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年二十九的晚上下了一整夜的雪,

    头一个起床的老狼一掀窗帘正看到外面雪白一片,有些激动地冲回房间里。

    Beauty这会儿还没醒,旁边的女儿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揪着昨晚给她扎的麻花辫有些委屈地嘟着嘴。

    “爸爸抱!”女儿软糯的撒娇声让老狼很是受用, 他上前一把抱起小公主。

    “妈妈还在睡觉, 我们轻轻的。”老狼跟公主商量着悄声走出房间。

    然后献宝似的把女儿抱到窗口。

    “我们昨天是不是才讲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啊, 你还问爸爸雪是什么?样子的,爸爸给你变个魔术, 睁大眼睛!”

    女儿一脸期待地仰头看着老狼。

    老狼倒数“三, 二?,一。”猛地拉开窗帘。

    果然获得了女儿的惊喜和崇拜的欢呼。

    “爸爸好棒!”

    “这就是雪,小可爱记住了吗?”老狼搂着女儿, 指着窗外。

    “嗯嗯!”女儿乖巧地点点头。“妈妈说今天要去吃好吃的,还能见干爹,爸爸你快帮我梳头!”

    老狼扶额,他想起来今个儿是年三十, 队长他们要回来吃年夜饭了。

    这个小家伙也?是个颜控,如?果问她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是谁,第一绝对是干爹!

    因为干爹长得好看。

    等?到老狼抱着女儿,牵着Beauty到别墅的时候, 屋子已经被打扫好了。

    小黄和皮卡正上窜下跳地贴着窗花和对联。

    一旁的老程还在一旁念叨,“哪有现在贴的,人家都大年初一才贴呢。”

    小黄哪里听他的,还自顾自说着“我们明天谁起得来,趁早贴了得了。”

    一旁的祁风还在看表, 祁阙就已经等不住了,“要不要再问问到哪儿了不会飞机晚点了吧??”

    “任意去接了, 可能今天人多堵车呢。”祁风也有些着急,毕竟锅里还煮着大菜呢。

    “我就说让他们早点回来吧,非说要参加一个秀,等?到年三十这天。”一旁的张封忍不住吐槽。

    “好了,你也?别着急了,反正我家那边不着急去,明天早上去拜年就行了。”张封老婆倒是比他淡定。

    “不是我说,这个小川,这退圈了比以前还忙一点,净瞎忙活,一年有大半年都看不着人,就窝在那个小工作室里。”

    “他可不是在瞎忙,现在设计界谁不知道来自华夏的佟设计师,加上钟逸那家伙会赚钱,明年好像打算直接开设一个华人设计大奖,专门扶持国内的新人设计师。”祁风站出来替人说话。

    几个人正说着,门口突然传来鞭炮声。

    小黄和皮卡两个蹿得比谁都快。

    钟逸牵着佟黎川的手从车里走出来。

    别墅前的树上落满了雪,只有门前被扫出一条小道。

    一大家子迎了上来。

    “回来了?”

    “路上怎么样?”

    “终于等到你们了!”

    “队长,嫂子!”

    大家七嘴八舌地拥上来,让佟黎川有种以前被接机的感?觉。

    只不过扫视过去,眼前成双成对的亲朋好友们都是他们最亲密的人,所以他才说一定要回来过年嘛。

    唯一孤家寡人的任意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拎着东西。

    小黄和皮卡,老狼自觉主动地上前帮忙。

    一旁的老程笑着埋怨,“这么?远回来还带什么?礼物啊!”

    张封依旧不改老妈子脾气,“我们这儿什么?没有,人回来就好了呗,别让我找你都找不着就好了,那还要我这个经纪人干嘛!”

    “这是我给大家做的衣服,没有什么?设计,就是自己亲手做的,图个吉利。”佟黎川接过其中一个袋子递到张封面前。

    “张哥,这是给你们一家三口的,嫂子也?在啊,囡囡今年上幼儿园了吧?你看看合适不?”

    张封到嘴边的话?又打?了转,一旁他媳妇忍不住取笑他,接过袋子,感?谢道,“还是小川有心,嫂子就先谢过了。”

    “老狼,美丽,这是给你们一家的,大红色,可别嫌丑。”佟黎川一看盒子就知道是给谁的,分发着礼物。

    “谢谢嫂子了!”老狼龇着一口大白牙,笑得眼睛都没了。

    Beauty身后冒出一个小脑袋,冲着佟黎川大喊一声,“干爹!”

    佟黎川其实早发现了躲着害羞的小丫头这会儿,故作惊讶地说,“这是谁家的小可爱?”

    小姑娘也?伸手主动要抱抱,“我是干爹的小可爱!”

    佟黎川抱起孩子,小丫头伙食不错,长得很是敦实,小手臂跟藕节似的。

    钟逸在一旁看着都担心,小川那小细胳膊怎么抱得起来。

    老狼也上手要拦,“可爱,你别闹!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多重了!”

    老狼家的丫头长得可爱,名字也?就叫可爱。

    佟黎川冲他笑着摇了摇头。

    老狼心道不好,果然下一秒小丫头眼喊着泪,嘴一扁,金豆子刷刷地掉,“呜呜呜,我不喜欢爸爸了,爸爸老嫌弃我胖!爸爸不爱可爱了…”

    佟黎川拍一拍小姑娘的背,“谁说的,我们家可爱哪里胖了,这才是健康的孩子!”

    小丫头从佟黎川肩头探出脑袋,脸上还挂着泪痕,忍不住边打嗝边问,“真的吗?”

    “当然,干爹从来不骗人!”佟黎川认真地点头。

    小姑娘马上破涕为笑起来,还顺势在佟黎川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害羞地把头埋在佟黎川的胸口。

    一大家子人都跟着笑起来。

    大家簇拥着一起进了家门,原本的方桌被改成了大圆桌,上面已经摆了不少瓜果零食。

    大家一个挨着一个的坐下来。

    小黄从厨房背后找出一个海绵宝宝的围裙,“钟队,大菜还等?着你来下厨呢。”

    钟逸皱了皱眉 “我今天要是不来你们就不吃了?”

    “这不是吃老板做的菜更香一点吗?”皮卡把另一个粉色派大星的围裙递给一旁的小川。

    果然小川接过围裙之后,钟逸也不再说什么?了,反而自动地转身让小川帮忙系围裙。

    小黄和皮卡对视一眼,转身击了一个掌。

    两人进了厨房才发现每个锅里的菜都做完了,小川有些奇怪地准备出去再问一句。

    转身就看见钟逸手里拿着一张便签。

    上面大概是孩子写的字,歪歪扭扭的,还有拼音呢。

    “干dad们做一道自己的na手菜吧,大家一人一盘菜!”

    小川会心一笑,原来小黄是这个意思。

    钟逸直接起锅,随手做了个红烧肉。

    门外小黄和皮卡还在窃窃私语,老程好奇就上来问了一句,刚刚才回来的两人去哪儿了?

    得知答案之后,老程忍不住朝着两人数了大拇指。

    “你们俩也?是勇气?可嘉,是不是忘了小川的黑暗料理了!”

    小黄一拍脑袋,他还真把这茬忘了。

    两人推搡着进了厨房,关切了一下晚饭的食品安全。

    就看见钟逸在一旁指挥着,甚至手把手地握着佟黎川的手翻炒着锅里。

    依旧是熟悉的西红柿炒蛋。

    佟黎川如?临大敌,认真地看着锅里的一切情况。

    钟逸一心二?用,转头看到鬼鬼祟祟的小黄和皮卡。

    “怎么了?”

    “啊,没什么?,我就来端菜端菜!”小黄脑子一转拉着皮卡就去把一旁做好的菜端走了。

    第二趟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佟黎川拿着盐袋子,钟逸在一旁盯着。

    “诶!等?等?!”小黄大喊一声,生怕自己等?会又吃了盐巴子。

    没想到这一喊反而坏事了,佟黎川一个没收住手,又是倒下去不少盐块…

    佟黎川叹了口气,一旁的小黄自知做错了事,像个鹌鹑似的不敢吱声。

    等?到这盘西红柿炒蛋出锅的时候色香倒是俱全,但是这个味儿吧…

    佟黎川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倒了吧,我就做个凉菜吧。”

    小黄赶紧上前翻出一瓶罐头,“对对,我刚刚就是想说,特意为嫂子准备了一道菜,糖水罐头,最后一道甜品安排上!”

    小川原本的沮丧顿时消失了,接过罐头笑了笑。

    但是钟逸显然不打?算这么?放过小黄。

    他端起那盘菜递到小黄跟前,“你今天吃完这个再说吧。”

    “啊?”小黄哭丧着脸,“不要啊,钟哥!我错了!我也?是好心啊…”

    然而铁血钟逸,说出去的话?那就是一个唾沫一颗钉,轻易不更改。

    小黄端着菜回头找皮卡,没想到皮卡深刻贯彻“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老祖宗格言,早跑地不见了影。

    终于大家围坐在一张桌子前,满桌子的菜。

    张封年纪最大,就当先倒了一杯酒,举杯发言,“这一年又过去了,咱们大家也?都忙东忙西的,有的呢,有了梦想去异国打拼。”

    他话?说到谁,谁就自动自觉地站起身,佟黎川当先举杯,一旁的钟逸也跟着站起来。

    “有的呢,成了老板满世界旅游。”

    祁风和老狗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来,他俩确实是最清闲的,有钱任性嘛。

    “有的呢,为了整个家在努力的每天直播。”

    老狼抱着小可爱,笑嘻嘻地站起来,Beauty也?举起杯。

    “有的呢,转行当了教练,也?做得有模有样的。”

    皮卡和小黄一起站起来,还献宝似的来了个交杯酒的姿势准备就绪。

    “还有的,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这下子没人站了。

    大家互相打量着,就剩下老程和任意了。

    老程见所有人都看向他,立马不干了,站是站起来了,却也把身边的任意拉了起来。

    “我呢反正你们也别张罗了,注定打?一辈子光棍了,还是关心关心年轻同?志吧。”

    任意沉默着举杯。

    一旁的小黄眼尖注意到,“小意,你是不是剪头发了?”

    Beauty也?跟着附和,“好像是的!”

    老狼在一旁嘀咕,“这不都是西瓜头嘛,哪里看得出来区别?”

    “去去去!”Beauty怼了他两句。

    佟黎川看向任意,“小意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钟逸也忍不住看过去,眼神表示了关切。

    这下子桌上的氛围都被带跑偏了。

    老程顺了顺胸口,可算逃过一劫,可怜他这个老大哥,明明应该是主持说话的角色,结果就因为没有结婚被这群小子鄙视的,每年年夜饭都要拿出来说一说。

    幸好现在多了个任意可以帮他吸引火力。

    “嗯。”任意也不藏着掖着,点了点头。

    “真的?长什么?样子,叫什么??今年多大了?”佟黎川忍不住开启十万个为什么?。

    倒是钟逸开口第一句就问,“男的女的?”

    其他的人互相四目相对。

    也?就只有他们这年夜饭上长辈会问这种问题了。

    “女孩,今年二十,打?游戏遇到的。”任意一五一十地全交代了。

    “网恋?哎呀,小意这不声不响的搞了个大阵仗啊!”小黄当先开始表扬。

    “去去去,网恋不靠谱,小意你可得仔细着点啊。”Beauty这时候拿出来大姐的态度。

    “没事,自由恋爱,网恋也?行,不然你让他们这些成天打游戏的,要不就内部消化了,要不就只能网恋了。”老张说了句公道话?。

    他虽然年纪稍长,但是思想也算开放,不然也不可能跟这一桌子玩到一块儿去。

    “你怎么确定是个女孩?可别是变声器哦~”祁阙突然冒出了一句,这下子大家才发现还有个漏网之鱼。

    不过祁阙这家伙倒是不用担心,他从小订了婚,女方也是个爱玩的性子,双方约定到年龄了就相处一阵子,合得来就结婚,合不来就分。

    “不可能。”任意冷声回答,顺带瞥了眼祁阙,那眼神刀子颇有几分钟逸的精髓。

    “你们见过面了?”佟黎川见他回答地肯定,一下子就猜到了。

    任意一时语塞,果然还是小川哥的温柔一刀最可怕,不声不响就猜到了所有事。

    他只能继续点头。

    一旁的Beauty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猛地冒出一句,“不会是咱们赛区那个女主持吧?”

    老狼还一知半解的,“什么?女主持?”

    Beauty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自家老公从来不关心外面的花花草草,还是该嫌弃这家伙在队里这么?多年竟然连赛区女主持是谁都不知道。

    不过也?不怪他,向来只有每场比赛的MVP能接受采访,见到主持人。

    以前是钟神,现在就剩下任意。

    任意没想到自己就剪了个头发,就连网恋对象都被人扒出来了,一时气结,仰头直接喝了一杯白酒,破罐子破摔地回答:“是。”

    “那感情好啊,门当户对。”张封给他数了数大拇指。

    “那咱们就祝小意在新的一年里可以早日娶媳妇,祝各位前程似锦,家庭幸福!”

    老张说完总结词,所有人一同?举杯。

    玻璃杯碰到一起,大家笑成一片。

    饭后大家又组织了一次友谊赛,只不过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都成了家庭代表队。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才发现还能写个家庭赛,哈哈,留着后面想起来的时候补上。

    可能到年三十那天写,大家明天不用等了。

    明天咱们换地方,新文早上九点更新!

    小可爱们冲冲冲!

    感谢“易冉樱”两颗地雷,“绿茶软妹赛高”两颗地雷投喂!

    感谢“肤白貌美张九龄”小可爱的20瓶营养液,mua!

    鞠躬!

章节目录

顶流今天掉分了吗[电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金蝉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蝉子并收藏顶流今天掉分了吗[电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