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番外1

    将已经凝好的神位与他人共享,这是所有高等世界中都没有出现过的操作。

    因此,在将神位分享出去的瞬间,兰斯便做好了神位降档的准备。

    降就降吧,总归神位已经共享,他和苏念白已经绑死,神位降档什么的,等以后再修炼上去不就好了。

    毛绒绒的尾巴圈上苏念白的手腕,兰斯与苏念白额头相抵,心情甚好地想到。

    到时候他连苏念白的那份一起修炼,有他罩着,这家伙不用努力,只要每天给他做饭就好……

    兰斯心里的碎碎念还没念完,融于两人精神域中的神位便已凝结成功。

    浩远玄奥的波动散出,在天地间无声地震颤着。

    感受着体内神位的强悍波动,兰斯挑了挑眉,心中升起了一抹惊讶。

    他和苏念白最终凝成的神位竟然只是削弱了一点,没有降档的?

    按理来说不应该的,怎么会这样?

    就在兰斯暗自疑惑的时候,被他捧着脸、强行塞过来了一团能量的苏念白也惊讶开口。

    “咦,你塞给我的是什么能量?”

    看着精神域中那团存在感十足的光团,苏念白被捧着的脸微微挣脱了一下,还是没有挣脱出兰斯掌心的控制。

    “你刚刚塞给我的能量,竟然和系统升级后生成的能量团融合了,好神奇哎……”

    “能量团?”

    闻言,兰斯愣了一下。

    “你精神域中,本来就有那样的能量团?”

    “对呀,之前点了升级按钮之后就出现了的,只不过它是很小的一团,没有你塞过来的这个大。”

    苏念白歪了歪头,视线向707看去。

    “707,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刚艰难解开封印的707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地从苏念白的口袋里爬了出去。

    它郑重地爬上苏念白的肩膀,在兰斯锐利的目光中,怂兮兮地放弃了爬到苏念白脑袋上的想法,转而在苏念白的肩膀上坐下。

    “没错,之前出现在你精神域中的那团能量,就是还没有凝结完成的初始神格哒!”

    “而之所以你们两个共享神格后没有降档,也是因为宿主你的精神域中本来就有初始神格,两者相融后抵消了分摊的消耗。”

    “现在的你们,是所有高等世界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高等双子神,实在是太了不起噜,让我们撒花!”

    707掏出一个吹吹卷,开心地吹了几下,片刻后,看着苏念白和兰斯面无表情的脸,707讷讷地将吹吹卷收起,脸上的表情有些无措。

    “怎么了,这不是好事吗?大好的日子,干嘛都这么凶哇……”

    伸手在707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在707委屈无比的目光中,苏念白头疼地说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应该早点和我说的。”

    “这不是想着给你一个惊喜吗!”

    捂着被敲的脑壳,707蔫哒哒地说道。

    “而且‘不允许提前告知成神’这个规定,是系统守则上明确规定了的,我提前给你说就违规了哇……”

    “……对了,系统漏洞!”

    707蹭的一下从苏念白的肩头蹦起,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我得回总部一趟,把漏洞的事情赶紧上报上去。”

    “宿主你们聊,我先走了昂!”

    707借机开溜后,偌大的虚无空间里,便只剩下了苏念白和兰斯两人。

    苏念白站在兰斯的身旁,虽然他已经从被捧脸的动作中解放了出来,但兰斯毛绒绒的长尾巴还圈在他的手腕上。

    此时此刻,沐浴在兰斯深沉而又专注的目光里,苏念白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整个人莫名紧张了起来。

    这家伙,一直盯着他看干什么……

    兰斯表情深沉地盯视了苏念白一会儿,就在苏念白忍不住开口,问他到底怎么了的时候,兰斯圈在苏念白手腕上的尾巴突然收紧了一点。

    在苏念白不明所以的疑问目光里,兰斯银白色的长睫毛轻颤两下,说话的嗓音低沉而又轻柔。

    “刚刚你的系统说,我们是‘双子神’。”

    “……嗯。”

    苏念白点了点头,有些纠结兰斯话里提及到的“系统”。

    不过很快,他就顾虑不上这个了。

    下一秒,本就站得离他极近的兰斯,又往苏念白的身边挤了挤。

    他垂眸看着苏念白,神情语调熟悉而又陌生,恍惚间让苏念白瞬间重回小白莲来访时的那个下午。

    “既然是‘双子神’的话,那我们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兄弟了?”

    “啊这……不能这么算的吧?”

    苏念白直觉不太对劲。

    他试图改正兰斯这强行拉扯出来的关系,然而不等他准备好措辞开口,就见兰斯挨挨蹭蹭地、以一个环抱着的姿态挂在了他的身上。

    沉甸甸的重量敦实压来,生动而又鲜明地提醒着苏念白他家大猫是实心的这个事实。

    兰斯将头放在苏念白的脖颈间,满足地打了个小呼噜,毛绒绒的长尾巴不客气地圈在了苏念白的腰上。

    “那这样算的话,我是不是也能喊你一声哥哥了?”

    强行无视了苏念白纠正他的话语,兰斯的语调一转,开始直指核心。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老家那边也有一个弟弟?”

    听着兰斯在“也”和“弟弟”上轻轻咬字,刻意凸显出来的重点,苏念白身形一僵,不妙的第六感在心头疯狂作响。

    “是有一个,怎么了吗?”

    救命,兰斯不会是准备现在和他清算,最开始他拿他做情感依托的“替身”的帐吧??

    也不能算是替身,他那时候就是习惯性地捡了个崽养,而且兰斯失忆的时候他对他也很好的,应该到不了“秋后算账”的地步?

    就在苏念白疯狂心虚的时候,他感觉到兰斯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脸颊。

    耳边,兰斯低沉优雅的嗓音响起,声音带着丝刻意的轻柔。

    “那他知道了我也喊你哥哥的话,会不会生气啊?”

    苏念白:……?

    “毕竟是小孩子,思想什么的都比较幼稚。”

    虽然兰斯不清楚苏念白那个“弟弟”的具体年龄,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苏念白这边将“弟弟”这个身份定死。

    “到时候他知道你又多出来了一个弟弟,会不会和你闹脾气啊?”

    轻轻地捏了捏苏念白的指节,兰斯的声音满是诚恳,仿佛真的很用心地在替苏念白考虑。

    “如果闹起来的话,会不好哄吗?”

    ……咦?

    苏念白的思路被瞬间带歪。

    以他对弟弟的了解,突然冒出来兰斯这么大一个野生的“兄弟”,闹脾气的可能性简直是百分百啊!

    苏念白开始真情实感地发愁了起来。

    “唉你说的这个,很有道理啊。”

    啧,还真是一个哥控的弟弟。

    鎏金色的猫眼微眯,在苏念白看不见的角度,兰斯的眼中划过一丝危险的暗芒。

    “这样……那他好任性,都不会心疼人的。”

    茶里茶气地直接盖章,兰斯深谙拉踩之道。

    “你放心,到时候就算他再不欢迎我,我也一定会好好和他相处的。”

    “我不像他,我可听你的话了。”

    兰斯的最后几句,是将头埋在苏念白的脖颈处说的。

    低沉的声音闷闷地传出,落在苏念白的耳朵里,无边就听出来了一丝委屈的感觉。

    于是乎一秒钟不到的工夫,某个神经粗壮到能跑马的家伙就傻乎乎地上钩了。

    心疼地握着兰斯的手,苏念白转头,看着兰斯一脸郑重地说道。

    “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让他和你好好相处。”

    “嗯。”

    兰斯开心地蹭了蹭苏念白,银白色的发丝在苏念白的脸颊和脖颈处轻柔扫过,痒得苏念白微微侧过了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

    兰斯微侧着脸,鎏金色的眸子紧紧地盯视着苏念白。

    “等你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昂?”

    万万没想到话题绕了一圈,最后会落到这个点上,苏念白愣了一下,有些奇怪地问道。

    “带你,为什么不带你,之前不就说好了一起带你回去的吗?”

    闻言,兰斯圆溜溜的猫眼猛地弯起,他紧紧地抱着苏念白,脸上满是大写的开心。

    “我那不是怕你忘了。”

    尾巴尖在缠绕着的细腰上轻轻拍打了几下,兰斯拥着苏念白,状似不经意地提醒道。

    “不过你真忘了也不要紧,我们可是‘双子神’,不管你丢下我去了哪里,我都能发现并找到你的存在。”

    “安心啦,不会丢下你的。”

    面对着兰斯深意满满的提醒,苏念白愣是一点异样都没有察觉出来。

    他抬手在兰斯的脑袋上呼噜了一把,思绪开始往707那边飘去。

    “也不知道707那边顺不顺利,我属于特殊情况,对那些纯粹倚靠系统力量的宿主来说,那个漏洞还是很致命的……”

    系统总部,所有系统高层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困扰总部多年的谜题终于解开,看着那危险而又致命的漏洞,所有的系统高层都心惊不已。

    漏洞与bug被工程师们飞速修复,707的上司握着707的胖爪,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欣慰。

    “小7啊,你这次是真的立了大功了!”

    郑重地握着707的手摇了摇,707的上司很是高兴地说道。

    “上面还在商量定夺你的奖励,你有什么想要的也可以直接报上去,不用担心,最终批下来的奖励肯定能让你满意!”

    爱怜地摸了摸707的脑壳,707的上司仍旧惦记着上次失败的演讲,一心想要找补回去。

    “怎么样,想不想把你这次的经历总结一下,和同事们分享分享?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的总部大会,我去给你申请演讲!我们把你立成一个典型!”

    “不不不不不!不用了!!!”

    摸鱼小达人707吓得脑袋都要摇出残影。

    “承蒙您的厚爱,但是真的不用了!!”

    “怎么了这是,年轻人害羞……?”

    在领导关切的目光中,707痛苦闭眼。

    “主要这次发现漏洞的事情,我其实还是没怎么出力……”

    看着领导愣了一下之后瞬间理解,而后飞速沧桑的样子,咸鱼707羞愧低头。

    “都,都是我宿主发现并解决的,我,咳,我就是起了个转述的作用。”

    “那……”

    卡在那里憋了半天,707的领导尴尬地说道。

    “那你宿主还是挺厉害的。”

    “谢,谢谢……?”

    就这样,在老领导一言难尽、满是沧桑的注视里,尴尬到脚趾疯狂扣城堡的707连奖励都没有当面领,连夜从系统总部跑了回去。

    “呜呜呜。”

    哭着扑进苏念白的怀里打了个滚,下一秒,被兰斯黑脸拎出来的707打了个哭嗝,胖乎乎的小脸上满是委屈。

    摸鱼躺赢的日子,真的是尴尬而又舒爽。

    啊,躺赢的人生,真的是寂寞如雪呢!

    又开了一把游戏的707沧桑想到。

    【番外2】

    从虚无空间回来后,凭借着手上的虎爪令牌,兰斯轻而易举地将因为通敌叛国而支持率大跌的三皇子从王位上挤了下来。

    刻意没有立马就处决三皇子,兰斯眼睁睁地看着他疯狗般报复着小白莲。

    失去了高个男子加持在身的影响光环,小白莲在三皇子面前毫无任何的还手之力。

    待他将小白莲折磨至死后,在苏念白的影响下决心当个“好孩子”的兰斯终于出手,将三皇子抓进了皇室的密牢里。

    幽暗的囚室中,三皇子看着坐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兰斯,脸上的表情几经变换。

    最终,想要活命的想法还是在三皇子的心里占据了上风。

    他恨恨地看着兰斯,看着兰斯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他不甘而又恐惧地喊道。

    “你不能杀我的!这有悖于祖训!”

    “别忘了当初你是因为什么才活下来的!兰斯·奥克多,你难道想接受诅咒吗!”

    “呵,诅咒?”

    兰斯勾了勾唇,嘴角扬起的弧度嘲讽而又不屑。

    “奥克多家族向血脉至亲屠戮者,必将承受血脉断绝之苦,终其一生再无后代?”

    “对,就是这个!”

    三皇子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光。

    “当初你因为这个苟活了下来,现在你也应该因为这个放我一条生路!”

    心中逐渐安稳了下来,三皇子甚至开始反过来威胁兰斯。

    “毕竟你已经接手王位,你也不想自己血脉断绝的吧?”

    看三皇子如此笃定的样子,兰斯不屑而又可笑地嗤了一声。

    靠着这个活了下来,是指因为不能直接下手,所以将那时候还是幼崽的他直接扔到死亡星,然后放任他自生自灭,“自然”死亡吗?

    还有那所谓的血脉……

    两条长腿交叠了一下,兰斯看着三皇子急切而又满是希冀的表情,慢悠悠地说道。

    “血脉断绝,那不挺好的吗?如此肮脏的血脉早就应该断绝,断在我这里,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更何况……”

    脑海中,苏念白-精致白皙的侧脸浮现,兰斯弯了弯眼睛,冷厉的脸庞上难得浮现出了一抹柔和。

    “断子绝孙……不也挺好的。”

    三皇子:……???

    听着他温柔的声音,看着他缱眷的表情,三皇子静默了一瞬,开始思考兰斯已经疯了的可能性。

    而在他的对面,兰斯已经没有继续和他耗下去的意愿。

    抬手将三皇子击杀,兰斯连折磨他都懒得折磨,干脆利落地将三皇子送上了路。

    彻底,结束了啊……

    心中最后一块碎石落了地,兰斯面无表情地撑着脸,一时间有些了然无趣。

    真是的,浪费他回家吃饭的时间。

    随后撕裂空间,兰斯瞬移回了禁地中的大殿,闷着一张脸往苏念白的身上挂去。

    几周后,兰斯的即位大典在全网直播下隆重举行。

    大典开始前,兰斯蹲在苏念白的直播间里,堂而皇之地给自己开了后台,一个又一个地砸着最贵的礼花雨。

    一颗颗深水鱼雷砸下,一簇簇璀璨的烟花炸开。

    在整个直播间懵逼的目光中,苏念白看着那狂扔礼物的观众名字,脸瞬间黑了。

    几秒钟后,看着直接空了的直播间,愣了一小会儿的观众们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雾草,陛下这是登基前来给白白砸了个礼花雨??草啊好甜,我磕到了!]

    [而且还是开后台砸的吧!白白这里的打赏限制开得那么高,没有权限陛下砸不了的,真的好甜,姐妹们都给我嗑!]

    [不是,你们才开始嗑的吗?好好回想一下啊姐妹们!白白之前直播给我们唠的“情感小故事”,主角就是他和陛下啊!!!]

    [先别嗑了,陛下他把白白直播间的打赏功能给彻底关了啊淦!你们谁的粉丝等级高的快去试试,我是白白的榜三,我现在连一毛钱的小礼物都送不了了呜呜tvt]

    [雾草是真的!陛下真的把打赏权限彻底关了!啊啊干嘛啊,这是只准他打赏不然我们打赏的意思?呜呜陛下,做人不能这么双标啊QAQ]

    就这样,接着兰斯开的后台,苏念白终于实现了他关掉打赏功能的夙愿。

    至于砸了那么大一场礼花雨的兰斯要怎么和苏念白交代,当事人兰某拒绝回答,只是态度坚决地向我们表示:今后绝不再犯。

    【番外3】

    虽然说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兰斯和苏念白正式在一起的经历,其实十分地具有戏剧性。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707看着哀鸿遍野、再次因为向苏念白热情表白而惨遭短时间封号的粉丝们,眉头止不住地蹙起。

    清楚地知道这会儿兰斯不在家,707清了清嗓子,赶忙向苏念白找去。

    在苏念白疑惑的目光里,707开门见山地说道。

    “白白哇,你得管管兰斯了,再这么放任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嗯??”

    看苏念白仍旧不是很懂的样子,707不由得急了。

    “就是封号的事情,你不知道吗?兰斯他仗着自己的后台权限高,在肆无忌惮地封那些对你热烈表白的粉丝的号啊!”

    愤怒地挥了挥拳头,707替粉丝们委屈地报着冤。

    “就算是喜欢你也不能这么干哇!大家对你的表白也只是出于心意,都清楚你们的关系的,肯定不可能有实际想法的,他那么做也太过分了一点吧……”

    “……嗯???”

    苏念白懵了。

    “不是,关系?我和兰斯有什么关系??”

    后知后觉地红了脸蛋,苏念白烧着耳朵,磕磕巴巴地问道。

    “你刚才说兰斯他……喜欢我??”

    707:……??????

    咋回事,你们两个还没有在一起??

    天天黏在一起都黏乎成那样了,神格都共享了,晚上睡觉都把我挪出了你俩的房间,天天抱在一起手拉手脸贴脸的……结果你告诉我,你们两个还没有在一起??

    707人都快疯了。

    所以兰斯那是什么?

    因为还没有告白,所以十分看不得别人告白??

    那他又算是什么?

    一脚帮兰斯踢破了窗户纸,帮那个想要拐走他家宿主的小臭猪点醒了家里的傻白菜???

    重新捋了一遍思路,707看着脸蛋红红、已然害羞起来的苏念白,着急忙慌地开始补救。

    “不,不是那个,你听我说,兰斯他其实不,不喜欢……”

    “不许胡说!”

    刚回家就遇到了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兰斯打断707的污蔑,将精心准备了许久的礼物拿了出来。

    “爱你。”

    “嗯……我,我也是。”

    背景空间,被兰斯用神力捏造出来的粉色泡泡和爱心填满。

    看着那边已然脸蛋红红、贴在一起的两个,一脚踢开柜门当了一回月老的707憋闷极了。

    啥啊?

    啥啊??

    怎么就这样在一起了啊???

    早知道兰斯还没有告白,它就提前给这家伙设下九九八十一个考验,好好刁难一下他了啊!

    结果现在倒好,他一番激-情助攻,两个人直接挑破窗户纸在一起了。

    淦!

    对上兰斯投射过来的赞许目光,707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头开始缓缓自闭。

    呜呜,气死他了。

    他的极品玉雕小白菜,就这样被他一不留神给送出去了。

    小臭猪,偷袭他这个年轻的小系统,不讲武德!

    这个仇,我707记你一辈子!

    含泪掏出小本本,今天,也是707记仇的一天呢。

    【番外4】

    if线:时空穿越,当老夫老妻的苏念白遇上没有重生的兰斯

    咦,这里是?

    只是打了个盹的工夫,等苏念白再度睁眼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已然发生了细致而又鲜明的变化。

    温馨带着暖意的装潢变为了线条简约的冷色调,各种带着毛绒绒的家具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硬厚重的实木家具。

    目光在房间中扫视了一圈,认出了这是皇宫里的寝殿,简而言之就是兰斯(他们)居住地方的苏念白眉头一挑,脸上的表情逐渐不善。

    兰斯这是和他闹别扭后,连带着把屋里的家具都换了一遍?

    用这个方式来表示愤怒和不满……

    苏念白叹了口气,被自家大猫猫“幼稚”的举动弄得无奈极了。

    这么一通换下来,多浪费呀。

    仰身躺在硬木大床上,感受着身-下硬挺无比的实木触感,睡惯了柔软大床的苏念白不适地翻腾了一下,皱眉决定停止兰斯的晚上运动。

    在这床上折腾起来的话,他的腰第二天是别想要了。

    挥手将寝殿的灯熄灭,苏念白闭眼打了个哈欠,心中再次给兰斯狠狠记上了一笔。

    不知过了多久,寝殿的门被轻轻打开。

    感受着殿内多出来的呼吸,兰斯本就阴郁的眉眼间冷意更甚。

    刺客,还是想要爬床的蠢货?

    锋利的爪尖探出,兰斯悄无声息地向床边靠近,一脸淡漠地想到。

    都没差,总归都是死路一条。

    漆黑一片的房间中,锐利的风声兀然响起。

    兰斯狠厉的一击凶狠落下,下一秒,就被人全然制住,被拉扯着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遇到什么不好处理的难题了?”

    手指轻柔地在头皮处摩擦,原本紧绷着的身体不自觉地就放松了下来,突破了警戒线的过近距离炸得兰斯头皮发麻。

    他下意识地开始挣脱,却被那个温暖的身影直接按住四肢,用身体牢牢锁住。

    “别闹,困。”

    含糊地嘟囔了一声,苏念白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他习惯性地调动治愈能量,安抚性地往兰斯那边塞去。

    但在治愈能量进入兰斯体内的下一秒,感受着那边差到极点的身体情况,苏念白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瞬间清醒。

    “……兰斯?”

    寝殿内,灯光幽然亮起。

    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苏念白的目光着重在兰斯苍白的脸色和枯燥暗淡的发丝上扫过,眉头皱得死紧。

    在兰斯戒备而又冷漠的注视中,苏念白叹了口气,睡眠不足的脑袋隐隐作痛。

    “这是怎么回事?”

    几分钟后,利用神力搞清楚了情况的苏念白很是无奈。

    “嗯……我不是你这个世界的人,虽然不清楚我是怎么过来的,但应该过段时间就会离开。”

    将他和兰斯的关系简单交代了一下,苏念白看着眼前将自己弄得惨兮兮的大猫,试探性地问道。

    “在我离开前的这段时间,我就先在你这里住下?”

    顺带着,还可以照顾一下你。

    听出了苏念白华中的潜台词,兰斯不屑地冷哼了一下。

    脑海中,温暖怀抱的触感和治愈能量流过的感觉悄然浮现,兰斯冷郁地移开视线,对苏念白的询问不置可否。

    但也始终没有拒绝。

    没有拒绝就是同意的意思嘛。

    看着兰斯糟糕的身体情况,苏念白撸起袖子,二话不说开始养猫。

    治愈、投喂美食、在兰斯戒备的目光中帮他梳理毛毛,不知不觉中,兰斯和苏念白之间的距离飞速拉近。

    原先戒备冷漠的目光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声的默许。

    然而幸福的时光终究是有限的。

    几天后的下午,在苏念白给已经养好了伤的兰斯投喂蛋羹的时候,苏念白的身后,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悄然浮现。

    凶狠暴戾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来,强烈的危机感浮上心头,兰斯瞳孔一缩,伸手就准备将苏念白挡在自己的身后。

    他的动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眼睁睁地看着苏念白被拎了过去,正准备暴起动手的兰斯看着裂缝中傲然跨出的身影,整个人突然沉寂。

    “哎呀呀。”

    环拥着挂在苏念白身上,兰斯已经兽化的竖瞳盯着对面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张口就是一句挑衅的话。

    “竟然连神位都没有凝成,真丢脸啊……这么弱的吗?”

    感受着对面紧落在苏念白身上的目光,兰斯横放在苏念白腰肢上的手猛地一紧。

    他扬起下巴,仿佛家养的猫咪在野猫面前趾高气昂地炫耀着饲主,语气满是刻薄。

    “看什么看,这是我的!”

    “真可怜啊,没人要的家伙。”“兰斯。”

    眼看着他的话越来越不礼貌,苏念白责怪性地拍了拍兰斯的手,而后不好意思地向对面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仅仅一个动作,亲昵与分寸立刻突现。

    站在他们的对面,兰斯死死地攥紧拳头,默默地垂下了眼。

    “啧。”

    “走啦走啦,我们该回去啦。”

    抱着怀里的对象,兰斯越看对面的自己越不顺眼。

    生怕苏念白一个心软将“他”捡了回去,兰斯按着苏念白的肩膀,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将人往空间裂缝中推去。

    “我知道错了嘛,我在院子里给你堆了一个好大的雪人,我下次不敢了,别再生我的气了。”

    窝在苏念白身上哼哼唧唧地撒着娇,在苏念白看不见的角度里,兰斯盯着对面另一个世界的他,眸光满是冷意。

    敢跟上来,就杀了你。

    仗着已经成神的优势,兰斯用气机将另一个自己钉在原地,而后抱着苏念白转身离去。

    时空乱流中,兰斯撑开保护罩,圈着苏念白委屈地撒娇。

    “你背着我,养其他人出轨!”

    “这,这不能算是出轨吧!”

    苏念白被兰斯火-辣奔放的用词吓得瞳孔地震。

    “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啊!”

    哼,还什么都没有,要不是我压着,我看他都恨不得跟着一起回来了。

    心里的醋缸接连打翻,兰斯身上的醋味冲天窜起,声音语气更加幽幽。

    “你最好是。”

    苏念白:“……”

    苏念白试图和他讲理。

    “你要这样算的话,起因是不是还在你?因为我堆了个小雪人,多看了几眼的工夫,就和我生了两天的闷气,你说这样是不是很不对?”

    那哪是多看几眼的程度,那已经是多次无视了他的搭话,恨不得搬出去和雪人一起住的样子了!

    愤愤地抿紧唇角,兰斯委屈地“嗯”了一声。

    苏念白被兰斯又气又委屈的样子给逗笑了。

    他回身抱着兰斯,在柔顺的白色发丝上rua了一把,声音里满是温柔。

    “好啦,别生气了,我们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嗯!”

    被“回家”两个字轻易安抚,兰斯抱着苏念白呼噜了一声。

    想想院中那高达三米三的大雪人,兰斯的心中闪过一丝心虚。

    与此同时,另一边。

    在兰斯抱着苏念白离开后,另一个世界的兰斯僵立地站在床边,久久没有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寝殿的门被慌张推开。

    看着兰斯投射过来的阴翳目光,侍卫长哆嗦了一下,腿软跪坐在了原地。

    “陛,陛下,招星台那边,突然来了一个武力值极为高强的刺客!他黑发棕眼,看不出具体的种族,但是把禁军和侍卫队的人全打趴下了!”

    对兰斯的武力值有着深刻的了解,侍卫长请示性地问道。

    “您看……?”

    黑发……棕眼……

    兰斯垂着眼睛,沉寂的心湖泛起波澜。

    “带路。”

    他敛眉,表情仍是侍卫长熟悉的冷寂。

    “我去看看。”

    “是!”

    他们的故事已经结束,他们的故事即将开始。

    不论哪个世界,他们,总会相遇。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全文完结啦,撒花花~(≧▽≦)/~

    接下来再有更新就是捉虫啦,不用在意~

    接档文《恶毒反派被迫团宠》存够稿就开,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了,球个预收和作者收藏鸭~

    这本顶着周围的装修声,还是顺利写完了,我好棒!

    挥挥小手绢,下本见呀(*^▽^)/★*☆

章节目录

美食征服全星际[直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桃子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子清并收藏美食征服全星际[直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