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三年后,加拿大都温哥华郊区,一栋二层小屋的别墅花园外,三个可爱的孩子坐在草地上玩闹嬉戏,夜婉穿着一身白色纱裙,眉眼间冷峻的神色像极了夜允莫。可是每次一笑都会像蓝若溪般,洋溢着清纯的容色。

    两岁的夜世是个帅气的小男生,他是夜允莫和蓝若溪第二年所生的孩子,还有一个就是寒寒。

    蓝若溪身穿家居服,左手拿着酸奶,右手拿着相机扑捉他们欢声笑语的镜头,做母亲的她自从有了孩子便爱上拍照留念,想把每一个温馨的时刻记录下来,等他们长大后环绕而坐的欣赏,在把所有生好玩的事情讲述给他们听。

    乌黑的长高高盘起,干净雪白的脸颊上因怀孕而生出淡淡的斑痕,不仔细看却也不明显,为此蓝若溪还苦恼好一阵,谁知夜允莫根本不在乎。

    他现在很忙,担起照顾她还有三个孩子的苦差,这里消费又高,又想让孩子们都受到良好的教育。夜允莫曾经是想,再也不踏足商圈,徘徊一阵现,靠专业音乐来赚钱实在不够稳定,而他除过金融又不会别的。

    双级压力下,夜允莫终于重返集团,只不过简历都是空白,试用期一个月后才勉强能留在部门,但只要是金子走哪里都会光,短短两年,夜允莫就坐上总监的位置,按董事长的心思,夜允莫给集团带来的利益,远不仅仅坐上这个位子,想升职,夜允莫拒绝。

    他再次愿意来集团,只是为了养家糊口,收起那些算计名利的野心,他现在更像一个赚钱的工具,不过他很快乐,因为每一次回到家,看见孩子和蓝若溪,他就会觉得无比充实和满足。

    “夜婉!你怎么又抢弟弟的玩具了”蓝若溪看见两个孩子扭闹在一起,不禁皱起眉头,虽然相差一岁,但男孩女孩之间的力气还是有差别的,夜婉抢不过又不愿意相让,最后放声大哭。

    “你是姐姐。”蓝若溪拿走玩具,背着手假装一本正经,“姐姐是要让着弟弟的。”她不管女儿在哭闹,也不能养成自私的性格,只好狠下心来。

    夜世一看见这种情形,马上撅起小嘴,现在的孩子特别聪明,蓝若溪反应过来,继续教训小儿子,“你是男孩子怎么能跟女孩动手呢,更何况她还是你的姐姐,以后不许抢玩具了,或者你们协商好,一个人玩五分钟就相互交换!”

    夜世毕竟年龄还小,眨着眼睛一脸天真听不懂的样子。蓝若溪同时摸着他们俩的小脑袋,做着安抚工作。

    语言上孩子有时会理解有些偏差,但是表情都是国际的,聪明的孩子只需要看家长是笑还是生气,潜意识里就会分辨出对还是错。

    很多时候家长笑着批评实则是误导了孩子。

    正说着,从远处飘忽过来一阵充满磁性的声音,“寒寒,婉婉,世世!”

    闻声三个孩子惊喜的回头,看见夜允莫迅狂奔了过去,“爸爸!舅舅!”他们的个头顶多达到夜允莫膝盖的位置,他蹲下身,展开双臂,将他们一起拥抱进怀里。

    蓝若溪从远处走过去,脸上张扬着满满的笑意,自然的接过公文包,笑道:“好啦,爸爸工作一天很累的,我们进餐厅吃饭吧。”

    简单的四菜一汤,都是蓝若溪精心准备的,自从有了孩子的欢声笑语后,二人世界明显热闹了,电视机里放着喜洋洋和灰太狼的动画片,闻着饭菜的香味,这样才是家庭的生活,平静的日子,日复一日。

    “快吃吧。”蓝若溪摆好筷子,夜允莫已经从二楼换好家居服下来,淡灰色的棉质长袖,是蓝若溪在网上挑的,夜允莫穿上居然有大学时候的样子。

    他看上去还是那样年轻英俊,岁月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想到女人结婚后,青春彻底不复存在,而男人四十还是一朵花呢,蓝若溪拿着筷子迟迟不肯夹菜。

    细心的夜允莫意识到后,调笑道:“怎么,看孩子累了吗”

    每逢星期六和星期天,幼儿园学校休假,蓝若溪在三个孩子的围绕下总是累的气喘吁吁,可是她却说,“不是累,我是在想,你又重新回集团上班,虽然现在不是总裁不是大老板,那也肯定也还有爱慕你的女人吧”

    他刚夹起一个红色大虾往嘴里吃,听见她这句话立刻放下筷子,“胡想什么呢我若是真想变心,当初的女人还不够诱惑吗我还不是一一拒绝了”

    想起苏千美和顾浅,他们两个随便身上的一条优点都比自己强,她还在担心什么

    是不是最近当家庭主妇太闲了,况且夜允莫不论手机还是邮箱的密码她都知道,每天按时下班回家,应酬很少,能不参加的尽量拒绝,周末就算加班也经常会给她打电话。

    “可能是最近看多韩剧了吧。”蓝若溪摸着夜世的额头,碎碎念道:“儿子呀,你快点长大,长大了妈妈就可以出去工作了。”

    说是这样说,可是她一出去工作,家里的家务和接送孩子也来做聘请谁都不如自己亲力亲为放心。

    夜允莫了解道:“若溪,如果你想上班就出去工作,无论你想干什么我都答应,只一点,以后不许随便怀疑我,我对你的真心,你从今天才知道吗”

    她点点头,信任是夫妻间最重要的第一步,她也不想做一个天天只会怀疑自己丈夫的女人。融洽吃过饭后,夜允莫挽起袖子端碗碟去厨房,轻声道:“今天我洗碗吧,你也累了,陪孩子们去看电视。”

    夜允莫的体贴和温馨,无处不在,暖暖的包裹着她。

    晚间,蓝若溪泡了一壶花茶,切了草莓拌上酸奶,电视机里刚好有一幕小灰灰给红太狼端水的场景,夜婉突然很认真的照做,从光亮的茶几上端起一杯花果茶到蓝若溪面前,懂事道:“妈妈,你也喝水。”

    看着女儿又懂事又认真的样子,蓝若溪激动的快接过水杯,心里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开心,象征性的抿上一口便把女儿抱紧怀里,“婉婉,妈妈爱你,很爱你。”

    夜婉咯咯的笑,在她脸上亲道:“妈妈妈妈,婉婉也爱你……”

    母女俩正陷入天伦之乐的喜悦中,谁知道在一旁的夜允莫带着醋意,嗲嗲道:“光记得妈妈,就不要爸爸了吗世界上不止只有妈妈好呀,爸爸也好。”

    女儿平时就跟夜允莫关系特别好,听见他这样说,夜婉立刻叛变,松掉蓝若溪的脖颈,投入他的怀抱,还不忘在左边的脸颊上亲一口,笑嘻嘻的撒娇,

    “爸爸,我爱你!”

    夜允莫听见这句话,比中*彩都开心,心里巨大的满足。

    女儿上辈子果然是父亲的小情人,这么粘人,蓝若溪心想,能当他的孩子真的是很幸福。

    洗过澡后,安顿夜婉和寒寒睡在隔壁的房间,夜世还小,躺在双人床边的小床上,跟他们睡在一起。夜允莫赶完今天的工作,关上电脑时,收到苏哲来的一件邮件,大概的意思是知道夜允莫现在在加拿大知名企业工作,问他如果愿意可以回英国去帮他,而酬劳是现在的三倍。

    事情展到现在,夜允莫注重的一向就不是利益,他自认为痴情有义,即使有心有实力去明争暗斗,最后还是会输给自己。

    况且他时隔四年再次回归商场,只为让老婆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所以夜允莫连考虑都省略了,直接删除掉苏哲的邮件,一切风轻云淡。蓝若溪拉上窗帘,换了一件真丝睡衣,白色的透着雪色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楚楚动人。

    她特意买了这件睡衣穿给他看,有了孩子之后,夫妻生活也渐渐少了,夜允莫现在毕竟身强力健,总要有身为男人正常的需求。

    其实从怀孕到生孩子,女人难免会怠慢,加上新生命的诞生,更无心思放在老公身上,她也愧疚,想好好补偿。

    “老公……”她趴在书桌上,四周充满*的撩动,夜允莫深深望去一眼,只觉得今天的她好美,更加女人。

    吻,激烈的狂热,他急不可耐的抱起她,关上浴室的门。

    花洒流淌下来的水珠,冰凉的滴在肌肤上,刺激着每一处的毛孔,享受美妙*的同时,她不停得拨云撩雨,欲拒还迎,每一次快要抵达时,都巧妙的避过。

    夜允莫难耐心中的暗潮,强烈的征服欲上前,双手像钳子大力擒住她的手臂,抵在瓷砖上动弹不得,毫无耐力的吻准备落下,她又侧脸,吻上耳畔,燥热的拨动,他终于控制不住,眼中带着爱怜的轻语道:“你真是磨人的妖精!”

    她满意的笑着,以前她只会配合,没想到这样会更加撩起*,激起他的感觉。

    她也第一次大胆道:“要我吗”

    深情的眼神,一瞬不瞬的凝视,最终变得狠戾……

    第二天一早,蓝若溪拖着疲惫的身体,双腿无力的不停使唤,想起昨晚的夜允莫如狼似虎,她竟然娇羞的偷笑。

    谁知他容光焕的已经穿好西装,站在镜子前打着灰色领结,她最喜欢他装商务装的样子,精明又干练。

    “今天这么早”她问。

    “有重要会议。”夜允莫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今天你好好休息,我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但是晚上会早点回来,因为今天是某个人的生日!”

    他每年都记得,从来不会遗忘,她吻他,“周末还加班,真的是很辛苦。允莫,昨晚我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他回应的吻她,意犹未尽。

    “我爱你。”她含情脉脉,他笑道:“我也爱你,老婆。好爱你。”

    在你侬我侬还是要回归现实,蓝若溪沉迷甜蜜中还不忘提醒,“快走吧,一会儿要迟到了。”她为他拿过公文包,眼看着夜允莫开车离开,她又打起精神回家下厨房做早餐。

    照顾完三个孩子吃过饭,忙绿的一天又开始了。

    下午时分,蓝若溪为出去吃饭特意化了淡妆,穿上优雅的裙子,夜允莫说会早点回来,就会很准时,电话铃声响起时,她正在为夜婉梳着漂亮的粉色蝴蝶结辫子。

    夜允莫订了一家特别温馨的日本餐厅,这里的三文鱼和寿司做的最好,赶到时点好的菜已经全部上桌,摆放的特别漂亮,满目琳堂。

    蓝若溪带着孩子分别就坐,热闹的气氛好看的光线照耀,夜允莫突然站起身,从后面推出一个餐桌,精致的盘子上盖着铁银色的锅盖。

    离耳朵不远处的录音机里播放着夜允莫亲自改编的生日快乐歌,服务员和正在就餐的人们都投来艳羡的目光。

    三个孩子用稚嫩的声音,惊喜的拍手叫好,“快听,是爸爸的声音,爸爸的唱的歌,是爸爸给妈妈唱的。”几个孩子玩笑的争执。

    蓝若溪的世界里,此时只有夜允莫一个人,推着点满香薰的推车,香槟和粉红色的双层蛋糕,最上面画着的两个人是夜允莫和蓝若溪相拥的紧抱。

    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大致轮廓就是他们两人。

    “老公……”她激动的满眼含泪,夜允莫从上衣内兜里取出精致的盒子,里面是一条玫瑰白金浅黄三色的项链,为她戴上,柔声道:“亲爱的,生日快乐!”

    幸福像蜜糖一样包围着他们,孩子爽朗的笑声,别人羡慕的眼光,这一刻蓝若溪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谢谢你……很谢谢你……”蓝若溪握紧他的手,面对这样的惊喜,语无伦次不知该如何表达。

    精致的饭菜,吃进嘴里,美味的不可言喻。

    清风吹拂过的海边,细软的沙子,绚丽的烟火直上直下,绽放最美丽的一瞬间,定格在这一刻,他们都是上帝眷顾的幸运儿,能够拥有旁人一生都无法得到的。

    她靠在他肩头,感受风中舞动,波光粼粼的海面,黑蓝色伴随银色。

    “我真的好幸福,我们会不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她小心的问他,话语全是不安。

    面对她这种问题,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回答一遍又一遍,“我们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伤过痛过,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们只会有幸福。”

    绚丽的烟火特别美,夜允莫的话特别甜,他以前温暖如春风,却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蜜语甜言,这几年他好像要把全世界的蜜糖全部喂进她的嘴里,好补偿从前没有过的空缺。

    不管是如何,他们都已经确定了彼此,是终身的依靠。

    “允莫,我现在真的好幸福,好满足。你看我们的孩子们。”她安静的靠在他肩上,伸出食指指向远方,三个孩子活泼的在沙滩上玩耍,柔和冰冷的月光映照在他们天真纯洁的笑脸上,洋溢的是天使的笑容。

    他们爱情的结晶,人生终于得以圆满。

    蓝若溪现在有夜允莫,有孩子,有属于他们温馨的家庭,以后等老了还能跟他携手并肩,一起看夕阳西下,黑色的影子在地面上拉长,满载的回忆,无尽的

    畅聊。

    这个故事,生时间太短,但是用嘴来说,恐怕也要三天三夜。

    他们的青春正式逝去,但是寒寒、夜婉、夜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

伤你成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阿妆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妆妆并收藏伤你成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