

    折腾了好几个月,周缙和金来多终于发现了金大贵的小秘密——这只曾被周缙认作是母猫的漂亮男猫,其实并不喜欢小母猫。

    而猫妹依然怂成了一团,躲在门背后。

    周缙和金来多对视一眼,连忙上前去,阻止了这不可描述的一幕。

    “我以为我在玩黄油看本子。”

    “我一定要把金大贵带去咔嚓了。”

    金来多痛心疾首:“没和猫妹看对眼,倒是把人家哥哥上了,我可怎么和主人交代。”

    第二天起床金来多就开始联系猫友群的朋友,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参加满三减一的活动。

    群友说这个活动已经开始很久了,要绝育的早就已经凑好了单,让金来多去找找别的猫咪主人。

    金来多也问了猫妹的主人,猫妹的主人说暂时先不给猫妹做绝育,不过她给金来多想了一个办法,让他把小区的流浪猫送去绝育,然后送到小动物保护站,看情况放归或是找领养。

    “我觉得这个办法行。”

    金来多在操心金大贵的大事后,又开始新一轮忙活,他从网上买了捕猫笼,打算送流浪猫去绝育。

    “春天来了叫得也挺烦的,送去绝育了挺好。”

    周缙友善提醒:“我们小区没有流浪猫。”

    金来多说:“隔壁小区是有的。”

    他兴致勃勃,联系了隔壁小区经常喂猫的大妈,打算一起抓几只流浪猫去绝育。

    谁知提着捕猫笼子在隔壁小区蹲了几天,猫是见到了不少,却一只都没抓到。

    金来多懵了:“说好的这里的流浪猫都亲人呢?”

    “就算亲人,你也不能一上来就和他们打招呼要抓他们去绝育啊。”

    经常喂猫的大妈哭笑不得。

    那天金来多一来,就冲着一群流浪猫大放厥词:“今天我要抓两只猫咪去绝育,是哪只小猫咪这么幸运呢?”

    正在大快朵颐的猫咪们看了一眼金来多手里的猫笼子,“喵”的一声,全跑了。

    只留下了一只白猫,傻傻地盯着金来多。

    “就是你了!”

    盯着这只小白猫一个礼拜后,金来多终于抓到了它,然后和群里找到的猫友一凑单,付了两只猫咪的钱,给三只猫咪做了绝育。

    这只小白猫性格亲人,和小动物保护站沟通后,金来多打算给小白猫找领养,小动物保护站在领养日把信息挂了出去。

    结果这一挂出去,小白猫的主人却找上了门。

    “天啊,我的心肝,我终于找到你了。”

    老太太抱着小白猫抱在怀里,一边摸着小白猫的毛,再一摸到尾巴根,咦,蛋蛋怎么瘪了?

    “你们给咪咪做绝育了?”

    “是的。”金来多正好在做志愿者,小白猫又是他救助的,便耐心的给老太太做解释:“做绝育是对猫咪和环境负责的事情,刚好宠物医院又有活动,满三免一,我们就帮小白绝育了。”

    老太太本来就对小白猫绝育的事很不高兴,一听满三免一,活像自己家的猫是充值送的,更加不高兴了。

    金来多做了一天志愿者,又累又热,结果遇上一个来找茬的老太太,脾气就不太好了,两人因为绝育的事情争执了好几句。

    “就是因为您不给他绝育,小白才跑掉的。”

    “你们不仅过主人同意,就给猫咪做绝育,这是不负责的行为!”

    “小白是流浪猫啊。”

    “他不是流浪猫,他是咪咪!”老太太说,“还有你,我认识你,也认识你的对象,你这么喜欢满三免一,我就送个好东西给你!”

    老太太蛮不讲理,气得金来多直接回了家,周缙在家好一会儿哄,才把他哄好。

    “做好事不容易啊。”周缙说,“直接送去咔嚓不就完事了,何必做这些麻烦事。”

    金来多说:“她不仅和我吵架,还说她认识我和你,要送好东西给我。”

    金来多气呼呼地说;“我就在家等着,看她送什么好东西。”

    没想到送到周缙工作室的东西,却是一份男X科医院的广告——结扎手术,两人同行,一人免单。

    “……”

    宁婉在听完这段波澜壮阔的金大贵绝育史后,在工作室直播时,把这个故事讲给了粉丝听。

    粉丝的关注点都歪了:“真有绝育手术满三减一?结扎手术两人同行,一人免单?”

    “真有的。”宁婉不仅说了,还把老太太寄来的那份广告拿了出来。

    “哇,多宝做好事结果被喷了,不生气吗?”

    宁婉捂着嘴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镜头切换到后面的沙发上,金来多躺在沙发上,周缙侧坐在沙发上哄他。

    “别生气了,她送广告过来让我们结扎,难道我们就去?”

    “她强词夺理!”

    “对对对,她强词夺理!”

    “好心没好报!”

    “这是例外。”

    “她以为我们是猫吗?猫绝育和人结扎能一样吗?”

    “你不是猫,你是小肥鸡。”

    “这事我真的很生气。”

    “别生气了,你想吃什么吗?我去给你买。”

    金来多想了会儿:“我想吃三只耗子。”

    周缙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金来多这是真被老太太咒是猫,然后猫咪附体了吗?

    “行吧。”周缙哄起金来多的时候,是没有上限的,“就给你去买三只耗子。”

    金来多在家等啊等,终于等来了自己钦点的三只耗子——三只仓鼠。

    金来多:“??”

    起初宁婉也没反应过来三只耗子是什么,还是粉丝们提醒,才明白过来,金来多是要吃三只松鼠。

    结果周缙真的买回来三只仓鼠。

    宁婉差点笑喷:“鼠鼠这么可爱!你怎么能吃鼠鼠!”

    金来多说:“缙哥,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形象,你说。”

    周缙面无表情地把三只拼命踩着滚轮的仓鼠放在了沙发后面,他知道宁婉正在直播,也不吝惜给粉丝分享自己的生活,结果又一次暴露了他和金来多日常沙雕的生活。

    “送粉丝了。”

    “别送了。”金来多说,“好事成双,我正愁没有金大财,正好来了三只,剩下两只就叫金大进,金大宝吧。”

    继大发大富大贵之后,家里再添三鼠口。

    周缙问:“就差一个人类幼崽了。”

    金来多眨了眨眼,被周缙扑倒在床上。

    春天也要继续努力呀~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到这里就彻底结束啦,

    新文六月底七月初开,预收和榜单息息相关,麻烦大家收藏一下~

    再次感谢大家支持和正版订阅,喜欢我请点一个作者收藏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下一篇写穿书文《不要和反派谈恋爱》,文案如下——

    事业上郁郁不得志的禁欲系大美人重黎被同事在工作材料里塞了一本充满不可描述内容的星际**小说,书里和他重名的神廷主君高贵冷艳圣洁无暇,实际却是帝国皇帝发泄的工具,每晚被这样那样,那样再这样。

    看完整本书的重黎依然没有半点身体反应,反倒是为这位神廷的主君憋了一肚子的火——

    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不该统一神廷皇室,踹掉渣攻皇帝,自己坐拥江山吗?

    一觉醒来,重大美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穿进了这本书里,变成了尚未继位的神廷储君,躺在了皇帝的床上。

    第一眼看到皇帝的重黎慌了:遭了,要被x了。

    第二眼看到皇帝的重黎松了口气:没事,渣攻皇帝现在还是太子,毛都没长齐,还有逆袭的机会。

    重黎对太子列出以下养成计划:

    一、让太子变成性冷淡。

    二、把太子养成只会吃喝玩乐的废柴。

    三、废掉太子,统一神廷皇室,政权神权合一。

    四、把废太子阉了,放在身边当小玩具。

    冷眼旁观的太子:呵呵,你开心就好。

    星际架空,皇室神廷分庭抗礼,野心家vs野心家,高冷大美人想把太子养成废柴,结果太子还是变成人(qin)渣(shou)的故事。

    ---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慕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梅李青如豆w 2个;ABnegative、墨檀、一大碗巧克力板板、朝梨、沙鸥相对不惊飞、深渊猫猫殷殷、Strawstalk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朝梨 27瓶;沙鸥相对不惊飞 10瓶;粉兔子、翎久树、柚子又脑抽、金鱼傻狍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晋江皮皮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晋江皮皮虾并收藏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