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一妃虽晚不须嗟 !

    凤煜惨遭不测让凤华一蹶不振,他年轻时生的几个孩子都过早夭折,如今剩下的十几个儿子年龄都未及弱冠,立谁为储,成为龙体每况愈下的凤华最头疼之事。

    凤煜之不幸,却是其他皇子妃嫔的大幸。各宫娘娘都觉得这是为自己为麟儿搏击人生的绝佳机会,于是个个使出浑身解数各显神通,吹枕边风的吹枕边风,打亲情牌的打亲情牌,娘家有势力的就亮肌肉,啥都没有的就到处拉拢人心,可把凤华看烦透了,心寒透了,就算边境收复失地势如破竹的捷报频传,也没法让他的心情好一点。

    深思熟虑后,自感时日不多的凤华决定立年纪稍长,已满十五岁的六皇子为新太子。

    可惜,这个新太子运气不好,册立他为储君不久,就在打猎时候坠下马折了一条腿。

    天朝大国,以器貌著称的凤室,哪有一国之君是瘸子的道理?凤华无奈又废了新太子。

    之后欲立七皇子,七皇子身染天花。

    欲立八皇子,八皇子失足落水。

    等凤华要立吴贵妃的九皇子时,吴贵妃已经跪在地上苦苦哀辞了。

    三月,碧绿的柳丝重新在金水河岸随风袅舞,娇艳的红紫再次缀满大兴宫的朱墙黄瓦,白锦玉在翠渚生下了一个女儿,凤华在太极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门下省执掌侍中言归从凤华的龙榻前站起,手执遗诏转过身来面朝众人,庄重唱道:“大行皇帝遗诏,皇子众臣跪听!”

    满室黑衣素缟应声簌簌跪地。

    言归徐徐展开遗诏,照着上面所书郑重宣召:“皇弟凤越,恺悌君子人品贵重,仁爱宽厚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伟继社稷,着即传位于秦王凤越,钦此!”

    声音落下,太极殿万籁俱寂。

    只有凤越直起了身,在一片黑压压的匍匐中好似鹤立鸡群。

    他年轻的脸庞上没有半点悲伤,也没有半星欢喜,双手从言归的手上接过遗诏。

    战事未平,凤华最终的这一决定,四海之内无人不称其英明。

    相比他自己所生的皇子,秦王凤越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都要更合适的人选。

    秦王封地原在关中,乃是凤室龙兴之地,手下的部将祖上皆是开国功臣,平时虽不显著,但需要的时候拿出来,随便一个都很靠谱。

    兄终弟及,人人称道这是一桩先帝为江山社稷抛却私心的美谈。

    但白锦玉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几个月前在晋王府和凤越的那次谈话,凤越说要为她和凤辰保护好晋王府等他们回来,白锦玉曾问他:“如果我们回来,秦王殿下怎么办呢?”

    当时凤越的回答是:“我自然会有地方呆的。”

    那时,白锦玉还为他的少年天真感怀,如今再看这句话,当真震撼无比!

    他自然会有地方呆的。

    原来在那一刻他就已经树立了目标,她万万也不会想到他所说的地方,竟然是大兴宫!

    凤越是什么时候在心底埋下要夺取皇位的种子?是在日冕祭台上凤辰被诬陷谋反的时候?还是凤辰被关入天牢削籍为民的时候?

    白锦玉心里五味杂陈,凤越能够走到今天,背后一定经历了一番阴谋阳谋。

    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他做那个在晋王府里喝茶,无忧无虑,一心想着赶紧娶个王妃过府的秦王殿下。

    但不管怎么说,凤越当皇帝对凤辰来说是必然的好事,为凤辰平反指日可待!不过此事不能操之过急,凤越才刚刚登极,他还不能立即推翻先帝的旨意,不过,她相信这一天一定会来的!

    一年,最多再等一年。

    平不平反的事白锦玉可以放一放,但是要找到凤辰,她已经一天都不想再等了!

    幽香的杏花热热闹闹开过后,她的小圆子就满月了。

    孩子刚生出的时候皱皱的,一过了满月就一天比一天长开了,眉目之间一天比一天更多凤辰的影子。

    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望着孩子可爱熟睡的小脸,本是笑的,可因为孩子太像凤辰,看着看着又不禁伤心垂泪起来。

    三百多个日夜的分离,心里对凤辰的思念日积月累,已经像山一样又重又沉。

    她没有办法排解这种焦虑,只好天天锻炼身体,锻炼了一个半月,她的轻功恢复神速,基本可以达到了从前的九成。

    除了这个方法排减焦虑,她只能去骚扰闻玲和王楚然。

    “你不要再催闻玲了,她现在看到你都要躲起来了。”陈雪飞把又找上门来的白锦玉拦在了门口,好言好语道:“你这样她的压力很大。”

    白锦玉今日怀里抱着小圆子,也不勉强非要进,只是很不解地瞟着陈雪飞道:“她的产日都过了五天了,为什么还不生?”

    见她没有冲门的意思,陈雪飞坐到一张石桌前,一边分拣着草药一边道:“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就算同一个人每一胎的情况也会略有差异。预测的产期只是做个参考,提前或者推后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白锦玉仿佛没听见,逗着小圆子嘀咕:“楚然也是,怎么也还不生?”

    陈雪飞停下手里,一笑:“她腹中孩儿本来就比玲儿小几日,晚在她后面本就理所应当。”

    白锦玉吁一口气,在他身旁的一张凳子坐下,小圆子在白锦玉的怀里痴痴地看着她,看着看着突然笑了起来。

    白锦玉惊喜道:“天哪,你看你看她笑起来也有两个梨涡,昨日还没有呢!这个梨涡和奈儿一样。”

    陈雪飞伸过头来看。

    白锦玉问他:“你见过奈儿吗?”

    陈雪飞摇摇头。

    白锦玉心里划过一丝落寞,心里的思念再次翻涌。

    奈儿已经和她分开了十个多月了,真的好让她挂心。奈儿一定会想她的,一想到奈儿会想她想到哭,她的心就绞一样的疼。

    “这女娃儿长得好像晋王,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胚子。”不知何时闻玲从屋里走了出来,在白锦玉身后盯着小圆子瞧,“这么好看的女娃儿将来给我家做媳妇儿可好?”

    “甚好。”陈雪飞听了赞同,用手指点了点小圆子的脸蛋。

    “小圆子是我们润儿的!”门口传来王楚然的声音,白锦玉抬头,只见闻宴扶着王楚然走了过来。

    闻玲不服气道:“这事情可由不得你摆山长夫人架子!你看看你夫君成天一张拒人千里的脸,再看看我夫君慈眉善目,你看将来锦玉想和谁家做亲?”

    王楚然道:“我夫君外冷内热才不拒人千里,锦玉她是知道的,对不对锦玉?”

    两家人都来看白锦玉,只见她出着神,一见他们来看,立即脸上挂上了笑容。

    这笑容勉强得让人心疼,闻宴不禁安慰道:“别担心,云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他在那里守个三四个月不是问题。时间一长,敌方军心疲惫,届时开门杀敌必定能够取胜。”

    白锦玉听了并没有轻松一点,她眼里看着小圆子,口中不无忧虑道:“扶文国这次背后有厉国相助,恐怕没那么容易对付。他们的盟军已经把云城困了一个多月了……这样虽然能够消耗敌军,但是对被困的城池也是一种考验呀,里面物资有限也不一定能撑得下去。”

    闻宴默了默,道:“等楚然生下孩子,我和你一同去。”

    白锦玉将目光从小圆子收回,缓缓看向闻宴,目中流动感激。

    闻玲靠过来,一手撑着腰,一手轻轻拍了拍白锦玉的肩膀,低声地安慰道:“别急,再等我几日就好了。等我的孩子出世,开了乳,你就可以走了,孩子交给我们你可以一万个放心。”

    白锦玉听了,从心事中抬头,笑了笑:“嗯。”

    两日后,闻玲诞下一个女娃儿,又过了两日,王楚然诞下一个男娃儿,五天后,白锦玉给小圆子喂了奶,把她亲了又亲,托女仆将她送给了闻玲,留书一封下了山,往南境的云城去了。

    王楚然刚刚生下孩子,需要闻宴留在她身边陪伴,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闻宴和她一起去南境,但是若要等到闻宴可以离开王楚然,白锦玉是等不了的。

    她已经等得太多了,一天都不想再等了。

    一路向南近十天,越靠近云城,就越听说一个叫陈风的谋士的轶事。

    三个多月前,大徵南境被扶文国和厉国的联合军队打得连失九城。

    眼看南境失守在即,这时一直镇守西边的将领,从前的天下兵马大元帅程益,主动请求与南境主将调换官职来南境作战。这个名叫陈风的谋士就差不多是和程益将军一起到达南境的。

    白锦玉一路上从人们的口中得知,这个谋士生得是天人之姿,使的是天纵之才。程益那么大的将军对他居然是言听计从,他往哪儿指,程将军就往哪儿打,虽然有些盲目,但是这个谋士确实厉害,在他的建言献策下,程将军仅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收复了八座城池。

    白锦玉从传言中推测,这个叫陈风的谋士应该就是凤辰。

    想程益是什么个性?

    七年前凤辰西赵选婿将他从西赵带回徵朝,他平息了郑王谋反、诸王撤藩的重任,凤华曾经有意让他在长安担任要职,他却以不善朝堂习惯军旅生活为由婉拒,请缨前往最艰苦的西部戍边,皇帝再三挽留都没有奏效。

    像这样的人居然肯为一个谋士所用,况且陈风、凤辰,这名字一看就对上了。

    白锦玉很快接近了云城,果然云城的情况并不像闻宴想得那么简单。

    此时云城已被扶文国和厉国的盟军团团围困,虽然然凭借地势两国盟军没有办法破门而入,但是孤城自守已经两个月,里面的官兵百姓恐怕已经维持不了多久。

    扶文国和厉国的主将也似乎看出了这一点,索性把困死的路线贯穿到底,在云城周围安营扎寨,以逸待劳。

    这一招果然有效。

    白锦玉正在想如何进入云城,这时听闻了一个消息,云城里面的百姓真的撑不下去了,程益将军的那位谋士将要作为使者来与扶文国和厉国的主将议和。

    与云城相隔二十里就是理县,就是那唯一还没有收复的城池,眼下还为敌军所有,这位徵朝的使者将要来理县与扶文国和谈。

    理县为盟军占领了四个月,百姓异了主,生活比从前更苦了,但是理县已基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秩序,没有像云城一样闭锁,日常城门正常开闭,比云城要好进入多了。

    既然这谋士要来,白锦玉索性进了理县等着。

    他究竟是不是凤辰,她要确认一下。

    来使见面的地点在理县的府衙。

    天黑之后,白锦玉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悄然降落在府衙的屋顶上。

    定了定身形,没有任何人发现,她轻轻揭开两片屋瓦。

    屋内通明光亮,一个扶文国主将模样的人在上首坐着,监督着几个仆从在准备酒水宴席,那几个仆从看起来很有些鬼鬼祟祟。

    看着看着白锦玉目光蓦地一震,只见几个不算陌生的身影走进了她的视线。

    一个是苏策,一个是宁王,一个是金奉烈。

    白锦玉的脑中顿时有点混乱,金奉烈居然不远千里亲自来到了扶文国和大徵的战场?他如果出现在这里,说明厉国对这次战役的重视程度绝不容小视。

    苏策和宁王怎么会在敌营之中?难道他们都投敌了?‘

    宁王七年前就和金奉烈暗中勾连她是知道的,一直下落不明的苏策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和宁王在一起……很明显,是太子凤煜死在南境,苏策自知必受罪责,于是跑到了敌营投诚!

    白锦玉眼睛里闪着光,按耐住好奇,侧耳去听他们说话。

    但这些人像是策划着什么阴谋,说话声调压低诡秘听不很清楚,只看他们指着来宾席位上的一壶酒比划,隐隐约约听到什么“毒”、什么“一不做二不休”等字眼。

    白锦玉心里悚然警觉,想听得清楚些,遂轻烟似地下了屋顶落到地面,刚准备靠近去听,就闻庭院的门径处传来人声脚步,两个仆从领着人穿过花园连廊朝这个屋子走来。

    白锦玉心口一紧,赶紧跳入一旁茂密的梨花树中。

    此时正是梨花开在全盛的时期,洁白的花蕾缀满枝头,挤挤挨挨地像簇簇雪球。

    白锦玉隐匿在树后,皎洁如华的月光下,一路人被仆从领着,渐渐从朦胧的昏暗走到明亮的灯光下。

    他们都穿着徵朝的服饰,所以都是徵朝人。在他们中间,有一个身影丰姿奇秀,神韵独超,即使一身白布简袍,也给人一种高贵清华的感觉,和身后陪同的彪莽汉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锦玉差掉跳了起来,一生之中从没有像此刻热血沸腾!

    她的心脏砰砰直跳,没了节奏。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没了呼吸。

    是凤辰!

    是凤辰!!

    不过,咦……

    他为何蓄了胡须?

章节目录

一妃虽晚不须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伪装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装清纯并收藏一妃虽晚不须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