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井珩没有在家抱着玻璃缸一直颓废下去,假期结束后,他如常回到研究院开始上班,有课或者有学生需要指导,便去学校。

    只是又冷了性子,从来不见笑一下。

    碎了壳的珠珠躺在玻璃缸里再也没动过,只有裂缝里露出来的蚌肉一直鲜嫩,好像还活着一般。

    可是,她终将会在裂壳之痛的煎熬下,无声死去。

    大约是不愿意接受现实,井珩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珠珠已经不在了。这件事只有尤阿姨、老单和刘天师以及他的徒弟几个人知道,他们就是干捉妖这行的,什么都见过,也不多事。

    除了在井妈妈等人面前撒谎,井珩也同样搪塞了韩蜜,因为珠珠和她还有合约关系。

    井珩每天下班回来,都还是会守着珠珠。

    现在不像一开始那样只发呆盯着,而是会给她讲故事,给她翻画册,给她读她刚变成人的时候看过的所有书。

    他也会翻珠珠的照片,看她的视频,她所有的日常记录。

    总是越翻越难过,仿佛掉进深渊,再见不到光亮。

    这样过了大半个月,珠珠一直都是老样子,井珩却又接到老单的电话,气急败坏对他说:“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吃的!又把那只蛇妖放走了!”

    井珩没有情绪,平平静静道:“为什么不杀了她?”

    老单叹口气道:“说是他们有他们的门规,谁知道呢!估计那妖太老,也没那么好杀。”

    说完不等井珩开口,直接又道:“安排些人保护你吧,别的不怕,就怕她去找你。”

    井珩并不担心害怕什么,现在死也不怕,“找我干什么?她要复活的人已经彻底不在了,难道还要吃了我提升法力?她如果来,就让她来吧。”

    老单还是担心井珩的安危,虽然井珩拒绝得很明确,但他还是悄悄安排了几个人守在井珩的家里。他要是出门,就悄悄跟着他,以防他再被那只妖掳走。

    而捉妖的事,还是刘天师来办。

    井珩嘴上说不怕,行动上也真没紧张。

    他每天正常上班下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完全不担心是不是有一天又会碰上那只女妖。

    这样又过了一周,女妖没再闹出过任何动静。

    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很平静,老单也安心下来了,但暗中保护井珩的那些人,他没撤走。

    周一,井珩早起开车出门。

    暗中保护他的人尾随他去研究院,在研究院外停留。

    等到晚上井珩从研究院开车出来,他们再远远跟着井珩回家。

    因为最近太平,他们也不紧张。

    井珩恢复了单身的日子将近有一个月,仍然没有适应下来。

    每天晚上到家,他眼前都会出现幻象,看到珠珠在屋里踮脚飘来飘去,或者跑来跑去,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笑声脆得像风铃。

    有时候会跟他说话,甜着嗓音对他说:“你回来啦。”

    说着走到他面前要抱他,然而手刚伸出来,还没碰到他,就消失不见了。

    不管是哪一种样子,都是以前珠珠在家时候的样子。

    他是太想她了。

    这个房子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他也没办法做到不想。

    总希望她还能回来,但看到玻璃缸里安静躺着的河蚌的时候,期望又会变成失望。

    今天到家后也是一样,他打开门进屋,关上门一转身,就看到了珠珠。

    她穿着在家常穿的那套真丝吊带和短裤,露着又长又直的大白腿,踩着毛绒绒的拖鞋,站在不远处,笑着对他说:“你回来啦。”

    井珩没说话,她笑着转身便走了。

    走去厨房盛饭,继续跟他说:“我今天刚学的,给你煮了很好喝的粥哦,还做了两个菜,都超级好吃的,你肯定会很喜欢。”

    井珩走到离餐桌两步的地方停住,嘴角微含笑意,笑着掺杂微苦,看着珠珠盛饭并絮絮叨叨。今天有点不一样,她的话比别天要多很多。

    别天都是笑,笑着笑着就消失了。

    珠珠盛好了饭菜,把筷子也摆好,在餐桌边抬起头来看向井珩,笑着说:“发什么呆呀?过来吃饭呀,再等菜就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井珩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他知道的,只要往前走近点,珠珠就会消失不见。

    精神不正常也好,幻觉也罢,他想多看她会,哪怕每天二十四小时活在幻觉里也无所谓。

    最怕的不是幻觉,是幻觉消失的那一刻,心里霎那间刺穿心脏的凉。

    珠珠看井珩仍然呆站着,不说话也不动,只是盯着她看。她不站着说话了,直接绕过餐桌到井珩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着就走,“还发呆,坐下呀!”

    这次没有消失,珠珠还真实地握住了他的胳膊!

    井珩心跳瞬间220,看一会珠珠握着他胳膊的手,再抬头看向珠珠的脸,满眼的震惊疑惑惊喜期待和害怕失望的痛感。

    珠珠也看着他,没有松开手,慢慢收了脸上的轻松笑意,目光认真起来,盯着他的眼睛对他说了句:“是不是……很想我啊?”

    井珩觉得自己疯了,伸出手一把把珠珠抱进怀里。

    是啊,这不是以前的画面啊,珠珠什么时候做过饭啊?!

    他把珠珠抱进怀里勒得紧紧的,几乎是勒痛了她全身的骨头,眼泪外涌,不敢相信地一遍遍问她:“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我是不是在做梦?”

    珠珠被抱疼了也不出声,湿着眼角回答他:“是真的是真的,我回来了。”

    井珩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疯了,心跳和精神都在崩溃癫狂的边缘,甚至要直接放声哭起来。他放开珠珠盯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又一把把她抱进怀里,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这样抱了十多分钟,珠珠没有再消失。

    井珩一点点冷静下来,然后他便抱着珠珠吃饭,自己吃一口,喂她吃一口。吃完饭又抱着她在沙发上干坐,继续感受她的存在。

    真实感让他一点点踏实下来,他这才抚着珠珠的脸,靠得她很近,用温柔的声音小声问:“刘天师说你没救了,我每天都看着你碎了的蚌壳……你是怎么回来的?”

    珠珠指了指那个装她的玻璃缸,井珩看过去,发现里面的水还在,但已经没有河蚌了,有一颗乒乓球大小的透明玻璃球。

    他没有往里面放过玻璃球,有点疑惑看回珠珠脸上。

    珠珠酝酿片刻,用轻轻缓缓的声音告诉他,“那颗玻璃球,是花青放的。”

    听到“花青”这个名字,井珩不自觉就紧起了神经。

    珠珠则继续说:“她偷偷把我带走后,就用这颗玻璃球变成了我的样子,放在缸里。然后她用玉髓花,帮我变成了人。”

    人?

    井珩盯着珠珠,片刻问:“我有没有理解错你的意思?”

    珠珠声音仍旧轻缓,没有特别的兴奋,也不失落,很平和,“应该没错,我现在是人了,已经不再是妖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一起生宝宝,不会担心会生出怪物来。”

    井珩听了这话忍不住心生欢喜,但看着珠珠的样子,也还是问了最关键的问题,“花青呢?”

    珠珠看着井珩默一会,轻吸口气低下头,“我被打回原型碎了蚌壳,已经完全没了法力。她为了让我变成人,直接取妖丹给我用了,她……”

    井珩听得懂,妖丹是妖修炼的所有能量结晶,妖精没了妖丹,就是死了。

    花青拿自己的命和玉髓花,帮珠珠变成了人。

    本来是恨透了这只女妖的,这会突然又恨不起来了。

    但井珩也没说什么,伸手把珠珠抱进怀里。

    阳光房里阳光很好,从半透的百叶窗间散下来,落在一朵朵盛开的荷花上。

    花瓣嫩白,荷叶碧绿,摇曳出淡淡的清香。

    ***

    两天后,珠珠再次出门现身,恢复正常生活。

    姜姐联系她谈工作的事,她与姜姐见了面,表达了不愿再混娱乐圈的想法。她已经想好退出了,那个圈子不适合她。

    姜姐很不理解,替她可惜,但也尊重她的决定。

    姜姐向韩蜜传达了珠珠的意思,珠珠又和韩蜜约谈了一次,最后谈好,她还是做韩蜜服装品牌的平面模特,每一季出新款只需要拍点照片就行。

    其他的,她全不参与。

    不再出门奔波忙碌,珠珠在家刷尤阿姨没事发的那些小视频,不知不觉迷上了做菜。于是她开始学做菜,天赋一等一的高,口味比尤阿姨做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尤阿姨不大会打理视频号,看珠珠混过娱乐圈样样都通,现在做菜也比她好吃,便把视频号直接转给了珠珠,让她发自己的做菜视频。

    珠珠不再露脸,通过发做菜视频把这个号经营了起来。院子里种的菜也都派上了用场,当场摘当场做当场吃,全可以录在视频里。

    粉丝们不知道是不是她,对她视频的评价是——精致、幸福、悠闲、田园、土豪!

    而珠珠做这些不全为了粉丝,因为做起来有幸福感,她是乐在其中,并且一点不觉得累。这样她可以每天都在家里等着井珩回家,陪着他吃早饭吃晚饭,饭后散步,幸福感便翻了倍。

    视频号经营半年后,珠珠选了个店面开了家餐厅。

    餐厅在视频号的带动下,很快就成了网红餐厅,每天生意都很火爆。她当然不会自己去做菜,但她视频里的菜店里都会做。

    再一年后,珠珠生了对龙凤胎,哥哥和妹妹。

    哥哥是个很乖很安静的哥哥,妹妹却是个很闹很调皮捣蛋的妹妹。

    三四岁的时候,妹妹会穿着珠珠的高跟鞋满屋子走,看身后有人叫她脱鞋,还撒欢迈开小短腿开始奔跑,一跑就是一个大跟头。

    栽到地上“哇”一声就是哭,小脸皱成一团。

    井珩抱着妹妹哄,一哄就好。

    珠珠哄不来,每次都是脸蛋跟着一起皱成一团。

    哥哥和妹妹要用的早教用具家里都没买,珠珠当年用过的全完好地保存在家里,直接拿出来二次利用就行。

    听着他们说“大西几”“小海疼”,看着他们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堪比拆家之王二哈,珠珠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原来,她当年是这么磨人啊!

    而最让珠珠翻白眼的是,每次妹妹看到画册上的猪,都会叫“妈妈”。

    井珩对她进行纠正,她还会很不开心地发出粗粗的低吼声抗议,然后皱眉大声道:“不系不系,这就是猪猪,这就是妈妈,是我妈妈!”

    珠珠:“……”

    你妈是猪,你也是猪!

    猪猪妈妈问井珩:“是当年的我让你更头疼,还是妹妹让你更头疼?”

    井珩果断选择,“你。”

    珠珠眼睛一瞪,表示不满,“为什么?”

    井珩把她揽进怀里,慢慢道:“因为当年的我没有经验,一边学一边把你养大,第一次都是最特别的,也就格外用心,不敢有一点马虎。怕你娇里娇气受委屈,也不敢打。现在就不一样了,经验老道,该打就打,毫不手软。”

    珠珠忍不住笑一下,看井珩一眼。

    笑完了,她又突然抓上井珩的衣襟,一把把他的脸拉到自己面前,问他:“你当年选择养我,到底是不是因为看上了我的美色?说!实!话!”

    脸对脸靠得很近,井珩直接在珠珠的嘴唇上亲一下,低声回答她:“是。”

    珠珠突然被他弄害羞了,脸蛋微红了红,手却没放开他的衣襟,闻着他的气息,与他对视一会说:“本妖精打算现在要榨干你的元阳,再吃掉你……”

    井珩笑着说:“来。”

    (正文完)

章节目录

科研大佬的娇气小蚌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舒书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舒书书并收藏科研大佬的娇气小蚌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