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外面的摄影师虽然说也是个beta, 不能感知到李破星被咬腺体之后身上所飘荡信息素的气味,但从李破星后颈的齿痕,和刚被蹂躏过的嘴唇上,他也能猜得出来刚刚这两个人在里面干了什么事情。

    顿时, 看向李破星和际修的目光便多了份揶揄。

    幸而李破星是个没脸没皮的。

    也就刚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脸烫了些,接下来便直直迎上摄影师的目光,挑着眉:“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没……”

    李破星揽上际修的肩, 看见际修脸颊上的飘了一抹淡红, 没忍住, 凑上去亲了一口,然后笑嘻嘻地对摄影师说:“刚领证,有点情不自禁,担待点。”

    摄影师弯着眼睛笑:“我懂我懂……”

    拍照进行地相当顺利。

    倒不是说这俩人在镜头前的表现力有多好, 而是这对新婚夫夫身材样貌都是无可挑剔, 即使随意站着, 都像是一幅滤镜加了十八层的美人画。

    更别说其中那个omega总是对他的alpha动手动脚,偷亲搂腰不在话下, 惹地alpha脸颊红了又红, 空气中都自发弥漫着粉红色泡泡的气息,连旁边打光的小助理都觉得他们站在一块儿的每一祯每一秒都让人脸红心跳。

    摄影师忍不住咔嚓咔嚓地猛按着快门, 私心里已经把这组照片列成了今年……不, 是有生以来最完美的一组摄影作品。

    摄影师拍完照之后看着电脑中未精修的原图,甚至觉得自个儿都不需要打开修图软件,他忍不住抬头, 看向已经换好衣服出来的际修:“际先生,修完图后我能不能留两张婚纱照放在店里和官网上供展示用……”

    际修看着电脑。

    电脑屏幕上此时正是李破星在人工河边的一组图,他脱了西服,穿着白衬衣,却被溅了一身水,衬衣湿了些,贴在身上,隐隐约约露出线条流畅的腹肌,他却毫不在意地冲着河边的自己笑。

    际修眸色暗了暗,沉声道:“不行。”

    摄影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慌忙补充道:“我不放这组图……”

    际修依旧是冷酷无情地拒绝了他。

    摄影师还妄想挣扎,李破星走了出来,看见他俩站在一块儿,开口问道:“怎么了?你们商量什么呢?”

    摄影师顶着际修的目光,硬着头皮重复了一遍,然后诚恳地解释道:“要放哪张照片可以由你们挑选,我是真诚的希望这种优秀的摄影作品可以被更多人欣赏。”

    “随便啊。”李破星从店员递过来的糖果盘里拿了一颗奶糖,“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际修正准备说什么,就被李破星往自个嘴里喂了颗奶糖。

    李破星转头问他:“小修,你觉得呢?”

    醇厚的奶香味在唇齿间弥漫,似乎嘴唇方才还碰到了李破星温热的指尖。

    际修微微抿了抿唇:“……我也觉得,无所谓。”

    摄影师:……看来他从一开始就问错了人。

    摄影师热情地迎着他们出门:“照片三天后取就可以,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呀?我们还可以提供免费的婚礼跟拍业务。”

    李破星愣了一下,正准备回答说我们不办婚礼。

    却被际修握牵住了手,一抬头,看见际修对摄影师说:“时间还不确定,到时候可以通知你们。”

    李破星:“……小修?”

    际修牵着李破星的手,缓缓与他十指相扣,他看着李破星,哑声道:“……星哥,我欠你一场婚礼。”

    际修顿了一下,继续道:“还有一次游乐场。”

    两天后。

    在k7区某个武馆的坐着聊天的4个人同时收到了一则讯息。

    何小花砰地跳了起来:“卧槽!际修要和星哥办婚礼,还要在a1区办?!”

    章鱼满脸兴奋:“帝国游乐园是我知道的那个游乐园吗?!是那个人均消费好几千全帝国最大最炫酷的游乐园吗,我怎么不知道那里还能包下来办婚礼?!”

    小胖嘿嘿地笑:“报销路费,那我们可以坐头等舱吗?”

    大岩挠了挠头:“但是邀请函第二页的婚礼细则上说,晚宴在皇宫举行,可携男/女伴,我们没有女伴到时候会不会很丢人?”

    大岩说着说着忽然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众人也反映了过来,满脸震惊:

    “——什么?!皇宫!!!”

    直到婚礼当天,李破星收到章鱼讯息说他们已经到了a1区,并且已经坐上来接他们的车了。

    李破星拿起际修放在一边的终端,又检查了遍宾客名单。

    “哎?小修,你怎么你怎么没给发陈临安和赵宪仲发邀请函?”

    际修僵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眨了眨眼睛,心虚地说:“……忘了。”

    李破星看着他不样子,哪里还能狠得下心苛责,只好叹了口气:“忘了就忘了吧……现在也来不及了,回去我再请他们再吃顿饭。”

    际修走过去,默默地给李破星系领带:“……请他们单独吃饭吗?”

    “当然还要带着小花,估计章鱼小胖他们也得去,小胖从来不愿意错过任何一顿大餐。”

    际修唇角这才弯了起来。

    哪知过了一会儿,便有人敲门。

    际修看着门口的人,愣了一下。

    章鱼小胖大岩小花……陈临安。

    章鱼他们给际修随便打了个招呼,然后立刻跑到李破星面前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陈临安朝着际修伸出手:“好久不见。”

    际修抿了抿唇,面无表情地和他握了手。

    就在这时,何小花忽然跑过来,一下揽住陈临安的肩,笑嘻嘻地给李破星介绍道:“哥,给你重新介绍一下,陈临安!我带来的男伴,也是我男人!”

    李破星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终于搞到手了?不容易不容易。”

    何小花脸颊红了红:“什么叫搞到手了,弄得我像个恶霸一样!!”

    陈临安伸手牵住何小花,有些腼腆的笑了:“……不是,是我终于追到小花了。”

    余光中,陈临安发现刚刚还对他爱搭不理的际先生表情终于不那么冷了。

    李破星问:“邀请函忘给陈临安和赵宪仲发了,你们都能想到把陈临安也带过来,怎么没人通知赵宪仲啊?”

    小胖:“我问赵哥了,他不来。”

    “他不来?”李破星想了一会,忽然意识过来了什么,他点了点头,充满理解地说,“是他的宠物医院没法关门吧。”

    章鱼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嗯,应该是这样。”

    有人又敲了敲门走进来,告他们婚车已经就位了,可以通往游乐园了。

    一帮人这才浩浩荡荡地出发。

    婚礼流程并没有办地太复杂,当时际正初提出的在皇宫办婚礼,际修和李破星觉得太过于隆重而拒绝了,只接受了晚宴这个提议。

    帝国游乐园从未闭园举行过婚礼。

    没想到第一次这样做,效果竟然出乎意料地不错。

    其实游乐场不带智能眼镜时,就是很梦幻的童话风,办婚礼再合适不过。

    精致的捧花,漫天的花瓣,高塔的钟声一声一声响起,庄严的誓词结束后,双方交换了戒指,不远处音乐喷泉旁,白色的信鸽成群向摩天轮飞去。

    李破星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都被这童话般的场景戳的内心软绵绵的。

    只是没想到皇帝陛下也会来游乐场。

    际修本以为他只会在晚宴的时候出场的。

    不少人在电视上见过他,这回见了真人,不由得议论纷纷起来,何小花那一桌状态还好,白曼曼小姐妹那边差点都要低声尖叫。

    而陛下只在一旁坐着,安静地看完了婚礼全程。

    婚礼最后,他走过来,笑着给际修了一个长方体的盒子:“新婚快乐,这是礼物。”

    际修打开盒子,愣住了。

    际修抬头看向皇帝,这才知道他为何看起来面色如此苍白。

    “您……”

    “我从未尽到过父亲的责任,这可能是我可以给你的唯一一件礼物。”

    际修握着盒子的手微微缩紧了,他嘴唇动了动,过了好久,才哑声道:“……谢谢您。”

    皇帝笑了笑:“那我先回去了,人老了,做个小手术,一周都没休息过来。”

    皇帝走后,李破星走过来,看着际修有些失神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际修打开盒子给他看。

    盒子里铺着细细的天鹅绒,天鹅绒上放着一管精致的试剂。

    试剂旁边放了一个卡片,写着新婚快乐。

    背后是林越研究室和帝国研究室的联名标志。

    应该是际正初又让帝国研究室加入研究,才把本应该做的两人手术,换成了皇帝一个人做手术,制成一管可以当成礼物送过去的试剂。

    ——用以彻底治疗际修。

    “皇帝挺不错的。”李破星说。

    “嗯。”际修声音哑哑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为什么愿意这么做,只不过是有一层血缘关系而已,我……母亲她明明……明明和我也有血缘关系,她甚至还养了我那么多年,可她却恨不得我死。”

    “那只是少数的。”李破星缓缓道,“这世界上大多数父母都是爱孩子的,你只是很倒霉地遇到了不好的那个,但这不是你的错。”

    李破星心疼地伸出手,擦了擦他脸颊上的泪。

    他声音很轻。

    “小修,你本来便应该遇见更多更好更爱你的人。

    宴席已经被撤下,周围又变得喧闹起来,际修小心翼翼地把试剂放到旁边车上的保险箱里,结果刚关上车门,章鱼就蹦过来给李破星和际修手里一人塞了一副眼镜。

    李破星见际修的眼眶有些红,怕被人看到了他又不好意思,便伸手给他戴上眼睛。

    际修身体瞬间僵了起来。

    “星、星哥……”际修拉着李破星的衣服不撒手。

    李破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有些疑惑地把眼镜也给戴上,这眼镜为了固定,设置地很奇怪,摘下来不好摘,戴起来也不太好戴。

    李破星终于戴上之后,一睁眼就看见一头青面獠牙,三米多高的怪物恶狠狠地看着自己和际修,它的嘴巴张开,口中的粘液似乎要溅在李破星的脸上,李破星忽然一阵反胃,还没来得及骂章鱼,就见那怪兽嘴巴又张大了些,猛地向他们扑了过来!

    李破星一把抓住际修就往后跑。

    后来李破星终于发现了如何攻击怪物的方法,只不过操作起来蹦来跳去的,有些影响形象。

    白曼曼和李昇开的是另一种模式,再满是巧克力棉花糖和世界里,坐在旋转木马上看着那群疯小孩上蹿下跳。

    而李宇宙学习了如何更换模式的方法,刚被吓得叽哇乱叫,就慌忙更换模式,结果过一会儿,又心痒难耐地把模式换了过来,继续被吓得乱叫乱跳。

    痛并快乐着。

    李破星刚开始还有些手足无措,后来便玩的挺过瘾的。

    只不过有一次翻了车。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坐着过山车,坐着坐着就整个人钻到了怪物的嘴里。

    李破星被恶心地要命。

    一下去,就把眼镜摘了,扶着树开始吐。

    结果什么都没吐出来。

    际修担心地拍了拍他的背,有些担忧地问:“……星哥,要不我们先不玩了?”

    李破星英勇地直起身子:“那怎么能行?!听说有好几种模式,来来来,再换个不那么恶心的,继续战斗。”

    他们疯了一下午。

    幸好有人提醒,才让他们没错过晚宴。

    李破星和际修衣服玩了一天,早就变得皱巴巴的,就在皇帝安排的的房间里更换衣服。

    衣服还没来得及换,李破星就发现际修的年龄似乎又有变化的趋势。

    也许是原来那管年龄暂缓试剂的副作用。没几分钟,际修的年龄就老了**岁,连双鬓都生出些白丝来,甚至,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李破星慌忙把刚刚那个陛下拿来的试剂递过去。

    “先把药用了吧。”

    际修接过试剂,细细的针管缓缓刺入手臂内侧。

    际修轻轻蹙紧了眉。

    李破星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试剂终于注入完毕。

    30秒后。

    际修手腕上终端的个人生理界面年龄开始跳动。

    42、41、40、39……

    他手腕上的红线一点一点变淡,变透明。

    而刚刚生出来的白发给缓缓变回成原来的颜色了。

    23。

    终端上的年龄停止了。

    而际修手腕那么红线,也消失不见。

    李破星终于舒了口气,他凑过去,轻轻吻了际修一下。

    “恭喜痊愈。”他声音甚至微微有些发颤。

    他知道际修因为这怪病受了多少痛苦。

    但从今天开始。

    一切都将成为过去。

    李破星唇角微微弯了起来,轻声笑道:“我昨天在网上还买了一堆婴儿用品,看来可以退货了。”

    际修伸手抱住他,闭上眼睛,把脸埋在这人的颈窝里。

    下午在游乐场费了太多力气。

    以至于晚宴还没开始,李破星肚子就饿地叫了起来。

    可这晚宴看起来倒是豪华,东西却一盘比一盘少。

    谁能想到那么大的盘子,里面只有一个那么小的糕点呢?

    没关系。

    反正这里都是些熟人。

    一个人扫荡十几盘又如何?

    李破星完全不挑,走到哪个地方,就消灭哪里的盘子。

    直到。

    他吃到了一个金枪鱼饭团。

    “呕——”

    他冲到了洗手间。

    熟悉的场景再现。

    章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手中的叉子啪地一下砸在了手中的盘子里。

    李破星依旧是什么也没吐出来。

    李破星拿了一张旁边女侍盘子里的纸巾擦了擦嘴,看向际修,有些不解:“你看我做什么?”

    际修慢吞吞地说:“星哥,我觉得,你昨天买的婴儿用品……”

    “婴儿用品怎么了?”

    “可能,不用退了。”

    李破星忽然反应了过来,手中的纸巾飘飘荡荡地掉在了地上。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就在这里完结啦~

    星星和小修结了婚,办了婚礼,治了病,有了二胎,也算人生圆满了~( ̄▽ ̄~)~

    感谢大家一路上的陪伴,鞠躬 ≡ ( ˙-˙ )/

    过两天可能会有不定时更新的甜甜番外,爱你们呀

章节目录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红口白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口白牙并收藏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