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又一天, 汪畔和周家人吃过饭后, 便和林西楚一块走在商业街上消食散步。看着张灯结彩的商铺, 汪畔道,“我都忘了, 明天好像是七夕。”

    林西楚道,“有没有什么想做的,明天我的时间全是你的。”

    汪畔笑了, 有些意味不明道, “我怎么感觉这半年你油嘴滑舌了很多, 从哪看了泡妹宝典?”

    林西楚捏了一把汪畔的脸, “我还需要看那些吗?”

    “是是是,你不用。你最近只是把研究死亡摇一摇的时间全拿来研究我了。”汪畔啧啧了两声。

    林西楚不置可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林西楚已经不再古董店内。早饭倒是已经做好了, 虽然已经有些凉, 看起来做这顿早饭的主人很早就离开了。

    汪畔把早饭叮热,刚吃完准备洗碗时, 周小玲气势哄哄地抱着她儿子就从外面跑进了古董店。汪畔不惊讶,只是顿住了脚步, 放下了手中的碗碟抱臂看着风风火火的闺蜜,“今天又有什么活动?”

    自汪畔昏迷中苏醒过来后, 周小玲找到时间就要过来找汪畔,美其名曰带着汪畔好好浪几把,不能整天像个老头一样守着古董店,不过更重要的还是, 借着参与各种活动的名义,让汪畔的身体动一动,过点更养生更健康的生活。

    所以现在周小玲的模样汪畔已经见惯不怪,一个星期总有那么几次。记得上一回周小玲风风火火找过来还是为了带她去打高尔夫球,就连儿子都被她扔在了家里,而打高尔夫球的日子距离现在似乎三天还不到。

    汪畔都不得不佩服周小玲的办事效率,她到底上哪去找这么多节目的,并且每个节目还不带重样的。

    周小玲的儿子,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宝贝看到汪畔后便伸手过去求抱抱。汪畔顺势把自己的干儿子给接了过来,抱在了怀里。小宝贝一到胸前,汪畔就闻到了一股子的奶香味。汪畔轻拍着小孩子的后背,忽而莫名地道,“记得之前你还买了一堆女孩子的衣服,说要生个女儿,没想到这回却是来了个儿子。”

    周小玲捏了一把自己儿子的小肥脸道,“儿子都是前世的债,反正小孩子小时候雌雄莫辨,那些衣服也能给他穿。”

    汪畔眼里闪过一抹若有所思,而后笑道,“我真替你儿子感到可怜,你应该还给他拍了照片吧。”

    周小玲一脸“你果然懂我”的表情,“以后这臭小子敢不听话,我就把他现在女装的照片拿出来威胁他。”

    汪畔低头瞅着自己怀里还不明世事的小孩子,最后幸灾乐祸地笑了。

    周小玲看了一眼手表,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道,“被你打岔差点都忘了正事。走走走,姐姐带你去玩好玩的。”

    汪畔也不阻止她拉着自己,只是抬了抬手中的小宝贝道,“你儿子呢?”

    “带上带上!”周小玲顺手把自己的儿子抱了过去,招呼着汪畔赶紧跟上自己。

    汪畔挑眉,心里实在想不出周小玲会带她去干嘛,不过这活动大约不是很刺激,不然周小玲才舍不得把自己的宝贝儿子带出来。

    周小玲自己开的车,汪畔为了照顾她的干儿子直接和周小玲的儿子坐到了车子的后座。汪畔边给孩子喂奶瓶边看向了车窗外,这条路似乎是走郊外的?

    汪畔记得前不久好像有篇新闻报道过,在郊外动工了好几年的度假山庄最近似乎已经落成了。当初被报道出来的度假山庄的图片只有一两张,拍的景色也不是全景,不过透过这么一两张的照片,度假山庄里的景色似乎很不错。况且根据新闻报道里的描写,度假山庄内的设施及其的豪华丰富,将是他们省第一大度假山庄。

    而且听商业街的一个邻居说过,进入这个度假山庄去还得提前预定。而这个预定还非常的不容易,她的一个挺有钱的远方亲戚听说这边开了度假山庄,提前让人预约都预约不到,花钱想从别人手里换张套票都没有。

    因为度假山庄准备开业,所以在商业街时不时还能听到一些路人谈论这件事,不过汪畔听得最多的便是,他们都预定不到进入度假山庄的位置,只能排队等着。一件件事听下来,可想而知这个度假山庄的盛大。

    而看着车子越开越靠近度假山庄的附近,汪畔忍不住望向了驾驶位的周小玲,“可以啊,周小玲,你什么时候成了富婆的。今儿这是要到那新开张的度假山庄去吗?不是说票很难弄吗,你上哪弄到的。”

    周小玲趁着周围没车的时候回头睨了她一眼,嘴里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句话,不过因为车内开了音乐的缘故,汪畔并没有听清她都说了什么。

    汪畔:“你刚说了什么?”

    周小玲摆摆手,“你猜得没错,咱们今儿的活动就在度假山庄里面。至于票是怎么弄到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这还不容易吗?反正你别管那么多,听我的就行,好东西在等着你呢,你到时候可别高兴得哭了,正好,你现在可以好好地做个心理准备,猜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汪畔吐槽,“这么神秘?不像你的手笔啊周小玲。”

    “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周小玲又睨了她一眼,汪畔举双手投降,不在撩拨周小玲,深怕她等会把车停了揍自己一顿。

    “嘻嘻。”周小玲的儿子好似看懂了两人的互动,突然咧开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汪畔的目光瞬间被吸引了回去,抱着周小玲的儿子亲了一口又一口。

    他们的车子很快便开到了度假山庄的门口,这个度假山庄门口做得还真是与众不同,竟然在门口旁边弄了个大瀑布,而在瀑布下面,则是一只巨大无比的乌龟。仔细一看的话,游客还能发现,在那只大龟底下,还有几只似乎正在玩耍的活的小乌龟。只是这些小龟的体型和大龟相差太大,不靠近点看,十分容易就忽略掉底下那些活龟。

    “龟龟!”

    周小玲的儿子对乌龟很感兴趣,一直指着大龟那边叫唤着。

    周小玲按住了儿子的手,道,“等会儿办完正事在跟你出来看龟龟好不好?”

    汪畔笑了笑,越发想知道周小玲今儿奇奇怪怪的在打什么鬼主意。只是看个乌龟都没时间,这是要赶去哪里?

    周小玲回头望着汪畔道,“走走走,我们赶紧走,不然等会这破小孩该要哭了。”

    汪畔跟着周小玲进到了度假山庄里面,门口不远处就有观光车在载客。周小玲和对方说了什么,便让汪畔跟自己坐上了车去。

    汪畔气定神闲地坐在车内看着这个新建起的度假山庄的风景,不得不说的确是很漂亮,难怪这么难预定。而且这里似乎还很大,观光车转悠了许久,似乎还没把度假山庄全部转完。

    在观光车上大约坐了半个多小时,汪畔他们才到了目的地。汪畔望着旁边一片紫色的薰衣草,在看向草地上挂满了飘带,弄得格外浪漫的场景,不用周小玲多做解释,她已经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汪畔脸上没有浮现一丝的激动和兴奋,十分的淡定,就这么自然地被周小玲拉到了红地毯的一端,默默地看着接下来的表演。只见红地毯,飘带鲜花飘飘的另一端,穿着西装,高大挺拔的林西楚缓缓从巨大的幕布里面走了出来,手上还捧了一束花,然后朝着汪畔所在的位置,沉稳地,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在林西楚走到汪畔身前的时候,周父周母、郭婶郭小年、沈蔚南燕子、周林帆和商业街等人不知从哪忽然窜了出来,随着人群的出现,悠扬曼妙的音乐也同是响了起来。

    林西楚在音乐声下,朝着汪畔半跪了下来,接着,从西裤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首饰盒,当着汪畔的面打了开来,掏出里面的戒指,抓着汪畔的手,笑着说道。

    “畔畔,嫁给我好吗?”

    口哨声霎时此起彼伏,周围的人纷纷叫唤了起来: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答应他!答应他!”

    汪畔没有回应也没有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而是在一片热闹的氛围里低下了头,眼神颇有深意地看向了底下的林西楚。

    周小玲走了上前,笑道,“别害羞了,虽然我很舍不得你嫁人,但是林西楚这人吧,还算不错,值得你嫁过去。以后呢,他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们,在场的大家都会帮你狠狠地收拾他的。”

    林西楚失笑,“看起来我似乎婚后的日子会很惨。”说完,林西楚抬头,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更为认真地郑重地看着汪畔道,“畔畔,你愿意嫁给我吗?”

    绷着脸的汪畔忽然笑了,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汪畔伸手接过了林西楚的戒指。在众人以为她就要答应林西楚的求婚时,只见汪畔抓着戒指的手忽然一松,那铮亮的钻石戒指哐当一声便滚落到了地上。

    鼓掌欢呼的人都戛然而止了,每个人都是一脸愕然地望着汪畔。就连最近汪畔的周小玲和林西楚都瞬间变了脸色。

    林西楚犹豫道,“畔畔你……”

    “你又不是林西楚,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嫁给你?没想到啊,我第一次被求婚,对象既然不是人。”汪畔晃悠悠地张开了嘴巴,边说着话边把目光从林西楚身上移到了求婚现场的其他人身上。

    气氛忽然凝滞,现场一片肃静,安静得叫人害怕。

    周小玲露出个难看的笑容,拉着汪畔道,“畔畔,你都在说些什么?什么对象不是人,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脑袋又开始疼了?”

    汪畔转头朝着周小玲龇牙一笑,在周小玲瞪大的双眼中,掏出手术刀一把刺入了她的心脏。周小玲面容瞬间扭曲到了一块,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在汪畔的双眼中,散做了一团黑气。

    汪畔转动手术刀,把视线落回了林西楚的身上,把手术刀直接对上了林西楚,“还要继续装吗?”

    “林西楚”怔愣了两秒,最后咯咯地大笑了起来,在汪畔的面前站起,然后当着汪畔的面抬高了双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像脱衣服一样,双手往两边一拉,就把林西楚的那层皮给脱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汪畔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林西楚那层皮一到地上就化作了一缕缕的黑气浸入了地底下。而没了“林西楚”这层保护皮的怪物,也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现在站在汪畔面前的是一个由一团黑气构成的人形怪物,四肢颀长,身上一片黑,没有五官,没有头发,也没有衣服,就是一团黑色的雾气,只是身材什么的都更偏向人类而已。

    其他的“人”在这个怪物之后,也褪掉了自己的一层皮,变成了一个一个由雾气星辰的人形。不过人形没有维持多久,他们身体内就被抽离出了一缕缕的黑气,这些黑气慢慢地钻进了汪畔面前的怪物身体内。

    随着黑气越聚越多,怪物的身体渐渐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它的五官慢慢地出现了某个人类的影子,只是这个人类的五官太浅了,隐隐约约出现了几次后,又恢复成了一片黑。不过汪畔一直盯着怪物看,所以当那人类隐约的五官出现了几次后,她很快便辨别出,这不是童一菲吗?

    童一菲,第三关和汪畔有过来往,懂得医术,身高很高,曾经被汪畔一度以为会是沈蔚的NPC。汪畔离开第三关后,就再没见过的童一菲。之前汪畔还以为童一菲和柳小梅都回到了他们NPC的世界里去,却没想到……

    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童一菲。

    汪畔不禁出声,“童一菲?”

    黑影此时是没有五官的,但是汪畔却仿佛觉得它好像在笑。

    “童一菲是谁?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可怜虫。”

    黑影的声音又沙又哑,好像带了电音,而且声音雌雄莫辨,音色一会高一会低的。

    “可怜虫?”汪畔皱紧了眉头。这黑影难不成不是童一菲?怎么听它的语气还带着股浓浓的不屑和嘲讽,好似格外看不起童一菲这个人。但是如果不喜欢童一菲,不是童一菲,为什么这个怪物会顶着童一菲的模样?

    黑影似乎看出了汪畔的疑惑,大约觉得要让汪畔死得明白,它便幽幽地开口解释道,“对啊,可怜虫。童一菲这人就是个没用的可怜虫,除了哭什么都不会。哭有什么用?哭一点用都没有,死掉的爱人不会回来,害死自己爱人的人也不会因为眼泪而去死。”

    “咯咯咯。不过啊……”黑影缓缓地在汪畔的周围转动了起来,“我还是挺感激她的,毕竟我也算是她创造出来的,她给了我生命,咯咯咯。她不能做的,我帮她做,她恨的人,我帮她杀,我是不是很好?只是她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想要毁掉我呢?我明明是在帮她。你看,她的仇人全死了,难道不应该值得她高兴吗?我那么好,那么好,天下第一好……”黑影欢快的声音突然尖利了起来,“我那么好,为什么还想要毁掉我!她给了我生命又怎么样,还不是得死在我的手里。咯咯咯,不过死了也挺好的不是吗?在我的世界里,我可以帮她完成她的心愿,给她创造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她也能和她爱的人在一起。多好?是不是很好?”

    “为什么你们这些玩家就是不喜欢呢?”黑影突然歪下了脑袋,用没有五官的脸面对着汪畔,仿佛在紧紧地盯着她。

    这个黑影说的话透露出了很多的内容,汪畔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童一菲给了怪物生命?怎么听起来那么地奇怪。

    黑影见汪畔没有回答自己,突然伸长的脖子,把自己的脸停在了汪畔的脸三厘米之处,“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也不喜欢我吗?”

    汪畔嗤地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你所谓的美好的世界,我们会喜欢?”

    黑影歪了歪脸,“为什么不喜欢。我的世界里,你过了世的爷爷和父母都会活过来,那里还有你的朋友,你认识的所有人,哦,我还能给你一个十分爱你的林西楚。这样的世界不就是你们人类一向追求的吗?在我的世界里,你们自己就是世界的主人。你们要钱,我给你们钱,你们要住别墅开名车,我都可以给你,甚至能让你成为全世界最美,最帅,最有钱的人。你甚至不用担心自己的寿命,你们可以活得很长久,只要你们不想变老,你们还能维持自己此时此刻靓丽的面容。这些不就是你们人类一向追求的吗?”

    “这只是你以为。我有说过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汪畔沉声道。

    黑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突然甩出了几缕黑气打在了地上,好像在泄愤一般,“我说你们喜欢就是喜欢,你们凭什么不喜欢?凭什么?”

    “疯了。”

    汪畔暗骂了一句,不再和黑影多说废话,握着手术刀就冲了上去,对着黑影就是一顿有规律的乱砍乱刺。黑影属阴气,所以也怕阴器,不过这个黑影明显比汪畔以前认识的怪物都要厉害。手术刀刺到它身上,它只是轻轻地一抹,那切开的伤口就会重新出现新的黑气。

    在两人互相纠缠,谁也不占上风的时候,空间里突然裂开了三个裂缝。从裂缝里面,有三个汪畔尤为熟悉的人窜了出去——是林西楚、沈蔚和南燕子。

    “汪畔,我们来帮你!”

    三人异口同声,齐齐扑向了汪畔和黑影。黑影啧啧了两声,“你的同伴竟然都来了。”

    而汪畔只是斜了一眼林西楚三人,在他们靠近自己的时候,先一步抽出了另一把手术刀,对着三人就一顿攻击。

    黑影尖叫道,“你也疯了,既然连自己的同伴都杀!”

    汪畔笑了,“谁说他们是我的同伴?”说着,汪畔压着“林西楚”就在他的胸前刺了一刀,然后翻身又解决了沈蔚和南燕子后,才继续道,“这个才是第九关吧。之前那个第九关是假的,林西楚他们三个人也是假的,差点我都要被你骗过去了。”

    黑影不怒反笑,“咯咯咯,你还挺聪明的。以前很多玩家都以为那就是第九关,当他们回到我制造出来的现实世界,还真以为自己闯关成功离开了死亡摇一摇。殊不知,所谓的‘第九关’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死亡摇一摇根本不存在什么第九关,真正要说的话,第九关大概就是来到我这里吧。”

    汪畔冷呵了一声。

    之前她和林西楚的猜测是错的。游戏的最后,玩家并不一定都会被聚到一个副本中去,都是黑影给他们制造的错觉。黑影人从一开始就在误导他们的思想,让他们以为第九关所有玩家都会走到一块,然后闯过这最后一关。但是这其实并不是最后一关,棺材村只是第九关幻化出来的一道影子,让他们误以为来到了真正的第九关,其实这一关都是假的。

    真正的最后一关,是黑影这里。

    而能来到黑影这里的玩家,都得想清楚这一些,明白这些虚虚实实的东西。

    在棺材村里,二十来个玩家,其实不全是黑影创造出来的假玩家。如果汪畔猜得不错,真玩家还是有的,但是与某位玩家比较好的人却很可能是假的。譬如汪畔,因为林西楚、沈蔚和南燕子和她的关系很好,所以这三人从一开始就被扔到了不同的空间里去。而柳晃和汪畔不熟悉,所以柳晃是真玩家。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汪畔在躲避僵尸的时候,会选择告诉柳晃——林西楚、沈蔚、南燕子,这三个在他们身边的“人”都是怪物。

    汪畔揉了揉手,道,“我想,只要杀了你,我们才能从死亡摇一摇里解脱出来。”

    黑影人咧开了大嘴,“那你试试?”

    ·

    当汪畔的手术刀插在黑影的心脏处时,身处其他空间的其他人,也都极其狼狈地把自己的武器插.在了黑影的身上。

    当看着黑影消失,黑暗里闪现出一道微光时,所有分布在不同空间里活了下来的玩家当看到这象征着胜利的光耀时,脸上都纷纷地展露出了一抹极其灿烂的笑容。

    黑影人化作星星点点消失后,它架构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微光闪现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木门。汪畔朝着门内走了进去,在踏出门后的一刻,汪畔就被一双强有力的温暖手臂紧紧抱住。

    汪畔抬眸,看着来人,缓缓扯出了一抹笑,然后猛地张开了腿,用腿禁锢住了对方的腰,然后伸手抱住了来人的脖子,凶猛地亲上了对方的嘴巴,来了个极其热情的法式长吻。

    他们期待已久的明天。

    终于到来了。

    ·

    门后是一个废弃的房间,在那个房间里,只有一台老式的已经不能在运行的计算机。

    而在计算机的旁边,摆放了一个相框——相框里的女人和男人笑得一脸的幸福。

    后来,汪畔知道了一个故事。

    曾经有一对羡煞旁人的情侣,男生是一名很厉害的游戏设计者,而女生则是一个实习医生。在两人准备结婚的前一个月,男生开发出了一款游戏,这款游戏本来可以风靡全世界,却被外人独吞,最后男生在别人的刻意安排下,男生死了。

    最后那款游戏以另一个人的名誉发布,让对方享誉全球,一跃成了炙手可热的设计界新星。

    女生知道男生的死因后,苦于无法为其报仇,日渐心生怨恨。

    之后,女生的怨恨附载在了男生常用的计算机上,有了“新生命”……

    作者有话要说: 死亡摇一摇其实是童一菲男友设计出来的一款普通的恐怖游戏,但是因为男友的死亡,童一菲产生了怨恨,怨恨变成了有意识的怨灵附加到了游戏上,就让一款普通的游戏成了真正的杀人游戏,而手机是传播的媒介。

    就是酱紫,到这里就完结了。不会有番外了,过两天开新文。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一下我的新文《我们活得还不如一只猪[重生]》~~

    评论里揪小可爱发红包,新一年也要事事顺心,快快乐乐哦,爱你们,笔芯~

章节目录

死亡摇一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食物巨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食物巨塔并收藏死亡摇一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