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金刚不坏大寨主 !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等无酒肚皮累!”

    慧恩嘴角含笑,手中念珠“噼啪”一甩,五指箕张,将旋飞而来的酒杯完全紧锁笼罩,手掌似缓似快,拙中见巧,精准无误抓准了酒杯。

    嗖噗!!

    酒杯入手,漩飞一匝。

    逆意九旋劲所赋予的九种截然不同的真劲登时爆发。

    “不好!”

    慧恩和尚只觉手掌仿佛抓住了一个表面满是油水的高速旋转的珠子,根本握不紧不说,更有股决堤巨浪般的多种恐怖力量,狂涌而来。

    他面色登时一变,手掌掣动了一下,手腕上的念珠登时圈圈环绕手臂,凝聚元气。

    但下一刻酒杯依旧剧烈旋转,将他的手掌皮肤都摩擦得剧痛如要脱皮,只感觉手掌像是抓住一尾蕴含无穷真劲的龙尾,手掌发麻之时又有九种真劲侵入到手掌经脉。

    “咄!”

    慧恩后撤一步,面色涨红大喝,衣袖登时如鼓满风的风帆般胀起,吸纳来天地之力,衣袖内无穷元气凹陷下去,似变成一个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小空间。

    须弥纳芥子法印!

    无间亦有间,有限又无限。

    九种侵入其经脉中的真劲登时被其衣袖间充沛的元气裹住。

    恐怖的气劲登时如一层气压重重推挤。

    “咔咔咔——!”

    酒杯根本无法承受两者之间狂沛的力量推挤,于脆响声中崩裂开无数裂纹。

    慧恩双目瞪圆方想握紧。

    轰!!

    衣袖与缠绕手臂上的念珠突然被暴乱的气流撕开,成片片碎絮与子弹般的暗器爆散八方。

    酒杯伴随其中激荡的酒水轰地炸开,气劲狂卷,酒水化作馥郁酒香的雾气瞬间弥漫。

    “呃!”

    慧恩闷哼后撤,噔噔噔连连后退了三步,浑身肥肉都一阵乱颤,酒气扑鼻,满秃顶都是酒水珠子。

    嘭!

    他脚掌蓦地一跺,将地面跺出一个龟裂开来的三尺深坑,才勉强站稳。

    一时竟只觉气血翻腾,全身经脉险些错乱。

    即便以其一身雄厚至极的易筋经元气,此刻亦感觉受了些轻微内伤,不由心下骇然,抛开了先前心中还存有的些许潇洒自若之感。

    “这黑风寨主怎的才刚刚突破,竟就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不,是他这门武功诡异厉害,竟有九种截然不同的凌厉劲道,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或撕裂,或搅动,九转回旋难以抵御......嘶......”

    慧恩轻吸一口气,感受着肺腑间火辣辣的痛,面布严霜,双手合十,对着此时自主帐内步出的江大力等人行礼,叹道,“阿弥陀佛!可惜可惜。

    弥陀好念,勿虚彼国之金台。

    阎老无情,莫惹他家之铁棒。

    老僧我一时贪念这杯中之物,却是小觑了天下英豪,多谢江施主当头棒喝!”

    “呵呵呵,好个弥陀好念,勿虚彼国之金台......老和尚,这么说你是自比弥陀咯?”

    江大力一声长笑,在众人拱卫簇拥下大步如龙走出,将黑色披风往身后一卷,一双虎目精芒四射罩定面前一身肥肉大肚腩的老僧。

    只见对方就宛如一个大号木头水桶,痴肥的脸上此时略有汗珠,头顶九道结疤,面圆无须,脸颊下是一个几乎看不见的下巴,脖颈上还挂着一串粗大佛珠。

    那佛珠每一颗几乎都有婴儿拳头大小。

    最为奇怪的则是这和尚腰间居然还堂而皇之的悬着一个酒葫芦,不伦不类的模样惹人发笑,不禁怀疑这像花和尚更多过少林高僧的形象。

    慧恩和尚摸了把肥脸上的汗水,含笑打了个合十道,“老僧当然不敢自比弥陀佛祖,但老僧见识过江施主你的实力后,就当真对你是大为敬佩,出家人不打诳语,江施主你应当能感受到老僧的一片诚意,还请原谅老僧擅闯军营重地。”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慧恩和尚来时虽是推挤开士兵强闯颇为无礼,但说话间未语先笑,一副乐呵呵又没架子的模样道歉,自是无形间便消减了敌意。

    江大力本意也只是试探试探这少林慧字辈的高僧的实力,最好是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占据主动,也没有见面就要打生打死的意思,见状当即也便顺坡下驴,淡淡道。

    “既然是一场误会,本寨主和岳将军都不会太计较。只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听说大师还想去探查雷峰塔底?难道你们少林上次还未探查清楚吗?”

    “阿弥陀佛!”

    慧恩低宣佛号,微微鞠躬道,“江施主,实不相瞒,这雷峰塔底存在大风险,塔底直通往地底一个岩浆巨池,昔日那巨池为一块神石堵住,致使西湖之水不会泄露向那岩浆巨池之内。

    但自从那块神石被一位未知的强者夺走之后,堵住地面与地底的通道口等同于已被打开。

    若是任由西湖之水日日倒灌其中,或许要不了一个月西湖就将干了,而西湖干了也就罢了。

    要知那岩浆或是将通往地心,一旦较深一层的岩浆遭大量湖水浇灌而逐渐冷却,最终在热膨而冷凝的状态下,地底岩石必会急剧收缩。

    届时一旦引起地心出现异动,必将引起一场天下浩劫。”

    “什么?”

    “怎么会如此?”

    “神石是那块盂钵?”

    在场众人俱是知识渊博,博闻强识之人,常人或许听不懂慧恩大师所言的什么地心运动、热膨而冷凝的理论。

    但他们所有人却都是非常清楚。

    听到这如此一说,齐齐耸然变色。

    连江大力都没料到,雷峰塔底下的凶险,竟是如此恐怖的一件事情,张三丰所算到的事情,竟然是这样的一件事情。

    若真是如此,那么这的确将是一场天下浩劫。

    以他作为穿越者的见识,立即就意识到,一旦西湖之水与地心岩浆浇灌后冷却了地底岩浆,不需要冷却多少,只需冷却一部分,都可能因热胀冷缩,也即是慧恩所说的热膨而冷凝理论。

    最终必然导致地底岩石收缩形成地质坍塌,地壳运动,或可能引发多地大地震。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从源头上而言,实质还是他所引起的,尽管他也是无心之举,但无心之举却引起天下浩劫,最先遭殃的便是福及于他的宋国,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诸位施主也不必惊慌。”

    慧恩见众人色变叹道,“其实神石就是那盂钵,传闻中那块神石变幻万千,可以随人心意变幻成任何想要形成的模样。

    在我少林记载当中,那块神石于数百年前被搜神宫之神夺走过。

    那位神为了惩罚自己那与一个叫许仙的年轻人相恋的女儿,于是便吩咐神宫内的法海和尚持神石所化的盂钵去降服女儿抓回搜神宫。

    岂料那和尚不知为何错手杀了那位神的女儿,当时江湖上小范围都在宣扬这件事,搜神宫的神极好面子,便杜撰了一个凄美的故事传播开来迷惑世人。

    这也就是数百年间唐国与宋国民间始终传播的神话故事由来。

    神的女儿死了后,那法海和尚为避免雷峰塔底因少去了神石而引起天下浩劫,于是恳请以死谢罪,只求将神石放回雷峰塔内。

    那位神答应了和尚,于是和尚书信告知了我们少林这件事,而后将神石放回了雷峰塔底,阻止了一场浩劫,没想到......没想到......”

    所有人此刻均是神色严峻。

    结合现在雷峰塔废墟底下每日蒸腾上来的澎湃热气,由不得人不相信慧恩大师这一番话语。

    “没想到那块神石居然还是被人夺走了,现在这可怎么办?”王语嫣神色忧虑道。

    慧恩大师叹道,“小施主宅心仁厚,不过眼下情况,也还不至于到最危急的关头。

    其实,我少林在得知有人发现雷峰塔底的盂钵并蓄意谋取后,就意识到不妙,于是唤出了多位闭关的大师,其中也就包括老僧。

    老僧算是最后一个出关之人,可惜待老僧出关后,已经迟了一步,那盂钵已被神秘强者夺走。

    不过我们早已采取了补救措施,在那盂钵被夺走之前,其实就已被我寺达摩传人慧云师弟以达摩心经中的秘法暂时封印。

    那夺走盂钵之人实力虽强,却也根本无法动用盂钵之力,且只要他破开封印,便会被慧云师弟察觉位置。”

    岳飞皱眉,“那为何还不速速解开封印,找到神石。”

    慧恩苦笑,“达摩心经秘法封印之力一经施展,便需七七四十九天方可自行解封,任何外力包括施印者都无法解开,我们唯有等待七七四十九天才行。

    所幸我寺那日前往雷峰塔,也并非完全没有准备,现在雷峰塔的那处地底漏洞,已被我少林十八位神僧坐化舍利填充堵塞。

    十八舍利之力勉强抵御住了地火与西湖之水的来往互通。

    但舍利之间尚有间隙,故此西湖之水还在以缓慢速度减少,老僧预计可能要不了半年西湖之水也将会流干,天下各处都可能产生灾难。

    因此,我们必须要在七七四十九天后找到那神石的位置,并迅速将之追回。

    这件事,老僧恳请江施主你能鼎力相助,也唯有你的神禽,才能在发现神石后立即追到锁定位置,方能以雷霆之速解决麻烦。”

    所有人闻言,都不由看向了江大力。

    他们俱是知晓黑风寨与少林之间,素有恩怨。

    若是换一个人恳求还好。

    但现在慧恩大师求到江大力的头上,以江大力的脾气,可未必就愿意同意。

    但这等十万火急的事情,纵岳飞和萧秋水都不免心中焦急忐忑,可出于尊重,此刻也只能等待江大力的答复。

    江大力迎着众人目光,背负双手,皱眉沉声道,“大师要说恳请,也是过于言重。本寨主也没想到,雷峰塔底下,竟是直通地心,而那所谓的神石所化盂钵,却竟是多年来一直化解地难的关键之物,可笑,本寨主竟还以为那盂钵只是一件寻常的神兵佛器,居然也被那搜神宫的神所愚弄了。”

    慧恩大师闻言一松,哀叹一声道,“此事干系重大,未免传开后引起天下恐慌,又顾忌引起一些心术不正之人蓄意制造天下大乱。故此自我少林得到消息之日至今,都未曾选择公开,只是不曾料到,此次居然还是发生了这等意外。”

    江大力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众人迷惑不解,神色诧异。

    他看向雷峰塔,笑容一收摇头道,“这可不是一场意外,大师不知,这场你认为的意外,其实出自本寨主的手笔,只可惜,可恨,连本寨主居然都被这等秘辛蒙在鼓里。”

    “什么?”

    所有人闻言俱是惊愕震惊。

    唯有慧恩大师双目闪过感动与彻底的放松,含笑感叹道,“江施主果真是真豪杰,大丈夫,敢作敢当,算计我少林,戏弄天下会、无双城、魔宫乃至天下人,此等事情,旁人想都不敢想,更别提做。

    纵然做了,也决计不敢承认,但江施主你非但做了,却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这份胆气与豪气,便是世所罕见了。”

    众人闻言仍是脑瓜子嗡嗡的,有些转不过弯来。

    江大力却虎目冰寒,冷哼道,“江某既然敢做,自然敢承认。只不过江某做事,从不后悔,但这次,江某还真是感到后悔。

    因为这件事已超出了江某所能掌控的局面,连我都不知道,这神石所化盂钵,干系竟如此重大,几乎要危及我大宋、大明,乃至整个天下,此于本寨主而言,可并无益处,实属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还便宜了旁人。愚蠢!

    愚蠢直至!”

    慧恩大师垂首合十道,“事已至此,我等也唯有补救。不过老僧其实也很好奇,江施主你为何要挑起我少林与其他门派的斗争?”

    江大力呵地一笑,淡淡道,“和尚,你活了数百年,莫非白活的?难道不清楚此举中的利害关系?

    只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我自诩睿智,实则却已愚蠢,一个人若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其实就已经变成了傻子。”

    慧恩大师长叹一声道,“江施主能有此认知,直叫老僧深感惭愧。

    说来道去,还是逃不过恩恩怨怨四字,我少林虽自诩公平公正,出家人不问世事,这数百年间却也的确没少管闲事。

    管得了的,旁人碍于我少林声威,忍气吞声就此作罢,展现我少林好本事好大义。

    管不了的,便如江施主你这般,恩怨往来,终是于今日酿成大错啊。

    这天下若要谈报仇,因果循环,何时又是个头?

    老僧愿向江施主您请愿,只要江施主你愿与我等一同夺回神石,我少林从此往后任何人,哪怕达摩传人,也决不再管江施主闲事,且必将你奉为禅院上宾。”

    “哈哈哈——”

    江大力长笑一声,一震披风,大步走向雷峰塔废墟,道,“和尚,你少林日后要继续管闲事,本寨主也接着就是,只怕你少林无人敢再管本寨主的闲事。

    但这神石,无须你多说,我也必然要夺回,它在谁的手里,都不安全。

    倒不如就永远放置在这雷峰塔底。”

    “太好了!”

    “我就知道寨主你不会坐视不理的。”

    王语嫣眉开眼笑,岳飞等人闻言,均是松了口气的同时,纷纷笑了起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如此洒脱之人,洒脱之事,老僧我当浮一大白,南无阿弥陀佛曰:无罪无罪!”慧恩大笑,抓下腰间酒葫芦揭开便灌下一大口。

    王语嫣含笑道,“大师,您既然这么爱喝酒,待您解决了这雷峰塔下的危险,我就亲自下厨,炒几个下酒小菜给您和寨主下酒吃。”

    慧恩诧异,旋即哈哈笑得更是欢畅,连声道好。

    江大力则额头一黑,想到王语嫣那令人惊悚的厨艺,这雷峰塔底下的危险似乎都变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轰!

    他脚步一震,纵身越过雷峰塔阶梯,进入废墟当中。

    随意一腿如秋风扫落叶般震开地面数十块断石卷起飞远。

    双手齐出,爆发出惊人吸力,掀开周遭的残垣断壁。

    登时灰尘弥漫当中,粗粝的满是气劲撕裂沟壑的地面上,显露出了雷峰塔之前的底部基石。

    一个方圆一丈,热气蒸腾,直通往底部不知哪里的通道,便出现在身前,仿佛魔鬼张大的巨口,欲择人而噬......

    ...

    ...

    (大章节求月票!)

章节目录

金刚不坏大寨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徍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徍男并收藏金刚不坏大寨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