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

    何京笑了笑,知道周真的脾气也没客气,接过周真迫不及待送上来的圣旨看了一眼,突然噗呲一笑:“周大人,你没看圣旨写的什么”

    “当然看了要不怎么会发愁呢”

    虽然有求于人,可也不能被人看笑话是吧

    何京笑了笑:“出使的事儿是定了,可出发的时间陛下没规定,您这要是急匆匆跑去宣旨,新娘新郎估计都得恼了。咦,我说周大人,您不会是想着慢慢拖延,等着横刀夺爱吧”

    周真一把拿回圣旨,果然里面没有写明具体的出发时间。她心底暗骂一声,这果然是在坑我呢

    不过被坑了周真也不能生气,女皇这是在给她最后的选择机会,怪不得吩咐她送完新郎一定要入宫一趟。如果她不放弃,可以再推一段时间,可惜没必要。

    迟落日得知周真的选择,深吸了一口冬日清冽的空气,笑着回寝宫去了。大家都觉得星网大胜前景无限光明,可她很清楚,虚空山就算自己亲自上阵,也不会给她这段平稳发展壮大的机会的,这从拦截到元人敏不断放出的消息就能推测出来。

    她选拔出来的人需要时间的认证才能确保最重要的忠诚,可惜她最缺的也是时间。

    其实她很感激虚空山的凌厉进攻,在巨大的危机之下,人们习惯团结起来抵抗,可现在由明转暗就不好说了。

    “落落”

    很熟悉的声音,迟落日笑着回头,她之所以刚才有些疑惑,是因为这位燕开大庄主,几乎很少离开自己的夫郎儿子,单独一个人瞎转悠。

    “你是在担心虚空山下一步用什么手段吧”

    “不错,叔叔可有指教”

    燕开满目都是赞赏,这个孩子年纪不大,可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绝世良才。她本来只是抱着先观望的念头看着,现在觉得这孩子小小年纪撑起一个帝国实在不容易,还是忍不住出手了。这场对抗三国的战争打的如此摧枯拉朽的顺利,燕开也是帮了很多忙的。

    “走,我们找个暖和的地方聊聊。”

    迟落日从善如流,两个人走近离得最近的一个宫殿,宫奴赶紧摆上茶水点心,躬身退下。庞大的宫殿就算没有太多的主人也是需要维持的,就算是浪费,迟落日也不能没有缘由从这里节省。不过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不管走到哪儿,都是尽心尽力的伺候。

    “其实我们这次赢得如此轻易,我觉得三国并没有真正下定决心和虚空山联手也是很重要的。我仔细想过了,这次星网得到的财富不少,可以前数次虚空山祸乱,三国的损失也都比星网小多了。她们这是在祸水东引,付出一部分财物,让我们直接和虚空山的人对上,越是不可开解,她们越是安全。两年半之后,恢复起来就越容易。”

    燕开点点头,觉得这孩子真通透,不管这是不是三国商量好的,可现实已经成了这样的局面了,三国已经出了力了,可惜打败亏输,就算虚空山的人再不讲理,也不好苛责了。而且人家也没把战争打成拉锯战,不管胜败如何,反正没耽误多少时间。虚空山另作打算的时间很充足。

    “钱你不缺,权势也不少,我觉得接下来最可能的就是美人计了。”

    燕开张嘴,把自己思谋的结果告诉女皇陛下,不过说出这句话,她自己也有些意兴阑珊,要说美人,比得上易儿的她这么些年游历四方都没见过,不过看女皇半点没有心动的样子,难道真的是喜欢个绝世美女

    、第四十六章诱饵

    迟落日当然不知道别人都在因为她的与众不同猜测她的喜好别于常人,不过对于找一个伴儿的想法,倒是从那天和燕开的谈话之后有了。可这事儿缘分到了自然就成了,让她像以往的国主一样收罗天下美人,她还真没什么兴趣。后宫佳丽的存在会让大臣们的权势平衡,可后遗症更是巨大。有先皇给提供的先决条件,迟落日觉得自己后宫只有一位夫郎的想法很靠谱。既然只能要一个,那肯定是宁缺毋滥的。

    这事儿没法着急,迟落日想了几天就放下了,因为新年过后,就是准备春耕的各项事宜了。以她一向不服输的强势性格,没有完整合适的方案,是不会随意让给手下人的。在外人看这位女皇年纪还小,也不太热衷把权力握在手里,可她身边的近臣都知道,这位一向都是胸有成竹才会一击即中,否则宁愿多花时间精力去做准备工作。

    迟落日暂时不去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可把她视为眼中钉不除不快的虚空山山主和一帮手下在为此寝食难安。

    “不行”

    “不行还是不行”

    面对手下精心寻来的或俊美,或英武,或是娇媚的美人,虚空山山主的心情烦闷的可想而知。这些个徒有其表全无个性的美人,她都看不上,怎么可能让那个眼高于顶的人动心呢

    手底下的人也愁怀了,她们完全不知道星网女皇喜欢什么样的。不过不妨碍她们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皇宫里先放着一个人间绝色的尤物,也没见人家动心,可见是完全不喜欢那样的。你们美丽到极致的人不喜欢,可见就是喜欢反方向的了

    “我有个主意,我们虚空山的圣院,不是有个圣子吗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顶尖的。如果圣子不能吸引星网女皇,那么我们还是干脆找女人算了。”

    说话的是元人敏,严格说来,他和星网女皇的仇怨最深,星网虽然不可能去攻占虚空山,可任谁有一个强大的敌人心里也不会踏实。

    要说了解,他自认还是了解星网女皇几分的,别看那人年纪不大,可每次出手都是快,狠,准,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美人计的打算元人敏是认同的,可找出一个能克敌制胜还不会被拐走的,可就不那么容易了。那女子见过的一时才俊真不少,身边的各色美人更多。要想出类拔萃,一击即中,非要出奇制胜不可。

    虚空山山主深吸口气,虚空山圣院虽然坐落在虚空山,人数并不多,别人不知道她知道,那是凌驾于她们之上的。山主皱眉想了很久,终于决定回山一次,看看圣院怎么说。

    山主做出这个决定,星网的春耕更自然会顺利多了,民以食为天,在虚空山的人看来,这粮食就是为她们种的。

    “真的,你要带我去踏春”

    水易激动狂喜的神情太震撼,迟落日不得不转移了一下视线,对着燕开含笑:“我们一起出去走

    走,不是一年之计在于春吗。”

    “只有我们几个”

    燕开有些迟疑,她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虚空山的人还在京都留驻着。

    迟落日淡定中透着胸有成竹:“放心好了,几百暗卫跟着呢。”

    眼看迟落日胜券在握的淡然,燕开觉得自己太上下其实对女皇陛下的安全都挺操心的,好在这位杀伐果断不太听别人意见的女皇不太爱出门,大臣还放心一点。

    “很危险吗那还是算了,皇宫里的景致也没不错的。”

    水易兰心慧质,马上意识到出门可能会遇上意外的,星网如今最大的致命点就是女皇陛下没有子嗣,如果有个差池,星网越是强大,败亡的速度越快。

    “别怀疑我的智商,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出去玩儿。”

    和任何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一样,迟落日最不喜欢的就是无故更改计划。

    一行四人出了平日里用来运送菜蔬的偏门,外面有看似普通的马车。周真在车外一身普通的青袍在赶车,迟落日率先上车,燕开和夫郎对视一眼,也拉着儿子上了车。

    马车看着挺不惹眼的,可里面的装饰精美舒适,一应用具都是最好的。

    “一匹值万金的黑熊骏马拉车,看出来富贵逼人了。”

    燕开笑着感叹了句,富可敌国是个梦想。

    迟落日浑不在意地甜笑,月白色锦衣,衬得只用一根丝带半束一头金色的卷曲长发的她宛如天使。好东西她见多了也用多了,这里已经很简陋了。不过这话在心底想想就好,说出来别人就会以为自己矫情。

    在心底另有想法的还有一个,周真把这辆女皇特意吩咐赶制出来的车一路赶到这里对车子的速度,减震都满意的不得了。不管了,制作工艺都在自己心里,她要个自己也弄一个。幻想着带着心爱的人一同出游,那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儿

    暗悄无声息的落在车辕上驾车,目不斜视,她的神经线高度紧绷,一行人中只有她知道女皇的计划,那是有危险的。

    、第四十七章

    野外自然有野趣,其实就像水易说的,星网皇宫的景致也是难得一见的,不过谁让他们见惯了,再好的山珍海味,也有让人换个口味的念头。

    这不,他们就在出城十里外一处有溪水的草地边停了下来,隔着不宽不窄的溪水,另一边就是近乎直上直下的陡峭山崖。这是星网国出名的陷山,此山以陷为名,就是因为这一面的山崖虽然陡峭如刀削,可另一边还是能上的去的,山上还有一个星网遍布的名为杜华的寺院。不过从哪里上山就得从哪里下去,这边只能是跳来了,能毫发无伤跳下来的,就得起码是暗那样等级的玄力值。

    燕开和周真一边钓鱼,一边纳闷。女皇一大早起来跑了二三十里的路,就是为了野外垂钓

    初春最好的就是嫩绿枝桠已经能迎风飘摆的柳树下了,星网女皇就盘膝坐在这片草地唯一的大柳树下,闭目养神。

    美丽的唇瓣微微翘起,金发被微风拂动,带着些禅意的恬淡。水易的眼睛不在钓鱼的两个人身上,也不在出了宫的别样景致上。他们燕山山庄就坐落在山上,这样的景致一点都不吸引人。他一双极为美丽的眼睛都在看着迟落日,浑然不知道落入回头看他的周真视线中,引起周真的一阵酸涩。

    咽了口有些苦涩的口水,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旁边的燕开宽大的手掌拍了过来,对视一眼,能清晰地看的见里面的鼓励。

    周真微微缩了下脖子,心底就有些退缩。心里乱糟糟的,眼睛就四处左顾右盼起来。

    “啊,有个人”

    燕开夫妻还没有来得及失望,顺着周真的手指指向,都放下手里的事儿站了起来。盘坐在柳树下的迟落日也睁开了眼眸,蓝色纯澈的眸子中满满都是意兴盎然。水易不自主的也跟着看了过去,漏过了迟落日看清山崖跳下里人一瞬间的愕然。

    在他想看看迟落日的反应回过头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脸和往日一样甜美迷人的笑模样。

    不是没想到也许会见到一张和离落一样的脸,可见到之后自己的反应还是让迟落日有些失望了。那是她最喜欢的弟弟,怎么能如此平静淡然,小小的愣怔一下就恢复了呢难道真是不完全的,所以牵动不了自己的心

    要说全无情绪,也是不可能的,迟落日看着这张和离落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从空中落下,落入水中。溅起水花。心底满是失望,要是这就是虚空山给自己预备的人,太让人扫兴了,枉费了她如此配合。

    “我们走吧。”

    女皇没兴致了,几个人大眼看小眼确定了一下,起身收拾东西。既然不吃这些鱼了,直接端起盆子扔回水里就行。剩下的东西摞在一起,刚要往起拿,就看见一双穿着靴子的脚伸过来,快速迅捷的把东西踢进了水里。

    “毕竟是有人落水了,尽一份心好了。”

    女皇笑的人畜无害,可熟悉的都知道这人有些生气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暗的心里很有些忧虑,女皇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啊绝美的,温柔的,俊朗的,可爱的,单纯的,才华横溢的,剑胆琴心的,怎么看上去女皇一个都没看上。

    一道白影迅速从斜刺里蹿出来,整个人浮萍掠影在水面上滑过,很快就提了一个水淋淋的人上来。那人不满的回眸看着五个身高力大冷眼旁观的男男女女,正对上迟落日谦逊歉然的笑容。

    “大侠好功夫,可惜我们这些人谁都没有这份精准的手**夫,只好尽人事听天命。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孩子命真大。”

    鲁斯泉的表情纯粹就是惊奇了,这天下还有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她一身玄力已经到了眸子一缩,鲁斯泉有些傻了,这人怎么练的一身玄力已经突破了十一级距离传说中的玄尊,只有一级的距离了。按下心底的狂涛巨浪,鲁斯泉决定通知圣子出关了。

    喜怒形于色,迟落日再次失望,这肯定不是那个神秘的圣子了。费了半天劲,原来是看人手下演出,迟落日没有兴致了。

    眼看着星网女皇说走真的走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没有欲擒故纵,鲁斯泉和一身水淋淋的丛笑都有些傻眼。他们不是圣子,不过也是圣院精心培养出来辅助圣子的圣卫,怎么可能被人如此无视

    丛笑双手握拳,深吸口气,

    任谁被当成小丑也不会高兴的,更何况他们是千里挑一选拔出来的锦袍圣卫。身上的水渍一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干不见,丛笑的神情心境已经恢复了八成。

    “我们回报圣子吧,那人的玄力十一级,这世间能和圣子平级的几乎没有,圣子见见是有好处的。”

    “噗你说什么十一级”

    丛笑这次不淡定了,在俗世中练功,怎么可能比他们专心一致惊才绝艳的圣子大人不慢。

    “你知道我的玄力特别,肯定不会弄错的。”

    鲁斯泉认真肯定,丛笑满腹的傲然不知道寄托何处,只剩下一脸苦笑。

    两个人双手结印,很快在空中形成一个光幕,刚才的景象被拓印下来,两人挥手,光幕极速遁入虚空,消失不见了。

    “陛下真是算无遗策,那两个果然不是正主儿。”

    一个瘦小的影子跪在迟落日面前回报,她是暗卫中隐身功夫最好的,全力施为,迟落日也很难发现她。用来监视窃听最好不过,她本来一直暗中跟着虚空山一伙人,知道探听到虚空山山主要弄来一个圣子施展美人计,才被调了回来。

    、第四十八章不约而期

    “陛下,世有贤才,臣特来举荐。”

    一切都平静地近乎于幸福了,看到秦满阁满脸都是激动不已的表情来举荐贤才,迟落日就知道那人来了。这还真个好办法,起码比游离在外能接近这里。

    迟落日骨子里有傲气,可她不会自以为是。虚空山那个圣院外面都没有半点传闻,如果不是隐卫偷听到的消息,她都不知道虚空山还有圣院这么个超脱于外的势力。

    “好吧,你把他的资料简历什么的留下,请内阁商议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好了。”

    韩毅鸿组建的议论军机政务的地方被迟落日称为内阁,大臣们都已经习惯了。

    秦满阁想了一下,还是迟疑地开口:“陛下,那位贤才是一名男子。”

    “哦,知道了。”

    这话听着不像是敷衍,秦满阁躬身退下。

    韩毅鸿组建的内阁现在人才济济,唐非,周真,秦炽,林青,还有一些总管一方事务的大臣,都在内阁有着一席之地。

    迟落日支着下巴坐在御书房闭目养神,经过了一段极为认真有序的练功生涯,迟落日现在发现体内的玄力已经能自行运转,也就是说她不用在刻意抽出时间练功,随时随地都在练了。一下子有了大把的时间,政务的处理有了比较完善的规则条例和顺序,要说现在国家机器转运起来最闲的人,就是她了。

    “陛下,左丞相觐见。”

    宫奴在外面唱名通传,迟落日懒洋洋地开口:“传”

    “陛下,田晨是属下见过最渊博的人才,仔细思量,唯有臣的左丞相一职可以匹配,臣请旨定夺。”

    陛下任人唯贤,韩毅鸿自认为自己不是嫉贤妒能的人,心里有些微微的失落,还是坚持说出自己的评估。

    等了一会儿不见一向果断的陛下发话,韩毅鸿的心里有些微微的暖意,还好不是一口答应,把自己扔在一边。

    “韩大人,你也不是妄自菲薄的人,孤问你一句,你自认为可能够胜任左丞相一职”

    等了一会等来迟落日很认真的问话,韩毅鸿拱手回话:“陛下,臣不自谦的说,完全没问题。”

    “那就好,韩大人是经过了一场超大战役洗礼肯定过的人才,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孤想不出替换你的理由。”

    韩毅鸿心中大定,不过还是直言询问:“那怎么安排田晨呢”

    “哦,很简单,你可以去问一下他本人,觉得自己愿意干什么,能干好什么。”

    韩毅鸿很难得地扭捏了一下,问:“能不能给为臣做个副手呢”

    看着韩大人一张沉稳端正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迟落日心中警铃大作,难道还是一位绝代佳人

    “好,祝你心想事成。”

    好奇是很不理智的一种行为,迟落日一向控制得很好。她没有去叫那个隐身功夫最好的暗卫云翼去探查,而是让暗派了另外一个。

    暗黑沉着脸报备去的人被灭口了,迟落日看到那个已经熟悉的人安静地躺在那里,分明是被人用玄力震断了经脉而亡,死的快捷痛苦少。

    “怎么回事儿”

    静婷和最先跟着她的四名暗卫已经由暗转明,早就不干暗卫的暗卫的事儿了这次去的怎么会是她呢。

    “陛下,我们几个是最早跟着陛下的,可出的力也最少,静婷是自己抢着去的。”

    静宜在外面跪着磕头,她们离开暗卫一年多,技能居然退化到了探听个消息都会丧命的地步

    “这名字不好,给你们改改。静宜你改名为疾风,静息为疾电,静默改名为”

    “请陛下收回成命,属下不想改。”

    三个人在外面一起磕头,再也顾不上伤心了。这次的事儿是她们乱了规矩,不过改了名字斩断和静婷的过往,她们真舍不得。

    “周真,把她们三个扔进军队,半年后看表现。”

    迟落日真的怒了,她当然知道一个十一级准玄尊的可怕,不服从命令这是去抢着送死。

    难得一见的帝王震怒,三个人都跪下磕头,惶惑不安的退下了。

    春雨过后的皇宫的夜晚处处芳华,暗香扑鼻。一个身材修长的白衣人缓步而行,意态闲雅从容。

    “你不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在头顶,白衣人嫣然一笑,倾城绝世。

    “你这是生气了真没想到一个仆人的死就会激怒你,不过这只能怪你,你要想着窥视我,不找个高手来,不就是想让我杀人灭口的”

    田晨言下之意很明白,你只要不是亲自来,派谁来其实都是死路一条。

    黑夜已经挡不住迟落日的视线了,更何况还有月光不吝啬的洒下。田晨一身白衣,发色在月光下都能看得出淡淡的紫色光芒,披散着微卷的长发,深邃的星眸,长长卷曲的睫毛,挺鼻薄唇,五官像是上苍精美的杰作,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那个侧面都能

章节目录

落日女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黑云白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云白雨并收藏落日女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