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过来,用脚尖推我,大声嚷嚷;“起来别偷懒”

    许久,听到罗丹的声音,然后007离开了房间。罗丹靠着边上坐下,拧干毛巾给我擦脸:“体质怎么差成这样没恢复吗”

    我睁开眼,罗丹惊讶的看着我:“你”

    我忙起身捂住她的嘴说:“嘘,小声点。”

    罗丹点点头,我松开手,她说:“你都是装的”

    “不这么做我们会很危险。”

    “怎么了”

    “什么都别问,你只要相信我会带你出去就好,现在我做什么你都不要担心。”最后我还是不放心,握住罗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不管发生什么,无论等待多久,即使我不在你身边,都要相信我。”

    罗丹不知道我怎么了,大概被我表情吓到了,连连点点头。

    即便这样我仍然忐忑不安,躺下闭着眼睛,剩下的训练我都以这种方式躲过,一周后白瓷回来,站在我面前,打量着我,我知道他医术很好,开始怀疑我装病,为打消他的念头,我开玩笑说:“别看我现在这模样,比起以前有力气多了,要不要试试”

    说完我一个拳头挥了过去,罗丹都惊呆了,捂住嘴巴不可思议的看我,这屋子里敢这么对白瓷的那真是活腻了。

    白瓷接住我的拳头,抓的我骨头咯咯响,我看着他微微皱眉,许久松开了我。

    没事了,我心里松了口气,说:“你把我训练变强就不怕我造反”

    白瓷斯文笑着说:“你不敢。”随后掏出一个手机放在我面前:“明天早上会派人送你出去,一切安排听从手机上的指示。”

    番外十七

    更新时间2015959:02:28字数:2363

    白瓷说完拉着罗丹往外走,罗丹回头看我,我朝她点头示意放心。

    终于,能提前出去了,但在出去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第二天我醒来,门口已有辆吉普车停着,我拿起桌上放着的手机,走下楼。来到车前,黑衣人递来一黑布,用来套头上的,为了避免我记路。

    我接过,回头看,白瓷站在二楼某间房看着我,罗丹在他身后朝我挥手,我也挥了挥手跟她再见,心里默念“等我。”

    上车后,车子一路行驶出去,山路十八弯,慢慢的我睡着了,醒来时睡在一间酒店房间内,他们人走了,我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熟悉的街景,竟然把我送回了成都。

    我睡了多久抬头看了眼时间,两天,他们一定在路程中给我下迷药了,不然怎么睡那么死,不管怎么样,已经回来了,先回家看看,再联系小胖。

    回到家,家具上落了一层灰,我懒得打扫了,好好的洗漱一遍,肚子又饿了,先去找吃的再找小胖吧。

    随便找了家小餐馆,菜一上就大口大口吃上,吃着吃着我又觉得奇怪周围总有那么几个人好像在看我我体内安装了定位器,不是白瓷还有谁想找我

    唉,吃个饭都不安生,我随意扒了两口饭垫垫肚子,起身走,离我近的两个人快步跟了过来。

    我一看,撒腿就跑,那些人在后面追,边追边喊;“别走喂别走”

    我傻呀,不走给你抓,我回头朝他们做鬼脸,就一会功夫,前面被人堵了

    死了,我一个急刹停下来,前后夹击,左右是墙,跑不了了,没反抗几下就被他们牢牢困住,然后被拖上了车。

    许久开到一家郊外老宅,我一眼认出那是肖小爷的地方,几个人驾着我走进一间房,嘴里叫着:“胖爷,人给你带来了。”

    一进门我看小胖坐在那悠闲的喝茶,这t怎么回事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见小胖走过来,猛的一拍手下脑袋,大骂:“你们几个兔崽子,让你们请回来,咋给我绑起来了。”

    手下委屈的说:“他一见我们就跑,不绑他就跑了。”

    “行了行了,下去”小胖对手下呵斥后,笑脸盈盈给我松绑:“对不住啊,误会误会。”

    “周烨你行呀,一个多月不见,招呼手下对我动手了。”

    我很少直呼小胖名字,说到这个名字谁都想不到他这么一个矮胖的人会有这么文雅的名字。

    小胖端茶到我面前认错:“这不是到处找你急的嘛。”

    我白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茶,肖家可都是些好东西,唆了口说:“老子吃饭吃的好好的全给搅合了。”

    “要吃好的,肖家厨子顶呱呱,现在就吩咐给你做。”小胖朝我竖起大拇指夸着,随后唤来手下吩咐:“叫厨子弄几个好菜上来。”

    手下走了二十分钟,菜就上来了,一下就满桌是菜,我坐下动筷,小胖在一旁说:“你吃着,我跟你说,你让我查肖小爷我查了,之前也没啥,但最近他手上抓着个女的,自称是七月,我就去看了眼,那女的长得忒水灵,看五官像新疆姑娘,老漂亮的”

    我看他被美女迷了,夸起来没完没了的,把嘴里菜咽下去道:“重点。”

    小胖被我打断,连连道歉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毛病,难改,说正事你看那七月我怎么着也见过两面吧,也不长那样呀,我纳闷着七月是不是去整容了,你回来了,刚好你熟悉她,就去看眼那人是不是七月。”

    我一听放下筷子说:“走,去看看”

    被小胖拉住说:“等等等,你以为这是我的地盘,这么光明正大走去,我还混的下去吗。”

    我看着他,小胖说:“等晚上我偷偷带你溜过去,先吃先吃。”

    如果那人是七月,那苏异一定在这附近,我说:“有看见苏异吗”

    “没有,诶说起来你跟他走的,怎么还问起我来了”

    “没什么,吃饭。”

    吃完饭,小胖说无聊,带我参观肖家别院,这样的老式别院,在繁华城市已经不多见了,分前后院,从小胖房里出来,左边延长而去是座人工花园,花园里的花草很古老,其中还有些药材。

    这座宅子外观旧却硬朗,没有半点危房感觉,上次来被锁在书房,绕到客房要十分钟,绕道前堂大厅要十多分钟,整个就像参观古时建筑一般,不得不说肖家背景也算硬的。

    走到前院,小胖突然停在侧边走廊不走了,看向接客大厅里嘀咕:“肖小爷怎么今天回来”

    我往屋里瞅瞅,姓肖的面容有些

    沧桑了,终究承担的太多,心力交瘁变了模样。

    正当我俩止步不前时,我看到个熟悉身影走了进去,我疑惑:“那个人来这干嘛”

    “你认识”

    我摇头,小胖看我有兴趣,介绍起来说:“他叫白瓷,跟肖家一直有生意来往。”顿了顿,一手捋了捋小胡须:“啧,好久没见他来了,又有大买卖。”

    我没理会,直径走进大堂。

    “你这样进去打扰他们不好吧,我还没告诉肖小爷你来了”

    等小胖把话说完,我已经走到肖小爷面前打招呼:“嘿,肖小爷,好久不见。”

    肖小爷看见我,愣了一下,后虚伪笑着说:“听小胖说你失踪很久,怎么舍得现身了”

    “出远门玩了会,劳你惦记了。”说完过场话,我看向白瓷。

    白瓷没有看我,一副冷漠态度,这么巧来这里,我猜多半是为了肖小爷手中的七月。

    肖小爷见我盯着白瓷看,伸手想要介绍,我摆手道:“我知道,白瓷嘛,小胖刚告诉我了。”

    肖小爷笑了笑说:“既然认识了,一起吃个饭交个朋友吧。”

    “饭我刚吃过了,就不必了,不如肖小爷收留我几天如何”

    肖小爷没想到我不给面子,以笑化尴尬说:“小意思,想住多久都行。”

    “谢了,失陪了。”说完我转身离开,小胖跟过来在我身后小声说:“你做什么呢”

    “他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我一般计较。”我拍拍小胖的胸膛,低声说:“不过我现在要去见那个人。”

    “你着什么急,说了晚上带你去。”小胖皱眉说。

    我拽着他,使眼色:“那时候就来不及了。”

    小胖看我,我点点头,随后他在前面带路,穿过花园后有间**的小香房,门口有两人看管着。

    小胖说:“奇怪,平时都没人守的。”

    我说:“你想办法引开他们。”

    “额有点困难,出事第一个找我,而且不一定引的开。”

    “你就是怕死没别的。”

    “你这话不中听,认识那么久哪次没帮你,命都能丢好几回。”

    “那你就是舍不得现在名和利。”

    “你”小胖被我气的语塞,一咬牙说:“好,你这家伙碰上我这暴脾气,就证明给你看老子在不在乎这点名利。”

    小胖说完,才走出两步,后院那就传来呼喊声:“着火了,快救火。”

    番外十八

    更新时间201591113:47:14字数:2345

    我和小胖相视一眼,小胖笑了说:“转运了。”朝两个守门人跑去。

    我看向后院冒烟的位置,这火来的太巧了,但眼下无论是帮还是害,先见了人再说。

    小胖以后院着火为由,要两个守门的去灭火,人一走,我小跑过去说:“你在门口替我把风。”

    小胖点头,我推门而入,迎面一个姑娘被绑在凳子上,如小胖所说,是个新疆姑娘,并不是整容的七月,我正想问她为何冒充七月,她却先开口叫我名字。

    我以为我判断错误,但她声音不像,一个人整容不可能连声音都变了,说:“你认识我”

    “剃了平头,差点没认出来。”

    女人普通话很流利,我想她从小就在外年走南闯北,所以说得那么正规。

    我看着她不说话,就见她双肩一用力,双手一挣,挣脱反绑的绳子,我见状想叫小胖进来帮忙,却被她迅速上前捂住嘴巴,附身向前,在我耳边轻声说:“嘘,别大声叫。”

    我睁着眼睛看她,为什么这么容易能挣脱绳子却还被绑在这难道故意在等我

    妹子坏笑的看着我,说:“你想找的七月在我手上,如果不想我把她交给那些人,乖乖听话。”

    这怎么可能但从她三言两语中表现的,好像知道大多数事情。她到底是什么人

    “你在想什么”;她见我没反应问道。

    我看着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她所做的行动能将白瓷一军,或者说能与白瓷抗衡,那是不是可以坐山观虎斗,等两败俱伤后,我能有机可乘,救回七月和罗丹。

    她见我这么沉默,松了手。

    我说:“你想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要管,顺其自然。”她说。

    “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她。

    她正想说,小胖突然在屋外大声叫道:“肖小爷”

    我们立刻停住了对话,听着外面的动静,但愿小胖机智点能支走肖小爷。

    “小胖,你在这干嘛”

    “后院着火了,守门两兄弟去救火,我替他们守会门。”

    “阎耀呢在里面”

    “没,他在哪晃悠呢。”

    肖小爷没有答话,门外发出推拉的脚步声,照小胖拖不了太久。

    她看了眼门口,转身快步走到后窗位,对我说道:“先走了。”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你还没说清楚不准走。”我快步跑过去,伸手想要抓住她,却被她抓住,借力将我旋转,导致我被反手擒住,随后被用力一推,被推向门口。

    与此同时,耳后一阵破窗声,眼前白瓷踹门而入,见身后破窗,追了出去。

    小胖抱着肖小爷,回头给我做了个苦瓜脸,然后更用力的抱住肖小爷,大喊:“快走啊我断后。”

    我看着肖小爷铁青的脸,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手肘用力向下一顶,正中在小胖龙脊骨,将小胖打跪在地上,吼道:“来人。”

    不一会,门前站满了人,肖小爷指着我说:“绑起来。”

    我看着小胖垂头丧气说:“完了。”

    整个过程发生的太快,太顺其自然,我整个人都懵了,任由肖小爷手下捆绑。

    此时,白瓷单独一个人回来了,看了眼肖小爷摇头。

    人没有追回来,肖小爷气的大吼:“把他关起来。”

    小胖从地上爬起站起道:“肖小爷,这中间有误会,有话好说啊。”

    肖小爷看小胖一眼:“把他也绑起来”

    我瞬间冷静下来说:“慢着,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跟他无关。”

    肖小爷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眼,冷哼一声道:“泥菩萨一尊还想逞英雄。”随后吩咐手下:“关进去,全在这守着,等我想好怎么处置。”

    小胖被绑,四个手下才奈何住他,但奈的住人奈不住嘴,在那大吼:“肖爷,有话好商量啊,要学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

    我想肖小爷正在气头上,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免得激怒他,暴风雨会来的更早,冲小胖叫道:“别吵了。”

    “唉,阎耀你怎么这样,我这还是为你求情呢有没有良心呢”

    我没回小胖,去看肖小爷,他客气的在白瓷面前抱拳鞠躬说:“白老板,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不过你放心,我明早一定给你交代。”随后做了个请说:“劳你今晚住一晚,已为你备好房间,这边请。”随后两人就朝后院走远了。

    夜里,安静的只有风声,我和小胖被关在原七月被关的屋子里。小胖在生我闷气,一直没跟我说话,最后终于憋不住,脑袋侧了过来说:“你这么淡定,是不是想好怎么逃了”

    我摇摇头,小胖就不淡定了说:“那你还不着急”

    我说:“着急有啥用,我都被绑成这样,还能怎样”

    小胖一副不相信,认定了我有后招,啧啧了两声说道:“你跟七月说什么了她去哪整容了,整成这样。”

    “她不是七月。”我说。

    “得了吧如果她不是,你放跑她干嘛,闲没事找事做呀。”

    “我没有放跑她,是她自己跑的。”我极力争辩。

    “你当我傻呀,她是被绑着的,没人给她松绑,怎么跑说吧,你和她密谋了啥事,别把我当个外人似的防着。”

    “我说了她”我突然愣住,原来是这样,因为七月在鬼域失踪,生死不明,她正好用上七月的身份,叫我什么都别管,一切顺其自然,是因为这个世界最了解七月的人是我,所以一直在这等我出现,然后顺理成章的逃走,造成是我为了救好友的假象,帮她确认身份。

    可是为什么七月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这人是傻子吗明明知道这一切,还要背一身的危险,还是她们这伙人也觊觎那笔宝藏

    “喂阎耀你想说什么呢想那么久”

    小胖在旁边叫我,我回过神看他,说:“没什么,正好你现在被绑着,跟你说件严重的事也能瞬间冷静下来。”

    “什么事”

    “罗丹被人抓了。”

    然而我说完,小胖没点反应,看了我数秒突然笑道:“你脑袋被门夹了昨晚我还跟她通过电话聊哪家餐馆菜好吃,改天去吃呢。”

    怎么可能我问道:“她跟你打的电话”

    “不是,我打过去的。”

    我明白了正要解释,屋外突然有了动静,小胖笑着说:“你还说没下策,其实早就盘算好了。”

    我确实没有打算,除了小胖我已经没有朋友在身边帮忙了,谁会来救我

    小胖一脸愉悦的往门方向看去,进来的人把他弄迷糊了,说:“文峰你怎么回来了”

    文峰做个嘘声手势,快步走过来说:“我接到消息,说你闹大事了,就连夜赶回来了。”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楼兰鬼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黑夜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夜猫子并收藏楼兰鬼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