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钱氏眼泪汪汪的送自己闺女走, 哪怕张甫远乡试中的是头名解元,钱氏也不觉得他明年会试就能中榜。

    在她看来张甫远年纪还是太小了,从他们家去京城,一路山高水长, 哪怕是明年没考中, 估计自己闺女自己女婿也不会回来, 这一离去便又是几年。

    按理来说, 钱氏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离别,但是她生性愁善感, 每回都难过的不行。

    途中接到了潘叔的一封信,信里首先是表达了他的美好祝福, 希望张甫远能够得偿所愿,再然后就是催促高小诺快点写话本。

    还发生了一件巧事,他们是先去郡城, 然后通过郡城的商队前往京城, 在一座小城中歇息, 高小诺跟张甫远俩人出来玩,没想到竟然碰上了二丫。

    此时二丫已经束起发髻, 表明了她的身份:已婚妇人, 还见到了她的夫君, 是个看起来颇为憨厚的男子, 夫妻俩开了个摊子,人来人往看起来生意还很不错。

    二丫看起来比从前开朗了很多,脸上也带着笑, 小腹微鼓,估计是有了好消息。

    本来高小诺都不打算相认,却被二丫眼尖的认出来,只不过那时生意繁忙,所以没时间招呼高小诺,只问了他们住的客栈,说是等闲时过来找他们。

    高小诺本来以为二丫这话只是客气,没想到等到下午二丫果然来了,高小诺奉上自己的礼物,祝贺二丫找到如意佳婿,并且即将喜得贵子。

    二丫向他们讲述了自己这三年的经历,她随着姐姐来到这个陌生的城池,只带了一阵日子就闲不住了,她姐姐自然是不会让她做那些奴仆做的事情,这样的话她那就没事干。

    于是她就想了个法子,自己支了个铺子,卖点小吃食,本钱是问她姐借的,然后就认识了如今的夫婿,她们俩已经成亲一年多。

    从二丫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来,这个曾经命途多舛的丫头如今过的不错。

    她们跟着商队,在这座城池里,只是短暂逗留,第二天就走了,离去的时候侍棋没忍住面露怅然,被绿芙看了个正着。

    “你想谁呢?”绿芙问。

    “想二丫。”侍棋没多想,张嘴就回答。

    二丫是在他之后进的张家,同为奴仆,两个人同病相怜,但是现在没有丝毫疑惑两个人都是越过越好的,这就很好。

    绿芙看了这个呆子一眼,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然后不等他反应,扭头进了马车。

    留下侍棋一个人挠着头莫名其妙,搞不清楚自己又是哪里得罪绿芙了。

    虽然不知道为啥绿芙生气了,但是侍棋已经想着要怎么去赔礼道歉了。

    买东西?绿芙喜欢啥来着?好像绿芙从没表现过,那要怎么做呢?

    高小诺诺将一切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说,也不打算点化谁,谁都有自个的日子,心里想着的话自然能走到一起。

    马车越走越往北,高小诺刚开始的时候兴致勃勃,一处地方一处风景,她没走过这里,所以总能够找到乐趣。

    又过了些许日子,高小诺有点蔫儿蔫儿的,可能是这回马车坐的时间太久了,她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头晕的很,绿芙为此很是担忧,往马车里厚厚的铺了好几层被褥。

    可就算是这样,高小诺仍然不舒服,她想着离京城也没多远了,再用不了几天就能到,所以也不想再折腾。

    但是张甫远却很在意,短暂停留的时候带她去找了大夫,老大夫笑眯眯的,猛不丁的给他们了个大消息,说高小诺有了。

    小夫妻俩面面相觑,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懵逼。

    “你…你说啥呢?大夫你该不会是诊错了吧?”高小诺结结巴巴地说,左手伸手摸摸自己小腹。

    跟平时没啥区别,依旧平平的,现在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了吗?

    高小诺更倾向于老大夫诊错了。

    老大夫捋了捋胡子,也不生气,还挺乐呵:“不会诊错的,老夫当了一辈子的大夫了,要是滑脉都诊不出来早就改行了了。”

    小夫妻俩懵了吧唧的出来了,高小诺神情有点呆滞,左手还放在自己小腹那里,张甫远紧张的不得了,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像老母鸡护小崽子一样把高小诺护在自己怀里。

    在门外等待的侍棋跟绿芙都不明白发生了啥,差点以为高小诺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得知了高小诺是有身孕了以后还激动的不得了。

    高小诺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人家怀宝宝了不都应该恶心呕吐,或者是食欲不振吗?再不济也是吃不下饭,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除了有点难受之外。

    难受也很正常,毕竟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马车,正常人都会难受啊!

    老大夫夸这孩子有福气,然后又责怪了啥都不懂的小夫妻俩,说万万再不能这样了,哪有让怀孕的人长途跋涉呢?

    这算是个突发事件,张甫远果断的决定停留一段时间,商队肯定是不可能等着他们的,只能先走,高小诺跟张甫远四人慢慢悠悠地向京城进发,明明几天的路,他们快走了一个月。

    高小诺终于有点自己是要当妈的人的自觉了,也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是因为家里人现在差不多都拿她当祖宗看待。

    本来在古代生孩子,高小诺应该忐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她却只有期待,好像要经历的都算不了什么了。

    她们租了个宅子,比他们之前住过的所有宅子都要小上一些,房间数是一样的,但是面积却要小很多。

    没办法,天子脚下,什么东西都贵,住宅更是贵了一点不止,关键的还不是钱的问题,最怕的就是,合乎心意的宅子,就算是有钱也不容易找到。

    所以哪怕是觉得这宅子有点小,但是其他地方都还好,于是就这样定了下来。

    算算时间,高小诺要生孩子的日子跟张甫远会试的时间差不多,所以本来打算送他们到京城就回去的侍棋留了下来。

    侍棋现在已经不再是奴籍了,张甫远本来是想要让他直接去省城的,他再买个小书童,不过侍棋不放心,还是亲自来送了。

    高小诺即便是有了身孕也没停止写作,不过往常夫妻俩相对而坐,一坐就是一天,现在坐一会儿要站起来走一会儿。

    夫妻俩人一起运动,张甫远陪着高小诺在院子里走动,大夫说生孩子的妇人不能一点都不运动,要不然到时候不好生,俩人对大夫的话还是很信服的。

    高小诺的肚子渐渐的鼓了起来,张甫远请了个婆子,家里人不少,但是有经验的一个都没有。

    高小诺当真是有福气的,孩子不仅在刚开始的时候没闹腾她,一直到生下,高小诺都没受什么苦,高小诺疼了不到一个时辰,孩子就落地了,换到现代的时间也就是一个多小时。

    她生了个闺女,生完以后高小诺还精神着呢,让婆子把她闺女报上来,她早就知道孩子刚生下来都不好看了,因此也没觉得自己闺女长的丑,当然也不能违心地夸好看。

    “夫人您看小姐长的多好看,大眼睛小嘴巴。”绿芙说。

    高小诺看了看自己闺女闭着的眼睛,实在是不清楚绿芙这个大眼睛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她生孩子的时候张甫远正在会试,他考试完回来的时候,小孩子脸上已经褪去了刚生下来的红色,看着就是个白白嫩嫩的可爱娃娃

    因此张甫远从此觉得小孩刚生下来的时候就应该像他闺女这么可爱,为日后嫌弃自家儿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来张甫远自己也没对自己怀太高的期望,对于这次会试,张甫远其实没啥信心,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过了,成绩还算不上差,排到了十几名。

    如果殿试的时候发挥超常,拿个二甲也不是没有可能,会试成绩出来张甫远的心就定了,他没多大的野心,二甲三甲对他来说都已经足够,反正一甲也没啥可能。

    放下了压力的张甫远在殿试的时候发挥了自己的权利,皇帝看着卷子,指着张甫远的卷子问:“这个考生,朕是不是听过他的名字?朕怎么不记得了?又有点熟悉。”

    身边的太监弯着腰把几年前张甫远写的文章说了一下,皇帝立马就想起来了,当下就哈哈大笑。

    “我记得这张甫远一表人才,就点探花吧!”

    他当然不是就只为了几年前的一个文章就点了探花,还是因为张甫远现在的这篇文章确实见解独到,让他觉得可担探花之位。

    此时的张甫远正拿了一本诗经为自己闺女念着呢!高小诺含笑看着,突然就觉得,自己穿越一回也许算不上不幸。

    有得有失吧,她确实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如果日子能够一直这样走下去,她是愿意的。

    曾经的那些不甘心,仿佛都随着时间而磨平了,剩下的只是温柔与眷恋。

    张甫远正好抬头,跟高小诺对视,露出一个笑,高小诺也没忍住笑了出来,笑容中充满了满足与甜蜜。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

    1、张甫远为官记高小诺话本后续

    张甫远就像是一匹黑马, 闯到了朝廷诸位的眼睛里,中的探花其实算不上什么,让各位在意的是皇帝对他的信任。

    他这样的经历很容易让他们联想到另一个人,当朝太傅。

    当朝太傅的经历说起来十分传奇, 他是农家出身, 比起来甚至连张甫远都不如, 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的地位。

    不过这警惕之心他们没保持多久, 因为他们看出了张甫远的稚嫩与天真,就算是他将来能出头, 那也要等他锻炼成狐狸之后,起码现在的张甫远是没有资格的。

    压根都用不着他们做什么, 只有冷眼旁观,他这样的性子,迟早会触怒皇帝。

    他们没等多久, 在张甫远为官不到两年, 他因为政见跟皇帝不同, 发表奏折阐述自己的观点,言辞激烈, 然后触怒皇帝, 被贬至贫困县城做县令。

    张甫远原先是翰林院编修, 是七品官员, 虽然说官不大,但是可以算得上是天子近臣,再加上他本来就挺受皇帝宠信。县令也是七品官员, 不过张甫远被贬的那个县远离京城,可谓是穷山恶水,两个不能比。

    张甫远离京那天,来送他的人寥寥无几,但是他脸上未见丝毫寂寥,只有壮志满酬。

    这事儿他其实早就预料到了,皇帝心里估计也清楚,两个人的目的没啥区别,所以虽然没有商量过,演了这么一出戏给别人看。

    当然,如果他干不出来什么成就的话,那这个戏就是真的。

    高小诺从马车里探出头,跟她一起探出来的还有一个小脑壳,正是他们的宝贝闺女。

    这一路长途跋涉,跋山涉水到达克木县,克木县是一个边陲小县,县内多山,经济不发达,且县内很多人都不服官府的管理。

    高小诺坐着马车在县城外面绕了一圈,然后就坐不住了,下来自己走,见她下来,他们闺女也不愿意再呆在马车上,于是张甫远抱着闺女,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

    “这里可真好看!”高小诺感叹。

    克木县被人称为不开化的蛮夷,但是蛮夷也有蛮夷的好处,这里风景十分优美。

    张甫远看着自己妻子,想着有时间可以带她共同游玩这克木山水。

    他没觉得自己对不起高小诺,因为他深知高小诺的为人,高小诺定然也不会将这视为负累。

    甚至有时候张甫远会觉得,在京城里的高小诺远没有现在开心。

    其实他感觉的没错,高小诺不爱那些没用的交际,但是在京城里这样的交际频繁且不可推辞。

    高小诺不知道自己丈夫跟皇帝心口不宣的意思,只觉得张甫远被贬可真是太好了,反正他们家也不缺钱,不靠张甫远的俸禄过日子。

    张甫远在这边陲小县呆了有四年,在高小诺再次怀孕的时候,他终于升官了,身为一郡之首,而这,只是张甫远官场传奇的开始。

    高小诺的话本终于发表了,刚一发表就引起热议,因为南柯先生这个大名鼎鼎的笔名,还因为有意思的剧情。

    虽然高小诺想通过这个话本表现出一些深层次的东西,但是她并没有用特别沉重的笔触,甚至文章读起来还特别轻松欢脱。

    错位的人生引起大家的阵阵热议,有人批判第二女主,有人对第一女主恨铁不成钢,也有成人单纯的觉得这样的场景欢乐。

    反正从这个话本一发表,就从来不缺少大家对它的热议,高小诺的沉淀是有效果的,她的文笔比之前更好,她的风格比之前更鲜明,她的故事节奏比之前更流畅,最后就是,她的故事内核比之前更深刻。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是没有看到所谓的内核,但话本渐渐接近尾声,大家才终于感受到了什么。

    这个话本在高小诺看来是个悲剧结尾,第一女主占着第二女主的身子,洗白了自己的名声,也成为了跟自己前世没有什么区别的女人榜样;第二女主占着第一女主的身子,仍然没有放弃斗争,被第一女主的家人当做妖魔入侵,活活烧死。

    话本完结,有人批判南柯先生胡说八道,也有人将南柯先生送上更高的神坛。

    不过无论如何,当话本完结的那一刻,高小诺就没再关注,她还很年轻,将来会写更多更多的话本,这只是一个开始。

    2、侍棋绿芙番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侍棋的眼神总是不自觉的落在绿芙身上,当然这件事侍棋自己是一点都没有察觉的。

    直到自家老爷跟他说:“若是喜欢人家,就要快点将人家娶回家。”

    侍棋还觉得莫名其妙,喜欢?喜欢谁?

    张甫远更莫名其妙:“你不是喜欢绿芙吗?你放心, 我跟夫人绝对不会棒打鸳鸯。”

    侍棋仿佛是被闷棍敲了脑袋, 又好像是天雷劈开了天地, 终于意识到自己最近这段时间为什么不正常了!

    从此以后, 他还是看绿芙,只不过原来的看因为无知所以坦然, 现在再看就有点心虚,又有点甜蜜。

    绿芙疑惑地跟他说:“我怎么觉得你这段时间怪怪的?”

    侍棋连忙摆手, 坑坑巴巴:“没,没有,哪里怪了?一点都不怪!”

    “是吗?”绿芙看着他。

    侍棋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是, 是的。”

    绿芙瞅着这个呆头鹅, 你这样说话就已经很怪了好吧?大兄弟你在结巴知道吗?

    “绿, 绿芙啊!我问你个事情啊!”侍棋说。

    绿芙没多想:“直接问不就成了吗?”

    “你,你将来想嫁个什么样子的夫婿?”侍棋紧紧盯着绿芙, 他想法极其朴素, 要是要求不高的的话他们搭伙过日子不就挺好的吗?他肯定会好好待她的, 就像是他们家老爷待夫人那样。

    过日子不就是那样吗?柴米油盐酱醋茶, 老爷的日子能过的那么有情趣,那是因为老爷有钱,他们虽然没钱, 但是他会尽力让绿芙过的好。

    绿芙…这小子开窍了吗?绿芙终于正眼看侍棋了,她从上至下把侍棋打量了一遍,把侍棋看的紧张的心脏砰砰跳。

    绿芙“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她长相并不出众,勉强能说的上是清秀,但是在侍棋眼里就是好看,他没读过多少书,也想不出来多么好的形容词,反正好看就是好看。

    侍棋紧紧盯着她,看出来她的神情中并没有排斥,顿时就是一喜。

    “你,你愿意嫁给我吗?”侍棋问。

    绿芙终于脸红了,在侍棋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这个时代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借用伟人的一句话那就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虽然说婚前就产生感情的话有助于婚姻幸福,但是在古代这显然并不现实,无论是侍棋还是绿芙,两个人都是纯正的古代人,并没有那么多浪漫的想法。

    结为夫妻是他们能给对方最大的承诺,也是他们交于对方最大的信任。

    我把我一生的幸福都交给你,婚姻就是我的诚意。

    他们比起来旁人已经强了很多,起码他们已经相处了这么多年,对彼此的品行现状都无比了解,也许到很多年以后,他们也会产生七年之痒,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相互搀扶着走过一辈子。

    侍棋跟绿芙过来找高小诺赐婚的时候,高小诺笑眯眯的,一点惊讶都没有,还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喜事?

    侍棋即将前往他们郡城,为张甫远办事儿,如果要成亲的话那一定要带上绿芙,异地恋绝对是个最痛苦的事情,虽然高小诺没有经历过,但是她之前身边有朋友经历过,她才不干这种事呢!

    从侍棋明白他的心意,到表白到成亲,两个人只经历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然后侍棋就要出发了。

    绿芙跟了高小诺很久了,她对高小诺可以说并不仅仅是单纯的主仆之情,甚至还想过不跟侍棋走,留在高小诺身边儿。

    高小诺当然是拒绝了:“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小丫你就好好调教调教她吧。”

    小丫是不是刚买的丫鬟,年纪不大,但是挺懂事。

    其实高小诺也不需要多专业的丫鬟,这样说只是为了给绿芙找点事做而已。

    绿芙跟侍棋一起走了,对张甫远他们的生活其实没有多大影响,新的书童丫鬟已经买回来了,虽说没有以前用的顺手,但是也绝对不耽误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没了,番外不更了哈~

    正式完结。

章节目录

所有人都觉得我夫君会当个凤凰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孙家小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孙家小娘并收藏所有人都觉得我夫君会当个凤凰男。

顶部